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西戎公主

    寒雁也是兴致一来,才和傅云夕到了山顶,不想却遇到两位不速之客。

    此刻,她和傅云夕看着面前的两人,微微皱起了眉。

    那玄色衣袍的男子十分熟稔的与她打招呼:“小丫头,又见面了!”正是那晚闯进庄府的刺客,卓七。

    寒雁没有看他,目光被他边的少女吸引,寒雁活了两世,从来没有遇见如此美丽的女子,竟像是一个在人间戏耍的精灵一般,浑上下都透着让人心醉的魅力。她紧紧盯着自己边的傅云夕,那双宝石一般的眼珠里是毫不掩饰的意。下意识的,寒雁心中便闪过一丝不悦。

    见寒雁不搭理他,卓七有些委屈道:“那晚你可是尽心尽力救我一命,如今怎么见了就不理人了?”

    这话刚一说出来,寒雁便感到傅云夕上寒意多了就几分,柔和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漠然的看着对面的男子。

    “傅云夕!”却是他边的黄衣少女叫了起来,声音极是美动人:“可见到你了!”说着便向前走了几步。

    寒雁一愣,询问的看向傅云夕:“你朋友?”那这么说,卓七与傅云夕也是认识的。

    傅云夕却是冷冷道:“不是。”

    伊琳娜听到他这么说,脚步一顿,有些疑惑,待看到傅云夕和寒雁交握的双手时,不悦的对寒雁道:“你是谁?”

    寒雁见她神,已然明白这位美艳异常的少女慕傅云夕,不过傅云夕既然说了与她不是朋友,自然也表明了态度。遂笑了一笑,轻描淡写道:“玄清王妃。”

    这还是寒雁第一次当着他的面承认自己是玄清王妃,傅云夕忍不住低头去看,见寒雁昂着下巴,像只骄傲的天鹅,神虽温婉乖巧,可那目光却甚是倨傲。虽容貌比不上那美丽的少女,沉稳的气势却将对方生生比了下去。唇角便不自觉的勾了勾。

    许是傅云夕无意中流露出的宠溺意味看着刺眼,许是寒雁那声“玄清王妃”激怒了她,伊琳娜一扬手,臂上缠着的那条色彩斑斓的小蛇便闪电般的朝寒雁扑去。卓七神色一凛,来不及阻拦,却见傅云夕将寒雁往自己后一拉,没人看清他是如何出手,只是短短的一瞬间,那条扑向寒雁的小蛇已经被他拎在手中。

    “我的毒姬!”伊琳娜惊呼一声,对被傅云夕保护的寒雁又妒又恨,气的几乎跳了起来,蛮道:“放了我的毒姬。”

    寒雁却干脆利落的从兜中掏出一个小瓶子,想也不想的洒在那小蛇上,傅云夕有些疑惑,却见手上的小蛇抽搐几下,不动了。

    “你做了什么?”伊琳娜一见,眼睛都红了,自己心的毒姬居然就被这个女人弄死了,简直是罪该万死。

    傅云夕手一松,那条死蛇便掉在地上。只听寒雁笑道:“姑娘看着不像是中原人,所以大概不知道,我们中原人见了毒蛇虫蚁,是习惯用硫磺来驱逐的。可不巧,今我便带了硫磺。”

    卓七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早就想到了,这丫头绝对不会乖乖的被人算计,伊琳娜做事鲁莽,被寒雁收拾,也在理之中。

    可是伊琳娜却不这么想,她眼中的傅云夕,向来是不会与女子有任何瓜葛的,可是眼下这女子自称是他的王妃,他又对寒雁千般呵护,实在让她心慌。于是,占据了傅云夕宠,又杀了她毒姬的寒雁此刻在她眼里便是必须除之后快的敌人。想着便斥一声:“我要你偿命!”说着便飞而起,拔出腰中一把弯刀,朝着寒雁挥刀砍来。

