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虚荣之心

    寒雁说出这句话后,躯一震,一下子抬起头来。

    “是四小姐干的?”许久,她才艰难道。

    梦不傻,所以她转念间便明白陈二是被人算计了,寒雁的出现太过于巧合,让人不得不怀疑两者之间的联系。

    寒雁微微一笑,伸出手指在她眼前摇了摇:“是谁干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只有我才能帮助你。”

    梦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个四小姐,说不怨,那是假的,可是比怨恨更加重要的,是面对寒雁时,产生的那一股畏惧。庄府上的下人都说四小姐慈悲为怀,最是心地良善,可是谁能看到四小姐有这般的心计,故意引人做倾家产的勾当,这样的四小姐,真的是慈悲为怀吗?恐怕不尽然吧,是以寒雁微笑的表,在她眼里,也有几分深不可测起来。

    “四小姐想要奴婢做什么?”梦慢慢道,寒雁打得什么主意,她心中也大概猜测得到一二。

    寒雁也干脆利落的回答:“我要你做我的内应。”

    “不行,”梦虽然只是一个奴婢,也对媚姨娘心存怨恨,但是心中还是不愿意背叛自己的主子,因此倒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寒雁的要求。

    寒雁淡淡道:“你可以拒绝,我不会勉强。只是就算不是你,也会有别人做我的内应,这件事对于我来说,有你或是没有你都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你哥哥欠下的债务,如今只有我来帮你还,有我或是没有我,对你来说,区别可是天差地别。”她缓缓地,不带任何感道:“你自然可以效忠媚姨娘,这是你为奴婢的本分,只是对于媚姨娘来说,你也只是一个忠心的仆人而已,你的哥哥被巨额赌债弄得焦头烂额之时,你的父亲晚年无依颠沛流离之时,你的主子,可有真心为你问候一句。”

    她弯下腰,声音仿佛含有蛊惑的魔力一般:“我这个人,最是赏罚分明,虽然不可能完全信任你,可是你若是帮助了我,我必然有重赏。至少——玄清王妃,几个银子还是出得起的。”

    这话说得极巧妙,寒雁并没有非常直接的说应该怎么做最好,只是公事公办的将整件事的利弊摊开来讲,她说自己不信任梦,这反而让梦更加信任她。的确,没有一个人会真心信任自己敌人那边的人,寒雁先是表示这件事梦的利弊,又说出自己能够给出的条件,最后还搬出了玄清王妃这个名号,软硬兼施,这便是一种极佳的驭人办法。是以她的这一番话说出来后,梦的表便不似刚才那样坚定。

    寒雁直起子,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山茶花:“你不必急着告诉我,明才是赌债到期的子,到那个时候,再告诉我你的决定。”说完淡淡一笑,转离开,再也不看梦一眼。

    这般洒脱的模样,反而让梦产生一丝犹疑,若是寒雁非常固执的一再要求梦答应自己的条件,梦还会想着反抗,可是她偏偏是这样无所谓的做法,梦心中就会不自觉的想:难道她真的是有别的办法,没错,她那么神通广大,即便没有我也一样能做成事,可是我若没有了她,父亲和哥哥就会流离失所,想到这里,心中连最后一丝犹豫也没有了。

    寒雁将选择权交给了梦,梦自然也没让她失望,不等第二,当天晚上,汲蓝便过来告诉寒雁,说梦托她给寒雁带一句话,愿意为四小姐分忧。

    寒雁放下手中的书卷,捏了捏额心,问道:“汲蓝,我是不是太恶毒了一些?”

    汲蓝一怔:“小姐怎么会恶毒呢?小姐是天底下最大的好人。”寒雁对待她们这些下人很好,虽说是主仆,分倒似姐妹了。大宅院里,哪些个大小姐不是吧奴婢丫鬟当人看的,自家的小姐却是会真心真意的为自己着想。

    寒雁苦笑一声:“在别人眼里,我怕是十恶不赦了。”说完这句话,寒雁的眼中便极快闪过一丝自厌之色。她讨厌这样的自己,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想这样利用别人的家人牵制对方,甚至迫对方为自己办事的办法,放在以前,自己一定是不屑一顾的。梦的哥哥说到底并没有什么错,可是自己为了能达到目的,不惜让他沾染上赌瘾,让一个八旬老人担心受怕,还让一个原本好好地家庭变成了这样的模样。

    姝红像是明白了寒雁心中所想,安慰道:“这世上总有许多不得已之事,小姐不必太过伤怀,一切冥冥自有定数。”

