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世子提亲

    除夕过后的天气,终归是放晴了。

    地上厚厚的积雪未化,头却在山间洒遍了金线,清晨的山谷空气清新怡人,带着朝露的芬芳,令人闻之心醉。

    陡峭的山崖上架着一道天桥,过天桥向后有一大片茂密的丛林。此刻,一名黑衣女子站在一株灌木面前,手持长剑。她的前站着三名小的少女,为首的正是寒雁。

    “多谢师父赠药。”寒雁恭恭敬敬的朝她行了个礼。

    昨的那副香料和迷药,都是她向柴静讨来的。这个师父看着似乎与江湖中人有些关系,寒雁便试着求了一求,没想到柴静十分爽快的便答应了。

    柴静点点头,目光落在寒雁上:“梅花刺使得如何?”

    寒雁惭愧的摇摇头:“十分生疏,学生驽钝。”

    她本来就毫无武功底子,柴静虽然为她选择了最容易的梅花刺,使起来却仍然有些勉强。虽然将梅花刺带在上练习,到了关键时刻,挥的仍然毫无章法。

    柴静皱了皱眉,声音有几分冷凝:“你子太弱,不适合习武。却又不肯学强健骨之术。武学非一朝一夕便可练成,你究竟想学什么?”

    寒雁深吸了口气,道:“我想跟师父学,杀人。”

    柴静显然没料到她会这么说,有些发愣。之前寒雁习武之时,便杜绝了那些需要久练的功夫。可是功夫贵在持之以恒,她这样急于求成,并不像是喜欢武学才做的事

    “为何?”她问。

    寒雁叹息了一声:“杀人不过为了自保,寒雁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十分清楚的,本便学不会那些功夫,只想学自保的招数。”她抬起头来冲柴静笑了笑:“并不是会功夫才能杀人,对吗?”

    柴静神微动:“你想学暗杀?”

    “如果师父肯教。”她神恭敬,不像是开玩笑。

    “先教你用暗器。”沉默许久,柴静才开口。

    寒雁低声道谢。

    柴静是一名好师父,虽然格古怪了些,教导寒雁却是用功之至。寒雁对她心存感激,遂道别的时候对柴静道:“师父后若有用到寒雁的地方,只管吩咐。”

    柴静听了此话,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咽了下去,只是背过子“嗯”了一声,汲蓝有些不悦,寒雁却笑着摇了摇头。

    柴静,也是有秘密的人吧。

    回到庄府时,庄府的门口站在一列列紫衣的带刀侍卫,寒雁心中狐疑,见除了带刀侍卫外,还有几顶华贵非常的软轿,似乎是有贵人来访。寒雁今出门只说是见邓婵,到没想到一转眼便多了这么多侍卫,汲蓝走到门前朝门口的一个小厮手里塞了块碎银,笑道:“这位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那小厮是认识汲蓝的,掂了掂手上的银子,见没人注意到他们,便凑近汲蓝耳边小声道:“是卫王的人,二小姐今被卫王手下的人救回来了,如今卫王和老爷正在大厅里说话。二小姐可真好运。”

    汲蓝听完后笑了笑,回到寒雁边便把刚才小厮的话全部告之。寒雁皱了皱眉,卫王来的可真巧,难道是周氏向卫王求救?可是周氏如何能有这般的能耐,只是卫王的这一出手,市井里的留言明面上是不敢太猖狂了。

    “进去吧。”寒雁打定主意,大步走进了门里。

    大厅里,卫王正和庄仕洋坐在正座两边,庄仕洋满脸感激:“语儿之事,多亏卫大人出手相助,庄家实在是不知如何感谢。”

    卫王眯了眯眼睛:“你我二人既是好友,又何须言谢。只是我看府上二小姐似乎受了惊吓,须得好好休息。”

    庄仕洋点头称是,一转眼却看见寒雁带着汲蓝姝红走了进来,站在门口朝他行了个礼:“寒雁见过父亲。”

    庄仕洋的平里对她皆是不言苟笑,今天却破天荒的对她慈的笑道:“雁儿回来了,快跟卫王,世子行礼。”

    寒雁一进大厅便看见了一边的卫如风,心中有些奇怪,眼下见庄仕洋这般态度,更是狐疑不已。只是面上却带了笑意,朝两人拜了一礼:“民女见过卫王大人,卫世子。”

