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毁人清白

    正是一年之,京城里散发着浓浓的年味儿。家家户户皆是喜气洋洋,处处张灯结彩,人们走街串巷,随处可见其乐融融的景象。

    只是今年的庄府,却是出人意料的萧条。

    汲蓝一边将篮子里的丝线绕成圈,一边道:“小姐怎又做起绣活来了?寒冬腊月的,可别冻坏了手。”

    手里雪白的绣绷子上是一只绣了一半的大雁,金色的丝线绣着,倒有些像一只华贵的凤凰,只是毕竟不能翱翔九天。

    寒雁拿剪子剪去多余的线头,笑道:“打发时间罢了,再说许久不碰这绣活,怕会手生。”

    陈妈妈心疼得紧,把暖炉往寒雁跟前凑近了些:“姑娘也别太辛苦了,那周氏的姐姐今就要进府,也真是个不害臊的,当庄府是什么地方了。”

    寒雁摆摆手:“周姨娘刚掉了孩子,为亲姐妹,前来探望一番也是正常。难得她们姐妹深,庄府自然要闹相迎。”

    陈妈妈撇了撇嘴:“若是探望也就罢了,可还带着自己儿子,这倒是奇闻一桩。我看她是打算在庄府长住。”

    寒雁听着好笑:“怎么说的跟打秋风的亲戚一样?长住就长住呗,不过是多两双筷子的事。”

    陈妈妈忍不住道:“姑娘…老奴这是担心,她是来为周氏出气来了,免不了要找姑娘的麻烦。”

    寒雁将手中的绣绷子放好,道:“还怕了她不成?庄府可不是太师府,进了这个门,就别想轻松出去。她既然来给我们下绊子,就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这…”陈妈妈有些迟疑的看向寒雁,见她一脸沉着自信,便有些安心。这几次周氏连连栽跟头的事,她不是看不出来。眼前的这个小姐,已经能独当一面,不再任人欺凌,若是夫人在世,定会欣慰万分。

    姝红端着一碟芙蓉糕走进来:“小姐,周…夫人到了。”

    张太师的原配去世多年,一直没有续弦,如今大周氏一人独大,虽无夫人之名,却有正室之实。

    寒雁从碟子里挑了一块形状最好看的放在嘴里,清香的味道令她弯了弯眼睛:“吃完后,我们再去见一见吧。”

    正厅里,庄仕洋正笑容满面的坐在主座上,看着对面温柔婉约的女子。

    这女子一藕粉色齐半臂长襦裙,姿窈窕,头上一朵粉色月季宫纱花,长发拢成一束垂在前。五官精致的似江南水乡的小家碧玉,极是清丽端庄,可是那含着怯意的眼尾微微上扬,便又多了几分惑的风

    “妹夫。”那女子开口,声音曼妙动人,令人闻之心痒难耐,偏又弱万分,正是大周氏。

    即便是不好女色的庄仕洋,见了此等绝色,也忍不住心神一。他的后院中,除去晚姨娘以外,媚姨娘似火,周氏温柔体贴。却从没见这样的可人儿,周氏虽然也温柔,懂得迎合讨好自己,看久了也便觉得有些乏味甚至无趣,可眼前的人,既有大家小姐的高贵气质,举手投足又有说不出的挑逗柔和,竟像是水做的一般。已为人妇,却跟少女没什么两样,让人忍不住想,是不是在上也这般柔似水。

    一边的周氏看见了庄仕洋眼中的痴迷,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轻咳了两声:“姐姐…”

    大周氏这才站起,款款走了过来,拉住周氏的手:“妹妹,你怎么会这般不小心…”

    庄府对外称,周氏肚里的孩子之所以流掉,是因为雪天路滑,摔了一跤才导致小产。

    周氏摇了摇头,想起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倒真的凄凉起来:“都怪我不小心…”

