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教你接吻

    寒雁一惊,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那人转过来,月华如练,在蒸腾起的雾气之中,终于将他的容颜映的清晰。白玉一般的子修长有力,似乎散发着无尽的蛊惑,眉目如画,一双狭长的凤眸氤氲这说不出的水汽,比之平里多了几分妖媚,红艳的薄唇紧抿,如瀑青丝被温泉打湿,缎子一般的流泻在脑后。那平里严谨清冷的人,脱去外衫,这样半倚在月色下的温泉中,竟然十分惑。

    正是傅云夕。

    仿佛自己提起的神经瞬间放了下来,寒雁不自觉的朝傅云夕边靠去,这一刻,她只是想紧紧攀着他,心底的渴望超越了一切。

    傅云夕皱眉盯着寒雁,似乎有些疑惑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却见寒雁神色迷乱,径自朝自己游来。

    甫一接触到那人的肌肤,便如滚烫的夏里摸到冰凉的泉水一般,寒雁只觉得自己心中的燥瞬间降了不少,这人上太舒服。体上的快活战胜了理智,寒雁什么也没想,便伸出自己的双臂,搂住傅云夕的脖子,在他上胡乱蹭起来。

    这一处温泉,是皇上特意为傅云夕修筑的,任何人都不得进入,但凡进入这里的人,最后都掉了脑袋。这里是比鬼门关更让人忌惮的地方,但是除了皇上,没人知道此处有一方温泉。

    今是傅云夕第一次在温泉中沐浴有人闯入,起初他极是震惊,甚至于起了杀心,却在看清那人面目的时候动作戛然而止。确实没有料到,进来的会是寒雁。待她走近,发现寒雁面色有异,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就已经搂住自己,在自己上胡乱蹭起来。

    傅云夕今年二十有一,寒雁却未曾及笄,在他眼里,寒雁也不过似乎个小女孩而已,况且他向来冷静自持,也不至于被寒雁这么一搂,就乱了方寸。相较之下,他更加担忧寒雁为何会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寒雁向来行事稳妥,虽然胆子颇大,男女之事上却一直谨守分寸,不曾做出越矩之事。

    寒雁却是忍耐不住了,搂着他还不算,干脆将自己的脸也贴上他的脸,整个人几乎都蜷缩在傅云夕怀里。

    傅云夕愣了愣,一只手扶着寒雁,只觉得贴着自己的这张脸异常滚烫,便侧过头,一只手绕到她的脑后,将她的脸面对自己,这才看清寒雁的模样。

    月光之下,这个一直笑眼弯弯却又冷淡凉薄的小姑娘一改往的沉稳从容,显出一点迷乱来。

    她的衣衫全部被水浸湿,紧紧贴在上,少女窈窕的段出现,纤腰长腿,美好的如新开的莲花,带出点青涩的惑,不过傅云夕的目光却定格在——她流血不止的手掌上。

    她受了伤?眼下又是这般模样,怕是出了什么事,心中便担忧起来。

    “庄寒雁。”他皱了皱眉,试着叫醒她。

    寒雁毫无知觉,只是扑在他怀里,舒服的往他上蹭,像一只黏人的小动物,收起了平时的尖锐,毛茸茸的,可怜的让人喜欢。他还从没有见过寒雁这般亲的对自己,对他,她向来是谨守分寸,客气有礼貌,顶多冲自己发个怒,可是眼下却憨无比,仿佛在同他撒,心中不自觉的就软化几分。可是却也明白,现在寒雁这副模样,怕是事出有因,着了别人的道。

    思及此,他沉思片刻,将寒雁从自己上拉下来,声音冷冰冰道:“庄寒雁。”

