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背后势力

    寒雁回到庄府的时候,甫进门,便见周氏两姐妹坐在正厅喝茶,见她回来,大周氏笑着招呼道:“恭喜雁儿了。”

    寒雁淡淡冲她们颔首,这样简单的动作,今她做的异常缓慢,那昂着的头,倨傲的眼神,看在周氏眼中便异常刺眼。

    汲蓝有样学样,连忙过来搀扶她,嘴里不住道:“小姐,慢点走,若是摔坏了,王爷可要怪罪奴婢们没有照顾好小姐了。”

    姝红也开了口:“多嘴什么,小姐是未来的王妃,还用得着你来多嘴。”

    这一唱一和之间,周氏的脸色难看的要命,却见庄语山依偎着庄仕洋走了进来。

    寒雁便朝他微微一笑:“父亲,语山姐姐。”

    庄仕洋一看到她,心中自然气急不已,早晨的事,让他在群臣面前颜面无光。虽然都来恭喜,可是谁都知道他不喜欢这个女儿,而这个女儿偏偏还嫁给了玄清王,玄清王权势滔天,岂不是他后见了寒雁,还得行礼,想到这里,越发的恼怒。

    庄语山心中恨得牙痒痒,本以为世子之事,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一把。庄寒雁只能成为一个没人要的妒妇,可是如今,却传出了玄清王要娶她做王妃的消息。且不说玄清王府在大宗是多么的尊贵富丽,单是那玄清王,便是多少闺阁女儿的梦中人。可是庄寒雁,一个无才无貌,亦不受宠的女子,如何能有这样的好命!

    她笑着道:“听说了王爷与四妹妹的事,我便在这里与四妹妹道一声恭喜了。”她看着寒雁:“只是既然成了王妃,四妹妹便不要这样抛头露脸为好,若是折辱了王爷的脸面,怕是外头还会传言庄府的不是。”

    庄仕洋一听,顿时恼怒道:“为女儿家,不呆在府里,到处乱跑什么,哼,别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这样刻薄的话语,换做是任何一人,有谁会这样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呢。寒雁垂下头,唇边扬起一抹讥诮的笑容,或者是因为,自己体里本就不是流着他的血呢?

    她道:“父亲有所不知,玄清王提亲,对庄府来说也是一个体面,可惜寒雁自从娘亲过世之后,便没有一件能拿得出手的首饰,”她本穿着极为素淡,和富贵艳丽的庄语山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见庄仕洋的脸色有些尴尬,她又道:“所以寒雁便出去为自己添置些衣裳首饰,免得后玄清王怪罪下来,那才是真正的失了庄府的体面。”

    未过门的王妃穿的如此寒酸,若是传出去,玄清王恼怒之下,倒是会真的对庄府不利,庄仕洋这才轻咳两声:“如此,你便去添些首饰吧。”

    庄语山却是有些发酸的开口:“四妹妹何必这样说,后成了王妃,自然是绫罗绸缎享之不尽,怎么还用自己添置呢?”

    寒雁也微微一笑:“说的也是,想必李小姐即将嫁入卫王府,世子也是十分喜欢的,待世子妃过门之后必定倾心相待,如此说来,倒是顾不上语山姐姐,语山姐姐倒是要为自己精心准备一番。姝红,”她转过头吩咐:“便将我方才买的首饰全送给语山姐姐吧,语山姐姐用得着。”

    汲蓝在心里偷笑,难怪寒雁方才在回府路上买了那样一大堆俗气又廉价的首饰,当时她还疑惑小姐的眼光怎么变得这般不济。现在看来,像是早就料到了二小姐会找茬。

    庄语山被寒雁这一番话气的几吐血,寒雁这几句话,明里暗里都说的是她庄语山做的是侧妃,上头还有个世子妃压着。她自然不敢与世子妃做对,且不说世子妃本比自己尊贵一头,单是右相千金这个名头,也是她一个五品官员的庶女不能招惹的。心中郁闷难当,再看寒雁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庄语山差点咬碎银牙,恨恨道:“那就谢谢四妹妹了。”

    寒雁含笑不语。

    周氏听出了这两姐妹话里的针锋相对,心中气愤寒雁的目中无人,却也不敢轻易多说什么。眼下寒雁的份更加高贵,不是她能随便动弹的。大周氏却是目光闪了闪,笑着打圆场:“姐妹之间就是应当互相帮助,后雁儿进了玄清王府,语儿进了卫王府,也要多多来往才是。”

    庄语山不屑的冷哼一声,寒雁却是点头道:“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语山姐姐的。”

    与周氏他们打完太极,回到清秋苑,寒雁在榻上坐下来,只觉得浑酸痛无比,今的一番波折,委实用了她不少力气。遂皱着眉头,一手按着自己的额心。

    汲蓝端来茶给她喝,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看着寒雁忍不住问道:“小姐,今那个阿碧…”

    寒雁闻言,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道:“如何?”

