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教习姑姑

    第二天一早,寒雁刚来到主屋给庄仕洋请安,一眼就看见周氏和庄语山早已等在一边,庄语山同庄仕洋正笑着说话,撒的模样的让庄仕洋很是受用。在寒雁的记忆里,几乎没有看见庄仕洋这样和颜悦色的对过自己,目光一冷,寒雁上前行礼:“女儿给父亲请安。”

    庄仕洋见寒雁进来,皱了皱眉,有些不满道:“怎么这么晚?语儿半个时辰前就来了,为庄府的嫡女,怎么能这样惫懒。”

    他这话委实严厉,不等寒雁开口,周氏已经接口道:“四小姐昨儿个宫宴上为庄府争脸面,实在是辛苦了,起晚一点也没错,老爷可要心疼姑娘。”

    不提还好,一提宫宴,庄仕洋立刻就想起寒雁在皇上面前的那番话,作为女儿完全没提起自己,令人不快,顿时就更加冷酷:“哼,又不是什么大事,莫要自以为是才好。”

    见寒雁被教训,一直隔岸观火的庄语山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寒雁只是规规矩矩的站着,轻声道:“父亲教训的是,女儿后请安一定提早半个时辰,和语山姐姐一致。”

    和庄语山一致,却和府上的请安时间不一样,她一个庄府的正经小姐,却要迎合一个妾室生的女儿。周氏的脸色变了变,笑道:“四小姐一片孝心,老爷自然是知道的。”

    寒雁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周氏见状,对庄仕洋柔声道:“老爷,妾有一事相求。”

    庄仕洋道:“何事?”

    周氏瞥了一眼寒雁:“昨儿个四小姐的书画极好,语山央我向四小姐求,想要四小姐教她书画。”

    庄仕洋大手一挥:“这有何难,寒雁,你整无事,便教教你姐姐。”

    迎着庄仕洋命令般的目光,在庄语山故作期盼的眼神下,寒雁也只是笑道:“雕虫小技,寒雁怎么敢拿出来献丑。不是寒雁不愿意,实在是语山姐姐本就出色,寒雁不敢托大,不如爹爹请京城最富盛名的才女燕姑姑来教习语山姐姐。燕姑姑当年在京中风采无人能及,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必然比寒雁精通。周姨娘与语山姐姐觉得如何?”

    庄语山本来就不愿承认自己比寒雁差,但又想要学会寒雁那一手丹青,故而勉强答应。眼见自己不用在寒雁的光华下学习,请的这个姑姑又比寒雁更加出色,当下就回答道:“这样便好…”还想说什么,目光触及周氏时又缩了回去。周氏看着寒雁,虽然对寒雁的拒绝心生不满,但是燕姑姑的名头也让她心动不已。寒雁没有说谎,这位燕姑姑的确是才艺双绝,倘若庄语山能习得一二,必然能将寒雁比下去,后嫁入高门也是一项有利的筹码。

    果然,不过片刻,周氏就笑道:“要让语山整烦着四小姐,妾也过意不去,不如就请那位燕姑姑来。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的动…”

    庄仕洋不在意的摆摆手:“这有何难,等会我便让下人拿我的帖子去请,只管等着就好。”

    见目的达到,寒雁笑了笑:“父亲,雁儿今还约了邓婵姐姐,先告退了。”

    庄仕洋本就嫌寒雁站在这儿碍眼,闻言只是不耐烦道:“那你快去吧。”

    寒雁便又行了个礼,规规矩矩的告退了。

    回清秋苑的途中,汲蓝忍不住道:“小姐,你怎么就给周姨娘出了个好主意,燕姑姑那样的才华不来教小姐,反而便宜了珙桐苑那位,后若是那位把小姐比下去怎么办?”

    没等寒雁开口,姝红便沉声道:“那位怎么能和小姐比?”

    寒雁一愣之下倒是笑开了,见四下无人,便轻声道:“你们可知那燕姑姑是什么人?”

    汲蓝呆了呆,很快反应过来,有些惊喜的看向寒雁:“难道…”

    “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寒雁轻描淡写道:“语山姐姐平里那么闲,总得找点事做才成。”

    汲蓝忍不住夸奖道:“小姐真聪明。”

    寒雁不置可否。

    对燕姑姑的了解,还是托上一世周氏的福。前世寒雁自从知道自己要嫁给卫如风的消息,生怕自己哪点做得不好,央求周氏请一位姑姑过来教导。周氏当时也真的为她请了一位京中才女,便是这位燕姑姑。

    这位燕姑姑才华横溢是不假,可惜这世上,才华与人品并不等同。燕姑姑年轻时进宫差点做了秀女,但最终还是因为容貌平凡没能成功,因此这位燕姑姑厌恶一切容貌美丽的女子,加上周氏的特意“嘱咐”,寒雁上一世没少受她的折磨,庄语山生的美艳,怕是这位燕姑姑会给她不少苦头吃。

    而庄语山心高气傲,怕是这位燕姑姑和她将来的冲突只会多不会少。不知道庄语山会不会为了才华委曲求全,还是在侮辱之下不甘示弱,不过那也不是她所关心的事了。

    回到清秋苑,“小姐,咱们这是要去邓尚书府上?”姝红询问道。

    寒雁摇摇头:“去挑辆不打眼的马车,我们去顺昌武馆。”

    汲蓝虽然诧异,还是照她说的去寻马车,寒雁一边换了件普通的青缎背心,外头罩了件银红小袄,下穿白绫细折裙,仍旧梳了个团子髻。看着像是大户人家的丫头。

    那外头的小袄已经有些短了,姝红道:“小姐,什么时候去如意楼裁几件衣裳,这都短了…”

    寒雁这才注意到,却是舍不得,这些衣裳,都是娘亲在世的时候为她添做的。自从娘亲过世后,自己的衣食起居,除了边的丫头和陈妈妈,这府上全然没有人过问,不由得苦笑:“不必了,我看这就很好。”

    姝红有些犹豫:“小姐平里打赏下人的银子,也足够做好几件了…”

    寒雁摇摇头:“衣裳不合,我穿着不会出什么事,可是这府上的下人一天不打点,怕就会起什么幺蛾子。况且,我并非是因为缺银子…”复又笑了笑:“罢了,不说这些,我们走吧。”

    姝红找来面纱为她细心戴上,寒雁又从匣子里掏出一张银票揣在袖子里。顺昌武馆在最近新立了一间女子武馆,京中的妇人们纷纷前往,一时间倒是十分闹,寒雁已有耳闻,是时候去讨还利息了。

    杨琦,到底还是接受了她的建议。

    ------题外话------

    昨天在考试,今天上传新章节才发现进首推了…我勒个去我还木有准备好哇【捂脸。请大家多多支持哦,谢谢!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