    许是他的语气太过严肃,寒雁竟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意识也清醒了些,咬着牙含糊不清的开口:“快去救汲蓝他们…”说完又是扭着子,十分难受的模样。傅云夕知道,在这样下去,若是惊动了其他人,命令搜查宫中,便坏了大事。便伸出手对着寒雁后颈轻轻一击,寒雁子一软,顿时晕倒在傅云夕怀里。傅云夕将她整个抱在自己怀中,也不顾她**的子,雪白的大裘一卷,将两个人裹得严严实实,寒雁就靠在他的口,滚烫的度让他俊脸微沉。

    一出温泉,走了几步,守在外头的沐风和沐岩这才现,一看见傅云夕怀里抱着个人,不由得一惊。傅云夕沐浴时,他们暗卫躲得远远的,因此也并不知道寒雁来了此处。此刻寒雁整个人缩在傅云夕怀中,被雪白大裘包裹的严实,两人也看不到寒雁的模样,沐风心里泛起了嘀咕:主子怎么泡个温泉就带回个人了,看起来还是为女子,这是不喜欢王妃了?想着便在心中为未过门的王妃哀叹起来。

    却是傅云夕冷沉开口:“去查今宫中发生了什么事。”他整个面目冷肃,散发着沉沉杀意,雪白的大裘将他衬得冷若冰霜,寒气几乎要将近前的沐风沐岩两人冻成冰块。沐风沐岩跟着傅云夕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是他动怒的表现。只是傅云夕向来冷静自持,任何事对他来说都是漠不关心的,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这一下,沐风沐岩不敢耽误,收起了心中绪,正色道:“是!”

    “等等,”傅云夕看了一眼怀中人,:“王妃边的丫鬟有危险,你们找人搜查,把人救出来。”

    沐风和沐岩对视一眼,王妃边的丫鬟?莫不是王妃出事了?难道主子怀里的那个姑娘就是王妃?

    傅云夕丢给沐岩一个玉牌:“若有人阻拦,就说是本王的命令。”说完不再理会两人,大踏步离开。

    沐风摸了摸鼻子:“主子生气了,又有人要倒霉了。”

    沐岩却是想到那个沉稳冷漠的小丫鬟:“走吧。”

    却说傅云夕将寒雁带回玄清王妃,立刻就差人去请御医来,接着打发走所有的下人,将寒雁抱回自己的屋子。

    丫鬟打来水,傅云夕坐在边,即便点了她的昏睡,寒雁此刻也是大汗淋漓,脸颊红的不正常,傅云夕便将锦帕打湿,替他拭去额上的汗珠。

    手刚碰到寒雁的头,就被她一把抓住,还没来得及动作,上昏睡的寒雁突然微微张开眼睛,昏昏沉沉的盯着他。

    傅云夕心中一凛,这毒的毒竟然如此之大!正在思索之时,却是寒雁一把拉住他的袖子,将他整个扯到自己上来。傅云夕猝不及防,被她扯得一酿跄,本可以顺手推开寒雁,却又怕不小心伤到她,只好顺势被她带的一扑,两只手撑在寒雁上方,冷冷盯着她。

    寒雁的声音既像是痛苦又像是愉悦:“云夕——”那一声呼喊尾音拖长,分外媚惑人,带着**的沙哑,与以往清亮的嗓音截然不同。傅云夕有一瞬间的愣怔,寒雁从来没有叫过他的名字,只是客气的叫“王爷”,偶尔被惹急了就会叫他“你”,这般叫自己的名字还是第一次,心上感觉好像是有什么小虫子爬过,酥酥麻麻的,又像是小兽伸出爪子软软的挠,挠的人心都化了。一个不注意,就感觉她的手在自己膛乱抓,竟是要扯开他的衣衫!

