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佰零五章 没有小产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寒雁上,大概是没有人想到,此时的寒雁,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庄仕洋猛地抬起头,狠狠瞪住寒雁,寒雁方才刚有大夫,可是寒雁却提出要太医来,这不是明着怀疑庄府里的大夫么?无论如何,当着众人的面打庄府的脸面,庄仕洋简直是无法忍受。

    可惜,寒雁根本就没打算理会他,败名裂算什么?当初母亲被自己信任的人欺骗,如今就让庄仕洋尝尝被背叛的滋味。被自己宠的人欺骗甚至连累,那样的感觉,庄仕洋或许也应该尝一尝。

    大周氏听到寒雁的话,有些怀疑的看了她一眼,其他人听不出来,她不会听不出来,寒雁这话分明就是在怀疑媚姨娘的小产。其实这事不光是寒雁感到怀疑,就是她也觉得有些不对。之前媚姨娘和她们的计划并不是今这般,媚姨娘只需要说自己子不适便可,毕竟没有谁真的会拿肚子里的那块开玩笑,可是今媚姨娘却小产了,就算为了扳倒寒雁,也不至于赔上自己腹中孩儿的命,更何况这个孩子对媚姨娘来说意味着什么,大周氏是再清楚不过了。只要有这个孩子,庄仕洋也许就会给媚姨娘一个夫人的位子,这个孩子也可能成为庄府的嫡子,这样的好机会,怎么会被媚姨娘轻易放过。之前大周氏便感觉到媚姨娘的态度有所保留,可是今小产的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心中不是不吃惊的。

    寒雁的怀疑,从某个方面来说,证实了大周氏的怀疑。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个就是,媚姨娘的小产根本就是假装的,她肚子里的平安无事,今根本就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可是戏都演到这份上,若是真的没有小产,肚子里的孩子以后又要怎么对众人解释了。这样想来,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媚姨娘根本就没有怀上孩子。

    可是,媚姨娘真的没有怀上孩子吗?

    “庄小姐,”七皇子缓慢的开口:“吴太医宫中事务繁多,现在将他请来,未免太过于不妥吧。”

    寒雁回头看着七皇子笑了笑:“七下哪里的话,七下既然可以为了庄府让下人带着帖子去请静虚道长,寒雁作为庄府的人,自然更加应该尽力才是,况且王爷曾经说过,只要寒雁有事,随时可以去找吴太医帮忙。”

    寒雁今天是打定主意不要放过一个人了,既然这趟水已经够混,不趁着浑水搅起些破浪来,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个时机?

    手下的人应声去请吴太医了,庄仕洋之人虽然对寒雁的做法十分愤然,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寒雁的做法,不知不觉中,寒雁在这群人之中,竟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煞气,那是一种隐藏在平静外表下杀伐果断的气质,说不出来,一边的沐岩静静看着,突然觉得,自家的王妃,倒是越来越酷似主子了,一点一点,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夫妻同心?

    等了好一阵子,吴太医在下人的带路下来到了此地,此时的静虚道长已经被人呢制住,大周氏和周氏都瘫软在地,事便是瞬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庄仕洋对寒雁的行为十分不喜,可是吴太医是他得罪不起的。这位吴太医医术高明,在皇宫中颇为吃香,许多达官贵人对着吴太医都还要奉承讨好,偏偏这位吴太医又是个古怪的子,做事全凭自己的心,软硬不吃。见寒雁真的将吴太医请来,众人心中都是暗暗吃惊,同时又肯定,外头传言的玄清王宠未过门的小妻子果然不假,脸吴太医都要卖玄清王妃一个面子。

    其实当初傅云夕提出寒雁可以随意请吴太医帮忙的时候,寒雁便就有些忐忑,只因为吴太医不是普通人,随意的麻烦他确实有些不妥。可是傅云夕的意思,倒是和这吴太医关系匪浅,让她不必在意,因此寒雁今本来是也有些心虚的,直到眼下看见吴太医真的到来,心中才舒了口气。

    吴太医一走进,庄仕洋连忙一脸讨好的迎了上去:“吴太医。”

    吴太医点了点头,不再看他,目光扫过人群中的卫王和七皇子,呵呵一笑:“今还真是闹啊,老夫受玄清王妃之托,倒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到卫王大人和七下。”他虽然这样说,语气却十分放肆,根本就没把七皇子和卫王放在眼里的模样,庄仕洋倒抽一口凉气,心里暗暗道吴太医果然是个不能得罪的主。

