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他的王妃

    这样的场景,任何一个人开口说话,都是不合适的。赶过来的汲蓝和姝红也没有料到伊琳娜的出现,一时间愣在原地。

    在很短的一瞬间,寒雁的心狠狠抽搐了一下,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傅云夕是个什么样的人,寒雁自认为还算了解。现在伊琳娜挽着他的手,傅云夕却没有要拒绝的样子。寒雁就算是再怎么迟钝,都还是明白了几分,更何况,在这一方面,她向来比别人要敏感得多。

    傅云夕只是冷冷的盯着她,目光陌生的出奇,寒雁几乎要以为他不认识自己了,可是他却突然转过头,对着后人淡淡道:“回去。”

    那侍卫领命离去,傅云夕便转离开大厅,似乎是要离开,根本没有看寒雁一眼,伊琳娜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声道:“你等等我嘛。”

    寒雁的指尖嵌进掌心,在所有人都一言不发中,她突然喊了一声:“傅云夕。”声音平静无比,好像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弄清楚了一切,现在只不过是在与一个陌生人交谈一般。

    站在傅云夕后的沐风有些不安的看了寒雁一眼,傅云夕转过,瞥了她一眼,无声的询问到底有何事。

    寒雁咬了咬牙,t突然轻飘飘的笑了一笑:“她是谁?”

    她指的是伊琳娜,傅云夕挑眉,还来不及说话,一边的伊琳娜就已经踮起脚尖,搂住傅云夕的胳膊,高声道:“我是西戎的公主,即将成为他的王妃。”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

    傅云夕的王妃!那她算什么!

    所有人看向寒雁的目光,瞬间就变成了同,赶上来看见这一幕的邓婵气不过,大声道:“玄清王,你也太过无礼了,你这样,是将寒雁置于何地?”

    邓夫人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的捂住邓婵的嘴,生怕她说出什么大不敬的话来,的确,以邓婵的份,这样呵斥傅云夕确实算得上大不敬了。

    傅云夕冷冷看了一眼邓婵,那目光里的森寒令人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邓婵心中饶是气愤万分,在傅云夕这样的目光下,也有些害怕起来。

    “我只知道尊贵的西戎公主,是我们大宗战场上的敌人。”寒雁昂着头,本来她的份,是低于西戎公主的,可是伊琳娜却有一种感觉,仿佛面前的这个女子,才是真正的公主。她的语气平静,可是却散发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意味,不动声色的,造成一股莫大的压力来。

    那西戎公主语气一窒,似乎是没想到寒雁会这么说。只是见到座中的哪些个夫人小姐,本来见到自己容貌露出的惊艳之色,在寒雁的一番话出口之后,变成了莫名的敌意。

    的确,在座的这些人,都是大宗人,西戎人与大宗是在敌对的环境,那么很明显的,这些个人对她这个西戎的公主,从一开始的好奇,立刻就变成了“敌国的公主”,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寒雁的一句话!

    她立刻怒火冲天的看着寒雁,仿佛寒雁是个十恶不赦的人,可是寒雁却丝毫不惧怕她的愤怒,反而若有所思的一笑:“该不会是你们西戎输了,才将你送来和亲的吧,公主陛下。”她说的轻描淡写,语气中的讥讽却是刺耳万分,此话一出,大厅顿时传来一阵哄笑声。伊琳娜气的满脸通红,可是寒雁的话句句在理,她居然无法反驳,没错,西戎是输了,才会将自己送来和亲,因为是傅云夕,她心中高兴地不得了。可是被寒雁这么一说,就是她们西戎胆小怕事,这才会将她这个金枝玉叶的公主送进来。寒雁的话,就是说她这个公主,现在沦落的地位,早就不如她庄寒雁了。

    “那又怎么样呢?”伊琳娜突然恶毒一笑,挽着傅云夕的胳膊的道:“王爷已经答应娶我了,王爷可喜欢我了。就是和亲又怎么样,我们两相悦。”

    西戎的女儿家,向来是这样大胆而奔放的,所以伊琳娜这一番话出来,众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看向寒雁的表,显然已经是看向一个下堂妇的同了。

    这句话那么的挑衅,几乎是包含着一种恶意的玩笑。众人都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寒雁在他们眼里,已经成为了一个失败者。可是傅云夕,他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寒雁在那一刻,眼前似乎看见了上一世的自己,怀揣着等待着良人的梦想,可是等来的,却是另一个女人。难道命运就是这样的捉弄人,在她喜欢上傅云夕,信任他的时候,却宣布一切都只是一个骗局。

