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李代桃僵

    第二天一早,寒雁起了个大早,今是除夕的子,汲蓝端来铜盆水给她净了脸,伺候她穿衣洗漱。

    寒雁今没有梳团子髻,而是让汲蓝给她梳了两条长长的发辫,乌黑的长发梳理整齐,额上垂下的刘海儿旁别着一只晶莹剔透的紫色晶石发卡。耳畔换了一对珍珠八宝耳环,脖颈上有一只小巧可的红香囊。和平的打扮大相庭径,却又不是华贵非常。寒雁找了件淡绿色的织锦皮袄,从前嫌这颜色过于鲜艳,透着股村气,寒雁极少穿,是而竟像新衣一般。穿戴好一看,陈妈妈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小人儿,笑道:“小姐真是标致,只是这样看着还是寒酸了些,”皱起眉:“不如换那件绛色的新衣…。”

    寒雁摇摇头:“不必了,我和语山姐姐去庙里祈福,穿的太出挑反而不好。”

    陈妈妈便不说话了。此时汲蓝和姝红也换好衣裳走了出来,两人均是着了淡绿色的小袄长裙,和寒雁站在一起,乍看之下竟然分不出谁是谁。

    陈妈妈目瞪口呆,寒雁扬唇一笑,取了箱子底火红的貂子斗篷出来披在上,这斗篷剪裁极为精致,刚好将寒雁整个躯包裹进去。皮毛也十分顺滑鲜艳,当是十分稀有的珍品。披上斗篷后,寒雁的淡绿色皮袄便被遮得严严实实,和汲蓝和姝红看着再也不像了。做过了这些,寒雁才走了出去。

    等候的马车早在一边,寒雁出去时,周氏正在和庄语山嘱咐什么,见到寒雁的打扮也是一惊,实在是寒雁今的打扮和平时的很是不同,抛弃了平里可的团子髻和小孩子般的衣裳,寒雁竟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少。此时她穿着火红色的斗篷,两条长辫垂在前,装饰简单,却显得唇红齿白,肌肤胜雪,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弯成月牙状,乖巧温顺,让人看着便从心底透出一股舒服,自然一番动人韵味。便是庄仕洋瞧见了,也忍不住露出一丝惊艳。

    从来都知道庄语山生的美貌,寒雁只能算是清秀,可是现在看来,寒雁居然和庄语山不相上下。

    庄语山一眨不眨的盯着寒雁上那件貂子斗篷,目光尽是贪婪之色。这斗篷是在是太过珍惜,若是自己能拥有一件,穿在上,定是国色天香。想着庄语山心中便打定主意,一定想办法从寒雁手里的将这件斗篷要过来。

    周氏看着寒雁今迥然不同的打扮,心中有不知为何有些不安,遂笑道:“四小姐今这般打扮,妾差点认不出了。”

    寒雁笑笑:“除夕便是新的一年,换个打扮也是讨个好彩头。况且寒雁又大了一岁,不再是小孩子了,自然不能做小孩子打扮。”

    这番话说的孩子气十足,周氏自然是不相信的,可是又觉得自己草木皆兵,狐疑的看了一眼寒雁,却见她似乎毫不在意的打量一边的马车,心下略宽。庄仕洋道:“如此,便快些上马车,路途遥远,早去早回。”

    寒雁歪着头看庄仕洋,手一伸,指向两辆马车:“父亲,寒雁和语山姐姐不是乘坐同一辆马车么?”

    周氏看了一眼庄仕洋,柔声道:“四小姐上次去宫宴的时候说了,不习惯与他人共乘一辆马车,况且四小姐也要带自己的丫鬟,一辆马车怕是坐不下,两辆也要宽敞的多。”

    顺势就提起上次宫宴马车的事,别人听在耳里只会觉得她庄寒雁不识好歹,摆架子,居然宁愿与丫鬟同乘也不愿意与府上的姨娘共坐,实在是狂妄无边,欺负庶女。

    果然,庄仕洋听完这番话,脸色沉了些,对着寒雁冷冷道:“你不是喜欢一人乘坐马车吗?现在又胡闹什么!再转向庄语山,语气柔和无比:”语儿要小心些,路途遥远,回头与爹一同赏城里的烟火宴。“

    庄语山笑道:”语儿一定会求菩萨保佑爹爹诸事顺利,姨娘体安康的。“

    寒雁待他们嘱咐完,才抬脚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内,汲蓝凑近寒雁的耳朵道:”小姐,府里拨了好多侍卫。“

    寒雁掀起帘子一看,果然,每一辆马车的周围都是六名着劲装的侍卫。不冷冷一笑,放下帘子,重新靠回马车内的软塌上。

    这些侍卫怕是全部都被周氏收买了,上一世她就不明白,十二名府上武功出挑的侍卫,怎么会对付不了一帮闲散的土匪。更何况后来想起来,那帮土匪的武功并不是十分高超,反而都是些乱拳散腿。这些侍卫不是来救她的,只是为了确保事进行的万无一失,来监视她的。

    姝红为寒雁将斗篷上的系带解开,马车里熏了暖炉,比之外面暖和了不少,寒雁穿着厚重的斗篷,脸颊的有些熏红。

    汲蓝小声道:”小姐,现在你能不能告诉奴婢们,为何要奴婢们穿成这样?“

    昨天晚上,寒雁便告诉汲蓝姝红二人,今跟着她上山祈福,须得穿淡绿色的小衫,虽然不解,两人还是照做了。跟着寒雁这么些年,这两人与寒雁之间已经有了别人无法相较的默契。今寒雁出府上山,势必在筹谋些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寒雁瞥了一眼马车的车帘,拉过汲蓝的手,将她的掌心向上,伸出一根手指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汲蓝和姝红先是认真看着,待看懂了上面是什么字时,不由得齐齐倒抽一口冷气。

    那几个字是:周氏害我,毁我清白。

    姝红猝然抬头,担忧的看向寒雁,寒雁继续写道:伙同山贼将我掳走,假意报官。

    两个丫鬟都是目瞪口呆,她们在府上这么些年,虽然见过了不少事,但是这么毒的法子使在自家小姐上时,还是不可置信,心中既慌乱又无措。姝红先反应过来,停了片刻,她看着寒雁张了张嘴,无声的做了个口型:”怎——

    么——办——“

    寒雁安抚的对她们笑了笑,手指用力,一笔一划写下四个字:李代桃僵。

    ------题外话------

    亲滴们,茶茶收到通知了,贵女20号入V,于是可以不用两千字两千字的看了【躺,希望大家能继续喜欢~=3=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