    傅云夕神色一冷:“不知死活。”一掌击出,那一掌带了七层的力道,伊琳娜暗叫不好,却避无可避,关键时候却是卓七上前替她挡了一掌。饶是卓七武功过人,也是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待他站定,才看向傅云夕:“王爷几年来,功夫越加长进了。”

    傅云夕看了他一眼:“你还活着。”

    卓七哈哈大笑:“我当然还活着,这一次,我还是那句话,王爷有经天纬地之才,若是到了西戎…”

    “不可能。”傅云夕不给他说完的机会。伊琳娜已经叫起来:“傅云夕,你真的喜欢她?”

    寒雁一愣,只听傅云夕清冷的声音传来:“她是本王的王妃。”

    听到这个回答,寒雁心中竟然有一丝微微的失望,可是却也没表现出来。伊琳娜又恨恨的看着寒雁:“这个女人哪里好了?你居然令她做你的王妃!她什么地方能比得上我!”

    寒雁心中苦笑,自从成了这个玄清王妃,被人说的最多的就是自己实在好运,不过一个五品官员的女儿,既无倾国之貌,又无经世之才,实在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却独独成了玄清王唯一的王妃。

    不知道上一世,自己成为卫如风的世子妃,外头又是怎么评论的,那时她的名声比之现在更加声名狼藉,只是不曾出府,倒也不知道外头是怎么传说的,想着想着便有些失神。却感觉自己的掌心一暖,竟是傅云夕牵起自己的手:“本王看来,她处处都胜于你。”

    “你!”从未被人这般说过,伊琳娜再怎么蛮,此时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实在不明白傅云夕为什么能对那个女人百般护,对自己却这样残忍。

    寒雁听到他的话,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见傅云夕白衣胜雪,姿态清冷,可是那将自己护在后的动作,却实在是温暖。

    “王爷与王妃真是伉俪深。”卓七笑着走上前来,目光落在寒雁上:“若非已是王妃…”话未说完,轻佻的语气却已经令傅云夕心生不悦。

    “没有人敢动本王的王妃,”他淡淡道:“一旦动了,杀无赦。”

    伊琳娜拉住卓七的手:“哥哥,我们走,既然他们这么张狂,便让他们输的心服口服,再慢慢惩治也不迟。”

    卓七邪气一笑:“说的也是,”他朝寒雁眨眨眼:“王妃,之前说的那句话,若是想要在下以相许来报恩,在下必定做到。”

    傅云夕的脸更黑了,伊琳娜也冲傅云夕喊道:“本公主说到做到,傅云夕,你一定会是我的驸马!”

    那两人说完后,便运起轻功,消失在寒雁的视线中。傅云夕冷冷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没有追上去。却发现边的寒雁安静的有些过分,疑惑中便低头看向她。

    寒雁此时面无表,心中却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她慢慢开口道:“她…是公主?”心中浮起一个不好的猜想。

    傅云夕回答:“西戎公主,伊琳娜。”

    寒雁手心冰凉。

    上一世,傅云夕便是与这位西戎公主成了婚,当时傅云夕染重病,只有这位公主有法子救他。方巧伊琳娜和使者来到大宗,便以冲喜的名义嫁入了玄清王府。皇上自幼疼自己的亲弟弟,当时也是毫无办法,见伊琳娜有主意也顾不了那么多。谁知他们成亲半年。傅云夕的病竟然慢慢好了,世人都道是这位西戎公主带来的福气。

    上一世寒雁并没有见过这位公主,方才虽然对他的份有所怀疑,可是只当是慕傅云夕的哪家少女。没料到她会说出最后一句话,看似只是斥的一句话,竟然让寒雁的呼吸都滞了几分!

    这个西戎的公主,竟然还是出现了!

    是她大意了,这一世前面的路还算平坦,她竟忘了未来可能面临的危机。自己成为了玄清王妃,却忘记了还有一个西戎公主!

