第一百一十一章 留在王府

    寒雁的姿态放得很低,整个人看上去是如此柔弱,汲蓝在一年前寒雁大变之后,就很少看见寒雁有这样吃亏的姿态,一时间心中愤然,几乎对傅云夕的责怪就要脱口而出。姝红却突然一把拉住汲蓝,示意她不要做声。

    寒雁的姿态,看似软弱,可是细细一想,却又有意味深长的味道。现在的示软,后就算真的被休,责任也不在自己,而是这个西戎的公主伊琳娜用份来压她。人们总是习惯于同弱者,寒雁不能让自己占在低处,至少在众人的心目中,天平是倾向于自己这一边的,以后要做什么事,也方便的多。

    伊琳娜听寒雁说这话说得刺耳,立刻反驳道:“这可是你们皇帝的意思,就算是份压你又怎么样呢?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官员的女儿。”

    这样嚣张的姿态,立刻就引来了众人不满的眼光。本来在她们的心中,对寒雁就已经有了些同,这一位玄清王妃,之前便受尽了玄清王的宠,可是不过短短一年,玄清王就对待她到了如此冷漠的地位。可见男人都是靠不住的,这一位西戎公主,凭借着自己的地位抢人丈夫,居然还是如此强硬的姿态,实在是令人喜欢不起来。

    寒雁微微一笑:“公主金枝玉叶,自然是不用担心,可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世上,出是不能改的,可若是公主脱去了公主的份,还能像今一般光鲜么?”

    “你…”伊琳娜气的脸色一变,可是又听寒雁继续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后的事,谁也说不定呢。”

    寒雁静静地盯着她,突然朝她绽开了一个笑容,眉眼俱是弯弯,似乎是真的很开心的模样。可是那眸光里,分明含着一丝看不见的冷冽,伊琳娜忍不住后退一步,寒雁话里的威胁令她心惊。可是这胆怯只是短短一瞬,很快的,她就明白过来,突然上前一步,嘴角扬起,绝美的脸上全是得意之色:“不管怎么说,现在我才是玄清王妃,我命令你,立刻离开这里。”

    “呵呵,”寒雁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笑话,笑的直不起腰来,直到伊琳娜被她的笑容弄得有些恼怒,寒雁才不紧不慢的悠悠道:“真好笑,现在皇上的圣旨还没有下来,公主是不是也等得太急了一些。寒雁住在这里,是皇上下旨授意的,如今要离开这里,也必须等皇上的圣旨到来才行。”她转向傅云夕,淡淡道:“是不是,王爷?”

    一直冷眼看着一切的傅云夕微微蹙起眉,几不可见的点点头:“是。”

    “那妾就谢过王爷了。”寒雁又是盈盈一拜,神端的是无比动人。她没有说“寒雁”,而是说“妾”,即便是现在傅云夕已经明确的表现出,寒雁即将下堂,可是现在,她却坚持的用了“妾”这两个字。

    傅云夕是知道的,寒雁一旦变得客气疏离的时候,就会自称“妾”,要是心好了或者是信任他了的话,就会说“我”。现在的寒雁,似乎真的掘弃了傅云夕的最后一层关系,就像是两个相敬如宾的夫妻,即将离心的夫妻。

    “走吧。”冷冷抛下这句话,傅云夕便转离开,边的伊琳娜连忙一蹦一跳的跟了上去,大厅中央,顿时只剩下寒雁孤零零的一个人。

    事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所有人都没有料到,邓婵气的紧咬下唇,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寒雁。邓夫人也是一脸担忧,事实上,任何一个未嫁的女子,遇到了这样的事,都犹如是晴天霹雳,谁还能做到不动声色。

    便见寒雁仰起头来,对着众人嫣然一笑,她还没来得及上妆,素净着一张小脸,看起来却分外动人。眉清目秀,分明是婉约柔和的女儿家,目光里却又有一股坚韧。她的长发还是这样的披着,轻声道:“今的及笄礼,怕是不成了,寒雁给各位赔礼。”她弯下腰,仍旧是这样的得体,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有一丝一豪的失态。就像是一位高贵的公主,姿态都是不紧不慢。

    众人又是一番唏嘘,但是眼下这样的浑水又不是自己能趟的,便起告辞。最后送走了邓婵和邓夫人,寒雁回到自己的房间,那是傅云夕临走之前,特意吩咐人给自己腾出的一件屋子。风景极美,窗前便可看到大片大片的梅树芳草,待到夜晚月上梢头的时候,风里都是清新的花香。寒雁曾为此欣喜,也每每给梅树浇水,希望等到傅云夕回来的时候,这些梅树能够长得更茂盛。可是眼下傅云夕是回来了,可是这梅树,还是他想要的吗?

