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如意算盘

    寒雁接过傅云夕手中的梅花刺放进袖中,看着傅云夕笑道:“王爷真是仗义,只是若有难处,我自己会解决。”

    傅云夕抿唇,向来冷峻的脸上泛起一丝柔和之色,淡淡道:“别逞强。”

    寒雁撇过头去,有些不习惯别人的好意,而这个人,帮过她太多次了。

    傅云夕便重新负手离开,离开前那一句话钻进寒雁耳朵,在她心底投进了一块小石头:“你以为,那人怎么会变成卫如风?”

    寒雁错愕片刻,起初以为是傅云夕干的,后来再一想,傅云夕一直与自己在一处,且不像是会干这种事的人。卫如风好歹也是个亲王世子,怎么能随意玩笑。难道是卫如风自己?寒雁心中一凛,倒是把这一桩忘了,若是这么着的话,卫如风此人还真是卑劣。

    庄府的正厅。

    庄仕洋坐在黄梨木椅上,另一边是卫王两父子。周氏和大周氏坐在下首,庄语山站在周氏前,低着头不敢看众人的脸色。

    许久,卫王才开口道:“庄大人,如今这事,怎么办?”

    庄仕洋有些尴尬的咳了咳,对方是卫王府,自己如今只是一个正五品官员,实在没有说话的份。见卫如风沉默不语,试探的道:“世子可有什么想法?”

    卫如风心乱如麻,他想要的是庄寒雁不是庄语山,只是眼下既被众人撞到了他与庄语山那一幕,他也只有负责了。否则就会落一个亵玩朝廷官员之女的骂名。便语气有些不善道:“本世子没什么想法。”

    大周氏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笑着道:“如今发生了这种事,都出乎我们的意外。只有寻一个最好的法子,让大家都好过些。语儿是我的亲侄女,不是我护短,可是作为一个女儿家,名声最是重要,如今出了这事,语儿的名声要紧,世子…也不是全无责任吧?”

    自始自终,双方都没有说明为什么会出现今天这一幕,庄语山为什么会出现在花园中的屋子里,为什么卫如风也在那个地方。或许不说是因为彼此都心知肚明,如果挑明反而会徒增难堪,不如让双方都好过一点。

    卫如风冷笑一声:“庄二小姐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总不会是本世子强迫她去的。怎么周夫人这句话,倒是全都是本世子的不是了。”

    一直沉默的庄语山抬起头来,两只眼里盈满了泪水,似乎十分羞恼,又被卫如风这一番话伤透了心:“世子何出此言…语山**与你…已是事实,难道就是语山的不是?”

    卫如风看着庄语山的那副委屈模样,心中烦闷不已,只觉得这个女人虚伪做作,脑子忆起寒雁的对他冷眼相待的模样,更是怨气丛生,不由得出口道:“你爬上,不就是为了进卫王府?”

    便是庄语山再迟钝,也能听出卫如风语气里的不屑。这还没进卫王府,卫如风就这样对她,若是进了,岂不是很快便会失宠?

    周氏心疼庄语山,更是气愤卫如风的态度,索道:“卫世子如今也该给语儿一个交待,总不能让我们语儿一辈子抬不起头。”

    庄仕洋有些恼火的瞥了周氏一眼,这个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怎么能用那种语气跟卫如风讲话,便对卫王讨好的笑道:“大人别跟她一般计较,女人都是头发长见识短。”

    卫王不在意的笑了笑,说:“无事,只是以夫人之见,此事应当如何解决?”

    大周氏拍了拍周氏的手背,笑着开口:“以语儿的份,其他的我们也不敢肖想,可是当世子的一个妾室,应当不难吧。”她慈的看了一眼庄语山:“语儿可是好姑娘,心灵手巧,又极是孝顺体贴,世子如今边每个体己的人,咱们语儿过去,世子也更轻松些。”

    “姨母…”听大周氏这般说自己,庄语山害羞的低下头,脸颊飞起两道红晕。听见做妾室,虽然有些失望,但是想着自己就能是那个人的女人,她心中又甜蜜万分。

    卫王思索片刻,对卫如风道:“如风,若是做妾室,倒也无妨…”

    自己还未娶妻,但娶正房之前娶几个小妾,京中也不是没有大户人家这样做过。卫如风瞥了一眼庄语山,好歹也是个美人。不过就这么娶回家去,总觉得不是滋味。

    他的目光扫过庄语山,再扫过周氏两姐妹,心中想起之前寒雁的举动,寒雁,似乎很不喜欢这位周姨娘。心中有了一个打算,他抬起头,对着庄仕洋道:“妾室,我本来还打算,娶庄二小姐做侧妃。”

    侧妃?听到这句话,不仅是周氏和庄语山,连卫王都忍不住惊讶的看向卫如风。卫如风作为卫王府的世子,后一定会继承卫亲王的爵位。世子妃就是后的王妃,即便是个侧妃,一般的官员女儿,也都是想都不敢想。之前卫王府挑了寒雁作为世子妃,庄仕洋已经是惊喜万分,觉得高攀了这一门好亲。如今庄语山一个庶女的份,居然也能做侧妃,这…实在是出人意料!