    大周氏闻言,亦是神色哀伤,眸中闪着泪花,配着她媚的容颜,实在楚楚动人。庄仕洋一眨不眨的盯着大周氏,凑近了看,越发觉得这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难怪张太师如此宠,心中又有些不屑,张太师那么一大把年纪,居然有福消受这等美人恩,也不怕耗尽精力…若是换了自己,脑中忍不住遐想起来。

    周氏的目光越过大周氏后:“那位…是威儿吧,转眼长这么大了。”

    那少年走上前来,笑嘻嘻的冲周氏做了一个揖:“侄儿见过姨母。”

    周氏见了张威,倒是有几分真心的喜:“乖,威儿如今越发的懂礼起来,看着就是个好的…若我的孩儿还在…”

    大周氏见她想起伤心事,连忙道:“妹妹别想这么多了,你先养好子,孩子后还能有,莫要气坏了子。”

    周氏这才点点头。

    又说了一会儿话,丫鬟煎好药,周氏被边婆子扶回珙桐苑,张威在一边跟着。大周氏和庄仕洋落在后面。

    庄仕洋虽有心美人,却也忌惮张太师的权势,一路倒是循规蹈矩。只是路过府中花园时,大周氏竟主动开口询问:“听闻妹夫被皇上降职,可有此事?”

    庄仕洋正想着心中之事,冷不防被这么一问,犹如一桶冷水当头浇下,有些气馁道:“确有此事。”

    大周氏停下脚步,殷切的看着他:“说妹夫宠妾灭妻,兰儿无论如何都不信。”兰儿是大周氏的闺名,此刻就这么毫不遮掩的当着庄仕洋说出来,倒是令庄仕洋一怔。只听她接着道:“况且我这个妹妹,虽说有时任了些,却不是那等恶毒的人。怎么会欺凌府上的四小姐…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

    庄仕洋本来也对寒雁心存不满,便顺水推舟道:“我也这般以为。”

    大周氏便朝着他露出一个微笑:“妹夫这样想,兰儿便放心了。这一次兰儿来庄府,便是为了安慰妹妹,解开四小姐与妹妹的心结。”

    庄仕洋被她那一笑哄的有些痴迷,忍不住靠近她:“小姨子说的是。”

    “小姨子”这个称呼一出来,四下的空气便有些暧昧。大周氏有些弱的后退一步,脸上飞起一片红霞:“妹夫果然是好男人…”

    四下无人,庄仕洋只觉得面前美人一颦一笑皆是勾魂夺魄,即便是与周氏当年浓蜜意时,也不及眼下心动难忍。竟是趁势摸住了大周氏的小手:“兰儿也是好女人…”

    大周氏一惊,连忙挣扎开,慌慌张张的逃开了。

    庄仕洋扑了个空,只觉得心中怅然若失,便把刚才拉住大周氏的那只手放在鼻子下使劲嗅了嗅,眯起眼睛一脸享受的模样。

    珙桐苑里的周氏半躺在榻上,将手上喝完的药碗交给丫鬟,一转头就见大周氏走了进来。不冷笑:“这么快就勾引上了?”

    大周氏只是在她边坐下来,一手把玩着自己的指甲,微笑道:“看不住男人,是你自己没本事,不是每个女人都像你一般无能的,妹妹。”

    即便周氏如今对庄仕洋已经没有了感,听闻此话也忍不住啐了一口:“也不是每个女人都像你一样放!”

    “妹妹何必出言相讥,难道忘了你是怎么进府的?怕是也不清白。”她看着周氏憔悴的面容,摇摇头:“真是愚蠢,我若是你,现在就不该想着怎么与我置气,而是如何整治将你害成这样的人。”

    周氏冷哼一声,没说话。大周氏与她虽然是亲姐妹,两人的感却不想表面上那样好。从小到大,大周氏都要比她更为玲珑圆滑,子也更为柔软。因此,慕大周氏的人,要比慕她的多得多。同为姐妹,大周氏如今在太师府过的风生水起,自己却被庄仕洋毒打至流产。亲姐妹间也有较量,她输的太难看,如何甘心?