    傅云夕看她自听到西戎公主这个名号时便一言不发,表晴不定。她向来是沉稳的,可是这一刻,他却似乎感到寒雁心中淡淡的恐慌。默了默,他伸出手,拍了拍寒雁的脑袋:“别怕。”

    寒雁心中苦笑,这位西戎公主,她倒是不怕。只是若按照上一世的走法,傅云夕当是不久就会染重病才对,自己与他的婚事怕是有周折。他究竟…得了什么病?想到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人会渐憔悴消瘦,寒雁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若是他真的不幸染上了重病,而又只有那位西戎公主能够救他,怕是皇上也会亲自下令赐婚。

    她呢?自己真的愿意将傅云夕拱手让人,看着别人成为他的王妃?

    寒雁的目光,竟然有些怅惘。

    许是察觉到她心的变化,傅云夕便牵过马,示意送她回府。一路上两人均是无话,寒雁靠着背后温暖的膛,傅云夕呼出的气暖暖喷在耳边,心中一动,她道:“王爷时刻需谨慎。”

    傅云夕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说,沉默了一下,“嗯”了一声,只听寒雁又道:“边人尚且不可信,吃食什么不可假他人之手。”

    若是傅云夕的重病是因为西戎公主而染,自然能够被她所解。寒雁心想,若是要避开他染重病这一出,便得避开发生这一切的可能。吃食是最容易沾染上毒物的东西,若是小心一点,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以后那一幕。

    谋诡计,她可以躲,可以提前谋夺,可以将计就计,可以丝毫不动的给敌人还回去。可是生老病死,却是人间注定的劫难,不可躲,不可知。

    傅云夕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问:“你怎么了?”

    寒雁的表现,一路上都太过反常,令他都忍不住起了疑心。她应当是第一次见伊琳娜,可是当她知道伊琳娜便是西戎公主的时候,那副震惊的表,似乎是发生过什么。她…认识伊琳娜?

    一个处闺中的大家小姐,如何与西戎公主扯上干系,且不说两国山高路远,便是他自己,也不过是当年在战场上与伊琳娜见了一面。寒雁从未出过京城,伊琳娜也从未来过大宗,西戎公主这个名号,没有几个人听过。可是寒雁的表却在告诉他,她认识伊琳娜。

    便忍不住有些想要探究起来,寒雁看起来跟平常的京城女儿没什么两样,若是有什么不同,便是令人心惊的沉稳与淡定,与年龄不相符的心机。越靠近她,越能发现她的神秘,有的时候,甚至于觉得她所流露出的目光,竟像是一个阅尽千帆的人,在静静看着一切旧事重演。

    伊琳娜不认识寒雁,寒雁却知道伊琳娜,傅云夕明白寒雁不是一个会做无聊事的人。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带有很强的目的。往往这一步做的莫名其妙,却是在为下一步铺好前路。那么,她和伊琳娜之间,究竟又有怎样的秘密。

    寒雁觉察到他探究的目光,掩饰的一笑:“只是如今西戎人混进大宗,想必你这个王爷也处危险,凡事小心为好。”

    “那人是西戎皇子。”傅云夕却道

    寒雁一愣:“你说卓七?”说罢又明白自己失言,自己叫出那人的名字,傅云夕便明白自己与那人早已认识,遂解释道:“他就是那晚闯进庄府的刺客。”

    傅云夕道:“以后离他远点。”

    寒雁点点头:“西戎人为什么混进大宗?”若是普通的西戎人就算了,为何来的却是份尊贵的皇子和公主,让人忍不住怀疑他们的用心。

    “西戎如今正在内乱,”傅云夕神色冷峻:“逃到大宗来,既是为了躲追杀,也是为了两国之间的战争。”