    七皇子微微一笑:“太医说笑了。”竟然也没有生气。

    卫王也是打了个哈哈敷衍过去,只是目光看向吴太医的时候,还是多了几分鹜。这个老头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可是偏偏在朝中出了傅云夕,根本不与其他人来往,而且说话阳怪气,格偏激,他们也不好轻易得罪。只是眼下这吴太医前来,分明是为寒雁撑腰的。卫王眼睛眯了起来,今之事,似乎是被庄寒雁算计了。

    “吴太医,”寒雁笑道:“若是来的再早几分的话,还是可以看到张太师的。不过现在呢,张太师已经回去了。”

    吴太医转过来,看着寒雁道:“哦?这么早,怎么就回去了?”他说这话时,语气跟刚才阳怪气的调调完全不同,简直可以算得上亲切可人,别说周围的人都是一脸惊诧,就连寒雁自己,也是有些觉得浑不自在。

    “这个嘛,太医还是去问其他人吧。”她笑的温柔,眼神中的狡黠一扫而过,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这神色被阅人无数的吴太医看在眼里,不觉有些深思。便认真的打量起面前这个笑眼弯弯,小的少女来。

    这是吴太医第二次见到寒雁,第一次见到寒雁的时候,正是傅云夕为寒雁解毒的那次。不过那一次寒雁正在昏迷之中,因而吴太医也没能看到寒雁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只是看傅云夕对待她的态度,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他认识了傅云夕这么多年,这个冷冰冰的几乎没有一点人气的人居然也会为了一个女子惊慌失神。那个时候开始,吴太医就对这个传说中的玄清王妃有了好奇之心。

    今一听到玄清王妃托人请他办事,吴太医立刻就赶过来了,一来是因为傅云夕交代过,要他帮衬着这个小王妃,二来嘛,他是真的想认识一下,庄寒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眼前一见,见只是一个未曾及笄的小娃娃,不免有些吃惊。可是再看她的形容仪态,分明就是一块不曾被人发现的美玉,藏光华于其内,贵气无边。

    再看看周围的人,或沉或狼狈的模样,今的争执,想必这女娃安然无恙,可是周围的人却遭了秧。想到这里,不有些吃惊,一个小娃娃,居然能让七皇子之流吃亏,实在是难得。只是…吴太医的眉头皱了起来,这女娃的样子,怎么越看越觉得有些熟悉呢。

    “吴太医,”寒雁微微一笑:“不若去看看媚姨娘现在怎么样了吧?我们都很担心。”

    吴太医便收起心中所想,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寒雁,提着医箱进了屋子。庄仕洋连忙跟了进去,大家都凑到屋外,注意着里头的一举一动。

    媚姨娘的房门一打开,铺面而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吴太医皱了皱眉:“谁在这屋子中弄了这么多鸡血,”说完嫌恶的擦了擦鼻子:“太臭了。”

    鸡血?屋内屋外的人都是一惊,尤其是庄仕洋,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要是知道了媚姨娘是假装小产,庄仕洋不知道该有多生气,因为这个小产的事是假的,却将自己和大周氏的公诸于众,实在是意外之灾。

    梦正在媚姨娘的窗前服侍媚姨娘,见有人进来,连忙退到一边,满脸都是泪痕,神色惊慌,的确是看见自己主子小产之后不知所措又心痛的模样,可是若是仔细看来,变回发现她的大眼睛里没有一丝绪,行动也是镇定有加。

    吴太医似乎不满意这样的行为,媚姨娘躺在上,嘴里还在喃喃自语些什么,寒雁笑嘻嘻道:“媚姨娘不用太担心了,我们为您请来了宫中最有名的太医——吴太医,让吴太医为您看看脉,一定会没事的。”

    此话一出,上的子微微一僵,突然尖叫一声,猛地摇起头:“走开,走开!你们这些恶鬼!想要害我!走开”

    这分明是入了魇的样子,有人小心翼翼道:“莫不是中了邪?要不咱们出去吧?”

    吴太医冷笑一声:“说出去就出去,难道是在戏耍老夫?”他说话的时候语气森,像是下一秒就要发怒,吓得那说话的小丫鬟立刻不支声了,庄仕洋连忙打圆场:“吴太医莫生气,下人不懂事,来人,把这个不知轻重的丫鬟拖下去打五十大板。”

    寒雁一皱眉:“把媚姨娘按住,吴太医请诊脉。”

    说完就来了几个力气大的婆子,一把按住挣扎的媚姨娘,吴太医的手搭在媚姨娘腕上不过片刻,突然高声道:“装神弄鬼,这根本就是未曾有孕的子,哪来的小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