    傅云夕一个头两个大,万没有想到这小丫头这般难缠,知她聪明内敛,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却不曾想到她胡闹起来,自己也是束手无策,便一只手制住她的动作。只恨不得一章劈晕她,却又知道刚才点了她的昏睡已然不起作用,此刻做什么,若是令毒蔓延,伤了寒雁的子,便是大忌。

    “呜——”寒雁却是低声的呜咽起来,长时间的渴望得不到满足,子难受的要命,隐约中还有一个人拦着自己的动作,这时候的她几乎已经全无神志,倒也想不到哪里去。只是单纯的凭感觉做事,便觉得委屈又难过,低低的哭泣起来。

    傅云夕几乎透过她看到七年前那个哭的一塌糊涂的丑丫头,心中不自觉的柔软下来,伸出手抚了抚她的长发,墨眸中带着自己也不知道的怜惜。

    可惜寒雁毫无知觉,哭的更大声了。

    傅云夕有些无奈,轻轻叹了口气,寒雁刚回府的时候,傅云夕令丫鬟为她换了衣裳,此刻一番挣扎,衣衫全部敞开,甚至可以见到鲜红的肚兜。雪白的肌肤映着这凌乱的美景,倒是别样的滋味。寒雁发髻散乱,铺陈在傅云夕的枕头上,整张小脸一改往的稚气,只觉得惑而妩媚,偏上她还一个劲往男人边蹭,若是换了一个人,怕是立刻就会将她拆吃入腹。

    傅云夕眯眼看着,他倒不是什么坐怀不乱柳下惠,而是寒雁与他来说,更像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孩子,至少在眼下,他是无法对寒雁起什么邪念的。只是觉得作为自己的王妃,自己却没有保护好寒雁,令她承受这份苦楚,心中有些异样。这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动了,倒像是个有了点生气的普通人了,否则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做出一副老沉的模样,让人看了,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正在失神的时候,后便传来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傅家小子,好艳福呀!”

    傅云夕被寒雁揪着襟,整个人几乎都伏在寒雁上,落到别人眼里,的确是一副香艳的场景。他回头一看,淡到:“你来了。”

    来人是个穿官服的中年男子,约四十岁上下,留着一小撮山羊胡,脸上挂着促狭的笑:“这么大晚上的叫我来,不是为了看你怎么宠幸女人吧。”

    “她是本王王妃。”傅云夕不动声色道,语气已经有了警告的意味。

    那中年男子连忙开口:“是王妃呀,哟,傅家小子,你怎么这么猴急,这还没过门呢…”剩下的话在看到傅云夕杀人的目光时讪讪的咽了下去:“出什么事了?”

    傅云夕将寒雁的手扯了下来,自己坐稳子:“她中了毒。”

    “噗。”中年男子呛了一口,立刻跳了起来:“我堂堂御医,你要我给人看毒?”

    “你可以选择不看,”傅云夕头也不抬,温柔的为寒雁扣好衣襟:“本王的脾气,你一直知道,吴太医。”

    中年男子便把口水咽了回去,撇了撇嘴:“我还是看看吧。”说着就要走上前来,却见傅云夕扯过一边的薄被,将寒雁捂了个严严实实,似乎极为不想让吴太医看见寒雁这幅模样。

    他打什么主意吴太医自然也明白,这么明显的动作,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他提着箱子干笑几声,走上前来:“我来瞧瞧,啧啧,王妃长得还不错…”

    傅云夕看了他一眼,握住寒雁不安分的手:“不必要的话,不要说。”

    吴太医摸了摸鼻子:“夸奖一下都不行,”便又伸出手为寒雁把脉,片刻,他那张笑嘻嘻的脸出现了一丝疑惑,伸出手探了探寒雁的额头,突然站起来,后退几步,朝着傅云夕深深一拜:“王爷恕罪,下官无能为力。”

    傅云夕冷冷瞧着他,不说话。

    “此毒是烟花之地中女子所用,叫烟花媚,价值千金,毒极猛,被下毒之人一方气焰旺盛,须与人交合调息内火,否则就会…就会丧命。”吴太医抹了把冷汗,见傅云夕神色未明,试探道:“下官也实在没有办法了,王妃左右是你的妻子,不如…”