    大周氏像是看穿了她心中所想,笑道:“那个四小姐能将你弄到眼下这般境地,怕也不是个好对付的。除去她可比嫉妒我更重要,毕竟你我四姐妹,我总归是不会害你。”

    周氏心中明白她说的没错,眼下能帮助她的,就只有大周氏了。大周氏这么多年来过的越来越好,与她的手腕和心机是离不开的。当初在娘家的时候,她们两姐妹同为庶女,却是这个姐姐最终将正室夫人斗垮,在娘家一手遮天。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周氏迟疑道:“别怪我没提醒你,那个小人简直是个妖怪,我从未见过在她那样年纪的有这般可怕的心机。”

    “那是你蠢。”大周氏懒洋洋道:“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小丫头,明年及笄便要说亲了,你与她说一门亲事,不就能出一口恶气?”唇边逸出一抹冷笑:“女子的亲事,可就是事关一生啊。”

    周氏气恼道:“她的亲事由不得我做主,老爷已经与卫王定好,等明年及笄,她便加入卫王府做世子妃。”说着又愤愤道:“也不知是哪里修来的运气,居然能攀上卫王府。”

    “卫王府?”大周氏皱了皱眉,思量片刻:“若她嫁入卫王府,得了世子的欢心,后恐怕会转过头来对付你。如今她尚且什么都不是,便能将你至于这种境地,若是成了世子妃,岂不是要翻了天?”

    周氏点点头:“可是还能有什么办法。”

    大周氏看了她一眼,道:“不能让那丫头嫁给卫世子,那么得在之前将她嫁给别人。”

    周氏眼睛一亮:“你是说…”

    大周氏嫣然一笑:“我家威儿如今年方十五,或者需要一个…小妾。”

    周氏心领神会,一时间竟忘了自己刚刚流产的痛苦,喜不自胜道:“如何计划才好?”

    大周氏抚摸着自己前的长发:“如此,就要辛苦妹妹和语山了。”

    直到用晚饭时,寒雁才见到大周氏。

    庄仕洋头一次的吩咐下人端上最好的茶招待佳人,桌上菜肴琳琅满目。寒雁微微一瞟,见庄仕洋看向大周氏的目光是止不住的火,心中了然,遂上前一步行礼:“雁儿见过周夫人。”

    大周氏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寒雁,见她扎着两个团子髻,穿普通的桃红色袄裙,一副天真可的模样,心中便有些狐疑。周氏嘴里的寒雁心机深沉,威儿也曾说过这个庄寒雁手段狠辣,可是如今看来只是普通的小女孩。反倒是这样,让她更加不敢小看面前的小姑娘。

    伪装,比袒露敌意更需要手段。

    她便笑盈盈的抚摸着寒雁的脑袋:“是雁儿吧,瞧这水灵标致的,不愧是大家小姐。”

    寒雁但笑不语。

    庄仕洋吩咐下人布好菜,大家便都开始用饭起来。

    庄琴和晚姨娘照常不在,庄寒明因为要学习先生布置的功课将自己留在房间,媚姨娘在芙蓉园安心养胎。桌上竟只有寒雁与周氏大周氏几人。

    大周氏笑着开口道:“妹夫,妾有一事相求。”

    美人有求,庄仕洋连忙道:“但说无妨。”

    寒雁夹菜的手微微一顿,不动声色的听他们说下去。

    “妾想在庄府上办一场宴会,”大周氏笑盈盈道:“妹妹如今刚刚小产,语山又出了事,妾便想着,若是能办一场宴会,冲冲晦气,妹妹的病怕是能好得多。”

