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永不为妾

    皇上下令赐婚李佳棋和卫如风,当时已经没有了办法。于是周氏想让寒雁当卫如风的妾,没想到寒雁一口拒绝,当着众人的面说了,自己决不为人妾,自己的夫君一辈子只能娶自己一个人。

    卫王府里,卫靖看着自己的儿子,不知不觉中,卫如风也已经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让自己心过。可是如今庄府那个小丫头,却屡屡让他失了镇定,对于卫王府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你究竟是如何想的?”他问。

    卫如风恭敬地回答道:“父亲,我们总要找到那个东西,庄寒雁做世子妃,再合适不过了。”

    卫靖脸色微沉:“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哼,不管你要娶的是谁,只要姓庄就好了。如今庄语山进了门,你又何必要庄寒雁,依为父看,庄寒雁是个有心机的,怕是不好。”

    卫如风不说话。

    卫靖看着他的脸色:“你喜欢她?”

    卫如风否认:“孩儿只是觉得不甘心,她本就该是孩儿的妻子,可是每每对孩儿冷淡有加,若是娶了她,定能出心头一口恶气。”

    卫靖见他言不由衷,不由得叹了口气:“红颜祸水,我看此事,未必就能成。”

    一语成谶。

    皇上的赐婚下来时,所有人都没想到。

    卫靖接旨后,卫如风不顾礼节,一把抓住宣旨的公公问道:“皇上怎么会突然赐婚?”

    右相千金虽然与他也是门当户对,但是这消息来的太过突然,实在令人生疑,而且就在寒雁与自己的亲事快定下之时,难道寒雁还有这通天的本事,能够得到皇帝的帮助?

    那公公斜睨他一眼,尖声道:“皇上的心思,杂家可不敢随便猜测,世子的问题,杂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卫靖看见那公公的眼色,知晓这些太监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便是朝廷的官员见了也要礼让几分。便上前一步,塞给他一个大大的钱袋,笑道:“公公辛苦了,只是本官也很是疑惑,毕竟之前皇上也没说对我儿的亲事有打算呀。”

    那公公是个人精,摸了摸手上的钱袋,眼珠子一转,凑近了些,用只有几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杂家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前里玄清王来找过皇上一次,与皇上在书房里说了许久的话…”后面的话没有说明,卫如风听到玄清王的名字,脑中立刻浮现起几次见他与寒雁关系匪浅的模样,不由得怒火中烧。

    打发了公公,卫靖正想说什么,却见屋中已经没有了卫如风的影。

    却说卫如风恼怒之下,居然去了新开的酒楼喝花酒去了,他向来以谦谦君子的形象示人,洁自好,从未做出这样自毁声名的举动。眼下是被皇上的这一道圣旨气的七窍生烟,心中也知道此事与寒雁脱不了干系。觉得自己平生第一次这样花心思在一个女人上,却被弃之敝履。心中又气又恨,气庄寒雁不识抬举,恨傅云夕夺人妻室。在他心中,眼下寒雁已经成了红杏出墙的妻子,傅云夕却是那毁人姻缘的夫!却不曾想到,寒雁从未与他谈婚论嫁,更毋提为人妻室,世上本没有谁天生就该为谁守候,寒雁是个有思想的人,难不成他卫世子一提亲,别人就该感恩戴德,立刻欢欢喜喜的清新相待!也不知这种一厢愿的想法是哪里来的。

    手中的酒一杯一杯的灌下去,他已经觉得有些醉意,眼睛越发的通红,只想起那个人,心中恨意无穷,连带着颁布这道圣旨的皇上也被他恨上了。

    一只手夺过了他手中的酒杯。

    卫如风恼怒:“谁?”

    “是我。”低沉不屑的声音,令他打了个寒颤,酒意顿时醒了大半,看着坐在自己对对面的华服男子,讪讪到:“七下。”

    七皇子给自己满上一杯,慢慢抿了一口,瞧着他:“圣旨的事我已听说了,不过是个女人,值得你这样沮丧?”