    卫王哈哈大笑起来:“雁儿不必客气,我与你父亲是好友,你和如风便是同辈。许久不见,雁儿都长成这般的大姑娘了。”说着颇为怀念的开口:“记得你的满月酒时,我还抱过你,一转眼就十几年了,哈哈哈,岁月不饶人啊。”

    寒雁听他有意拉近与庄府的关系,甚至于用了“我”这个词。再听他一口一个“雁儿”,一副与自己很熟的模样,心中更是鄙夷。

    卫王见寒雁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心念一动,看向卫如风:“其实此次山贼掳走贵府二小姐,是如风救下的。当时我在轿里,并不知外头的况,如风正巧听见有人呼救,起初以为是哪家小姐,后来从那姑娘嘴里得知,原来是贵府二小姐。倒是个巧合。”

    寒雁笑了笑,一脸天真道:“看来那伙山贼其实并没有对姐姐怎样,隔了整整一,语山姐姐居然还有力气呼救。”

    此话一出,卫王脸上不免有些尴尬。却是卫如风开了口:“都是巧合罢了,本世子也很疑惑,二小姐不胜柔弱,居然会被山贼掳走,真是心思歹毒。”

    这是说她心思歹毒?寒雁不为所动,心里甚至觉得有些好笑,想着想着竟真的笑出声来:“既然如此,想必那伙山贼是抓到了,劳烦世子将那些山贼送到官府好好拷问,一定为语山姐姐好好处一口恶气才行。”

    放佛一拳打在棉花上,卫如风的讥讽对寒雁毫无用处,回头一看,寒雁正笑眯眯的盯着屋中的暖炉,一眼都没有看向自己。卫如风温润如玉的脸上便闪过一丝不悦。从开始到现在,寒雁一直没有将目光放在他上,他长这么大以来,何时被人这般无视过。便对寒雁存了几分的气恼。加上昨寒雁当着众人的面对他的嘲笑,卫如风甚至从寒雁眼中看到了一丝对她的厌恶。

    这让他的自尊受到极大的侮辱,越是这么被无视,他就越想让寒雁注意到自己。可是这个特别的小姑娘,眼里的确没有自己。

    卫王不愧是老狐狸,一眼便看出寒雁和卫如风之间的暗流汹涌。笑容越发深邃:“二小姐之事,如风一定会给庄府一个交代的,都是自己人嘛。”

    寒雁皱紧了眉头,认定这其中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见庄仕洋笑的暧昧,心中一个想法逐渐形成。

    庄仕洋却道:“今卫王大人特意送语儿回来,不如就留下一起用午饭吧。”

    本以为卫王一定会拒绝,没想到卫王一口答应下来。寒雁心中计较,卫王是朝中大臣,无论如何也不必讨好庄仕洋这个三品官员,可是今的一切,分明昭示着卫王在这场结盟中,有意无意的迎合庄仕洋。难不成,庄仕洋手上有什么重要的筹码?

    心中理不出头绪,寒雁便向几人告辞,回到清秋苑。

    陈妈妈刚刚从芙蓉园回来,奉寒雁招呼给媚姨娘送了些小孩子用的玩意儿。听说周氏给媚姨娘送了好些吃食补品,陈妈妈道:“她还真是敢,不过媚姨娘大概不会用她的东西。”

    寒雁随手拿起一个绣绷子看了看:“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她既然送吃食,真正的目的,一定不是在吃食上。”

    “那…会不会栽赃在姑娘上?”陈妈妈很是担忧。

    寒雁笑了笑:“怕什么?反正媚姨娘不是真的有了子,且坐山观虎斗便可。我倒是想看看,周氏下一步的棋该怎么走,应该很快就会般救兵了。”

    卫王果然如同所说的留在庄府用饭,菜肴极其丰盛精美,卫王赞不绝口,庄仕洋满意的看向正在为他布菜的周氏:“你辛苦了,坐下一道用饭吧。”

    周氏在庄仕洋边坐下来,低下头道:“能为卫王大人准备菜肴,是妾的荣幸。卫王大人救了语儿,便是妾和语儿的救命恩人,一顿菜肴算得了什么呢。”

    卫王大笑:“这可全全是如风的功劳。”

    周氏趁机拽了拽边的庄语山:“还不跟卫世子道谢。”