    汲蓝看了一眼姝红,小心翼翼的开口:“小姐是不信她?”

    寒雁反问:“你觉得我该信?”

    汲蓝有些犹疑,见寒雁一脸鼓励的看着她,明白自家小姐是想听自己说下去,便道:“奴婢觉得,那阿碧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可是小姐最后那句话,就是她今没有说实话,奴婢不明白。”

    寒雁笑了笑,对着一边沉默不语的姝红道:“姝红,你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吗?”

    姝红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最后看着寒雁吐出两个字:“老爷…”

    “没错。”寒雁赞许的点了点头:“问题就在这里。”

    “小姐…”汲蓝还是不明白,不解的看着寒雁。

    “阿碧将一切都推到了老爷上,”寒雁道:“可是她忘了,老爷当时只是一个小小的官吏,如何有这么大的权利去处置一帮人。即便是府中的下人,只要不是死签,杀了人,平白无故赶走人,都是要被官府追查的。”

    汲蓝先是一愣,紧接着恍然大悟,难怪了,当时的阿碧口口声声说,一切都是老爷干的,现在听寒雁这么说,倒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

    “她完全没有提到别的人,这很奇怪,东侯王的事,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够瞒下来的。就算这事很隐蔽,可是在阿碧的描述中,一个相关人都没有。就好像只是娘亲与老爷之间的事,这太反常了。”

    寒雁握着茶杯的手一紧:“而她最大的破绽,就是她自己。”

    这下换做是姝红疑惑了,看着寒雁问道:“小姐这是何意?”

    “她有那样一手高超的绣法,”寒雁笑着道:“我曾在那篮子里见过她的绣品,虽然有心掩饰,仍然是十分巧妙地。凭借那样的手艺,随便去一个什么大户人家做绣娘,她都不至于活成现在这般潦倒的模样。”

    “小姐的意思是…”汲蓝若有所思。

    “她在躲,隐藏自己,不让别人发现她的存在。”寒雁低头抿了一口茶:“所以不惜在城东的一个小村落,故意将手艺显得拙劣,缝缝补补来补贴家用。”

    “既然如此,离开京城不是更好吗?”姝红看着寒雁道。

    寒雁微微一笑:“没错,这就是破绽的地方。”

    一个千方百计想要隐藏自己踪迹的人,远走高飞是最好的做法。阿碧曾在京城里的庄王府做工,被赶出府之后按照常理,被拔掉了舌头,应当远离这个伤心之地。可是她却留了下来,而留下来之后却隐藏自己,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她根本无法离开。

    “怎么样的可能,才会是根本无法离开京城呢?”寒雁有意的问两个丫鬟,作为自己的心腹,现在开始,她就要一点点将她们培养成心思敏捷的护卫,要有窥一管可见全豹的聪慧。

    “那是因为,一直有人在监视着她!”汲蓝有了这个发现,兴奋的望着寒雁,寒雁肯定的冲她点了点头。姝红道:“可是这么多年,她仍旧隐姓埋名,说明对那个监视她的人还是存有忌惮。”她有些疑惑:“可是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不应该呀!”

    寒雁的目光一沉:“这正是我所担忧的地方。”

    汲蓝和姝红对视一眼,寒雁缓缓道:“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阿碧却仍旧对那股监视她的势力如此忌惮,甚至于对着我们也不肯说实话,”她垂下眸子:“那股势力有多可怕。”

    听到寒雁的话,两个丫鬟俱是吃了一惊,寒雁已经看到了这一幕,那个在幕后监视一切的势力,越是可怕,对她们查起这桩往事,越不利。

    寒雁还有句话没有说出来,能在京城里这么多年布置着眼线,让一个平凡的丫鬟连出城一事都达不到,当年又不动声色的处理东侯王一事甚至于让此事不见天,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皇族中人。

    那是寒雁最不愿意看见的。

    与皇族博弈,犹如与虎谋皮,阿碧怕成这样,想必当年那股势力十分凶残狠毒的,若是再被他们发现自己着手调查那事,恐怕…

    可是,那股势力,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可能是东侯王之女呢?

