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朝堂下聘

    微凉的吻,带着夜色的微湿的寒气如羽毛一般轻落在寒雁额上,他的唇就像他的人一般,散发着清冽的蛊惑,寒雁只觉得额头像是被小虫子爬过一般酥酥痒痒的,乍惊之下竟忘了反抗,只子僵直的站在原地。

    那蜻蜓点水一般的吻很快结束,傅云夕直起,唇边勾起一抹玩味的微笑:“现在,还认为本王是断袖?”

    仿佛后知后觉的小兽警觉自己落入陷阱一般,寒雁跳将起来,离傅云夕有三步远,一只手狠狠擦拭自己方才被吻过的地方,气急败坏道:“登徒子!”

    这个人看着冷漠深沉,万事不关心的模样,居然这般轻浮,就这么吻了上来,她前后两世,都未曾与男子有过这般亲密接触,自然是双颊通红,怒不可遏。

    却不知傅云夕向来是个狂妄的主,这世上的礼法在他眼中都是虚数,自然不必遵守。方才也只是起了逗弄之心,就像是逗从前饲养的一头小梅花鹿一般,见寒雁却是真的动了怒,似乎他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一般,虽然不解,却也收了面上的促狭之色。

    “本王明便向皇上请求赐婚。”他道,声音里尽是笃定。

    寒雁一惊:“胡说八道,我从未说过要嫁你。”

    “你与我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你便是本王的人。”傅云夕挑眉。

    寒雁没想到他会这般说,咬了咬牙:“那只是个意外。”

    “本王一定会付这个责任,”傅云夕走到她边,寒雁还想躲,被他一把拎住后颈的衣领,往她头上插了个什么东西。

    寒雁伸手就要去摸,被他握住胳膊:“别动。”

    挣扎不开,寒雁只好怒瞪着他,却见那个无法无天的人含笑道:“天快亮了,我也该回去了,本王今说的话,句句是真。”顿了顿,他又道:“还有,本王从不觉得你软弱可欺。”说完,低笑一声,竟是飞一闪,祠堂里哪里还有傅云夕的影。

    寒雁想起自己方才那句:“你分明是看我软弱可欺,后过了门发觉自己上了当,却也求救无门,只得自己咽在肚里。”忍不住有些赧然,但凡欺负她的,她都变本加厉的报复回来,好吧,她的确不是好欺负的。

    只觉得额上似乎还残留着他唇的温度,耳边是他的低笑,寒雁的脸色变得绯红一片,看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一个人,也这般孟浪。她在蒲团上坐了下来,一手支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傅云夕说要娶她,是真的吗?

    外头突然传来鸡叫的声音,天色已然亮了。寒雁想起傅云夕走之前的那句话,他…莫不是来特意过来陪伴自己的,否则湿的祠堂,漫漫长夜,饥肠辘辘的她一个人,度过起来该有多艰难。

    便有一些感激的意味在心头漾,突然想起了什么,摸到自己头上,傅云夕插上的东西,拔下来一看,居然是一只蓝玉簪子。

    那玉色极为澄亮,颜色鲜艳,偏又没有一丝瑕疵,簪子头是一尾晶亮的小鱼,栩栩如生的模样,一看便知簪子工艺不凡,当时贵重无比。

    傅云夕送这只簪子是什么意思?寒雁将簪子握在手中,看着窗外发呆。却说庄语山得知寒雁不会与自己嫁给卫如风的消息后,先是有些不甘,待听到她立下的誓言,又是十分高兴,只等着寒雁成为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过着生不如死的子。

    女人,最重要的乖巧大度,像庄寒雁这样的装清高,在庄语山的眼里是不屑的。这几她便更加用心的打理起自己的嫁妆,即便是卫王府的侧妃,也是不容小觑的。

    大周氏倒是对自己的这个侄女儿十分伤心,帮着她处理嫁妆,闲着还对周氏道:“怎么只有这些,妹妹,府上的好东西可都在这里了?”