    汲蓝一直注意着寒雁的神,生怕她憋着自己,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小姐,王爷怎么能那样…”

    这口气实在是不出不行,王爷走之前明明还对自家小姐那样体贴,怎么打了个仗回来就变了个子,难道真的是那个什么西戎公主给王爷施了什么法术不成,王爷被她迷住了?还说什么一生一世永不纳妾呢,现在确实也没有违背誓言啊,只是那个与他相守的妻子,却不是自家小姐了。越想越气,汲蓝又接着道:“那个什么西戎公主也不怎么样,野蛮骄纵,哪里及得上我们小姐…”

    “汲蓝!”寒雁低喝一声,打断她的说话。如今事态起了变化,也许这屋中还有别的耳目也说不定,隔墙有耳,要是汲蓝的这些话被有心之人听了去,麻烦就大了。若是真的以对西戎公主不敬的罪名,要处罚汲蓝,寒雁也是毫无办法的。

    汲蓝闭了嘴,还是有些不甘的看着寒雁,这口气她实在是咽不下去。自家的小姐是这么美好的人,怎么能被人欺负到如此地步。原以为王爷是真心疼小姐,小姐离开庄府后,子也会好过一些,可是现在看来,却是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小姐,”一直沉默的姝红开了口:“姝红有一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寒雁回过头来,姝红一向是冷静沉稳的,便点点头:“你说。”

    姝红认真的盯着寒雁:“小姐不是委曲求全的人,为什么不就此离开?”

    “离开?”不等寒雁回答,汲蓝就先喊了出来:“离开又能去哪里?难道要回去庄府,小姐出了这事,大宗京城的人都会议论她的。”说完又察觉到自己失言,连忙有些担心的看了寒雁一眼。

    鼠猴狗却道:“如果不能在大宗待下去,就去别的地方,天高水长,难道还没有咱们的容之处?小姐若是委屈了自己,那才是真正的不值。不如远走高飞,远离这里的一切是非,安安稳稳的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

    寒雁有些吃惊的看着姝红,诚然,这一番话,委实惊世骇俗了些,若是平里,姝红是万万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个沉稳的丫头,却有着一颗追求自由的心。的确,寒雁不是一个委曲求全的人,因为上一世的教训告诉她,委曲求全非但帮不了自己,反而会助长自己敌人的嚣张气焰。隐姓埋名,远走高飞,听着不是不令人心动的,可是…

    寒雁叹息了一声:“那么姝红,你有没有想过明哥儿呢?”

    姝红一愣,便听寒雁继续道:“如果我们离开,该不该带上明哥儿,如果跟着我们过一辈子隐姓埋名的生活,就意味着一辈子都不能出人头地,姝红,你知道,明哥儿一直想做一番大事业的。我们留他一个人在这里,不放心,带他走,又是自私的决定了他的未来,如果有一天,明哥儿后悔了怎么办?”

    姝红没有说话,寒雁又道:“世道艰难,你又知道,我们不过是几个女子,要在这世上谋生,生存,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这个世道,对女子是极其苛刻的,真的离开了可以庇护她们的东西,谁又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

    “更重要的是,我要留在这里,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说。

    汲蓝看着寒雁:“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寒雁的目光冷静无比:“傅云夕之前并不是这样的,如今这样对我,必然是有一件事造成了他的转变。这件事很重要,重要到,连皇上都要下旨成全西戎公主。”

    “会不会是西戎拿和亲要挟咱们大宗?”汲蓝问道。

    寒雁摇摇头:“不可能,别说皇上,傅云夕自己就是一个骄傲的人,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别人手中交易的筹码的。况且战场上,之前一直都没有传出过大宗不利的消息,就算是要要挟,大宗也没有受要挟的必要。”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哪个西戎公主给咱们王爷施了什么法术呢?”姝红迟疑道:“西戎人,对这些奇奇怪怪的法术总是特别擅长。”

    “应该不是。”寒雁道:“傅云夕虽然对我冷淡,可是同样,对伊莲娜也很冷淡。如果是被施了什么法术,不该是这样。”

    ------题外话------

    亲滴们放心啦,男主不会渣的…茶茶最讨厌渣男,现在就当是个悬念,有波折的才最动人是不?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