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假怀胎药

    周姨娘心中恨得要死,却又不能表现出来。从前她和庄语山被安置在庄仕洋安排好的院子里,与庄府上的姬妾并没有打过交道,说起来,过的也是独宠的子。如今进了庄府,晚姨娘可以当作没见到,却多了一个媚姨娘与她分宠。那妩媚的胡女份低,自然不用心庄仕洋会将她扶为正室。本以为自己当了庄府上的夫人就可以任意拿捏那女子,可是现在庄仕洋迟迟不肯提抬夫人这事,那胡姬深得宠,若是将自己比了下去,那么一旦失宠,她的正室夫人的如意算盘就落空了。

    目光转到了庄语山上,周氏心下安慰,不过,自己还有另一个筹码,至少媚姨娘没有子嗣,而她,还有一个语儿。

    庄语山也不负周氏的期望,挽着庄仕洋的手臂开始撒:“爹爹,眼见着要过年了,语儿给爹爹做了双鞋子,等会儿叫云儿给您送来。”

    庄仕洋闻言笑开,面上尽是慈之色:“好,语儿果真懂事,不愧是爹爹最疼的女儿。”

    寒雁冷眼瞧着,她这个正经的嫡女还在,庄仕洋都能对一个庶女说出“最疼”三个字,还真是在下人面前打她的脸。不过寒雁巴不得庄仕洋越狂妄越好,不知道被御史捅到当今皇上面前,参一本庄仕洋宠妾灭妻,庄仕洋又是一副什么表

    庄语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柔柔的答道:“语儿技艺不精,爹爹不要笑话才成。”

    庄仕洋哈哈大笑:“怎么会?语儿送了为父鞋子,为父也不能让语儿空手而归,到了年关,想要什么便去买吧,银子从帐房直接取就行。”

    寒雁几乎要冷笑了,庄语山推脱了几句,周氏笑道:“四小姐也一道吧,选几幅首饰。”

    这话说的,像是托了庄语山的福才能得到首饰,寒雁也不恼,笑盈盈道:“多谢父亲,不如再叫上三姐如何?都是姨娘的女儿,不能厚此薄彼。”

    周氏的笑容一僵,都是姨娘的女儿,寒雁这话就是在她伤口撒盐,咬了咬牙,点头道:“老爷看怎么样?”

    庄仕洋已经听出寒雁话里的讽刺,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甩袖道:“随你。”语气已经有些不善。

    庄语山自然也是气愤不已,她是这个府上最受宠的小姐,那个庄琴却什么都不是,凭什么能和自己相比。看见寒雁一派温和的模样,心中恨不得将她那张笑脸撕碎。

    寒雁开心道:“真是太好了。”

    讨了个没趣,周氏四人离开了,寒雁瞧着她们走出院子,面上的笑容逐渐淡了下来。

    汲蓝气愤到:“老爷真是偏心珙桐苑的那位,瞧她们现在嚣张成什么样子?”

    寒雁摇头:“若只是嚣张,还不足为惧,要你办的事办好了吗?”

    汲蓝连忙道:“按小姐的吩咐,已经办好了…只是,媚姨娘真的会这么做?”

    寒雁笑了笑:“她一定会这么做,因为,她也没有时间了。”

    芙蓉园内,媚姨娘一淡蓝色的长锦衣,桃红色的彩绣绣了大朵大朵盛开的桃花,从裙摆蔓延至腰际,细腰由一条水红色的宽腰带系住,打了一个温软的蝴蝶结。色彩明丽大胆,更显得美人皮肤白皙,五官深艳,妩媚动人。

    梦喜道:“姨娘,老爷已经答应免了足,今儿个开始,姨娘就能在府上随意走动了。”

    媚姨娘一听,面上浮起一丝喜色,连忙追问:“老爷可是想起我了,”伸长脖子朝门外张望:“是不是老爷来芙蓉园了?”

    梦低下头,小声道:“是四小姐央老爷求的。”

    寒雁?媚姨娘动作一僵,脸色渐渐沉下来,寒雁这时候向她示好,还真是令人意外。按理说她如今正是失宠的时候,寒雁不是应该避之不及吗?向一个失宠之人示好,除非…周氏如今在府上已经越来越猖狂了。

    想到这里,心下一紧,对自己边的丫鬟道:“那人还是缠着老爷?”

    梦小心翼翼道:“老爷最近几…都宿在珙桐苑。”

    意料之中的事,可是听在耳里,仍旧是那么刺耳。“啪”的一声,茶杯被摔碎在地上,媚姨娘气的脸色发白:“狐媚子!”

    梦看着自家主子,咬了咬嘴唇,下定决心道:“姨娘,再这样下去,若是珙桐苑那边有孕…”

    哪里还有她的地位!媚姨娘怒道:“我自然知道!可是如今还有什么办法?”老爷宠那个人,自己又因为上次那件事让老爷心中有了隔阂,现在想要扳回一局,谈何容易。

    梦上前一步:“姨娘,这事也不难,只要姨娘先那位怀上子嗣,自然就夺回了老爷的宠。老爷如今就一位公子,若是姨娘能为老爷生下一位小公子,周氏自然就不能跟您争了。”

    “说的轻巧,”媚姨娘气急败坏:“我若是能生出来早就生了,这么多年都没能生出来,上哪去找个儿子?”

    梦看了看窗外,确认没有人在,压低了声音道:“奴婢听闻宫中有一种秘药,服下之后即可造成女子怀胎的脉象。如今实在是不得已,若是姨娘服下那药,假装有了喜脉,十月之后再从外抱回一个婴儿即可。若是期间姨娘真的有了子,就更好了。”

    媚姨娘听完梦的话,并没有露出欣喜的表,只是问:“你从何处听来的?”

    子一抖,道:“是浣衣房的小红和奴婢攀谈的时候说的,小红有个在宫里当差的姐姐,这些事也见了不少。”

    见媚姨娘没做答,梦又轻声道:“姨娘看…”

    “容我再想想。”媚姨娘打断她的话,虽然这么说,神却有些动摇,似乎对这个主意真正开始计较起来。梦便不再说话,打扫起地上摔碎的瓷片。

    与此同时,汲蓝拿着一包碎银子找到小红,奴婢打扮的女子一脸惊慌,只穿着洗得发黄的薄袄,看见汲蓝连忙低下头。

    汲蓝把碎银子放在她手上:“记住,这件事不能被别人知道,否则没了命,谁也不会救你。”

    那奴婢闻言子一颤,却仍坚定答道:“小红什么都不知道。”

    汲蓝满意的点点头:“赶快拿着银子给你爹看病吧。”

    ------题外话------

    收藏再这么掉下去茶茶就要吐血了。说好的推荐呢QAQ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