    卫如风别过头去,声音晦涩难挡:“下有所不知,此事…全都是玄清王一手纵!”

    七皇子却不为所动,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笑道:“本早就看出他们俩不简单,我王叔向来什么都看不上眼,偏偏对她一个小丫头屡次出手相助,若是巧合,也太巧了些。”他盯着卫如风:“只是你运气不好,自己的世子妃喜欢的王叔,这样一个不贞的女人,你又何必挂怀呢?”

    卫如风心中复杂万分,他也不明白自己是何时开始对寒雁上了心,只知道从一开始见到寒雁,便觉得她与别人极为不同。后来她对自己冷淡有加,更是心怀芥蒂,仿佛寒雁本不该用那种态度对待他一般。在得知她不会成为自己世子妃的时候,甚至感到了深深的绝望,就好像,世子妃这个位置,天生是为她准备的。如今一切脱离了事的发展,令他既无措,又心痛。

    七皇子握着酒盏:“王叔的手段向来高明,父皇又对他信任有加,他提出的要求,父皇怎么会不答应。”他笑了笑:“不瞒你说,我也不喜欢王叔,似乎这世上的好事都被他占尽了,怎么会有这么好运的人呢?”

    卫如风神色一动,似乎从七皇子的话里听出了什么,迟疑的抬起头:“下…”

    七皇子敲了敲酒盏:“你是本这边的人,自然不能让人欺负了去。听卫王说,你一向不愿参加到朝派之争。”

    这是事实,卫如风自诩读书人,看不惯朝中拉帮结派的行为,虽然卫王明确表示自己是站在七皇子这一边的,可是卫如风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不曾明确表示过自己的态度。眼下却不同了,傅云夕已然成了他的眼中钉中刺,如果想要扳倒傅云夕,就得借助七皇子的力量。

    思及此,他屈跪下:“属下愿永远追随下左右,不敢生出背叛之心。”他用了“属下”一词,自贬份,将七皇子抬得很高很高,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的忠心。七皇子满意的笑了笑,亲自将他从地上扶起来:“如风不必这般谨慎,你我二人既然是自己人,便不用虚礼一。”手上一用力,酒盏应声而碎:“其实你要娶庄家四小姐,还有一个办法。”

    卫如风一听,犹如在绝望中找到一条生路,登时有些惊喜,急切道:“什么办法?”

    七皇子慢悠悠的开口:“既然皇上赐婚,李姑娘注定是你的世子妃。那么你便不能娶庄四小姐为正室了,不如,娶她做妾。”

    做妾?卫如风一愣,下意识的拒绝:“不行…”

    “她如今只是一个五品官员的女儿,你是高高在上的亲王世子。”七皇子声音微沉:“难道还配不上不成?”

    卫如风将七皇子的话听进耳朵,半晌没有说话,七皇子也不着急,用另一个杯子慢慢倒酒喝,许久,才听到卫如风鹜的回答:“能进卫王府,是她的福气。”

    “好!”七皇子开怀一下:“来来来,与本痛饮几杯!”

    却说周氏得知了这个消息,大吃一惊,皇上的赐婚下来,寒雁必定是没有机会入卫王府的了,可是庄语山难道也没有了机会?这可怎么办才好?

    想到这里,她越发的记恨起寒雁来,自己的事,还要连累她的语山,实在是扫把星!大周氏倒是安慰她不用着急,皇上的赐婚是谁都没有料到的,不如听卫如风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说不定还有别的办法。

    果然,第二天,大周氏便得知了卫如风的口信,可以不娶寒雁做世子妃,但是要娶她做妾。

    不是侧妃,是妾!

