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暗中相助

    其实寒雁倒没有太子想的那么复杂,只是自从她重生之后,似乎不由自主的便卷进了宫中之事,上一世以为自己的死亡是个意外,把仇恨一股脑儿栽倒周氏母女上,可是这一世一步步看来,似乎却是大有文章。要趟这趟浑水,就必须有万全之策。虽然寒雁相信傅云夕能保护自己,但是如果能为他分忧,那也是再好不过的事。若是得了皇后的这句承诺,也可以为自己多条后路。眼下听太子这般问,便笑了一笑:“我无事,下不必担心。”

    “谁担心你了?”太子立刻扭过头,想着又有些不自然的开口:“本宫只是看你救驾有功…”

    对这个小太子,寒雁倒是心里算得上喜欢的,最多就是个被宠坏的孩子,而且皇上管教子女颇严,昨那般的境况,他也能强作镇定,想来平里也是没少经历过这种事。想着想着就对小太子有些怜悯起来,太子的境况其实和庄寒明差不多么,都是父亲不疼,宫中的明争暗斗比庄府更是凶险,七皇子不是省油的灯,面对这样小的弟弟都可以下手狠辣。

    太子一抬头,正对上寒雁有些怜悯的目光,心中一颤,在他的世界里,除了母后,从来没有人用这样关心的眼神看过他,王叔虽然对自己好,可是子总是冷冰冰的。这个不喜欢的女人,为什么用那样温柔慈的目光看着自己,有一瞬间,他突然好想哭。然而太子从小就被教导不可以不软弱,他便咬着牙,垂头不让自己的绪泄露出来。

    寒雁不知道自己的一个眼神居然可以让太子有这么多的感慨,只是见他低下头,有些奇怪道:“下可是有什么不适?”

    太子突然仰起头来,有些纠结的看着寒雁,蓦然开口道:“你救了本宫一命,本宫答应你,若是有一王叔不要你了,本宫就娶你做太子妃。”

    谁也没有料到这目中无人的小太子会突然来这么一句,不光是寒雁,连汲蓝和姝红都傻了。寒雁傻愣愣的看着他,这小太子知道什么叫嫁娶吗,居然就这么说出口,寒雁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只是突然被当今太子这么一句话惊得说不出话来。

    见寒雁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小太子急了:“还有三年本宫便可以娶妃了…咳,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以相许也不是这么个报答法的,寒雁哭笑不得,正不知道如何接小太子的这句话时,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本王王妃今生只能是本王的人,下想要娶妃,本王会亲自禀告皇上,让皇上好好挑选。”

    寒雁抬眸望去,傅云夕上的朝服还未换下,当时下朝就赶回来的,只是神冷冽,看着小太子的目光还有一丝不满。太子子一僵,这个王叔,冷面冷心,虽然对自己很好,可是一旦惹恼了他,下场可是很恐怖的。想是这女子居然这般得他照护,居然容不得自己说一说。小太子连忙后退两步:“本宫…本宫还有事,先行一步。”说完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屋子,笑话,留在这里,他可不想被王叔的眼神冻死。

    寒雁一急:“下、下您的箱子!”可惜太子出去后就没影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箱子。

    寒雁看着地上的三个大箱子苦恼的叹了口气:“哎,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傅云夕走到她边坐下来,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被他的手掌摸索着头发很舒服,寒雁睁大眼睛,不敢动弹的任他摸,像是乖乖听话的小动物。

    昨自己那般举止,实在是鲁莽了,傅云夕知道了一定很生气,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他会因为自己生气,寒雁就有些心绪起来。

    “体可好了?”他说,声音醇厚清冷,听不出一丝异常,可越是这样,寒雁心中就越没有底,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那个…王爷,昨我…”她想主动承认错误,却听见傅云夕低低的叹息传来,有些无奈道:“笨。”

    “啊?”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寒雁一时间倒愣住了,抬起头来看着他。

    傅云夕这时候也放下自己蹂躏寒雁头发的那只手,只是淡淡的看着她:“做事太冲动,不顾命,若死了,如何?”

