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佰零三章 一个别逃

    时间静静地流淌过去,不一会儿,就见着搜查的下人纷纷前来:“我们找到了这个。”

    为首的侍卫将手中的东西拎起来,众人这才看清楚,那是一个红布包,鼓鼓囊囊的,看不清楚是什么。周氏一喜,表却是十分:“快让道长看看,这就是邪物的本源吗?”

    那侍卫刚想说话,却被寒雁制止了,只见静虚道长提起那布包看了看,肯定道:“贫道肯定,那妖邪之物便是被布包里的东西给引来的。”

    “道长真是神机妙算,”寒雁微笑道:“东西未曾打开,便能知里头到底是什么。寒雁佩服。”

    静虚道长轻咳两声:“贫道见过不少妖邪之物,也降服过不少,小姐不知道,这妖邪之物会释放出一股邪气,这邪气贫道只要一靠近就能感觉出来。”

    寒雁“噗嗤”一下笑出声来:“真的吗?还是打开看看吧。”

    周氏见寒雁到了现在都还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心中一恼,不过想到一会儿就能看见寒雁有苦说不出的样子,心中便畅快无比,便催促着静虚道长打开来看看:“道长,不若就看看里头到底是什么吧?”

    静虚道长便伸手将它打开,一只手正要去拿布包里的东西,一下子动作突然顿住了,寒雁微微一笑:“道长怎么不动了?”

    “这…这…”静虚道长瞪大眼睛,只是看着布包里的东西不说话,他这样的姿态,立刻就引得周围的人好奇起来,周氏也没有料到静虚到账是这样的反应,有些急切道:“道长,你怎么不动了?”

    她的话刚说完,寒雁便先静虚道长一步,一下子拎起布包里的东西,只见那是一团红红的东西,大周氏心中“咯噔”一下,寒雁手一抖,手上的红色东西应声而展,在风里飘飘,红色的布料上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金色的丝带,上头写着一个“兰”字,精致而纤巧,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用品。

    分明就是一个肚兜。

    寒雁捂住嘴笑起来:“道长,原来你说的这个妖邪之物,是个肚兜呀。”

    此话一出,周围看闹的人纷纷笑起来,静虚道长已经呆若木鸡,只好把求救的目光看向周氏,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眼下这种况,他只是拿人钱财来演这一出戏而已,可是这戏,怎么就从自己开始演砸了呢?

    庄仕洋脸色铁青,脸色同样不好的,还有张太师和大周氏,大周氏脸色惨白,因为那个肚兜,分明就是她的贴肚兜,她自己的肚兜,怎么会落到别人手里。感觉到张太师森森的目光,她吓得不敢做声。

    “咦,”寒雁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己手上的肚兜:“我怎么见这肚兜有些眼熟呢,上一次在周姨娘那里喝茶,好像见外头晾着这件肚兜,这肚兜上的刺绣实在是漂亮,丫鬟说…是周夫人的肚兜。”寒雁微微一笑:“是谁这么调皮,竟然把周夫人的肚兜从芙蓉园拿出来了?”

    大周氏如蒙特赦,立刻忙不迭的点头:“一定是谁的恶作剧,是谁这么干的?”

    这时,那个寒雁之前让别说话的侍卫已经开口:“这布包是在庄老爷屋中发现的。”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静默无声。

    许久,寒雁才笑着道:“这真奇怪,周夫人的肚兜,怎么会在我父亲的屋子中呢?”

    所有人看向大周氏和庄仕洋的表,瞬间变得十分异样,在大宗,随意占有别人的妻妾是一件极不道德的事。大周氏虽然美艳动人,可是毕竟是张太师的宠妾,前些子听说大周氏老是往庄府跑,起初以为是大周氏过来看望自己的妹妹,是姐妹深,可是现在看来,却是有些意味深长了,原来是为了方便自己与妹夫偷啊。

    张太师早就已经气得七窍生烟,没错,大周氏老是忘庄府跑他是知的,也是他一手安排的,可是目的只是为了拿到那个东西,可是现在倒好,这个女人,居然不声不响的给自己戴了一顶这样的绿帽子,现在甚至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捅破了,为什么大周氏的肚兜会在庄仕洋的屋子里,大家都心知肚明。明一早,京城里所有人都会知道他张太师连个女人都制不住。任何一个男人,当得知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了绿帽子之后,便都不会坦然相待。张太师看向大周氏的目光狠无比,突然间一甩袖,拂袖而去了。

