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再回庄府

    暗中相助之人是谁,到底还是没有头绪,寒雁又与傅云夕说了些话,却听见外头有人通报,庄仕洋亲自接寒雁回府。

    寒雁倒是没有想到她会有此动作,傅云夕正要拒绝,寒雁扯了扯他的袖子,对着小厮道:“你去回父亲,容我收拾一下,即刻跟随父亲回府。”

    待那小厮离开之后,傅云夕才看向寒雁,目光里带着些微疑惑:“为何回府?”庄府里的那几个女人对寒雁虎视眈眈,更是不比在玄清王府自在安康,寒雁主动提出跟庄仕洋回去,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王爷不必担心,”寒雁微微一笑:“如今顶着玄清王妃这个名号,明着他们是不敢乱来的。”傅云夕见她说这话时眼眸亮晶晶的,唇角微微翘起,似乎极是得意,这世上还没有将利用之事说的这般耻高气昂的,当下就有些失笑,却又听寒雁道:“若要暗中来呢,我就更不怕了。”

    傅云夕知道她的手段,寒雁在他面前也不用装,想想也是,这样一个狡猾聪慧的女子,若是论计谋,周氏姐妹哪一次又在她的手下讨了好去。

    寒雁没有告诉傅云夕的是,自己这一次回府,正是因为时机成熟了。周氏姐妹屡屡失手,想必此刻正是心神大乱,可是眼见着寒雁安然无恙,定不会善罢甘休,狗急跳墙之下,难免又出了什么鬼主意想要对付自己。很不幸的是,寒雁这一世一开始就抱着报仇的心思重来,对于周氏两姐妹,她没有想过放过。周氏姐妹想要利用这一次害她,她也不能失去这个机会不是?而刺客一事之后,周氏姐妹已经成为弃子,若是自己真的将她们怎么样了,太后也不会有那个心思保她们。

    要的就是她们孤立无援,斩断所有退路,这样自己才能伺机而动,将敌人一网打尽。

    她静静的想着,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神被傅云夕尽数收到眼底,深幽的凤眸闪过一丝深意。

    卫王府内。

    七皇子神鹜,他对面的卫如风态度有些激动:“七下,如今怎么办才好?”

    七皇子冷冷扯了一下嘴唇:“倒是被他们逃过了,哼,皇弟倒是有贵人相助。”瞥到卫如风的目光,他又是一声冷哼:“你还在担心庄寒雁?”

    卫如风一惊:“如风不敢。”自从得知寒雁差点命丧刺客之手后,他就有些魂不守舍。按理说,他现在对寒雁当时厌恶至极,除了愤怒再没有别的感,可是一旦知道她危险的消息,自己还是忍不住担心。

    “此次没有除去太子,反而令皇上生疑,如此,且需避上一避。”七皇子沉声道:“倒是便宜了王叔。”

    卫如风道:“如何避?”

    七皇子摇摇头:“这些子本要出宫上山,为死去的百姓祈福。”

    卫如风眼睛一亮:“那么…”

    “按计划行事。”

    寒雁回到庄府的时候,周氏姐妹和晚姨娘全部出来迎接,媚姨娘有了子,倒是没有出芙蓉园。寒雁如今的份今非昔比,全大宗都知道,玄清王对自己这个未过门的小王妃喜的不得了,谁敢轻易动她。是以周氏几乎咬碎了牙,也要对寒雁挤出一个笑容来。

    “四小姐回来了啊。”大周氏笑的很是温和:“昨受惊,可有伤着?”

    寒雁忍不住在心中一声冷笑,自己受伤的事都是这两姐妹一手促成,居然还能做出一副吃惊的模样,还真是让人开了眼界。寒雁低下头去,掩去嘴角的一丝嘲讽,轻声道:“承蒙王爷照看,寒雁体已无大碍。”说着便绞紧了手帕,看在外人眼里,分明是小女儿害羞的模样。汲蓝趁机道:“王爷对小姐可好了,昨可是亲自在小姐病榻前守了一整夜呢,还将宫中只给皇上医病的吴太医请了过来。”

    姝红也接嘴道:“没错,衣食住行,事无巨细,全部都照顾的体体贴贴,咱们小姐有福气,王爷心疼着呢。”

    寒雁的头埋得更低了,小声道:“别胡说。”可是那模样,分明就是承认了的样子。

    站在最后面的庄寒明松了一口气,傅云夕心疼寒雁就是好事,他是无颜面对这个姐姐的了,唯愿寒雁过的开心自在,如今若是傅云夕这般作为,想必后进了玄清王府,也没人敢欺负她。