    庄语山今穿着一素白的娟裙,只在裙角有红色丝线绣的月季,平的美艳之色褪去,脸色苍白,头发松松的挽了一个髻,更显得脸旁只有巴掌大小,柔弱的让人看一眼就不心生怜惜。许是山贼掳走也令她吃了不少苦头,庄语山说话的声音都变得细弱不堪:“语儿多谢世子救命之恩。”说完,一双莹莹水目就朝卫如风看去。

    卫如风正对上庄语山的眼神,唇边漾出一抹温文的微笑:“举手之劳,二小姐不必放在心上。”目光不自觉的落在寒雁上。

    寒雁津津有味的品尝着嘴里的菜肴,开玩笑,万事不上桌,她可没心看庄语山和卫如风在自己面前上演美人英雄的戏文。也没心看庄仕洋和卫王的把酒言欢。庄琴和晚姨娘因为体不适没有上桌,媚姨娘因为养子由小厨房单独做了补品,留在芙蓉园。这桌上倒真的没有一个她看的顺眼的人了。

    庄语山察觉到卫如风的视线落在寒雁上,眸中闪过一丝嫉妒和恨意。她可没忘记,自己被山贼掳走全是拜庄寒雁所赐,尽管那些个人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可是京城里外都知道她被山贼掳走的事实,名声已毁,如今到了适嫁之龄,想要嫁入高门的愿望,如今是不成了!娘亲让她且忍住,她会让庄寒雁经历他所经历的十倍,让庄寒雁生不如死。

    卫如风看寒雁的表,却让庄语山嫉妒不已。之前在山贼手上,是卫如风救下了她。这个温文尔雅的男子顿时便赢得了她的好感,后来知道他是卫亲王世子,更是一颗芳心暗付。她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男人谁不是偷腥的动物,本来想着,自己也许能赢得卫如风的慕,没想到他却只顾着那个庄寒雁,让她如何不恨!

    庄寒雁,夺了她的嫡女之位,害她被山贼绑走,现在还要来抢她的心上人。他庄语山发誓,有一天一定要让庄寒雁一无所有,跪下来求她!

    用过午饭,庄仕洋和卫王留在书房商量事,由庄语山带着卫如风在府里转悠。寒雁有些困乏,本想去午睡一小会,方走到长廊时,后却传来一声:“庄四小姐。”

    听见这个声音,寒雁一愣,有些无奈的转过,对着来人福了福:“卫世子。”

    “二小姐得救,四小姐似乎很是失望?”卫如风仔细观察着寒雁脸上的每一个表,可惜令他失望的是,对方并没有气恼,只是唇角弯了弯。

    “寒雁失望的是,卫世子隔了一夜后才去救二小姐。”

    卫如风见她挑起的唇角似乎含着一丝嘲讽,声音也沉了下来:“你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

    寒雁不卑不亢的回答:“寒雁不敢妄自尊大。”

    他见对付寒雁就像是对付一块没有菱角的石头,向来温和的表有些激动:“你很讨厌我?”

    寒雁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实在不明白这个卫王世子是怎么个想法。重活一世,她对许多事都看的十分清楚。对过去无法割舍的也渐渐淡漠下来,尤其是昨天那一场翻仗后,她已决心向过去告别。卫如风不再是她想象中那个完美无缺的谦谦君子,走的越近,看的越清楚,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甚至于,有些为人不耻。

    “不知道世子何出此言,寒雁与世子也不过见了几面而已,何来喜欢一说。世子更无须为此斤斤计较,寒雁与世子,今后也只是点头之交罢了。”

    寒雁自认这话说的够清楚了,也留了不少余地。事实上,她和卫如风,就如同七皇子和太子,后一定会站在两个阵营。到时候,怕是成了敌人,哪里还有什么交

    卫如风听了这话却是面色一变,盯着寒雁看了许久,才冷沉的开口:“你可能想错了。点头之交?四小姐后可是我的世子妃。”

    寒雁有一瞬间差点大声反驳回来,只是定了定心神,慢慢道:“世子真是说笑,这样的话后说前请三思,莫要坏了寒雁的名声。”

    她说的义正言辞,卫如风将她一副不愿与自己有任何干系的模样映在眼底,更觉刺眼,便讥讽道:“四小姐见了今之事还不明白?父亲已经有意为我聘你为妻,只等你及弈后便可。庄大人也已经同意了此事。”

    寒雁紧紧握着拳头,心中十分痛恨庄仕洋的无耻,就为了自己能攀上卫家,不惜出卖自己的女儿。而面前的卫如风…眼中浮现起上一世大婚之夜的惨状,寒雁冷了眸,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嫁给这个人!