    这一刻,寒雁突然很想知道有关东侯王的一切,那个消失在火海中的传奇王府,那个有可能是自己父亲的,特别的男人。

    “姐姐!”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呼唤,却是庄寒明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看见寒雁,顾不得坐下来喝茶,喘着粗气道:“我听说玄清王要娶你做王妃,此事可是真的?”

    寒雁拉着他坐下来,道:“当然是真的。”

    庄寒明便懊恼道:“我如今才知晓,实在是对不住姐姐,”他看着寒雁:“你见过那玄清王没有…。可…喜欢他?”

    寒雁愣了愣,笑起来:“说什么喜不喜欢的,皇上都御赐的婚事,还有说不喜欢的权力?”

    庄寒明激动的握住她的手:“若不喜欢,自然是不能嫁的,”他看着寒雁,眼中泛起泪花:“我只有一位姐姐,若你过的不好…”

    寒雁只觉得心中暖暖的,安慰他道:“我怎能过得不好,玄清王可是娶我回去做王妃,后便是尊贵无比,再没有人敢欺负我们,”顿了顿,又道:“那个人也很好,年少有成,容貌俊美,份尊贵,文武双全。”第一次对着别人夸傅云夕,寒雁有些尴尬,不过越说越觉得有些没底,这个人的条件,似乎是真的十分优秀,这样一个优秀的人,做自己的夫君,便有些深思起来。

    庄寒明见寒雁说着说着就有些失神,连忙唤了她一声,撇着嘴道:“还未曾见姐姐你这般夸过一个人,不过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放心了。”

    听着他故作老成的话语,寒雁不由得被逗乐了:“别说我了,你自己呢,这些天在武馆里习武习得怎么样了?”

    前些子,庄寒明就在顺昌武馆跟着杨琦习武了,起初寒雁还担心杨琦会不会收庄寒明为徒,好在令人惊喜的事,杨琦说寒明是个习武的好苗子,倒是高高兴兴的收了这个徒儿。庄寒明每下了国子监都会去顺昌武馆学习一个时辰的武功,因为此事是瞒着庄仕洋的,所以也不敢久留。时间短暂,故而庄寒明抓住每一次学习的机会,用心将招式记在心中,回头在府中偷偷温习。

    庄寒明顿时苦了脸:“师父待我极为严厉,”说着便挽起袖子给寒雁看上的淤青:“每上都是疼得。”

    寒雁摸了摸他的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不是要做大将军吗,这点苦都吃不了,后怎么能成事?”

    庄寒明立刻握起拳头:“那是当然,男子汉大丈夫,还会怕这点小痛?”接着看向寒雁:“听说那个王爷曾经也做过将军,若是后有机会,一定向他讨教几招。”

    这话说的狂妄,寒雁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傅云夕要是知道自己被一个小鬼挑衅,不知道会是怎么一个表

    “对了,姐,”庄寒明道:“那个张威最近老是和我近乎…还说要和我一同喝酒去。”

    寒雁一惊,果然!当初张威与庄寒明的事自己并不知晓,可是也知道这没过多久,就出了青楼一事。现在倒是明白了,庄寒明上一世之所以陷官司,无端得了牢狱之灾,最后重病不治,都是精心的设计,张威便在此时,就开始了一切。

    很好,这一世,她一定会让那些害她明哥儿的,付出代价!

    “你且不去理会他,”寒雁道:“若他执意要拉你去,你既然已经学会了武功,便大可放手的打他。出了事,父亲怪罪下来,一切有我。”

    庄寒明认真的将寒雁的话听进耳朵,点了点头。

    ------题外话------

    回来电脑一直卡,传都传不上去。一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总算好了。急出翔QAQ感谢给茶茶投票的各位,ptfptf给茶茶投了三张,不知道说什么表示感谢了。今天更得这么晚实在抱歉。明天恢复万更,时间改在下午四点左右,谢谢亲滴们体谅~=3=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