    周氏得意道:“老爷的好东西,便都是给了语儿,此次语儿出嫁,老爷让库房里的管家划了账本,只说让我随便取呢。”

    大周氏想了想,便道:“如此是再好不过了,只是语儿的婚嫁之事非比寻常,不如我也去帮帮忙,在太师府见了不少好东西,也可以帮忙挑选一二,语儿带过去了,才不会被人瞧不起。”

    周氏闻言有些怀疑的看着她:“姐姐为何对语儿的嫁妆之事如此关心?”

    大周氏斜睨着她,冷笑道:“莫不是以为我贪图你们府上的富贵?太师给了我不少好东西,难不成还会看上语儿的嫁妆?”

    周氏自知失言,再看大周氏通的富贵,衣着首饰看着全部都是价值不菲,再说张太师宠大周氏人尽皆知,且出手大方,庄府里的东西,怕真的是入不了她的眼。只是这么想着,心中到底还是有些狐疑。便笑着道:“姐姐哪里的话,我这是被那小人气的昏了头了,我便叫赵嬷嬷将库房钥匙给你,等会你便与赵嬷嬷一道去挑些东西吧。”说完朝赵嬷嬷使了个颜色,赵嬷嬷心领神会,连忙点头道:“老奴一定办的妥妥的。”

    周氏这才转怒为喜。

    待寒雁被从祠堂里放出来时,已是第二天清晨,丫鬟似乎这才记起了她,庄语山亲自来开的祠堂门,本以为一见到寒雁,必会见着她倒地昏迷,或者虚弱不堪的模样,谁知祠堂门方一打开,却见寒雁端端正正的跪坐在蒲团上,听闻声响,转过头来对她大大方方展开一个笑容,却是丝毫看不出萎靡的模样,反而精神奕奕,神采飞扬。

    庄语山愣了一愣,没有见到意料中寒雁落魄的模样令她十分恼怒,想了想,一脚踏了进来,见供桌上的瓜果被人动过,大怒道:“你居然动了供品,可是对神佛不敬!”

    寒雁气定神闲的看着她:“非也非也,昨夜寒雁在神佛面前祷告,许是诚心感动了上天,约是子时,突见外头一白衣仙人踏月破风而来,吃了这供品,与寒雁说了些话。”

    庄语山自然不信:“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分明是狡辩之词,实在胆大妄为!”

    寒雁笑眯眯的看着她:“就知道语山姐姐不信,那仙人见寒雁可怜,便又赐了一道仙界的糕点,你瞧,这地上还有寒雁吃剩的糕点屑。”

    庄语山低下头去看,果真见着地上散落着一些雪白的糕点屑,登时怒不可遏:“你居然让人送了饭菜进来。”

    寒雁委屈道:“语山姐姐这可就冤枉寒雁了,父亲的吩咐,府中的下人是不敢违抗的,这祠堂的门被锁了,寒雁自然进不来,丫鬟们就是想要送饭,打不开这门,又如何送的进来。”周氏两姐妹故意为难她,势必不会让丫鬟送来饭菜,连汲蓝和姝红都被软起来,又有谁敢在周氏眼皮子底下做这番事呢?见庄语山脸上神色松动,她又毫不犹豫的添了把火:“我早就说过了,语山姐姐最好心神佛,举头三尺有神明,一举一动,上头的那些个,全都看在眼里呢。”

    庄语山后退两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看着她:“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想着又得意起来:“下月初八我便进卫王府的大门了,成了世子的侧妃,而你,便等着一辈子做姑子吧。”她瞥了寒雁一眼,语气轻蔑道:“不如你现在求求我,或许我能让世子赏你一个侍妾通房的名分,毕竟份低,总比一辈子没男人好得多。”

    寒雁听见她刻薄的话语不为所动,只是笑道:“语山姐姐今特意来放寒雁出去,寒雁自然是开心的,不过也奉劝姐姐一句话,”她的嘴角恶意的翘起,那令人看了就憋闷的高傲居然同傅云夕如出一辙:“这世上的女子,不是每个都向姐姐一般,离了男人就活不了的。”

    “你…”庄语山被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寒雁继续笑了一笑:“语山姐姐要找什么样的男人,找几个男人,都与寒雁无关。”她走到祠堂门口便,突然像是记起了什么,转过头冲着怒气冲冲的庄语山一笑:“忘了告诉姐姐一句,昨夜我跪坐在祠堂的蒲团上祈祷,祈祷的正是语山姐姐的亲事,结果…你猜神佛怎么说?”

