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谜团重重

    周氏走后,梦一边为媚姨娘捶着腿,一边道:“姨娘真打算与她合作?”

    媚姨娘冷笑一声,周氏的办法固然不错,至少要打击庄寒雁是可行的,可是自己就这么白白出力?这也是不行的。她看了看肚子,一只手轻柔的抚了上去:“一箭双雕的事,我也想试试。”

    寒雁闭着眼睛,听着汲蓝打听到的周氏进了芙蓉园,将所有的人支开之后,只留下他们在房间里密谈。汲蓝焦急道:“小姐,如今你刚回府,周姨娘就有这样的动作,怕是她们想要对你不利。”

    寒雁沉吟一下:“你说她们密探时,除了周姨娘和媚姨娘,可还有其他人?”

    汲蓝道:“还有媚姨娘的替丫鬟,梦。”见寒雁凝眉,汲蓝连忙道:“梦是媚姨娘的陪嫁丫鬟,据说是媚姨娘的心腹呢。这妮子软硬不吃,对媚姨娘忠心耿耿,”汲蓝跟庄府上上下下的下人们都相熟,自然是精通消息:“不过梦这个人真是很难打交道,就是芙蓉园里的丫鬟,都不喜欢她。不过媚姨娘宠她,大家也不敢欺负她。”

    寒雁点了点头,这个梦,居然是对媚姨娘忠心耿耿,要怎样才能让梦心甘愿的背叛媚姨娘呢?寒雁深深吸了口气,问汲蓝:“你可知,梦家中还有什么人?”

    汲蓝一愣,想了想便答道:“梦家中还有一老父亲,和她一个哥哥,他哥哥在京城里卖茶叶,子过的倒也不错。”

    寒雁思索了一下,吩咐道:“汲蓝,我要你去办一件重要的事。”

    汲蓝一愣:“什么事。”

    寒雁俯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汲蓝点点头,很快便离开了。姝红在一旁静静的伺候着,这些子虽说她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寒雁还是不愿意她做一些粗活累活,此刻见她这般沉静,想起汲蓝的话,突然起了玩弄之心,便故意大声道:“姝红,你今年也有十六了吧。”

    姝红没料到寒雁突然说起这个,先是愣了愣,随即点点头:“是。”

    “也该子出嫁了,可有喜欢的人?”寒雁状似随意的问,姝红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小姐…。小姐,奴婢没想过嫁人。”难得看见向来沉稳的姝红这般紧张,寒雁愈发来了兴趣,她知道自己走的时候,傅云夕派了沐岩来保护她,眼下沐岩应当藏在某个角落,自己的这番话也是能听到耳里的。

    “哪能不嫁人呢?”寒雁语重心长道:“要不,等我进了玄清王妃,让王爷提你做个妾室?”这话纯粹就是打趣了,别说傅云夕不肯,就是寒雁自己也不可能主动往傅云夕边塞女人。

    没想到姝红听了这句话后,突然跪在寒雁面前,声音哽咽:“小姐,若是存了这样的心思,恐怕姝红不能胜任。姝红…姝红宁愿一死。”

    这倒是出乎寒雁的意料了,连带着屋顶上注意着他们动静的沐岩,听闻此话,也是不由得愣住。要知道,有一个陪嫁丫鬟变成男主人的妾室,是多少丫鬟梦寐以求的事。那些个丫鬟们爬上主子的,为了就是能抬举自己。而做傅云夕的妾室,恐怕不少名门小姐都是甘之如饴,出去傅云夕的份地位不谈,单是他本人的风姿,也足够令那些个人倾倒。可是姝红却宁愿自己一死,也不愿做傅云夕的妾。

    姝红抬起头,坚定道:“宁做寒门妻,不为高门妾,小姐,奴婢跟随小姐这么多年,大宅子中的事也见的不少了,姨娘们争宠,祸害的不只是子女,奴婢这一辈子不求大富大贵,只愿意跟随小姐,看着小姐一生平安喜乐,就心满意足了。”

    这一番话说的委实诚恳,寒雁有些不忍,她不忍心这样一个好姑娘就这么跟在自己边,白白虚度了青,自己有了幸福并不够,只有自己边的人都幸福,那才是真正的幸福。想到这里,寒雁便对姝红道:“你总是要嫁人的,就算你不嫁,我也舍不得将你捆在自己边。姝红,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你的人生里不该只有我,你应该拥有自己的幸福。汲蓝也是一样,你们可以跟在我边,可是也得嫁人啊,女子,总是要为自己找一个依靠。”

    姝红和汲蓝跟了寒雁两世,上一世为了自己还葬送了幸福,难得忠仆,寒雁说什么也要为她们找一个幸福的未来。听到寒雁这么说,姝红还要推辞,寒雁板起脸来:“你不用在多说了,我已决定了。姝红,若你嫁人,你到底要要找个什么样的人家?”