    庄仕洋正要答应,便听寒雁道:“周夫人为姨娘考虑至此,本是件好事。可是…”她担忧的开口:“如今父亲正因为宠妾灭妻一名被御史弹劾,若是此时再因为姨娘而开办宴会,传到有心之人的耳朵…”她笑了笑:“虽然我们都知道父亲并没有做出宠妾灭妻一事,可是人云亦云,流言猛于虎,这个时候办宴会,父亲可就成为众矢之的了。”

    她这一番话也的确有道理,官职是庄仕洋的软肋。本来大周氏的要求,庄仕洋是非常乐意答应的。可是听寒雁说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官职,浑上下顿时冒出一层冷汗,到嘴的那个“好”字,怎么也说不出了。

    周氏见庄仕洋这般反应,眼中闪过一丝讥笑,庄语山愤恨的等着寒雁,每一次都是寒雁跟她做对,寒雁就是她们的死对头。

    大周氏却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寒雁道:“雁儿小小年纪,倒是对朝堂之事十分明了。”

    寒雁垂下头:“事关父亲官职,自然要十二万分的小心才是。”

    大周氏笑了笑,转向庄仕洋:“妹夫不必担心,只要宴会的名头不是为妹妹便好。妹夫可以以新年的年节为由头,邀请各位大人来赴宴。圣上不喜臣子拉帮结派,妹夫便可多请一些官员夫人,别的妾不敢说,太师一定会赴宴,或许,庄大人降职一事还有些许转机。”

    听闻这话,庄仕洋立刻激动起来:“若能有转机…再好不过了,等会我便让人去写拜帖。便是两后好了!”

    大周氏微微一笑:“麻烦妹夫,妾实在过意不去。后有机会,一定在太师面前说些妹夫的好话。”说完又掩嘴笑了起来:“都是一家人嘛。”

    庄仕洋紧紧盯着她:“兰…姐姐真是庄府的福星!”

    又是一番奉承与讨好,寒雁皱了皱眉,她倒是不怕大周氏耍什么谋,只是大周氏的话里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一个讯息:大周氏在张太师面前极有地位,甚至能左右他在官场上的决定。如果大周氏的地位这般高,扳倒起来就麻烦的多。可是若大周氏不被扳倒,周氏就等于有了一个有力的助手,对付起来就更加吃力。

    怎么才能减弱大周氏在张太师心中的位置呢?

    饭桌上,寒雁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吃完饭说了些话,回清秋苑的路上,寒雁居然遇到了张威。

    自从上一次寒雁扇了张威一巴掌后,张威便有些惧怕这位表妹。后来将此事告诉了大周氏,明白寒雁只是吓唬他,张威便对寒雁有些恨的咬牙切齿,敢这么耍弄他的,寒雁是第一人。

    张威拦住了寒雁的去路:“原来是表妹啊。”

    晚饭时桌上并没有张威,眼下见了张威,寒雁只是微微一怔后便笑道:“表哥。”

    张威看着她,觉得寒雁比之以前长高了些,眉目似乎也长开了点,虽然不是绝色倾城,倒也清秀有佳,再想起那晚她毫不犹豫的挥手,中顿时升起了一股征服,搓着手走上前来:“表妹越来越漂亮了。”

    寒雁侧闪开,汲蓝将她护在后,寒雁笑了笑:“表哥也越来越顽劣了,踩着庄府的土地,却还当自己是太师府的小少爷。”她俏皮一笑:“信不信现在打你一巴掌,我还是有机会让你哑口无言。”

    张威是见过寒雁邻牙俐齿的,闻言有些后怕,一时摸不清寒雁的底细,不敢上前。

    寒雁袖子里还握着梅花刺,这些天来的苦练,到底有了些成效,对付张威这种纸老虎是绰绰有余了。见张威一脸迟疑,便笑道:“周姨娘此刻还正在榻上休息,表哥不妨去关心一下,姨娘可是时时念叨你。上次姨娘与寒雁起了冲突,姨娘便出了这事,许是寒雁有菩萨保佑也说不定。如今寒雁若是再与表哥起冲突,”摇了摇头,声音十分惋惜:“不知道菩萨会怎么想。”