    未嫁先被休,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有多少大宗的人等着看寒雁的笑话,尤其是庄语山,寒雁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这个消息,是会怎样的嘲笑自己,大牢中的媚姨娘和周氏知道了,也会开心的无法言喻吧。

    那么庄寒明呢?有这样一个未嫁先被休的姐姐,后在官场上的前途也会受阻碍吧,更可能被他的同龄人嘲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难道要因为自己,拖累庄寒明,拖累陈妈妈,拖累汲蓝和姝红。娘亲在天上看了,也会为自己心痛吧。

    不!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重活一世的机会,她是这样珍惜,自然也不能沦落到那样的地步。逆来顺受,才不是她庄寒雁会做的事!

    想到这里,她突然微微一笑,露出一种淡漠的,嘲弄的表来,语气变得有些奇怪:“原来是这样啊,不知道公主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聘则为妻,奔则为妾,”她看了一眼伊琳娜,笑道:“皇上下旨让我做玄清王妃,也算是名正言顺的下聘了。若是公主要做玄清王府的半个主子,也该呆在西戎等着聘书。怎么就这样随着王爷千里迢迢的跑到大宗来呢?”她的笑容意味深长:“这可不是王妃该做的事啊。”

    听闻寒雁色的话,周围的人看伊琳娜的表瞬间有些恍然。比起伊琳娜来,寒雁少还是个规矩的大宗女子。可是这西戎的公主却不一样。不懂规矩就算了,居然就这样跟着男子到了大宗,只有那些不知羞耻的小蹄子,自荐枕席做人家的小妾才会有这样的做法。还是堂堂的公主呢,这样的不知羞耻,果然是蛮夷之地出来的人。

    寒雁气定神闲,这个时候的她,看起来没有一点伤心,还是这样的伶牙俐齿,仍是那个不肯让自己吃一点儿亏的寒雁。只是麻木和伤心,是不能被别人看到的。即使心里有多伤心,面对这个嚣张的西戎公主,寒雁还是不会让自己退让。

    伊琳娜什么时候被别人这样的讽刺过,她毕竟不如寒雁聪明,一时间找不到反击的话,看着周围人异样的眼光,伊琳娜恨不得放出毒蛇咬死寒雁。顿了顿,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得意的笑了起来:“哎呀,忘记告诉你了,你们大宗的皇帝已经答应要替王爷将我迎进府去,你的休书,大概很快就会到了吧,大宗皇帝的命令,可不算作假吧。”

    汲蓝和姝红都是齐齐一愣,万万没有想到这伊琳娜还有这样一张王牌,就是寒雁自己都没有想到,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按理说,皇上是最终信誉的,君无戏言,一国之君要是出尔反尔,就会引起朝中上下大臣的离心和不满,可是皇上居然冒着这样的风险,也要换掉玄清王妃,这是不是太过于反常了?

    只是虽然知道此事有蹊跷,寒雁却没有办法,相反,伊琳娜抛出的这句话相当于宣判了她再无翻的可能。有皇上做筹码,自己还有机会做玄清王妃吗?

    寒雁并不是留恋玄清王妃这个名头,事实上,如果一个男人不自己,强求着占有一个他名义上的妻子又有什么作用,无非是自欺欺人,这个道理上一世寒雁就明白了。可是就算她不做玄清王妃,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现在的寒雁一旦下台,七皇子和太后必然不会放过她,没有玄清王府的庇护,她庄寒雁,能走多远。

    最大限度的利用手中的资源,所以,就算她心里再多不甘,再多欣赏,也不能就此退让。这个西戎公主凭借的是什么,是她尊贵的份,是皇上的圣旨,还是…傅云夕的?寒雁的嘴角撇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她站在大厅中央,乌黑的长发被风吹得舞动起来,素白的衣衫,乌黑的长发,衬托相映只见竟然有一种即将飞离去的感觉,就像这个轻灵少女的哀愁和她这个人,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飞快的扫视了一周人群,迎着众人同的目光,寒雁突然朝着大家盈盈一拜,头深深的埋了下去,声音凄婉动人。

    “烦请各位夫人作证,后寒雁真的与玄清王府无关,也不是寒雁主动提出。”她抬起头看着伊琳娜,眼中说不出的意味:“西戎公主金枝玉叶,寒雁自认比不上,既然公主要用份来压住寒雁,寒雁只能认输。”。

    ------题外话------

    相信茶茶,没有什么失忆下蛊的节…。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