    “世子为何想要娶我?”寒雁突然轻声问道。

    卫如风闻言,有些不自在的偏过头去:“你我门当户对,娶你无可厚非。”

    “京中达官贵人的小姐们不少,寒雁并不是唯一门当户对的,不是吗?”她抿唇笑了笑:“多谢世子抬,只是寒雁心中实在没有世子。”

    听到寒雁说自己心中没有他,卫如风像是被什么刺中一般,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蔓延至全,仿佛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声音变得尖锐起来:“你心里有人?”

    寒雁愕然,随即摇头:“没有。”

    卫如风这才脸色稍缓:“既然如此,你又为何不愿嫁?”

    寒雁有些失了耐,淡淡道:“寒雁说过,自己心里没有世子。也就是说,寒雁虽然现在心里没有人,可是后也一定会有。但是无论如何,那个人都不会是卫世子你!”

    “你…!”卫如风被寒雁这番话气的俊脸通红,端正的五官此刻也有些扭曲了。在寒雁面前,他总是不能维持自己一贯的伪装,总是不自觉的失去冷静。

    寒雁继续道:“卫世子若只是想要娶庄家的女儿,还有语山姐姐。如今你救了她,她更是对你感激不已。何况父亲一心想扶周姨娘为正室,后语山姐姐若真成了嫡女,份与卫世子也配得上。”

    卫如风并没有因为寒雁这番话而有所缓和,反而不屑的冷哼一声:“不过残花败柳,失了清白的子,如何配当世子妃!”

    寒雁一愣,心中顿觉悲凉。想来上一世卫如风也是怀揣着这种想法,因为被山贼路走的是她,所以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在洞房花烛夜。如今被山贼掳走的人变成了庄语山,所以卫如风才执意娶她。世事颠倒,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寒雁冷笑一声:“那就是世子自己的事了,反正无论如何,寒雁是不会当世子妃的。”说完转就要离开。

    卫如风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咬牙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庄大人已经同意,你还能反抗不成?”

    寒雁眸色一冷,右手蓦地翻转,银针刺进卫如风的手背,卫如风只觉手上一痛,下意识的一松手。寒雁已经站在几步开外,淡淡的看着他:“不知道世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说的轻描淡写,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没有人能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反正世子已经知道了,寒雁是个歹毒的人。若要强迫寒雁,不知道寒雁还会做出什么歹毒的事来。”

    她话里的威胁令人心惊,卫如风回过神来时,寒雁已经走远,正向追上去,“卫世子,怎么在这里?语儿找了许久都找不着,担心的紧。”却是庄语山,被丫鬟扶着走过来。卫如风顿时恢复到从前体贴尔雅的模样,微笑着与庄语山说起话来。只是那眸中隐隐的不耐,却令庄语山的眸色深了几分。

    寒雁绕过走廊,回到清秋苑,一直跟在边的汲蓝担心道:“小姐…”

    方才卫如风的那番话他们都听在耳里,虽然寒雁明确拒绝了,可是依卫如风的子,怕是不会那么善罢甘休。这个时候,女子的婚事并不由自己做主。若是庄仕洋同意,她的确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可是要嫁给卫如风,她却是万万不愿的。况且最近几次与卫如风的见面,让她愈发的明白卫如风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也不知上一世自己为何会痴心与他。

    心烦意乱的要命,寒雁只觉得坐立不安。姝红那边已经得到消息,山贼之事大理寺少卿已经全权将案子交给卫王处理。寒雁苦笑一声,卫王处理,便一定会卖庄仕洋的人,周氏必然会想办法让庄仕洋遮掩过此事。

    便这么不了了之的压下来,寒雁上一世便领教过周氏大事化了的本领,只是这一次,终究是让她脱了层皮。庄语山被山贼掳走的事实已经在京城传开了,失了清白的名声,这一世就让周氏自食恶果好了。在望江楼的一幕,贵人们也都明白寒雁在庄府被庄仕洋小妾欺凌的事实了,后若和庄府站在对立面上,寒雁也在舆论中站得住脚。

    “对了,”寒雁突然想起什么:“御史大人的回家路上…”

    姝红低下头:“已经办妥了,小姐。”

    御书房内。

    “啪”的一声,一个明黄的折子被扔在地上,天子怒气冲冲的将手上的笔一甩:“荒谬!荒谬!”