    张威平就是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又没什么本事,寒雁的话到底让他忌惮,干脆恨恨道:“今天色已晚,我便告辞了。”

    寒雁对他挥了挥手:“天黑路滑,表哥小心摔跤啊。”吃吃的在后笑将起来。

    汲蓝有些气恼:“这表少爷跟个登徒子没什么两样。”

    寒雁耸了耸肩:“本来就是,走吧。”

    却说张威回到珙桐苑,见了大周氏,将此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大周氏。大周氏听完后,沉思了片刻,道:“的确有几分聪明,只是太狂妄了些。”

    “可不是嘛,”张威愤然:“上次打了我一巴掌,这笔帐我一定要讨回来。不过是个不得宠的女儿,姨父也不会为她做主。”

    大周氏看着自己的大儿子,伸出手指点着他的额头:“既然如此,你想要怎么惩罚她?”

    “这…”张威有些语塞,还真不知怎么对付寒雁才解气。

    “让庄四小姐做你的侍妾好不好?”大周氏突然开口。

    张威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她是庄府的嫡女…”自己虽然得宠,毕竟是个庶子,若是娶她为正妻还有可能,当侍妾,怕是在开玩笑。

    大周氏笑容更加深邃:“你只说,想,还是不想?”

    张威脑子不自觉的浮现起寒雁那张清秀的小脸,他玩过不少女人,却没有一个女人像寒雁这般胆大的,却又更加的独特。虽然容貌并不是最好,可是反正是做侍妾,后可以由自己拿捏。打她骂她都行,想着想着,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双眼放光道:“娘有什么办法?”

    大周氏柔声道:“只要失了清白与你,便是公主,也得做妾。”

    庄府的宴会,办的极为闹。

    汲蓝凑到寒雁跟前,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来的人有赫连家,邓尚书家府,张太师,七皇子,右相…”

    寒雁笑了笑:“都是些大人物。”庄仕洋还真敢,只是七皇子…总让寒雁觉得有些不安。

    姝红在一边道:“邓姑娘快到了,小姐是不是换衣裳?”

    寒雁本来想拒绝,想了想,又点点头:“帮我拿那件翠绿色的夹绒鹿皮袄好了。”

    汲蓝替寒雁梳了个团子髻,一边纳闷道:“成都是团子髻,小姐真的是钟团子髻,可是奴婢都已经琢磨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团子髻了。”

    寒雁好笑道:“谁让你琢磨那个了?”

    汲蓝不服气:“小姐得打扮的美美的,后嫁个疼人的姑爷,子才会过的好。”

    寒雁笑笑,心中却因为汲蓝的话有些怅惘。这一世,她还能相信人,人吗?想要生存下去尚且如此困难,更毋提遥不可及的

    等汲蓝为寒雁装扮好后,老远就听见邓婵的声音:“寒雁!”

    寒雁见她兴高采烈的跑过来,张嘴便对自己发问:“总算见到你了,上次宫宴后一直没找到机会跟你说话。听说前些子除夕在望江楼,你被府上的妾室欺负,可气死我了。没想到后来那妾室就流了产,我看是老天爷惩罚她呢!这是不是真的?你没事吧?”

    寒雁哭笑不得,心中却觉得暖暖的,拉着她的手道:“我没事。”

    邓婵拍了拍口:“没事我就放心了,你这人就是太好欺负。”左右看了看:“今你父亲在府中办宴,倒是邀请了好些朝官。我爹说连七下也来了,可是有假?”

    寒雁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事我也不太清楚,边走边说吧。”

    到了花园,女眷们都在一处说话,其中有些夫人是寒雁认识的,有些却很陌生。庄仕洋这次邀请的朝官品级大大小小都有,寒雁神色一冷,倒是想见证些什么。如果不是庄仕洋的主意,便是大周氏和周氏的撺掇,想要见证什么?