    他的话很轻,寒雁听在耳朵里,却有了一丝悲哀的意味。鼻子不由得一酸,心中想起昨自己见到傅云夕的那一刻,他犹如从地狱中索命而来的修罗,为了自己白袍染血,倒是真的紧张关怀。

    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傅云夕的袖袍,寒雁小心的坦承错误:“以后不会了…”

    刚说完这句话,寒雁便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人一抬,他冰凉的手指捏着自己的下巴,寒雁被迫抬起头来与他直视,那双深邃的,犹如一潭池水的凤眸此刻流传着寒雁看不懂的神色,似乎是温柔,带着一点蛊惑。寒雁离他离的很近,可以闻到他上淡淡的清冽香气,呼吸相闻之间,寒雁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他唇间逸出一声低低的喟叹,紧接着就俯头贴住了寒雁的嘴唇,那是蜻蜓点水的一吻,不带任何**,温暖而柔和,不知道为什么,却似乎更像是一个承诺,寒雁昨的紧张和不安就在这一吻中,烟消云散了。

    他放开寒雁,目光平淡如水,寒雁突然心中一酸,这样温柔的傅云夕,她会越来越离不开的,寒雁突然伸出双臂,搂住傅云夕的腰,头埋在他的怀里。

    傅云夕先是一愣,寒雁极少有主动亲近他的时候,更别说清醒的时候亲近他了,此时倒是难得看到她这般依赖人的模样,像是小刺猬终于收起了自己上的刺,惹人怜。便任她扑在自己怀中,她还太小,自己不能心急,好在现在看来,却不是一点成效都没有。

    寒雁心中却是想,傅云夕待她太好,一直以来都是傅云夕在护着他,自己却没有帮上他什么忙,寒雁自诩不是才华无双的绝色女子,当初傅云夕要娶她做玄清王妃时,心中便想着傅云夕定是有所图谋,可是如今看来,就算傅云夕有所图谋,这也是亏本的买卖。如今自己的仇家有太后和七皇子,下有庄语山和周氏姐妹,倒是与傅云夕添了不少麻烦。

    想了想,她又坐起来:“昨的事,可有什么结果?”若是抓到活口审问,也许能问出点什么。

    “没有活口。”

    寒雁一愣,看着傅云夕:“你杀的?”隐约记着傅云夕好像杀了那几个持刀的刺客,不过当时自己奄奄一息倒也不清楚,现在看来,傅云夕做事不留余地,倒是真的可能将他们全部杀光。

    傅云夕颔首:“祭场上抓到的刺客都咬舌自尽。”目光有些深邃起来。

    没有正面回答寒雁的问题,那就是没有在祭场上而是来追杀太子的刺客都是被杀的了?寒雁想了想,再仰起头来,已经是换了一张笑眯眯的脸,安慰似的对傅云夕道:“王爷无需忧心,我不是也杀了两个刺客吗?”只能说他们派来的刺客太不济,连我都能对付的过去。

    傅云夕有些好笑,知道寒雁是不想自己自责,不过他倒真的不自责,只是想起寒雁杀掉的那两个大汉,他道:“那些人的尸体,我让人检查过,不是你杀的。”

    “啥?”寒雁一愣,不对呀,分明是自己抱着决一死战的念头,拼命挥舞着那把大刀,用尽了柴静教自己的方法,才误打误撞杀了两个人的。

    傅云夕看了她一眼:“尸体上关节处位有被打伤,刺客应是受了伤才会被你砍中。”

    寒雁怔了怔,仔细回响起来,好像的确是突然之间那两个刺客的动作就慢了下来,才给了自己可趁之机,当时也没留意,自己现在想起来,才发现有许多可疑之处。那些人自然是选好的死士,就算自己跟柴静学了几招,面对这些常年在刀口上血的人,自然是犹如蜉蝣撼大树,不自量力,怎么可能还会杀掉其中的两人。原来是有人暗中相助。

    那么,打伤刺客的,另有其人?

    “照你的话说,我应当是被人救了一命,可是,若他想要救我,为何不现呢?”寒雁奇怪道。这人若是救了自己的命,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面,这又是为了什么。寒雁看着傅云夕:“你来救我的时候,可曾看到什么?”

    傅云夕摇头。

    寒雁皱起眉,这样的话,那人应是故意躲避傅云夕不让他看见的,如果不露面的话,或许是因为不能露面,而且会被自己和傅云夕认出来。自己和傅云夕认识的,又不能露面的,到底是谁呢?而且此人既然能救助自己,或许知道点什么,更有可能与此事有所牵连。想到这里,寒雁倒是有些庆幸,看起来,无论如何,自己都是不用死的,就算傅云夕不来,那个暗中相助的人也不会让自己白白死去,或许还能见到他的真面目。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