    庄语山一听此话,立刻紧张起来:“怎么说?”

    寒雁欣赏着她紧张的模样,待欣赏的差不多了之时,才慢悠悠道:“神佛说——天机不可泄漏。”

    “庄寒雁!”庄语山受不了这样被戏耍,气的恨不得冲上去扇寒雁两个嘴巴,可是得知了寒雁的手段,却也不敢轻举妄动,遂跺了跺脚:“你大可以得意,便是以后成了没人要的老姑娘,你还是可以这样得意!”

    寒雁背对着她,懒洋洋的朝她挥了挥手,声音清亮:“神佛说,自然会为寒雁寻一门好亲事,就不劳姐姐费心了,告辞,侧妃。”最后那两个字,含着些微的笑意,却又透着无比的嘲讽,仿佛她脸上的笑意,凉薄未达眼底。

    待回了清秋苑,陈妈妈,汲蓝姝红都连忙迎了上来,原来周氏以她们照顾小姐不尽责将她们全部软起来,不准踏出清秋苑一步,是以根本没办法与寒雁通信。

    安慰了汲蓝和姝红两句,寒雁走到桌前坐了下来,汲蓝将陈妈妈支开,走到寒雁边道:“小姐要奴婢打听的事,有眉目了。”

    寒雁一愣,突然明白过了是哪件事,连忙将汲蓝拉进里屋,到榻前坐下,示意她说下去。

    “夫人曾经的贴丫鬟,在小姐出生的时候被赶出府了,好像是做了偷窃之事,之后夫人边陪嫁丫鬟都被以各种借口打发了出府去。奴婢和其他院里的下人说话,得知清秋苑在小姐出生那一年,下人们几乎都被全部换掉。陈妈妈也是新欢进来的人。”

    寒雁皱眉听着,这听上去有些奇怪,自己出生的那一年清秋苑的丫鬟下人全被换掉,是什么事如此讳莫如深,似乎是怕走漏了什么风声,她握紧了拳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汲蓝见寒雁脸上表尚且平静,道:“那些被打发出去的丫鬟死的死,背井离乡的背井离乡,这些年竟然全无踪迹了。不过…奴婢买通了府里的一个老嬷嬷,打听到夫人当年第一个以偷窃之名被赶出府的丫鬟,如今在京城里的一个绣庄做绣工,小姐若是有心…”

    寒雁咬了咬唇:“你安排一下,我要见她。”

    汲蓝有些迟疑的看着她,最后还是道:“小姐…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她向来办事爽快,在寒雁面前有什么说什么,极少这般犹豫不定,寒雁放轻了声音,道:“讲便是了。”

    汲蓝想了想,心一横道:“奴婢听人说,夫人当时进府的时候,心中人并非老爷…是以有传言,夫人进府之时已有了孕,小姐…并非是老爷的亲生!”

    “轰”的一下,犹如晴天霹雳,虽然曾经的确有这个想法,但是当汲蓝真真正正的说出口时,寒雁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自己叫了十几年的“爹”并非自己的亲爹,这么多年他对自己的冷淡便有了解释。可这并不使寒雁感到惊喜,那个人…到底是谁?