    桌前站着两人,一人着天青色软缎官服,腰间一根玉带简单利落,一人穿紫金长袍,头戴金冠,正是傅云夕和七皇子。

    “这一本一本的折子,全是御史弹劾庄仕洋的!为朝官,居然宠妾灭妻,放任小妾欺凌嫡女!真是反了他了!朕要削了他的官职!”

    七皇子一愣,笑着道:“父皇别气坏了子…庄仕洋…可是那位从三品的庄大人?”

    皇上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七皇子一边观察皇上的脸色,一边道:“庄大人…平里为人和气,刚正不阿,怎么会宠妾灭妻,莫不是有什么误会?”

    皇上一拍桌子:“难道这些御史瞎了不成?”

    七皇子连忙垂首:“儿臣不敢质疑,只是…好端端的,突然这么多御史一同弹劾庄大人,儿臣有些奇怪罢了。父皇是明君,平里最是明察秋毫,若是误会了大臣,怕是会寒了别的大臣的心啊。”

    皇上冷眼瞧着七皇子,突然哈哈大笑,慈道:“你说的有道理,”话锋一转:“云夕,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傅云夕淡淡道:“昨除夕夜晚,微臣与友人前往望江楼观赏烟火,遇到了一件有趣的事。”

    皇上眼睛一眯:“什么事,说来听听。”

    七皇子子一僵,目光落在傅云夕上,却听见他依旧平静的开口:“当庄大人一家也在望江楼,后来庄府的丫鬟来报,庄二小姐被山贼掳走了。”

    “竟有此事?”皇上的脸色一凝。

    傅云夕继续道:“庄大人的妾室,也就是庄二小姐的生母怀疑是庄四小姐陷害,在众人面前要求庄四小姐给说法,扇了庄府的嫡子一巴掌。庄四小姐被无奈,只能向大理寺少卿赵大人求救,希望赵大人能为她做主。”

    皇上听完,气愤不已:“庄仕洋也太过狂妄了!我大宗还没有这样的官员,纵容自己的小妾打自己的嫡子,他这个官是越做越嚣张了!忘了礼字怎么写!”

    傅云夕不紧不慢道:“当的大理寺少卿在场,皇上若是想要了解其中过程,还可以将他叫来对质。”说罢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七皇子:“七下觉得如何?”

    七皇子的脸色有些僵硬,此刻勉强笑了笑:“王叔说的是,这庄仕洋实在是太过无,居然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只是,”他犹豫的开口:“庄大人这些年也为朝廷做了不少事,或许应该再给他个机会。”

    皇上皱了皱眉:“来人,拟旨,将庄仕洋降职正五品,罚他一年俸禄。”

    七皇子嘴角僵了僵,连降四级,皇上这惩罚,也不轻啊。

    傅云夕漫不经心道:“皇上最近可以吩咐京城的守卫加严,昨望江楼出现刺客,许多贵人被杀,微臣也深受其害。”

    皇上一惊:“此事朕已知晓,不知你也在场,有没有受伤?”

    傅云夕摇摇头:“微臣无碍,只希望皇上彻查此事,毕竟京城百姓安危为重。”

    皇上沉思片刻:“老七,此事就交给你去查,一定要查出眉目,朕不能容忍京城有这样的乱贼。”

    七皇子俯首称是。

    又说了些话,傅云夕和七皇子才退出书房。

    走到宫门之后,七皇子看着傅云夕道:“庄大人连降四级,后在官路怕是多坎坷崎岖了。”

    傅云夕挑眉:“与我何干?”

    七皇子凑近了些:“王叔不是很高心吗?为庄四小姐出了口恶气,话说回来,王叔和庄四小姐的关系匪浅,据说昨夜除夕,庄府人离开后,庄四小姐还留在望江楼。有人还看见了她的丫鬟,王叔…可是对庄四小姐有心?”