    寒雁一笑:“你倒是越来越通透了。”心中确实想着,自己也只能这般看了。这世上谁又能比谁过的好些,自己的这般做法,未必就不是帮助梦,跟着媚姨娘助纣为虐,迟早有一天会得到报应的。就算自己真的恶毒又怎样,这世上的路,都是人一步步走出来的。若是如同以前一样良善,只会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这样想来,心中的包袱便又轻了些。

    转眼便到了阳三月。

    天气是越发的晴朗了起来,媚姨娘的肚子一天天打了起来,庄仕洋像是十分疼惜这个晚来的儿子,对待媚姨娘是关怀备至,也不知大周氏是用了什么办法,庄仕洋之前因为寒雁一番话对她产生的隔阂竟然一扫而空,因为媚姨娘子重不能伺候,周氏又故意营造机会,大周氏与庄仕洋的关系很快就和好如初。

    这一天,媚姨娘生辰的子,庄仕洋心大好,邀请了几个同僚,周氏喝大周氏也邀请了一些相熟的夫人,媚姨娘虽然行动不便,看着庄仕洋这般看重自己,心中自然也是十分愉悦的。来做客的夫人小姐们见庄仕洋对待自己的一个妾室居然如此上心,便认定了这是未来的庄府夫人,而周氏也一反常态,伏低做小,在媚姨娘面前十分谦卑。

    母凭子贵,在庄府表现的淋漓尽致,媚姨娘凭借自己肚里的孩子,份便由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胡姬变成了未来的准夫人。媚姨娘和周氏笑语盈盈,庄仕洋看着府上姬妾和睦的模样,心中自然是得意万分。张太师居然也在客人之列,说是要来看看自己的小姨子。这样的场合,庄语山自然是要回来的,卫如风作为庄府的贵婿,自然也在邀请之列,卫王和七皇子也来了。一时间庄府竟然是从未有过的闹。说起来也奇怪,庄仕洋不过是一个五品官员,来做客的人却个个都是高官,这其中的猫腻,也就不得而知了。

    清秋苑里,汲蓝正在给寒雁梳头,听到外头丫鬟们的议论,不由得有些纳闷道:“都说达官贵人们都来了,王爷怎么没来?”

    寒雁一愣,自己已经好些子没有见到傅云夕了,他甚至都没有托人来传个话,想到这里,心中便浮起一丝淡淡的绪,有些不满,有些疑惑,还有一些想念。都说一不见如隔三秋,寒雁自认还没有那样的喜欢傅云夕,只是这心中,到底还是存了一份思念。

    傅云夕是什么样的人,寒雁这些子的相处下来,也还是明白一些,这个人虽然外表瞧着冷冰冰的,其实十分体贴,这些子没有出现,想必是在忙自己的事。若是遇着了什么麻烦…若是遇着了什么麻烦…寒雁一愣,自己怎么想到了这个,忍不住破颜一笑,若是真的遇上了什么麻烦,以傅云夕的手段,怕是能够自己摆平的了。

    汲蓝还在喋喋不休:“听说二小姐回来之后趾高气昂,所有的丫鬟都在说卫世子有多么多么的宠她,那是他们没见着王爷疼小姐呢,王爷的份可比卫世子高了去了,一群没眼色的。”

    寒雁“嗤”的笑出声来:“小小年纪,怎的这般虚荣?他们自个儿比拼去,且不必理会。”

    却是一边沉默的姝红也忍不住开口:“王爷那是卫世子能比得上的么,真是拿璞玉和石子比,不知天高地厚。”

    寒雁一愣,没想到姝红也是这般认为。她突然发现,自己在对待傅云夕的事上,的确有几分冷淡了。在所有人都认为她捡了天大一个便宜,占了傅云夕这样好的一个夫婿的时候,她却没有认为,傅云夕这个人,本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她可以凭借玄清王妃这个名头去唬人,威胁,甚至有了便利,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傅云夕的这个人。

    傅云夕的这个人,本就是一个资源,一个比“良田千亩,金银无数”更加响亮的资源。但凡女子,都是有一些虚荣心的,一旦想通了这一点,寒雁便微微一笑:“你们既然这般看重王爷,那么不借用王爷的名头来玩一玩,倒对不起我这个王妃的份了。”

    汲蓝和姝红一愣,一起抬起头来看着寒雁,十分不解。

    寒雁拍了拍裙子,站起来:“今这般闹,不去凑一个闹的话,岂不是被人说玄清王府未来的王妃不知礼数,走吧。”她的笑容一暗:“反正都要见面。”

    ------题外话------

    亲滴们,茶茶通知一个事,因为开学了,码字的时间有变动,所以更文的时间变成了晚上九十点左右,给大家带来不便茶茶深感抱歉QWQ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