    汲蓝姝红这番话,与其是说给所有人听的,不如说是说给周氏姐妹听的。晚姨娘和庄琴听了这话并无太大触动,仍是波澜不惊,庄仕洋神复杂,自己的女儿被玄清王爷看中,后成了玄清王妃,对自己的仕途的确多有助力,可是偏偏这个女儿是寒雁,眼见着寒雁步步高升,自己却无力掌握的感觉,真是难受。不过如今庄府都是卫王的人,这个女儿,后也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想到这里,他看着寒雁的眼神又变得沉起来。

    周氏简直要对寒雁恨之入骨了,这个小人,为何就能得到玄清王的青眼,她姿容比不上庄语山,琴棋书画也不见精绝,可是自己的语儿如今只是卫世子的侧妃,并且还是个不得宠的侧妃,即便外头听着光线,可是语儿私底下却向她说过,那个卫王世子根本一点都不喜她。再看寒雁如今即将成为玄清王妃,接受万人的尊敬,她的心中便感觉到喘不过气来。

    这个庄寒雁,好像天生过来就是克她的!自己进了庄府,是她拦了庄仕洋扶自己为正房的念头,想要语儿代价,她却将计就计甚至嫁得更好,甚至从没失过手的大周氏,都在她手底下吃过亏。周氏的目光有些怀疑起来,当初自己害死王氏的时候,那个王氏分明就是完全没有半点心机的榆木疙瘩,既不懂得讨好男人,也不懂得大宅中女人的生存之道。可是她的这个女儿,却像是能洞悉人的内心一般,怎就生出了这个妖精!

    寒雁低垂着头,却将周氏的表全部看在眼里,笑容越发的灿烂了,大周氏却像是浑然不觉,温和的笑道:“如此,倒是四小姐的福气。”

    寒雁听见她的话,歪着头笑嘻嘻的打量她,被她的目光看的有些疑惑,大周氏不自然的笑了笑:“四小姐这般看着妾,可是有什么不妥?”

    寒雁微微一笑:“非也非也,只是寒雁想着,太师对妇人也是极为不错的,妇人整呆在庄府,想必太师也是甚是思念,前些子寒雁不在府中,怕是太师当差人来请过妇人回府吧。”

    她这话说的看似平淡家常,细细想来却是令人惊心,的确,大周氏整往庄府上跑,就算是姐妹,也委实太勤了些。庄仕洋和大周氏有染后,庄仕洋巴不得她天天来,歇。作为一个偷的妇人来说,成夫府上跑也不是难以理解的事,难以理解的是,张太师对大周氏宠有加,可是她呆在庄府中之时,竟然从来没有人来催过大周氏回府!大周氏脸色一僵,却是有些赧然的低下头去:“太师知妾与妹妹姐妹深,甚是体贴,不曾差人请妾回府,让妾多陪陪妹妹。”寒雁“哦”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太师宠夫人果然不假,居然用心良苦至这般境地,只是就算太师不叨念,几位表哥表弟定是思念夫人,没想到太师宁可委屈表哥表弟们,也要夫人呆在庄府安慰姨娘,真是用心良苦啊。”她这一番话说下来,似乎没什么不妥,只是“用心良苦”四个字咬的分外清楚,就听的有些味道出来。一个妾,抛下自己的儿子和丈夫,在别人的府上住着,不见丈夫和儿子来催,未免太过反常。庄仕洋虽然喜大周氏,毕竟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立刻就听出了寒雁画中的疑点。就算自己心中舍不得大周氏,可是若她是和张太师对自己有所谋夺,那也是留不得得了。看向大周氏的目光瞬间就不像刚才那般亲,反而多了一丝怀疑。大周氏没想到寒雁一句话就让庄仕洋对她起了疑心,心中又恼又恨,可是又无从反驳,只好有些委屈的看向庄仕洋,庄仕洋虽然怀疑,见美人受了委屈,一时间又有些心软,便挥了挥手:“不必多谈,先各自回屋。”

    寒雁轻轻一笑,就是要让她们慌了手脚,就是要让她们觉得自己再不除去就会出大事,只有这样,周氏姐妹才会急之下想要扳倒自己,而急之中,最容易出岔子。

    这一次回到庄府,寒雁就是讨债来了。

    庄琴若有所思的看了寒雁一眼,眼神暗了暗,没说什么,庄寒明动了动嘴唇,只是寒雁的目光根本没落到他上,便将到嘴的话咽了下去。周氏恨恨瞪了寒雁一眼,挽着大周氏离开了,寒雁施施然往清秋苑走,无论怎样,至少现在庄仕洋和大周氏之间,已经埋下了一根刺,而这根刺什么时候才会哽住庄仕洋的喉咙,就看大周氏怎么做了。

    ------题外话------

    茶茶后天就要去学校了…整个人都不好了QWQ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