    若此事真能成,庄语山便比寒雁高了一头,一个庶女,居然比嫡女的地位还要高,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大周氏心里一动,料想是寒雁的什么举动得罪了这位世子,否则,这讽刺意味如此之浓,寒雁一旦成了妾,光是庄语山就能对她百般折磨,更不用提那个一直看她不顺眼的右相千金!

    最开心的,莫过于庄语山了。虽然和寒雁一起分享同一个男人让她有些不悦,可是寒雁嫁过去是做妾,她嫁过去是做侧妃。弄成今天的局面,谁都没有料到。本以为寒雁会成为世子妃,没想到老天长眼,居然让那个人落到今天这个结局。她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庄府嫡女又如何!还是不受宠!比我份高又如何,还是给人做妾!”

    大周氏制止她:“可别高兴的太早,我看她是不会同意的。”

    周氏一瞪眼:“哪里由得上她说话,只要老爷同意,她就是再不愿,也得乖乖嫁过去。”

    之前卫如风提出这个要求时,周氏还有些迟疑,只因为她不愿寒雁嫁过去做世子妃,将自己的语山踩在脚下,如今寒雁的份变成妾室,让她如何不开心,仿佛一直以来的恶心终于狠狠出了一口。当下便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促成这桩亲事。

    汲蓝将打听到的消息尽数告知寒雁,心中十分担忧:“小姐,他们这是仗势欺人,怎么能让小姐做妾…简直欺人太甚。”

    陈妈妈也十分气愤,之前看卫如风是个好的,没想到居然提出要自己的小姐做妾,这对寒雁来说是多么大的羞辱,更可气的是,庄语山都能成为侧妃。

    姝红摇摇头:“怎么办,现在老爷和卫王他们正在打听谈论,怕是要成了,都快去请人合八字了。”

    寒雁冷笑一声:“好快的手脚,真当我是软柿子了?”说罢站起来:“走,我们这就去会会那帮无耻之徒。”

    庄仕洋笑容满面的看着地上的木箱,这丰厚的彩礼怕是值不少钱。卫王府果然是富贵人,周氏两姐妹也是连连称赞这是一桩好亲事,卫如风坐在一边,神却是有些不屑。

    正巧周氏说道:“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后必能够和和睦睦的。”

    “语山姐姐要嫁人了吗?还真快。”只听一个清亮的声音自屋外响起,众人回头一看,正是寒雁。

    今她穿了一件深紫色霞影锦缎长裙,乌黑的长发挽成一个堕马髻,露出光洁的额头。耳边垂着两粒水滴状玉珠耳环,腕间戴着太后之前御赐的镯子,白生晕。虽然笑容浅浅,却也气势人,甚至于不像是平里天真可的小女孩模样,犀利的陌生。

    卫如风看着她,竟然有几分恍惚。

    见无人应答,寒雁又笑着重复了一遍:“可是语山姐姐要嫁了?”

    庄仕洋轻咳一声:“那是卫王府与你送的彩礼。”

    “什么?”寒雁吃惊道:“寒雁可没有要嫁人,为何送彩礼?”

    大周氏笑道:“庄老爷和卫王大人已经商量好了你与世子的亲事,只等明年及笄后便可进卫府完婚。”

    正常的女孩儿听到自己的婚事,怕会羞得立马躲会屋中。寒雁却是似笑非笑道:“哦?那么敢问世子,是娶寒雁回去做世子妃的吗?”

    周氏幸灾乐祸,眉开眼笑道:“错了,呵呵,世子是娶雁儿回去做小妾呢,”她捂住嘴轻笑:“到时候语儿做了侧妃,也正好帮衬帮衬你。你们两姐妹,可要在卫王府好好相处。”

    寒雁唇角含笑,看着卫如风缓缓道:“原来是这样,语山姐姐做侧妃,寒雁做妾室。世子这份心意,寒雁可真是惶恐。”

    卫王眯了眯眼,感觉面前的小姑娘接下来的话不会太中听,眼下笑的这般灿烂,怕是接下来就会针锋相对。

    果然,寒雁话锋一转:“只是好生奇怪,寒雁的亲事,姨娘们知道,父亲知道,世子知道,卫王大人知道,或许这府上的下人们都知道,寒雁却是不知道!”她笑容如同刚化得冰泉,看着缓缓无波,底下却是暗流汹涌:“即便儿女婚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如今风气开明,难不成还要盲婚哑嫁,甚至于寒雁上了花轿,还不知道自己嫁了个瞎子还是跛子!”