    庄语山喜不自胜,侧妃可比妾室的品级高多了,卫如风心中果然有她!她就说嘛,男人谁不好美色,自己生的美艳,卫如风不过是普通男人,怎么会不喜欢自己。想着便羞无限的望了卫如风一眼,眉眼间全是不加掩饰的义。

    大周氏却是有些狐疑,之前卫如风的态度她看的很清楚,分明就是不想娶庄语山,如今突然说出这话,周氏和庄语山看不出来,她可是看的明白,分明是有什么打算。这个卫王世子怎么会任自己拿捏,遂笑了笑说:“世子可是在开玩笑…语儿的份,做侧妃,怕是有些不妥。”

    卫王也点点头,自己的儿子,自己看的很清楚。他根本不喜欢那个庄语山,若只是为了负责,娶她做侧妃倒是委屈了。世上这么多大家小姐,随便一个做侧妃,也比庄语山这个庶女份来的合适。

    卫如风笑了笑:“周夫人不相信本世子的话?”顿了顿,他才道:“卫王府之前便与庄老爷提起过,要娶庄四小姐做世子妃。”

    此话一出,庄语山的子一僵,握着的双手成拳,指甲狠狠嵌进了掌心。为什么?为什么卫如风要娶那个人做正室?就是因为她有个嫡女之位!明明这一切都该是她的,现在卫如风这样说,让她如何自处!想着心中对寒雁的恨意便多了几分。

    庄仕洋迟疑道:“世子的意思…。”

    卫如风动了动嘴唇:“让庄二小姐做本世子的侧妃,可以!但是本世子要同时迎娶庄四小姐做世子妃!”

    姐妹共侍一夫!这一下,座中几人都是把卫如风的意思听明白了。庄语山恼怒不已,自己这个侧妃,似乎还是沾着寒雁的光才做成。如果后一同进了卫王府,自己还要低寒雁一头,想起来就觉得难受。那个人有什么好,为什么卫如风就这么一心想要迎娶她做世子妃!

    周氏和大周氏对视一眼,大周氏笑着道:“可是语儿如今出了这事,亲事须得赶快办好。但是雁儿还未及笄,二人同时进卫王府,怕是不成。”

    卫如风道:“这不难,只要我与庄四小姐定下亲事便可,明年完婚也不迟。至于庄二小姐,”他的目光瞥过庄语山:“择便可进府。”

    “真的?”周氏有些惊喜的道,经过这一出,她本来以为庄语山很难再嫁出去,没想到张威变成了卫如风,眼下还愿意迎娶语儿做侧妃,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哪有不答应的礼,生怕对方反悔,立刻道:“妾这便去准备事仪。”

    “慢——”卫如风制止了她的动作,一字一顿道:“但是这前提是…庄四小姐和本世子的亲事先定下来。”

    卫如风要的是庄寒雁,虽然这一次没能毁了寒雁清白,必须要娶庄语山,可是心中仍是不甘。便想到了姐妹共侍一夫的主意,寒雁的话终于还是打击到了他的自尊,最近几次寒雁对他的冷淡无视更是令他心生怨愤。想着寒雁最是讨厌周氏,若是能将庄语山迎娶做侧室,对寒雁来说,是一个莫大的屈辱。也算是对寒雁无视他的惩罚。

    周氏虽然心中不悦,可是也不敢表现出来,便又客气了几句,就这么说定了。下月初八,庄语山进卫王府的门,成为卫世子的侧妃,在那之前,将寒雁和卫如风的亲事先定下来。

    待卫如风走后,张威也回来了,只说是自己被打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庄仕洋喜滋滋的吩咐下人做事去了,周氏两姐妹和庄语山回到珙桐苑。周氏问起庄语山今到底是怎么回事,庄语山如实说了,大周氏神色便变了变:“倒是小看了她。”之前认为庄寒雁不过是有几分小聪明,如今看来,却是万万留不得了。

    “可是她就要做世子妃了。”庄语山委屈道:“进了卫王府,我还要低她一等,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周氏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娘替你想办法,只是先定下亲事罢了,理她及笄还有一年,这一年发生什么事也说不定,你别怕。”

    大周氏也笑着道:“便是进了府也无妨,进了府更好。她没了边人帮衬,岂不是任你拿捏,你且放聪明些,她也只是个小丫头,不足为惧的。”

    庄语山这才稍稍安心了些。周氏却是想起了什么,看着大周氏道:“姐姐,张太师怎么没把你接回府?”张太师只回去,倒是有些出乎人的意料。毕竟这是他最宠的姬妾,可是就让她继续呆在庄府,也实在是奇怪。

    大周氏神色闪了闪,笑道:“老爷让我多陪陪你,说你最近正是需要人陪得时候,倒是不急着回府。”她看了看外边:“况且瞧你现在的模样,怎么跟那个四小姐斗,我留在这里,还能帮着你一把。”

    听闻她的话,周氏想起自己腹中夭折的孩儿,又是一阵心伤,倒是把自己对大周氏的怀疑抛之脑后。庄语山安慰了几句,便又急着去添置过些子出嫁的首饰去了,行动之间竟然一点都没有悲伤,仿佛今被捉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甚至有几分得意。

    清秋苑内。

    “你说她四处翻找东西?”寒雁皱起眉头。

    汲蓝见四下无人,才小心的附在寒雁耳边:“只说珙桐苑里的丫鬟几次都见着,她翻看周姨娘的匣子呢。”

    寒雁拖着下巴,大周氏怎么会翻看周氏的匣子?