    傅云夕闻言,转过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七皇子:“七下对此事倒异常心。”

    七皇子把玩着自己腰间的玉牌,笑道:“自然是,可惜王叔怕是没有机会了,庄大人已经答应将庄四小姐嫁给卫世子做世子妃,只等明年及弈后便办婚事。”说完又一脸赞叹:“卫世子和庄四小姐,也算是门当户对了。呵呵。”

    傅云夕手上动作一顿,扬唇道:“拭目以待。”

    待傅云夕走远后,七皇子边一个褐色衣裳的小厮道:“下…如今庄大人被降职,我们…”

    七皇子冷哼:“傅云夕比我们想象中的难缠,庄仕洋怎么会突然被御史弹劾?”

    那小厮小声道:“是今清晨,御史们出门路上遇到闲谈的百姓,得知了此事,便立刻写了折子…”

    七皇子低头沉思片刻,才露出一个笑容:“庄仕洋的这个女儿,得好好查一查,找个人跟着她,别放过她的一举一动。”

    那小厮领命离去。

    傅云夕走在路上,神淡漠,七皇子的话还回响在耳边。卫如风要娶庄寒雁做世子妃?脑中又浮现起那双清澈的眼睛,庄寒雁对卫如风的敌意,连他这个外人都能一眼看出来。想必心底是不愿意的,只是若庄仕洋真的答应结亲,她也毫无办法。乖乖嫁给卫如风,似乎又不是那个小丫头会做的事。

    傅云夕有些怔然,一开始只是觉得有趣,记忆力的小丫头长成这般出人意料的模样,如今一次又一次的帮助她,也只是为了还那时的恩…可是,嫁人这事,似乎并不在自己该管的范围内。

    庄仕洋被降职的圣旨传到庄府时,庄仕洋正和周氏在上温存。

    媚姨娘如今怀了子,自然不能服侍他,晚姨娘根本不会主动服侍庄仕洋,唯有周氏,抓住这个机会,精心打扮了一番,庄仕洋见到,**,立刻就与她大白天的火缠绵起来。

    直到宣旨的公公读完圣旨,庄仕洋仍是呆呆的伏在原地,有些不可置信。

    “庄大人,接旨吧。”宫里的太监有些不悦,庄仕洋这才双手颤抖的接过圣旨,慢慢的转过头,眼中的狠意令周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老爷…”话没说完,庄仕洋就一脚踢向她的肚子,周氏捂着肚子痛苦的跌倒在地,庄仕洋已经不顾别人在场,对她拳打脚踢起来:“人!都怪你!挡了我的官路。现在好了,老子被降职了,都是你干的好事!人,扫把星!”

    他本来是男人,力气自然要比女人大许多,周氏被他打的头晕眼花,痛苦的蜷起子,捂住肚子哀求。

    庄语山扑过去护住周氏,跪在地上哭求:“爹爹,别这样打娘…爹,别这样…”

    她不说还好,一说庄仕洋便想起,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她。若不是庄语山被山贼掳走,周氏不会大庭广众之下为难寒雁,也不会被御史参奏到皇上那边去,更不会被降职。想着想着,便怒火中烧,干脆一脚朝庄语山踢过去:“滚!你和人一样,怎么不被山贼玩死…”

    媚姨娘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看着,同时心中又有些后怕。庄仕洋为人如此狠毒,上一刻还在同周氏温存,这一刻便恨不得将她打死。实在是无无义,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也落得周氏的这个下场,想到这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寒雁却是心中叹息,庄仕洋和她生活了两世,自己对他再了解不过了。就算再怎么宠周氏,一旦影响到他的仕途,他便可以立马翻脸不认人。眼下庄仕洋因为周氏被降职,一定会大发雷霆,将这一笔帐尽数算到周氏头上。怕是周氏在很长一段子里,都不能得到庄仕洋的欢心了。

    庄琴,晚姨娘和庄寒明都是冷眼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放佛毫无知觉。宣旨的公公却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心中对庄仕洋更是鄙夷。自己做出宠妾灭妻的事,却将所有的过错全部推到女人头上,还当着自己儿女的面毒打妾室,实在是不算个男人。却见寒雁缓步上前,朝公公手里塞了一袋银子:“劳烦公公跑这一趟,只是府上事杂,便不留公公喝茶了。”

    那公公见寒雁举止端庄有礼,在一众妾室儿女面前犹如一朵新开的山茶花,干净秀气,不感叹果然是嫡出的大家闺秀,这般的气度,也难怪妾室嫉妒欺辱了。再掂了掂手上的钱袋,笑道:“庄四小姐果然蕙心兰质,杂家还有公务在,这就回去向皇上复命,告辞。”