    姝红第一次和寒雁聊这种事,还有些赧然,微红着小脸,坚定道:“若奴婢一定要嫁,奴婢不求他大富大贵,份显达,只要他正直端正,体贴疼人。不要纳妾收房,只要和奴婢白头到老。”见寒雁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议,她又接着道:“世人皆说小姐要王爷只有您一人为妻的要求惊世骇俗,奴婢不以为然,事实上,奴婢也有同样的心愿。难得一生夫妻,若是收那么多小妾,后恐怕家宅永无宁了。”

    沐岩呆呆的隐在屋顶暗处,透过窗口看着姝红,她竟然说也有和王妃一样的心愿。事实上,当初王妃提出那个永远不纳通房小妾的要求,别说王爷,就是他这样沉默寡言的人都觉得不妥,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常事,王妃怎么能把善妒之事说的这般平常?可是更让人意外的是,向来做事不愿屈从他人的王爷,竟然答应了这个要求。如今王妃边的一个小丫头,居然也这么说,王妃边的这些人,都是这般独特么?

    光照在姝红微红的小脸上,她皮肤水嫩,看着也是个温顺懂事的清秀佳人,可是就是这个清秀佳人,刚才也说出来要独占丈夫的这样一番话。沐岩垂下头,想起第一次看见姝红的时候,当时姝红以为他们抢走了王妃,居然拔下簪子刺了他一下,沐岩自认冷面强硬,平里的丫鬟们都不敢与他说话,姝红却与他直视,丝毫不肯退让,他当时心中有些诧异,也有些赞赏,这样忠心的丫鬟,倒是不多见。

    后来的几次见面,他几乎都可以看到这丫头跟在王妃边,王妃聪慧,她也不差,许是王妃边的人都是有几分能耐的,汲蓝机灵,姝红稳重。再后来,庄寒明和寒雁争吵时,姝红受了伤。当时他背着姝红,只觉得这丫头子还真是轻,瞧着那么稳重的一个人,此时看起来也和玄清王府那些弱的小丫头一个模样。

    他心中便渐渐的产生一丝自己也觉察不到的怜惜。

    今他在屋顶上听到寒雁说要把姝红嫁出去时,心中竟有些紧张起来,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直到现在,他仍是有些不解。原来姝红喜欢的人是那样的啊,正直端方,钱财份都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要一心一意的对待她。

    寒雁微笑道:“姝红,你觉得沐岩怎么样?”

    此话一处,屋中的人和屋顶的人都是齐齐一怔。

    姝红慌乱的摇着头:“小姐这是何意,奴婢与沐侍卫没有任何干系。”

    听到姝红这般急着撇清与自己的关系,沐岩心中逐渐的升起一股不悦,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气,不过眼下,这个石头一般的人,终于有了些微的绪外漏。他一扭头,便飞离开屋顶,不再观察屋中了。

    寒雁不知道现在沐岩心中所想,不过也实在是乐不可支,傅云夕边,沐风的子活泼,这个沐岩倒是和傅云夕有几分相像,能得到傅云夕信任的人,应当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姝红和他之间,到底有没有缘。

    想到这里,寒雁便咯咯咯的笑起来。姝红有些不明白寒雁为什么而笑,被寒雁找了个理由敷衍过去,也就不再说话了。

    客栈内。

    容颜美的黄衣少女把玩着手上的小蛇,看着另一边正在往自己伤口敷药的男子:“哥哥,为什么要救她?”

    “伊琳娜,”卓七冷冷的看着她:“你管的太宽了。”

    伊琳娜嘟起嘴巴,天知道看见寒雁快死的时候她简直是高兴死了,只要寒雁死了,傅云夕就能娶她做妻子,可是卓七却在暗中帮助了她,以至于庄寒雁最终被傅云夕救了下来。眼见着功亏一篑,伊琳娜差点气的哭了出来。可是她从小就畏惧自己这个哥哥,只好在嘴里说一说。

    “哥哥,她是玄清王妃。”伊琳娜皱起眉头,即使这样,她本还是极为美艳媚的,她的美貌远远凌驾于寒雁之上,可以说,大宗有一半的男儿若是见了她的容颜,都会为之疯狂。

    卓七摇了摇头,唇边逸出一丝笑容,那笑容带着强烈的掠夺:“她是我的。”脑中浮现起那柔弱的少女站在血泊之中,提着大刀无所畏惧的模样。第一次见她,觉得她狡诈无比,偏偏又有一种世间之外的沉静,那种沉静很难说,竟像是经过岁月磨练而成的,由内而外的刚毅。之后见她,每一次都觉得她表里不一,有着千般的面具,让人忍不住揣测面具底下,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他。而那一在刺客的追杀下,她目光炯炯,没有丝毫退让,也不绝望,反而带着一种凛冽的生机,肃杀,冷漠。那一刻,他觉得这个少女仿佛是草原上高傲的鹰,让他忍不住想要驯服。

    玄清王又怎样,玄清王妃又怎样?只要是他看中的,就没有得不到的。卓七脸上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他有一种感觉,一旦得到这个少女,会是他这个大宗之行,最满意的收货。

    伊琳娜完全猜不出卓七在想什么,只是听到卓七那句话,犹豫的问:“哥哥是喜欢她吗?”