    汲蓝继续道:“知人知面不知心,那周夫人看着是个不缺钱使得,没想到手脚不干净,却偷到自家妹妹上来了。”

    寒雁却摇了摇头:“未必。”

    真的是偷东西吗?恐怕是找东西吧。

    仿佛一直以来没有眉目的疑惑终于得到解答,大周氏突然造访,且迟迟不回去终于有了一个好的解释。如果说她留在庄府是要寻找什么东西,那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似乎张太师也知道此事,才放任她留在这里,甚至于,就是张太师授意的。

    张太师,似乎是拥护七皇子的人。

    汲蓝没听到寒雁的话,继续道:“听说她和老爷还不清不楚着,呸,真不害臊,自己都是人家的小妾了,还想着红杏出墙。”

    寒雁心中一动,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大周氏或许没有在周氏那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已经开始接近庄仕洋了?

    “小姐…”见她出神,汲蓝连忙道:“小姐?”

    寒雁笑了笑,眉眼却沉了一沉。

    记得设计自己与张威一事时,大周氏是始作俑者,很好,不回敬回去就枉费了她重活一世的契机。

    “汲蓝,”寒雁笑着道:“你去打点一下老爷边的丫鬟下人,要他们注意周夫人和老爷的一举一动。”

    汲蓝吓了一跳:“小姐莫不是要因为此事和老爷争吵?以奴婢所见,周夫人只要一天是张太师府上的妾室,就不能堂堂正正的入庄府的大门。小姐何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反而惹得老爷不快。”

    “谁说我要和父亲争吵了?”寒雁气定神闲的翻着桌上的书页:“只是要促成一段好事罢了。”

    汲蓝还想要说什么,姝红却急急忙忙的从屋外进来,反掩上门,再关好窗。两人都是极少看见姝红这般慌乱的模样,面上有些意外。姝红再看了看窗外,最后快步走到寒雁跟前,低声道:“小姐,出事了!”

    寒雁看着她,沉声道:“慢慢说,无事。”

    姝红喘了口气:“卫王和老爷在大厅商量,已经决定将二小姐嫁给世子做侧妃,下个月就进门。”

    汲蓝惊呼一声:“怎么可能?侧妃之位怎么轮到她来做了?”

    寒雁皱了皱眉:“那你所说的出事了,是什么事?”

    姝红咬了咬嘴唇,担忧的看着寒雁:“世子提出要求,要在侧妃进府之前定下和小姐的亲事,明年小姐一旦及笄,就立刻与世子成婚!”

    和卫如风成婚!

    寒雁手上的书卷“啪”的一下掉在地上,神色却不见波动。

    汲蓝也呆住了,她们和寒雁一向亲近,自然也明白寒雁对于卫如风的态度向来是敬而远之的。一开始也不明白自家小姐为何对这京中少女趋之若鹜的心上人不痛不痒,甚至有些讨厌。后来走的近了些,也渐渐看清,卫如风与传言中的不一样。几次与寒雁的对话两个丫鬟也在现场,心中也认为卫如风不是良配。且不说寒雁自己心里并不喜欢卫如风,单就这门亲事而言,都像是为了庄语山进卫王府而达成的一个交易。

    寒雁笑了笑:“我没事,你们先出去做事吧。”

    汲蓝和姝红还有些担忧,但见寒雁一脸镇定的模样,便也没说什么,静静的推出了屋子。

    寒雁坐在屋中,什么都没说。心中却是翻江倒海一般不平静。

    这一世兜兜转转,还是避免不了和卫如风扯上关系么?

    她是可以一走了之,从此天高皇帝远。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她真的就能逃出卫庄两府的手心,便是侥幸逃出了,一辈子战战兢兢的过活,留下的明哥儿怎么办?不忍心让他跟着自己过着逃亡的生活,也不能将他留在府中让他,面对那些心怀鬼胎之徒。这一条路,竟然是不通了。

    她千般计较,却没有料到卫如风在这件事中的态度,周氏两姐妹一定会想方设法完成这桩亲事,她也毫无办法。

    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不!

    怀中突然掉出那支梅花刺,寒雁将梅花刺攥在手里,细细端详起来,耳边回想起那人在耳边的低语:“若有难,上玄清王府找本王便是。”

    若有难...若有难...

    寒雁“忽”的站起,难道他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出?

    重新坐回木椅,寒雁思考许久,突然扯过桌上的信纸,提笔开始写字。

    ------题外话------

    感谢yezi3333、13675919018的票票~晚上有二更~这几天都比较忙,抱歉了=3=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