    寒雁低头笑了笑,那就见证什么吧。

    大周氏见她来了,连忙招呼:“雁儿来了啊。”神俨然自己才是庄府上的女主人。出乎寒雁意料的是,李佳棋居然也在,坐在庄语山的边,看见寒雁过来,冷哼一声,眼中鄙夷之色不加掩饰。周氏坐在大周氏边,因为大周氏的原因,那些个夫人都的与她说话,也不知周氏编排了自己多少,单是这些夫人看自己的眼光就能知晓。

    周氏也朝她挥挥手:“四小姐来的这般迟,定时哪个传话的丫鬟偷懒耽误了。”

    寒雁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姨娘可错怪丫鬟了,是寒雁去了一趟小厨房,奉父亲的命令吩咐给媚姨娘做补品,媚姨娘如今怀了庄府的子嗣,这些个吃食一定要很注意的。”

    果不其然,寒雁的话说完,便见周氏的脸白了几分。大周氏神色一动,笑着道:“那也的确该好好补补,女人怀了子,就是特别金贵。”

    “金贵的不是子,是肚里的孩子。”一个飞扬的声音从后传来,回头一看,披着金丝锦帛披风的媚姨娘在丫鬟的搀扶下,款款而来。

    寒雁心中笑了笑,媚姨娘这一下可来得好,至少能膈应周氏好一阵子。

    且不说周氏看见媚姨娘着的大肚子,心中的愤恨。媚姨娘此刻却是用心观察着大周氏,最近府上风言风语,说张太师的宠妾和庄仕洋关系暧昧。她跟了庄仕洋多年,这些天也的确感觉到庄仕洋对自己的冷淡。如果之前只是猜疑,亲眼见到大周氏后,便知那些传言不是空来风。

    女人最了解女人,大周氏举手投足之间自有惑勾引,那样的媚色媚姨娘再熟悉不过,心中顿时就有些怒意。好一个周氏,自己的儿子没了,居然就让自己的姐姐来勾引庄仕洋,真是一家子人!

    大周氏见媚姨娘眼中的警告,笑了笑:“肚里的孩子的确是金贵,看我们的雁儿如今就知道了。”

    这是说她怀的是个女儿?媚姨娘冷笑一声:“是啊,可惜了周姨娘肚里的小少爷…”

    语气颇为惋惜,却让周氏听了更觉得心如刀绞,差点就要站起来。

    大周氏左右看了看,面上也浮现起哀戚之色:“天可怜见的,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今是庄府的宴会,便随便说些什么家常话吧。”

    寒雁也笑盈盈道:“雁儿眼下还有些悄悄话想跟邓婵说,便不呆在这里打扰夫人们的谈话了。”

    大周氏温柔道:“去吧,小姑娘就是要活泼一点才可。”

    寒雁心中不置可否,这些个夫人小姐都不是她熟悉的,之前又被周氏和大周氏灌输了那么多自己“狠毒”的印象,自己留下也会令人生厌,不如早些离开。至于周氏那边,有媚姨娘在,她放心的很。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眼下媚姨娘和她站在统一战线,且事关媚姨娘肚里的“孩子”未来在庄府的地位,媚姨娘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打击周氏两姐妹的。

    邓婵倒是很兴奋,拉着寒雁在清秋苑里说话,一直到用饭的时间才出来。

    女眷们呆在一处,寒雁自然不知道男眷们那边到底是什么况。席上的小姐们都与庄语山说话,对她之前遭遇山贼一事颇为同。或许听了周氏她们的什么是非,看向寒雁的神色都有些异样,尤其是李佳棋,看着她的目光简直是要吃人,寒雁心中无奈,不知道为什么,这位李姑娘每次见到她都恨得咬牙切齿,如今和庄语山走在一处,积怨越发的深了。

    对于那些小姐的疏离,寒雁浑不在意,就算庄语山要把脏水往她上泼,也得拿出证据,否则,只会淋湿自己。前一世她出了山贼那事后,却没有人来同她。

    忍不住就有些想笑,那些小姐夫人,是真的关心庄语山,还是只是忌惮张太师的宠妾,大周氏?