    可是如今娘亲已然辞世,她一腔疑问却找不到人来解答。

    汲蓝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当时夫人进府时,许多下人都这般传言,可是那些个嚼舌头的全部都被老爷狠狠惩罚赶出府了。”

    寒雁心下了然,庄仕洋为了堵住众口,看来是下了狠手。这更让寒雁觉得心下奇怪,若是真的,那么自己的世,倒还真是成谜了。而且似乎,那个人…并不是个小角色。

    金銮上,听完众朝臣的上奏,商讨完大事,便问:“若无其他事,今到这里,下朝。”

    却见红色绣白蟒袍官服的俊美青年上前一步,沉声道:“微臣有一事请皇上准。”

    皇上顿了顿,盯着他道:“玄清王有何事?”

    傅云夕微微扯了个笑,目光扫过站在一边的庄仕洋:“微臣想要向庄大人府上的四小姐提亲。”

    卫如风闻言子一僵,恨恨的瞪着傅云夕,不等庄仕洋开口便出言嘲讽道:“王爷有所不知,庄四小姐曾经说过,所嫁之人今生只能有她一人,不纳侧妃,不娶小妾,不收通房。王爷贵为皇族,还是早些打消这个念头为好。”

    在卫如风看来,以傅云夕的权势,一生只有寒雁一个女人是不可能的事,不仅皇上不会同意,太后也不会同意。皇家子弟,开枝散叶是责任。傅云夕想要娶庄寒雁,却是不太可能的。

    庄仕洋却是有些紧张的看了卫靖一眼,他是卫王一边的,如今傅云夕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提出亲事,若是成了,岂不是和卫王做对。可是玄清王也是自己招惹不起的,遂干笑道:“王爷份尊贵,怕是小女高攀不起。”

    七皇子不动声色的看着前的一切,见傅云夕迟迟不语,也笑道:“王叔若是想要娶王妃,大可让父皇传令下去,替你挑选一个德才兼备,才貌双全的好女子作为王妃…又何必…。”他的话没说完整,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傅云夕似笑非笑的看着皇上:“皇上一直关心微臣娶妃之事,微臣如今下定决心,正是为了开枝散叶。”

    皇上立刻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傅云夕说过,明年出征西戎,他也会同行,这就是说,如果娶不到庄寒雁,后便更没了牵挂,更加不会轻易地回京。遂有些气恼的瞪了他一眼。

    傅云夕淡淡道:“娶她一人便一人,今本王便当着圣上的面,立誓今生只娶庄四小姐一人,不纳侧妃,不娶小妾,不收通房,永不二心。”

    卫如风没料到傅云夕竟然真会这么做,傻眼的看着她,世上怎么会有这般的男子。继而又生出一股出奇的范怒,寒雁之所以敢说出所嫁之人只能有她这样的话,是不是早就料到傅云夕会这么做。顿时感到自己被人欺骗了一般,心生恼怒,这下,对傅云夕和寒雁,心中痛恨鄙弃不已。

    朝中的其他大臣闻言却都是忍不住摇头叹息,傅云夕的风华,自然是万中挑一,自己府上也有女儿,傅云夕作为最佳的女婿人选,如今却说出了只娶寒雁一人的话,这下子,自家府上的女儿们怕是要伤透了心。

    傅云夕长玉立,修长的影犹如一道未出鞘的利剑,笔直,坚定,墨色的长发被一支莹白的玉簪简单的琯起,却越见其风致。他容颜俊美,长眉斜飞入鬓,墨色凤眸深邃无边,轻轻扬起的薄唇,似乎含着嘲讽的笑意,嘲笑着那些不可置信之人。一银红绣白蟒的官袍被他穿的气度斐然,傅云夕整个人竟一扫之前的清冷淡漠,竟是出奇的锐利。

    “本王以整个玄清王府为聘,下聘庄家四小姐为妃!”清淡的话语,带着微寒的凉意,如同一粒巨石投进平静的深潭,满朝文武霎时间鸦雀无声!

    ------题外话------

    今天茶茶要去公墓扫墓,所以今天只有一更啦><大家表等了。对不起噢~感谢柳叶123、郭海燕0508、雨弥漫、judaic、炫丽红的票票~没写到因为看不到名字,感谢所有给茶茶投票的姑娘,最近票票长得好快茶茶受宠若惊了,欠尼萌的字一定会还QAQ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