    “老爷…老爷…”大周氏一见张太师就要甩手离去,慌了神,立刻跟了上去,虽然她进庄府是为了那个东西,这也是张太师给她的任务,张太师说过,只要能拿到那个东西,就答应扶自己为正房夫人。这么多年,大周氏虽然成为张太师的宠妾,受尽宠,可是人的**是无穷无尽的,她还要为自己的儿子着想,如果她成为了正室,那么自己的儿子们就会成为嫡子,嫡子和庶子的关系,那是截然不同的。也因此,她一进庄府,就发誓要拿到那个东西。她勾引庄仕洋是真,可是只是让他占了一些便宜罢了,并没有与他真的发生什么,眼下这个肚兜,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张太师一脚踢开大周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众人都只是观望态度,没有说话,却是寒雁缓缓地开口:“周夫人莫急,道长说那肚兜是妖邪之物,现在,就请道长为周夫人驱邪吧。”

    静虚道长已经看出来苗头不对,有些心虚的擦擦汗:“小姐…这…”

    庄仕洋已经被突然起来的变故弄得有些发蒙,现在他倒是一点都不心疼摔倒在地的大周氏,而是有些后怕的看着周围的人。只因为之前他被贬职就是因为宠妾灭妻的罪名,如今要是再加上一个人妻妾,岂不是再也没有翻之地了?而且张太师在朝中也是势力雄厚,得罪了他,自己还有好果子吃?最最重要的是,庄仕洋自己也不知道大周氏的肚兜从何而来,他根本就没有和大周氏行那档子事,怎么会留下证据,分明就是陷害,想到这里,他心中怒不可遏。

    庄仕洋上前一步:“这是诬陷,我和兰…周夫人是清白的!”

    寒雁道:“父亲莫要着急,当务之急是静虚道长替我们驱邪,不管这肚兜为什么会在父亲屋中,可是道长说了,那肚兜是妖邪之物,必然就是妖邪之物。”

    “你…”周氏见苗头不对,虽然自己并不喜欢大周氏,可是现在她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眼下大周氏陷入困境,周氏便急了起来,她狠狠瞪着寒雁:“一定是有人陷害。”

    这话就说是寒雁陷害了,寒雁不慌不忙的一笑:“姨娘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方才道长不是说寒雁克父克夫吗?都怪我粗心,拿错了生辰八字,那是姨娘的生辰八字,哎,”她作势瞪着汲蓝道:“前些子说上香的时候顺带帮姨娘上一柱,就让这丫头吧姨娘的生辰八字打听出来,结果汲蓝粗心,竟然把姨娘的生辰八字和寒雁的生辰八字放错了。”

    汲蓝立刻跪了下来:“都是汲蓝的错,汲蓝下次再也不敢了。”

    “什么!”周氏差点没跳起来:“这个道士胡说八道而已,我才不是克父克夫之人,别听他胡说!”

    寒雁哎呀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氏:“不是姨娘和周夫人说,静虚道长德高望重,最是有能耐了么,怎么眼下又说是胡说八道呢?姨娘这话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面,寒雁这下可真是不懂了。”

    她转向从肚兜路面开始就一言不发沉着脸的七皇子,盈盈一拜:“七下之前让下人们拿着帖子去请静虚道长,不是也是默认了静虚道长的名声吗。静虚道长可是七下请回来的人,姨娘你这样说,岂不是在怀疑七下的用心了?”

    “你…满嘴胡言!”周氏气的不行,她自然不敢得罪七皇子,可是寒雁这话居然也令她反驳不得,可是若说就这么让寒雁胡说八道下去,自己怕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七皇子死死盯着寒雁,知道今之事怕是不成了,本只是存着一个看闹的心思,若是能除去寒雁,他自然是乐见其成的。因为寒雁这个女子实在是太过聪明,几次都是有意无意的毁了自己的计划,不知不觉当中,七皇子已经将寒雁看成了自己的眼中钉中刺,今这个庄寒雁居然将自己也拖下了水,现在再想全而退,怕是很难了。

    “姨娘这么说,寒雁真是惶恐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的目光落在卫王他们上,先是随意一瞥庄语山,庄语山知道今的事又被寒雁将了一军,脸色已经十分难看,虽然想要救周氏,可是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她现在是卫王府的人,一个不小心就会为卫王府带来麻烦。寒雁才不管那么多呢,今在场的知人,一个都别想逃过,她笑的小心翼翼:“寒雁怕别人说自己仗着是玄清王府就欺负人,不如今之事,便让卫世子来做个评判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