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太后支招

    陈贵妃与人通被打入大牢的消息,第二天就传入了寒雁耳中。汲蓝道:“小姐,老天真是开眼,当初她对你下毒,如今却是自作自受。”

    寒雁知道她已经明白毒之事,便笑了笑:“老天开眼?”

    汲蓝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声说:“王爷待小姐真好。”

    汲蓝昨受伤之后,被请来的大夫诊治一番,却没什么大碍,倒是姝红,替汲蓝挨得那一巴掌上了脾肺,要在病上躺上几个月才能好。

    连汲蓝都能看出来的事,寒雁再看不出来就真是傻子了,陈贵妃在自己出事的第二天便出了与人通之事,虽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却也明白,这其中,少不了傅云夕的一番功劳。寒雁心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说不感激是假的。那自己中了毒,他并没有趁人之危,这样君子的做法已经实在难得。事实上,自己既然是他名义上的玄清王妃,以后必然也要进这玄清王府,傅云夕就算当真的把自己怎么样了,也是有可原。可是他只是请了太医来为自己解毒,而自己这件事,关系到太后和陈贵妃,陈贵妃且不必提,太后是傅云夕的母后。一旦傅云夕对陈贵妃有什么动作,就相当于打了太后的脸面。可是他竟然为了自己,真的那般做了!

    重生到现在,她一直怀着警惕的心看世人,除了汲蓝姝红陈妈妈,还有庄寒明之外,所有人对她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随时都会变成敌人。她以为自己也逐渐变成没有心肝的人,更没有人心疼。如今傅云夕待她种种,却让她疲惫的心,感到了久违的温暖。那是一种无条件的好,甚至含着一丝对待不懂事小孩的宠溺,寒雁知道自己对这样的好是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人能抵抗得住这种温暖。如今寒雁一步一步的深陷进去,却不想回头。

    如果这一切都是傅云夕想要自己上他所做出的筹谋,那么一向冷静聪慧的庄寒雁,正在心肝愿的上当。至少她现在,已经有一些离不开他了。若是傅云夕有一天不要她,她恐怕不能做到洒脱离开。

    可是这世界上,什么都会改变,傅云夕的好,又能维持到几时?过早的明白一切,或许并不是好事。不知道为什么,寒雁的心里,竟然莫名的涌起一股淡淡的悲哀来。

    玄清王府的书房内。

    成磊诧异的看着傅云夕:“你居然对陈贵妃下手?这不是打草惊蛇吗?”在屋子里走了一圈,他的语气变得有些急躁:“云夕,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像你会做的事。”傅云夕行事狠辣,一般不出手,一旦出手就是不留余地,一击致命。成磊早在之前便知道傅云夕想要对付的是太后,太后和陈贵妃是一伙的,如今傅云夕暂时不能扳倒太后,可是一旦对陈贵妃有所动作,不仅会打草惊蛇,而且太过冒险,一旦被查出来,便是会惹祸上

    “不必等。”他道。

    傅云夕坐在书桌前,淡淡的凝视着案角的麒麟玉座,俊美的脸上是肃杀的表

    昨之事,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内心有多愤怒,寒雁平在庄府被欺负,被他见了,能护就护一把。如今寒雁已经成了玄清王妃,那些人却变本加厉,实在是太过嚣张。他傅云夕的人,容不得别人欺负,哪怕是太后都不行。

    “如今陈贵妃落入狱中,必然会反咬一口。”成磊忧心忡忡。

    陈贵妃这事实在是出的蹊跷,怕是皇上事后反应过来,查出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也不是难事,无风不起浪,傅云夕就算与皇上关系再怎么亲密,一旦关系到皇家尊严,就不是小事。傅云夕想要全而退,怕是很困难。

    傅云夕冷道:“我的意图,本就不是这桩案子,就算查清楚了,也是不清楚。”

    好狂!成磊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他所认识的傅云夕,万事万物在前亦不会这般绪外露,如今为了寒雁却与皇家公然做对,也不是是好事还是坏事。他的意思,似乎铁了心要陈贵妃下马,如今陈贵妃是再不可能得宠了,不知道傅云夕的小王妃,对这个结果还满不满意。

