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也上山寺

    平静的子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除夕前夕。

    去年的今,自己母亲还在,今年却已经物是人非。庄府却一点没被主母逝世的事影响,反而因为周氏的插手,变得分外闹。

    和披灯挂彩的的珙桐苑不同,清秋苑什么都没有,唯一的一副联还是寒雁自个儿找红纸写的:雨丝丝绣万物红梅点点润江山横批:意盎然。

    汲蓝嫌这联写的忒俗气,姝红倒是很喜欢,寒雁笑而不语,从前娘亲在世的时候,每每写的联意蕴高远,却又含着一丝哀愁。寒雁知道娘亲心中苦,现在换成她来到这个四面楚歌的境地,心境却变得不同。什么意蕴高远,什么才名远播,都是骗人的,不如做一个俗人,高高兴兴把子过好才是真的。

    只是高高兴兴的过子,怕是更难。多少人盯着她这个嫡女的位子,明哥儿又不受庄仕洋的宠,可以说,她除了对未来的了解,毫无筹码。

    眼下就是利用自己对未来的预知,将利益最大化。

    庄仕洋叫小厮传话让寒雁去主屋说话,寒雁带着姝红,刚到主屋就看见周氏和庄语山也在,庄仕洋见她进来,沉声道:“雁儿,明语儿要去寺里上香祈福,你陪她一道去吧。”

    一模一样的话,仿佛时光倒流,又好像回到上一世,她被山贼掳走的那一刻。寒雁握紧手中的拳头,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激动和兴奋,明便是她这一世的转折点,能否避开,是福是祸,就在她了。

    寒雁抬起头,周氏正殷切的看着她,见寒雁没有马上答话,继续道:“妾和老爷明要准备府上的年宴不能跟着,语儿一个女儿家老爷也实在不放心,四小姐若是能一道陪着去也是有个照应。”

    寒雁心中冷笑了下,上一世她是怎么回答的。庄仕洋一提出这个建议他就立刻答应了,甚至还和庄语山商量了一下要做的准备。

    “原来雁儿这么厉害,语山姐姐出府不让侍卫跟着,要雁儿跟着才安心。”

    寒雁话一出口,周氏就知道自己话说错了,寒雁话里的讥讽让她恼怒,可是又无从反驳,只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庄仕洋。

    庄仕洋脸一沉:“她是你姐姐,姐妹之间怎么不能相互照应?不用说了,明早你便和语儿一道启程!”

    寒雁垂下头道:“我知道了,父亲。”

    庄语山见状得意一笑,与周氏对视一眼,跑到庄仕洋边开始撒,最近她听了周氏的话,对庄仕洋越发的亲近讨好起来,也得了庄仕洋的疼与不少赏赐。

    寒雁开口:“那么,雁儿就先下去了。”实在没兴趣见这两人父慈子孝的戏码,庄仕洋点点头,语气依旧冷硬:“去吧。”

    看着周氏眼中的快意,寒雁唇边扬起一抹讥诮的笑意,慢慢的转离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是这世上太多人,都把自己当作了最后的黄雀,却不知道,捕猎的弹弓才刚刚瞄准。

    轻敌,是周氏犯的第一个错误。

    玄清王府,书房内,玄清王斜倚在书桌前,穿着一件薄薄竹叶青色的银丝滚边长袍,外头松松垮垮罩着一方狐裘,雪白的绒毛一尘不染,高贵凛然,却不及衣裳主人风华的万分之一。他的里衫没有穿好,露出白皙如玉的琐骨。那张优雅清冷的俊脸褪去了平的冰霜,只剩温润的艳丽,若是被外人看见,定会大吃一惊。

    一边的富贵男子坐在另一张木椅上,伸出手指叩了叩茶杯,正是京城首富江玉楼,他倒是对面前美色毫不在意,只是道:“这几天七皇子倒是安静的很,想必明会有动作。”

    傅云夕翻着手中书卷,浑不在意道:“无妨。”

    江玉楼似乎是料到他这样的反应,半是埋怨半是叹息道:“你这个侄子还真是跟你格迥异,成怕是都想着如何扳倒你了。前里江都那事不是被他拿来做文章,只是你解得巧,反而让皇上对他不悦,以七皇子锱铢必较的格,怕是这些天都在做准备。”

    傅云夕挑眉:“你怕了?”

    江玉楼微微一笑:“有你这个玄清王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他整明枪暗箭的,你也不嫌烦。”

    “不过是恨我为何不拥护他罢了,小孩子的把戏,无事。”

    江玉楼耸耸肩:“好吧,不过明几位朝臣前往枫睇寺与清风道长说道,你也一起去吧,”想了想,又补充道:“许久没见清风道长了。”

    傅云夕颔首同意。

    江玉楼见傅云夕只顾看手中的卷轴,有意转移他的注意,隧道:“话说回来,又过了一年,你便又长了一岁,怕是你那皇兄又得催你纳妃的事了。”

    傅云夕及弈后,从来不曾与女人有过纠葛。待他18岁后,年年都被皇上催问婚事。一国之君心臣子的终生大事至此,也实在是闻所未闻。可是每每都被傅云夕巧妙地挡了回去,也正因为如此,傅云夕的断袖之名一年比一年更甚。

    可是,即便这样,他仍是京中闺阁女子心中的梦中人。

    傅云夕听到江玉楼的话,不动声色的顿了顿,语气冰冷道:“与你何干?”

    江玉楼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别这么不近人,你该不会打一辈子光棍?索在枫睇寺求一签姻缘好了。”

    傅云夕这下真的放下手中的书卷,直视着江玉楼,目光隐有恼怒,嘴里吐出两字:“无聊。”

    江玉楼别过嘟囔:“也不怨你,自己生的太好,怕是庸脂俗粉都看不上眼,也不知道以后的玄清王妃是如何的倾国倾城,哎…”摇头晃脑的叹息一声。

    傅云夕眯起双眼,修长的手指搭在茶杯的玉柄上,雅致的像一幅画,神却是若有所思。

    守在屋外的暗卫沐风朝沐岩挤了挤眼,一听到“王妃”这样的字眼,沐风就忍不住竖起耳朵,沐岩默默看了他一眼,仍跟个木头桩子一样一动不动的杵在原地,只是觉得今的阳光真是舒服的紧,怕是因为快到除夕了吧。

    只是明的除夕,谁又能保证不变天呢?

    ------题外话------

    TT公众章节的字数限制。节只能一点一点扒==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