    大周氏殷勤的为寒雁布菜,寒雁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拒绝。杯里的梅花酿饮了几口,只觉得头有些晕。

    起初还没有人发现,后来见寒雁放下筷子,一手扶着额头,弱无力的模样,脸色也不太好,大周氏便关切道:“雁儿怎么了?子可是有不适?”

    寒雁摇摇头,勉强笑道:“无事。”

    大家便没放在心上,直到寒雁肘间一滑,手上的酒盏“啪”的一下摔碎在地,惊了众人一跳。

    此时寒雁也有些尴尬到:“我…有些头晕。”

    她子微微倾斜,姝红连忙上前扶住她,像是喝多了酒有了醉意,大周氏一愣,随即笑道:“这孩子,梅花酿不醉人,酒量竟如此低,一杯就醉了。”便吩咐丫鬟:“扶小姐回房休息。”

    寒雁摇摇头:“姝红扶我下去就行。”

    大周氏笑道:“你这个丫头看着笨手笨脚的,怕是不会照顾人。还是让冬玲陪你去好了。”

    寒雁摇摇头:“我不习惯…”

    “不如我陪四妹妹去吧。”却是庄语山站了出来,一脸关切的模样。

    自己的姐姐提出,当着这么多人,寒雁总不能拒绝,否则就是有意欺辱庶姐。寒雁便面带不甘的点了点头。

    庄语山便走过来,扶着寒雁的胳膊走出大厅,姝红正要跟上来,大周氏便吩咐道:“你去吧厨房里的甜点端上来。”姝红只好领命离开。

    寒雁被庄语山搀着朝外头走去,与其说是搀着,不如说是庄语山将她整个人拖着。此刻寒雁软软的趴倒庄语山上,任她拖着自己朝前走,嘴里嘟囔道:“这不是…清秋苑的路…”

    庄语山冷冷道:“四妹妹喝醉了,这就是去清秋苑的路。”那语气说不出的沉,像是压抑着什么,又带着一丝喜悦。

    寒雁便一声不吭了。

    也不知被庄语山拖着走了多久,绕过杂草丛生的后院,穿过花园,寒雁被带到了一件屋子。

    那屋子中央摆着一张大,庄语山将寒雁拖到上一扔,寒雁被仰躺着扔在上,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眼睛却没有睁开。

    那屋子十分漆黑,拉上了厚厚的帘子,即使是白天,也像夜晚一般暗。庄语山没有点灯,也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熟睡的寒雁跟前,轻轻唤了两声:“四妹妹?”

    寒雁却是毫无知觉。

    庄语山轻轻的笑起来,索坐在寒雁边,慢慢开口道:“四妹妹,今我便送你一份大礼,送你一份好亲事。过了今,你就是我的表嫂,”她“呼”的一下掩住嘴,懊恼道:“看我瞎说,倒是忘了,四妹妹是要给人做妾的,不能说表嫂,不过,也算亲上加亲,对吧?”

    她的声音轻柔,一只手放在寒雁的脸上,指甲锋利,在寒雁脸上游移:“其实以四妹妹的姿色,嫁给表哥做妾,也是攀上了一门好亲事。表哥在太师府得宠,若是四妹妹得宠,吃穿用度也是不缺的。”

    “只是,”她呵呵一笑:“姨母不喜欢你,表哥也不喜欢你,你要是想得宠,恐怕很难。不过,也只有乖乖嫁了,不是吗?”话锋一转:“莫非,你还在肖想世子爷?”庄语山的语气莫得沉下来:“别痴心妄想了,你马上就会成为残花败柳,世子爷怎么会多看你一眼。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他?”

    她收回手,笑着道:“不知道世子爷看着四妹妹与别人捉景,还会不会要执意娶你做世子妃呢?”