    公公走后,庄仕洋仍然对周氏母女两个拳打脚踢。周氏被踹的狠了,趴在地上不能动弹,即使这样,她都是将庄语山护在下。庄仕洋的拳脚尽数落在她上,起初她还哀号求饶,到了最后,声音渐渐低弱下去。

    “爹…”庄语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别打娘了…好多血…娘流血了…”

    寒雁心里一动,抬眼看去,这才发现周氏的下蔓延出一大摊鲜血,鲜红的颜色在光照耀下刺眼无比,将周氏与庄语山的裙裾染得鲜红。

    “爹,别打了,姨娘好像流血了。”寒雁见势头不对,连忙上前阻止。

    庄仕洋仍是气恼,踢了周氏一下,见她毫无知觉,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靴子上沾了不少血迹,再看厅中的蔓延的血色,心中一慌,连忙道:“快去找大夫。”

    庄语山已经哭的奄奄一息,媚姨娘因为怀着子,不宜看这样血腥的场面,便回芙蓉园去了。庄寒明是男子,也被寒雁打发回自己屋子。庄琴请人去找大夫过来。此时周氏躺在上,昏迷不醒,下的被褥被血浸湿了大片。乍一看看过去,令人触目心惊。

    庄仕洋也有些后怕,但想起自己刚被降了职,对周氏的一点点愧疚也就烟消云散了。

    寒雁站在边,注意到周氏的血似乎是从下流出来的,心中一顿,又有些不可置信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大夫很快便过来了,坐在头为周氏把脉,过了许久,才摇了摇头。

    庄语山急切道:“我娘怎么样了?”

    那大夫看了看庄仕洋,见庄仕洋也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他,便叹气道:“这位夫人是小产了。”

    犹如五雷轰顶,庄仕洋和庄语山都愣在原地,寒雁目光一凝,居然被猜中了?可是…

    庄仕洋连忙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大夫看了看周氏:“大概是刚刚一个月,所以脉象还不甚清晰。”

    庄仕洋晃了晃:“怎么会小产…”记起自己方才对周氏的拳打脚踢,更是无法置信。

    寒雁却是疑惑不已,周氏的确怀了子,不过那是一年后的事,周氏生下了一个儿子,当时庄寒明已经去世,庄仕洋便令那个儿子做了嫡子。

    可是这一世,周氏怎么会现在就怀了子,并且这个未出世的儿子如今就这么夭折,重生后她改变了自己的命运,难道也改变了别人的命运?

    周氏这时候已经悠悠的醒转过来,也将庄仕洋的话隐约听在了耳中,虚弱道:“谁…谁小产了?”

    见众人只是盯着自己,她心中一慌,突然觉得下一阵钻心的疼痛,同时胃中翻滚不已,庄语山扑了上来,哭着叫道:“娘…”

    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出现在她脑中,她有些颤抖的抓住庄语山的手:“语儿…告诉娘,是谁小产了?”

    庄语山有些害怕的看着她:“娘…大夫说…娘小产了…”

    周氏只觉得有一只匕首在她的心脏深处翻搅,痛得她无法呼吸,这是她盼了许多年的儿子,这么多年,她只有庄语山一个女儿。若是有了个儿子,庄府的主母之位,必然是她的,可是如今!那儿子,只化作了一摊血水,什么都没剩下!

    眼中迸发出刻骨的恨意,她的目光在庄仕洋,寒雁上一一扫过。是这个男人,扼杀了她腹中的孩儿,是这个小人,将她害到如此境地,她若不报仇,就不是周氏!

    寒雁将周氏的恨意看在眼里,心中叹了口气,这一下,周氏心中的确恨死了庄仕洋,倒不用她费心挑拨离间。只是周氏,必然也将自己视为眼中钉中刺,使出来的招数,怕是要比以往狠毒一百倍。眼下她卧病在,遭此重创,暂时不能轻举妄动,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旦她好了,必然会原数奉还。

    她不怕周氏,但是周氏背后的力量,的确让寒雁有些忌惮,比如说,张太师。

    记得上一世,除夕过后没多久,张太师的宠妾,周氏的亲姐姐大周氏,便带着自己的儿子上庄府做客来了。

    也就是那几个侄子来了不久,庄寒明便出了青楼那事。

    很好,新帐老账,该一块算算了。

    ------题外话------

    感谢白苏elin姑娘的钻钻~收到好开心~么一个=3—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