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保护小姐

    寒雁却是继续道:“这是祖父当年围猎时拔得的头筹,可是猎场里最漂亮的猎物了。后来祖父找了当时京城最好的裁缝师傅做成了这件斗篷,这件貂子斗篷在阳光下还会发光,十分珍惜。”

    庄语山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寒雁的话让她心中掀起了巨浪,死死瞪着寒雁上的火红斗篷,恨不得下一刻就将它从寒雁上抢过来。

    见寒雁笑眯眯的模样,心中暗道:笑吧,笑吧,等会就笑不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娘亲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但是娘亲说过,这一次,要毁了庄寒雁。她自然是十二万分高兴的。

    马车里的小几上有煮好的茶水,寒雁自己动手斟了一杯,滚烫的茶水满的快要溢出来。一边的丫鬟云儿见状想想要说什么,可是还没说出口,寒雁的手一抖,茶杯里滚烫的茶水就泼了庄语山满

    “啊!”庄语山立刻尖叫起来,一只手高高扬起就要给寒雁一巴掌,寒雁却“哎呀”一声,惊慌失措道:“姐姐的斗篷…。”

    庄语山一愣,连忙低头去看。今她穿了一件簇新白色的兔毛披风,配着她粉色的锦缎小袄极是柔美漂亮,此刻那雪白的披风上沾满了脏污的茶渍,斑斑驳驳的,十分丑陋。

    庄语山心中怒不可遏,对着寒雁大吼出声:“你将我衣服弄成这个样子!今晚的烟火晚宴我怎么办?你分明是故意的!”

    寒雁低下头,也是无措的模样:“我不是故意的…烟火晚宴,语山姐姐换一衣服也行…那件衣服我会赔的。”

    庄语山不依不饶:“什么换一衣服!这披风是前里父亲找人给我做的新衣,你拿什么赔?你说的轻巧,难不成要我穿旧衣去烟火晚宴?”

    见寒雁只是低头揪着自己斗篷的下摆,庄语山眼睛一亮:“不如,你就把你的斗篷给我好了,我勉强穿着。你再赔些银子好了。”

    寒雁心中一冷,庄语山真是打得好算盘,这斗篷已是十分稀贵,庄语山居然还要自己赔银子,这胃口也委实大了些。这样想着,寒雁却连连摆手:“不行,这是祖父送给我的…。”

    庄语山才不管那些,只是觉得当着这么些人的面,寒雁把茶水泼在自己上是理亏,所以此刻才会一味退让。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将那件斗篷要过来,想着庄语山便倾去扯寒雁上的斗篷,嘴里不住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都是姐妹,我也不用你还银子了,这衣服又不是新的,我就勉强穿一穿,我的披风可是你弄脏的!要是父亲知道了你故意弄脏我的披风,看他怎么罚你!”

    寒雁本来还在跟庄语山撕扯,不让她扯下自己的斗篷,听到庄仕洋的名字,动作便慢了下来,只是委屈又愤恨的瞪着庄语山。庄语山从寒雁上扒下哪件斗篷,迫不及待的穿在上。顿时觉得十分温暖,立刻又问边的小丫鬟云儿:“好看吗?”

    云儿虽然觉得这样有些不好,还是道:“好看。”

    庄语山得意洋洋地看了愤怒的寒雁一眼,开口道:“其实四妹妹不太适合这件斗篷,我倒觉得这斗篷更适合我一些。”说着把自己的兔毛披风扔给寒雁:“不如四妹妹就先穿这个吧。”

    寒雁看着她道:“多谢语山姐姐,只是寒雁从来没有捡别人剩下东西的习惯,那样的人是乞丐。”

    庄语山听出寒雁话里的讽刺,冷笑道:“四妹妹不愿意穿我的披风就算了,云儿,将披风收拾好,”看了一眼寒雁的皮袄,讽刺道:“只是四妹妹等会儿不要冻坏了才好。”

    寒雁平静回答:“不劳语山姐姐挂心。”低头看看自己淡绿色的衣裳,唇边扬起一抹笑容。

    庄语山的占有极强,这样一件衣裳,入了她的眼,她就一定会得到。如果庄语山不提出要自己的斗篷来换,寒雁也会想办法将斗篷给她。一切进行的比寒雁想象中顺利。

    她们在马车里的争吵,自然能传到马车外的那些侍卫耳中。但是他们做当作不知,走到队伍最后面的是汲蓝和姝红。两人都是气喘吁吁,行走在如此崎岖的山路上,便是个大男人也有些吃不消,更毋提两名弱女子。不过好在汲蓝子活泼,经常和周围的侍卫说话解闷,这路程似乎也就不那么远了。

    也不知走了多长的时间,汲蓝顿了顿,扯了扯边一个侍卫的袖子,看着他绽出一个笑容:“大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说罢又擦擦额上的汗,端的是柔无比。

    那侍卫也是个怜香惜玉了,见汲蓝生的清秀,嘴巴也甜,安慰道:“没事,前边就快到沙河滩了,过了沙河滩,再走半个时辰就能到城。”

    汲蓝闻言,冲那侍卫道过谢,同姝红对视一眼,两人心中均是有了计较。

    马车里,寒雁不紧不慢的吃着点心,算着时辰,怕是快到了。她转过头,庄语山正靠在马车边把玩手中的新得的银镯子,行动间明明白白的昭示着炫耀。寒雁却只是眉眼含笑,自己上的淡绿色皮袄本是鲜艳的颜色,但与庄语山上的火红斗篷一比,瞬间便黯淡无光。

    周氏为了万无一失,一定不会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庄语山,庄语山子不够沉稳,周氏担心也是有可原。可是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寒雁有了可趁之机。

    同乘一辆马车的两位小姐,那伙山匪真的能分辨出哪个是二小姐,哪个是四小姐?

    寒雁低头扯出一抹笑,还未收回,便听得马车外突然传来喧闹的声音,伴随着“哒哒”的马蹄,马车晃了一晃,周围侍卫拔刀的声音甚是响亮,在一片混乱中,有一个粗嘎的声音明明白白的响在众人面前:“把人留下!”

    终于来了啊,寒雁神色一冷,还真怕他们不来了,那这出戏,还要怎么唱下去?

    边的庄语山已经猛地尖叫起来,她是不知的,寒雁一掀车帘跳了下去,惊慌失措的大声呼喊:“快保护小姐!”

    ------题外话------

    今天放假了嗷嗷嗷~期待已久的寒假><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