    傅云夕望着上的寒雁,她今年才十三岁,尚未及笄,自己却已经是二十一了,在他眼里,寒雁还未长大,只是个孩子,与一个孩子行那种事,怕是自己也过不了心里那关。况且寒雁的脾气,他是知道的,看似乖巧温顺,实则执拗的要命,若是自己真与她有了关系,第二天待她清醒过来,也不知会是怎样一场天翻地覆。他看得出寒雁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自己正在一步步取得她的新任,若是真依了吴太医所说,怕是要前功尽弃,自己会被寒雁归入不可信任那一类。

    他看着吴太医,低低开口:“无药可救?”

    吴太医迟疑一下,点点头。

    “那么,本王的血呢?”冷淡的一句话,傅云夕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被灯火染上一层未明的色彩,像是低声的叹息,不似凡人的俊美容颜明明灭灭,像是久时光中最不可触及的神话。他清冷的要命,目光却是极温柔的,盯着上的寒雁,又问了一遍:“那么,本王的血,如何?”

    “傅家小子!”吴太医一下子站起来:“万万不可,你知道你现在不能…。”

    “不是只需阳调和吗?她内火旺盛,本王的血,不是应该可以解?”

    吴太医着急的要命,却又知道面前这个人亦是固执的子,他认准的事,就没人可以改变,可是他却是万万不能那样做。

    “别冒险,云夕。”他的语气变得焦虑,仿佛是真心担忧孩子的长辈:“这样…”

    “不用说了,”傅云夕打断他的话:“总得留下些什么。”

    吴太医动了动嘴唇,终究没说什么,只是目光中的哀伤看得人心惊:“没错,你的血,可以救她。”

    锋利的刀刃划破手背,血顺着指尖流进碧色的瓷碗里,一滴,两滴,三滴,渐渐汇流成一处,慢慢一大碗血盛满,傅云夕的脸色变得苍白。

    吴太医为他包扎好伤口,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苦…”

    傅云夕没理会他,端起碗来:“你可以走了。”

    “你…”这般被不给面子的下逐客令,吴太医也不恼,只是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傅云夕一眼,提起箱子,离开了。

    傅云夕在寒雁边坐下来,折腾了一番。寒雁也累的毫无力气,只是脸蛋越发的通红,看着可怜兮兮。

    他低头含了一口碗中物,带着腥气的血水,还有他的温度,一手扶着寒雁的后脑勺,将她圈在自己前,慢慢俯下头去,贴着她的唇。

    血,顺着他的唇角渡到另一人口中,寒雁渐渐安静下来,不再挣扎,许是那血真有效用,只觉得自己怀中的小丫头乖巧的要命。傅云夕便这样喝一口,喂一口,唇贴唇,竟是从来没有过的亲密姿态。

    待最后一口喂完,傅云夕正要离开她的唇,舌尖却被另一条舌缠住,他微微一愣,寒雁已经搂着他的脖子,紧紧贴了上来。

    不知是不是残留毒的效果,她吻着傅云夕的唇,还有些笨拙,小舌温暖湿润,打着圈的探进来,傅云夕乍愣之下竟也忘了阻拦,任她在自己上为所为。温暖的交缠中,却是舌尖一痛,寒雁第一次吻一个人,胡乱了些,将他的舌尖咬破了。

    淡淡的腥气弥漫在口腔,却又化作了另一种缠绵的滋味。傅云夕淡淡看着面前眯着眼的少女,她像是被自己无意中发现的珍奇小兽,养在自己边久了,便也觉出了相依为命的滋味。

    眸中不自觉的染上了温暖的色彩,“笨蛋,”他低沉磁的嗓音在屋中氤氲出暧昧的色彩:“不是这样吻的。”

    说罢便俯下头去,轻轻含住她的唇。

    ------题外话------

    送个亲亲先~各位亲们小年夜快乐~!么么哒=3=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