    寒雁皱了皱眉,如今西戎的国主是一个叫图尔木的男人,难不成与卓七有着帝位之争,卓七被人追杀,其实就是图尔木下的令?若是在大宗,那些杀手的确会收敛一些,难怪他们逃到这里。寒雁想起那一晚卓七上的伤痕,倒是有些明白起来。可是问题又来了,那一分明是官府说,有人要刺杀皇上。

    一个被人追杀的,隐藏自己行踪的人,是万万不会蠢到刺杀皇上来暴露自己,唯一的理由就是,刺杀皇上的根本不是卓七,而是另有其人,却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卓七上,这其中官府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若是卓七被抓住了,收益最大的人便是图尔木,可是图尔木远在西戎,那便是说,大宗有人助图尔木一臂之力。

    大宗的人,竟然与西戎那边相互勾结,而能够指挥的了官府,那个人,必定居高位!

    饶是寒雁自己这边的事千头万绪理不清,此刻却也顾不上了。若是西戎的人与朝廷内的人相互勾结,大宗岌岌可危,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怕是自己的这点仇,在国仇家恨面前,都算不得什么了!

    想到这里,她便将自己所想的,全部告诉了傅云夕。

    傅云夕听完她的话,既有些赞许,又有些复杂的看向她。早知道她有超乎年龄之上的智慧与沉稳,不想她对朝廷中的事居然也看的这样透彻,一眼便发现了症结缩在。抽丝剥茧,竟然将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了出来。便是入朝为官多年的同僚,也不一定能发现这些。

    这个小丫头,到底是什么人。

    第一次,他对面前的人怀疑起了份。普通的闺阁女儿,最多也是知道大局。不会将这些事分析的头头是道。

    自从知道寒雁士是七年前的那个小丫头,他便令人查过庄府,得知她不受宠,多年以来一直被府上下人姬妾欺压。平在府中乖乖的绣花认字,可是这样一个不问世事的小姑娘,对朝廷之事的见解,竟然不遑他人。

    收起心中的思绪,傅云夕看着寒雁,若有所思道:“没错,几来我也正在追查此事,西戎人来意不善,你且自己小心。”

    寒雁点点头,想到伊琳娜,语气又有些异样:“你也保护好自己,那位公主似乎极为慕你,若是被她掳到西戎真成了驸马…”

    “吃醋了?”他长眉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寒雁,唇边那抹笑容,看着倒是愉悦万分。

    寒雁恼怒:“胡说什么。”

    他便低笑起来,寒雁被他这么一闹,心中的郁闷却也散了些。

    却说庄府上,媚姨娘此刻正依偎着庄仕洋,因为有了子的关系,她的子已经有些凸显,可是皮肤却不想别的双子的女人那边松弛暗淡,甚至于比从前更加水灵。只是庄仕洋小心她肚里的孩子,不敢与她行房。竟是许多不曾与她欢好了。

    媚姨娘软软道:“老爷,如今子越发的显怀了,你曾经说过,只要媚儿替你生个孩子,便让媚儿做这府上的女主人,现在却迟迟不提,媚儿一直念在心里,老爷是说假的不成?”

    庄仕洋一听,有些犹豫,眼下媚姨娘的确是为自己怀上子嗣,若是个男孩儿,必然是好的。可是媚姨娘的份,确实低了些,若是抬为正房,一个胡姬,怕是会被人笑话。

    媚姨娘一看他的脸色,顿时嗔道:“老爷,您真的是欺骗妾的,哎哟,妾肚里的孩子都听到了,好痛…”

    庄仕洋现在将媚姨娘肚里的孩子看作是心尖尖,立刻慌了神就要找大夫,嘴里不住道:“只要你替我生个儿子,老爷说到做到,你就是这府上的正妻!”

    这话不巧,方好被正要进屋来的周氏听到,只见她先是一愣,随即面上浮现起一股怨愤之色,咬了咬牙,转离开了。

    ------题外话------

    最近木有票票鸟~求票票~虽然茶茶知道根本木有资格说这话==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