    “放肆!”却是周氏打断她的话:“你怎么能说世子是瞎子跛子,简直是不懂规矩!”

    “规矩?”寒雁冷冷的看着她:“既然姨娘要与我说规矩,那我便说一说也无妨。语山姐姐是庶女,做的是侧妃,寒雁是庄府的嫡女,做的是妾!这是哪门子规矩,寒雁还真的不知道!”她转向卫如风,语气里是深深的嘲讽:“如果是因为语山姐姐与世子先有了肌肤之亲,所以世子要纳她为侧妃,寒雁无话可说。”没等卫如风开口,她更是毫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笑道:“只是若真要如此,先有了肌肤之亲的女子可以得到更高的地位,那么世上的小姐们便也不用遵守女诫女德了,只要与那人发生肌肤相亲,成为正妻也可能。”

    她看着卫王,一字一顿道:“只是人人这般效仿,也不知世道会变成什么模样,皇后娘娘知道了会不会震怒,毕竟,她是天下的正妻!”

    她说的咄咄人,却又毫无转圜的余地,看似只是普通的告诫,细细听来,却是令人心惊不已。乱了规矩事小,乱了天下的规矩事大,只要将寒雁刚才这一番话告诉御史,御史写成折子上呈皇上,怕是他们卫王府,便到了头了!

    卫王看着庄寒雁,语气沉无比:“庄小姐是不愿嫁了?”

    寒雁看着他,声音缓缓低沉,一字一顿道:“我——凭什么嫁!”

    “好,好…”卫王连说了两个“好”字,转向卫如风:“如风,现在你还怎么看?”

    卫如风清楚的看到寒雁眼底的不屑,心如刀割,突然有了一种要毁了面前人的冲动。想撕烂她的嘴,看她的唇里还会不会吐出这样刺耳的字眼,想捅瞎她的眼睛,看她的眼里会不会出这样刺眼的轻视。想摧毁她的冷静,摧毁她的聪明,摧毁她看似天真,却又把一切看的清清楚楚的洞悉!

    “你想要嫁的,是谁?”他沉开口,心中认定,寒雁之所以不愿意多看他一眼,就是因为那个权倾朝野的男子。

    庄仕洋急的要命,寒雁这样的反驳卫王,他心中恨不得将寒雁抓住打个半死,可是眼下又不敢有其他动作。却见寒雁一扬唇,高傲的昂起头。

    “既然世子想听,我便也不隐瞒。”她道:“我庄寒雁此生,绝不给人做妾!”

    那小的人儿明眸皓齿,分明是少女模样,却又沉稳的令人心惊,通的紫色更令她高贵艳丽,便是清秀的水仙花儿,也带了人的香。

    “我要嫁的男子,必会终生只有我一人。不纳妾室,不收通房,这一生只有我一人!”

    此话一出,甫座皆惊!

    “你在说什么…”卫如风有些不可置信:“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常事,你的要求,恐怕没有男人能达到。”除非是贫苦之至的下之人,娶妻已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更毋提纳妾,难道她竟然愿意做一个卑微的农妇?

    “若这辈子找不到这样的男人,寒雁宁愿终生不嫁!”

    ------题外话------

    感谢heshuyang、老虎1166、迷糊森林姑娘的票票~真是太幸福了MUA~今天茶茶要出去不知道能不能码出二更。于是各位亲TT尼萌懂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