    卓七笑而不语,伊琳娜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对寒雁就更加不喜起来。卓七向来是与她最亲近的,可是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不仅夺走了她的心上人,还害的自己亲近的哥哥训斥自己。伊琳娜便暗暗打定主意,下一次看到寒雁,不管哥哥怎么想,自己一定要将她除去,这样一个女人,在世界上多一天,对伊琳娜来说,都是莫大的威胁。

    与此同时,玄清王府内,倒是异常的平静。

    “你猜得没错,”成磊一手支着下巴:“救了你的小王妃的,正是西戎皇子。”

    傅云夕垂眸而坐,白衣及地,目光冷漠,听闻成磊的话,不慌不忙的伸出两指敲了敲面前的茶盏:“不知死活。”

    成磊“哧”的一下笑出声来:“好歹也是嫂子的救命恩人,你何必这样说,我看他,是真喜欢上嫂子了。”

    傅云夕轻轻蹙起眉头,脑中浮现起寒雁那张笑意盈盈的脸,这丫头的光芒被别人发现了,四处都是苍蝇,还真是不好办,若是能将她藏起来就好了。惊觉自己居然有了这个念头,傅云夕一怔,又忍不住失笑起来。

    成磊看着自己的好友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展颜,不由得在心中长叹了口气,这之一字果然沾不得,从前只觉得傅云夕冷冰冰的实在可怕,如今这样喜怒无常,看着更令人心悸。

    “去蜀地查的事,怎么样了?”上一次傅云夕吩咐手下的人去巴蜀查探有关唐门的事,令成磊惊异不已,这些江湖中事,傅云夕向来是不甚关心的。后来得知是寒雁的请求,心中便有些疑惑,毕竟一个深闺女儿,要去查探一个江湖门派,怎么说都是有些蹊跷。

    傅云夕脸色微微一变,想起自己手下人回来的结果,那锦帕是唐门的特有产物,锦帕上的乔字,唐门是没有这号人的,后来再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得知,唐门当今的掌门小女儿,叫做唐乔,大家都叫她小乔,不过那小乔早在二十年前便重病不愈,死去多时。傅云夕的探子去过小乔的陵墓,却发现那是一座空墓。

    唐门制作这样一座空墓是要做什么,傅云夕不得而知,但是探子回来禀告说,唐门对朝廷中人十分忌惮,并且仇恨有加。那些人擅长用毒,是以探子也不能再继续深入,唯恐被人发现。

    “和朝廷有关。”他沉声道。

    成磊一怔:“江湖门派和朝堂一向是各安其事,怎么会扯上干系,既然是嫂子要你查的,那嫂子岂不是和朝廷有关?”想到这里,成磊突然目光一变:“说起来也实在是奇怪,嫂子本事五品官员的女儿,说什么都和皇宫扯不上干系的,可是自从她在宫宴上露面开始,卫如风,七皇子,太后都在注意她的举动,按理说不应该呀。”

    那个时候的寒雁还不是玄清王妃,地位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官员女儿,可是卫如风却要亲自娶她做卫世子妃,太后甚至有了指婚的念头。难不成,这其中还有什么关系。

    傅云夕看着眼前的茶盏,青色的茶叶在茶水中浮浮沉沉,朝廷本就是一趟浑水,他们执意要将寒雁也一道拉下水,目的必然不单纯。成磊突然道:“对了,云夕,还有一事。”

    傅云夕抬眸看向他,只听成磊的声音疑惑:“我派了几人夜查看庄府,居然发现,有其他人也在监视庄府。”

    这就有些奇怪了,若只是监视寒雁还说的过去,怎么会夜监视庄府呢。难不成庄府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傅云夕冷道:“坐不住了。”庄府上可能有重要的东西,这件事傅云夕早就开始怀疑了,只是一直没有确定,如今寒雁屡次遇到追杀,还有那个张太师的宠妾,在庄府一住就是这么多,怕是也是为了那个东西而来。寒雁既然在庄府,一天没有过玄清王府的门,她的命运就一天和庄府连在一起。

    他不能让寒雁有一点危险,时间慢慢过去,那些人蠢蠢动,怕是很快就会出击了,在他出征之前,务必将寒雁保全在一个绝对安定的环境里,虽然寒雁自己也有办法解决,可是既然已经成了他的王妃,傅云夕就容不得自己的人有一点闪失。

    成磊显然也是看出了傅云夕心中所想,忍不住笑了一笑,这冰块似的人一旦有了感,倒是特别的护短,傅云夕能找到心上人,成磊真心替他开心,不过他找的这个王妃,看起来还真不是普通人,且不说这各种纠结的势力,单是能说出“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种惊世骇俗的话来,也就令人刮目相看了。

    “太后那边,想必不会轻易罢手,嫂子毁了七皇子的计划,想必七皇子现在恨她入骨。”成磊好心提醒道。

    “如今他出宫祈福,”傅云夕伸出手暗了暗额心,俊美的脸上表凛冽:“我已派了暗卫保护她,谁跟动她一根头发,逃到大宗每一个角落,我都会将他碎尸万段。”

    ------题外话------

    明天就要会学校啦,为茶茶默哀QWQ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