    她站起,最后拍了拍寒雁的脸,道:“四妹妹就在这里,好好伺候表哥吧。”

    庄语山说完就要离开,刚转过,便感觉自己后背被一个尖锐冰凉的东西抵住,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意,仿佛地狱索命的恶鬼,清亮的令人胆寒:“哦?不知道寒雁要怎么伺候?”

    庄语山见了鬼一般,实在没料到寒雁居然还能保持清醒,刚想放声大叫,背后的冰凉锐物却进了几分,一时不敢动弹。

    寒雁凑近她的耳朵,小声道:“语山姐姐的礼实在太大,现在寒雁便将它,原物奉还。”说完,袖子一挥,庄语山只觉得扑面一股异香,下一秒,眼前一黑,顿时失去知觉。

    寒雁收回自己抵在庄语山背后的发簪,将庄语山拖到上放好,替她除去鞋袜和外衫,再将本来就厚的帘子拉得严严实实,做好这一切,才施施然走出屋子。

    这是一间位于花园中心的屋子,平里府中有人赏花时打翻了茶水什么的,便可以在这件小屋换下脏污的衣裳。寒雁起初便有些怀疑,此刻证实了自己心中猜想,心倒是轻松了起来。

    大周氏好毒辣的计谋,设计让她与张威共处一室,待宴会后各家夫人来院中赏花之时,找个理由进了这间屋子,捉。她庄寒雁的名声便全毁了,而她名节不保,落一个之名,后再也没有人家敢要她,除了张威娶她。一旦张威娶她做妾,必定百般折磨。

    上一世的时候,寒雁便有些害怕这位大周氏,虽然她总是笑容满面,待人温柔和气,可是每次庄寒明与张威发生争执时,大周氏首先责怪张威,最后受罚的却一定是庄寒明。她总是轻描淡写的便将所有的责任不动声色的推到他人上,张太师阅美无数,大周氏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凭借的,或许也不只是美色。

    她和大周氏的战争,也拉开了序幕。

    不过眼下,庄语山自食恶果,怕是清白不保的另有其人,也不知周氏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寒雁抬脚朝清秋苑走去,正在此时,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冷风,寒雁这些子跟着柴静,感觉倒比从前灵敏了许多。是以敏捷的一闪,险险的与那人打了一个照面。

    却是一个黑衣人。

    那黑衣人蒙着面,只露出两只眼睛,寒雁心中一冷,刚想大声呼救有刺客,可是眼下若真是来了人,怎么解释醉酒的她出现在此处,庄语山又何故躺在花园屋中的大上,万一被大周氏反咬一口…心念转动,却见那黑衣人直直朝自己袭来,心中不由得起了狐疑。

    一般的刺客,在府中被人发现,一定会想方设法躲避离开,怎么会纠缠她一个小丫头?且这刺客赤手空拳,不像是要杀人,反而像是冲着自己来的,要挟制自己。莫非是大周氏的人?

    可是眼下况根本不容她多想,寒雁本就没什么武功,自己对付庄语山藏在袖中的迷药已经全部用完,浑上下除了一只梅花刺什么都没有。可是来者的武功跟自己显然不在一个水平,就算她拿出了那只梅花刺,也无异于螳臂当车。

    那人见寒雁居然能避过两招,眸子闪过一丝诧异,下手更是毫不留。寒雁被无奈,只好拿出梅花刺,可是连那黑衣人的衣角也碰不到,心中大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没想到她今也成了那螳螂,先算万算,却没算到这个半路杀出来的黑衣人!

    “叮”的一下,手中的梅花刺被那人击落,竟是用的石子,寒雁手无寸铁,电光石火间黑衣人已经朝寒雁掠来,寒雁见无处可避,唯有握紧了拳头,张口就要呼救。

    ------题外话------

    谢谢炎洛樱姑娘的钻石和票票~15019697814姑娘的票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