    “可是,”成磊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你动了陈贵妃,陈侍郎恐怕很快就会倒向,七皇子的助力越大,对你就越不利。”陈侍郎之前还有着做墙头草的打算,迟迟不肯表态,如今陈贵妃不可能再往上爬了,为了避免陈家失势,陈侍郎必然会抱紧七皇子这棵大树。七皇子的势力在朝野盘根错节,上有卫王父子,下有庄仕洋,耳目遍布皇宫,再多了陈侍郎这个助力,后想要连根拔起,怕是很困难。而且还会给自己找一个不小的对手。

    “无妨,他若想要对付我,尽管过来,只要有这个本事。”傅云夕的神冷列如冰,做什么事,就要付出什么代价。很可惜,玄清王府的王妃,不是他们动的起的。

    “太后不可能作壁上观,”成磊看着他:“云夕,你最好做好准备。”

    傅云夕什么话都没说,光透过雕花的栏装满了整个屋子,分明是暖洋洋的天气,屋子里却是彻骨的寒意。

    太后?

    彩凤中。

    太后看着坐在一边的皇上,笑道:“还在烦心哪。”

    皇上摇了摇头,想到陈贵妃,还是有些气愤难平的红了眼:“朕真是没想到,她竟然这般不把朕放在眼里,还如此!当初选她进宫就是个错误!丢皇家的脸!”

    太后笑笑,拍了拍他的手:“人生在世,有许多不如意的事。这人哪,知人知面不知心,哀家与陈贵妃向来亲近,却也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人,都是哀家的错,若不是哀家喜她,皇上也不会被她迷惑。”

    皇上连忙道:“母后别这样说,此事与母后一点干系也没有。那人德兴败坏,母后却是以仁德之名闻名天下,如何相提并论。朕只是有些气不过,母后切莫自责。”

    太后叹了口气:“哀家知道皇上最是孝敬,只是此事与哀家也的确脱不了干系,皇上莫为哀家说话。这件事,哀家有必要问个明白,只是皇上有没有想过,这陈贵妃如何这么大胆,光天化之下便与外男行苟且之事,还挑在皇上来的时候。明知皇上会驾临来做出这等事,岂不是故意撞上,想让皇上捉拿她。事出反常即为妖,皇上也要仔细想想。”

    皇上自从昨下令将陈贵妃关进大牢,自己回了寝宫之后冷静下来,也有想到这些事,只是心中却不想去深究,只因为帝王的尊严不容置疑,无论怎么样,陈贵妃的这种行为,在他眼中就是十恶不赦。如今听太后这么一提起,倒有些迟疑了:“母后的意思…。”

    太后自小与皇上亲近,太后的话,皇上总是能听进去两三分的,太后看着他:“昨哀家听到那件事,心中极是诧异,连忙差人去打听,得知了一件奇怪的事…”对上皇上诧异的表:“陈贵妃说,自己是冤枉的,是玄清王妃想要害她。”

    皇上一愣,随即勃然大怒:“一派胡言,这与玄清王妃又有什么关系,这妇分明是想泼脏水,也不看看自己是往哪个人上泼!”

    太后呷了一口茶,缓缓道:“皇上先莫急,听哀家说完,当时哀家听说了也很奇怪,便派人去问陈贵妃何出此言,陈贵妃说,自己前一天生辰的时候,在御花园中,方巧遇上玄清王妃与一个男人…行苟且之事,当时陈贵妃惊慌之下没有看清楚那男子是谁。可是却被玄清王妃发现了她,如今自己与人通,不过是玄清王妃给她下了毒,陈贵妃精神失常之下才做出那等事。”

    皇上越听越觉得心惊:“这妇的话句句都是谎言,玄清王妃是云夕的妻子,怎么会与人私会…”皇上私信虽然认为寒雁配不上傅云夕,却还是相信寒雁不是那种不贞不洁的女子。可是又觉得陈贵妃当的事的确说不过去,哪有在光天化之下与人行苟且之事呢?而且自己撞破他们后,陈贵妃不但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反而完全忽视了自己,甚至要继续与那人行事。当时皇室只以为是陈贵妃天火攻心,如今看来,却有些像失去理智后的行为。

    “皇上,万事万物都不能自己以为,您是天下的主子,必然要明察秋毫。”太后说的不紧不慢,皇上看着她,仍是有些犹豫不定。

    “母后,可是如今只听陈贵妃一面之词,朕也无法判断她的话是真是假啊。”皇上开口道。的确,陈贵妃的话并不能代表什么,她也能往别人上泼脏水来洗清自己。

    “哀家有一个办法。”太后慈的笑了笑:“这个办法,可以判断,玄清王妃和陈贵妃,到底是谁,说了假话。”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