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祝捷大舞

    皇上发话,众位大臣就算再有微词也都不敢表现出来。寒雁扫视一周,但见夫人小姐们脸上都是窃喜又期待的神色,想了想便又释然。此次所谓小姐们之间的才艺比试,当着这么多名门公子面前,争个脸面和好名声,甚至有可能嫁入高门。对于想要改变命运的庶女们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对于本地位高贵的大家闺秀来说,也正是对自己婚事的一个考验。

    庄语山已经激动的握起拳头,不住往男眷那边瞟,寒雁注意到,她的目光在玄清王和赫连煜上不断流连。寒雁心中便冷笑一声,那两位是什么份,庄语山想要搭上人家,做妾都要看看自己够不够那个资格。

    李佳棋却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注意到寒雁打量的目光,忍不住出言挑衅:“庄姑娘这般轻松,想必是有什么绝佳才艺吧。”

    寒雁简直莫名其妙,她不过是一个三品大臣的女儿,还轮不到她来出风头。至于才艺嘛,寒雁却觉得没有必要展示,自己不是给人取乐的戏子,凭什么巴巴的扑上去展示。便笑道:“我没有什么才艺,比不得李姑娘惊才绝艳。”李佳棋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故作惊讶道:“庄姑娘莫不是谦虚,谁都知道你整呆在府里绣花弹琴,这般用功,技艺必是极出色的。”

    寒雁还没说话,庄语山已经开口:“对呀四妹妹,府里人都知道你弹得一手好琴呢,那琴声都能招来蝴蝶,等会儿可要好好表演。”

    听到庄语山的话,李佳棋登时就有些嫉妒的看着寒雁,语气不悦道:“庄姑娘果然是谦虚了,怎么还藏着,看来等会是想给我们一个惊喜。”

    寒雁淡淡看了一眼庄语山,半晌才道:“姐姐说笑了,寒雁自从三年前母亲卧病在便没再摸琴,姐姐真是关心寒雁,刚进府没多久,连三年前寒雁的事都打听的一清二楚。”

    庄语山一愣,脸涨的通红。寒雁这话说的不就是暗示她不规矩,刚进府就去打听嫡出妹妹的私事,恐怕也是个不安分的。

    寒雁瞧着她哑口无言的模样,又笑道:“再说哪里轮得到寒雁上去表演,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寒雁可不敢托大,别风头没出,倒出了个丑,丢了全庄府的脸面。”说完警告的看了一眼庄语山,若是庄语山想要借此机会展露自己的美貌,被有心之人利用,连累了整个庄府就完了。虽然她对庄家没什么特别的感,但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在她还脱离出去之前,庄家有什么闪失,她和庄寒明都会出事。

    庄语山生的美貌,又贪慕虚荣,皇宫之中像她这样的最容易被利用,寒雁低下头沉思,庄语山若有了助力,想要扳倒就不那么容易了。

    庄语山被寒雁的话堵得哑口无言,心中恨不得将寒雁撕碎了,盯着寒雁的眸子闪过一丝狠,想了想,俯凑到李佳棋耳边小声说话起来。

    寒雁毫不在意的瞥了一眼,用脚趾都能想到这两人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呢,不过光天化之下,她们能做什么?寒雁倒是很好奇,面上虽然仍是轻松笑着,心里却暗自警惕起来。

    邓婵碰了碰她的手臂:“快看!”

    寒雁抬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只顾着庄语山二人,没发现云霓郡主已经开始跳起舞来。

    后的婢子开始抚琴,这是一首极其欢快的舞蹈,云霓郡主一鲜衣,姿轻盈,脚步踏着节拍,手持一面铃鼓,素手轻轻拍打鼓面,一面旋转跳跃。

    寒雁看出来了,云霓郡主跳的居然是皇室失传多年的战场祝捷舞。很多年前先皇的母亲自创此舞跳过,因此太上皇才对她一件倾心。如今云霓居然能跳出多年不见的祝捷舞,别说皇上皇后,满场文武百官没有不惊讶赞叹的。

    寒雁盯着那翩翩起舞的少女,分明是韶华年纪,脸蛋因为用力泛起微微的红色,容颜美可。最惊艳的是眉目间的天真与烂漫,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少女居然是皇室中人。她时而弯腰踩踏节拍,时而转动手中铃鼓,一颦一笑皆让人感到无比自然与欢喜。金灿灿的裙边晃起华边,上的珠翠珐琅叮咚作响。

    寒雁注意到,云霓郡主起舞间目光有意无意的朝男眷席上看去,而她所看的方向,坐着的高大男子,正是成磊。

    云霓郡主心上人是成大将军?

    寒雁悄悄打量成磊,却见他一副混不在意的模样,既无欣喜,也无动。再瞧瞧云霓郡主羞的表,已然明白这便是所谓的郎无心,妾有意。

    寒雁在这边对云霓和成磊两人若有所思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的一番动作已经落入别人眼中。

    赫连煜隔着筵席紧紧盯着寒雁:“她真的是宫宴中人,不知是哪家府上的千金。”

    边的白衣男子顺着赫连煜的目光瞧过去,声音冷淡:“看上了便去提亲。”

    赫连煜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你饶了我吧,那丫头连你侄子都敢威胁,要是娶回去后院不得翻了天。再说,”他嫌弃的瞥了寒雁那边一眼:“不过是个臭未干的小娃娃,说什么提亲不提亲。”

    臭未干的小娃娃?傅云夕挑眉,似是听到了什么笑话。那个小姑娘的心计,怕是许多成年女子都比不过的。

    赫连煜见自己的好友一眨不眨的盯着女眷那边,心中一动,打趣道:“莫不是你看上了那小娃娃?啧啧,说起来你们也甚是般配,一个冰块似的子,一个肚子里全是坏水。若是成了,也不知道是谁收服谁?”想到此处,越发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只是不知道那姑娘家中如何,若是门当户对,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傅云夕只是不动声色听着赫连煜的胡扯完,淡淡道:“你想再被左相关几天祠堂的话,尽管说。”

    赫连煜瞬间噤声,脑门上冒出一大滴汗,开玩笑,再被自家老子关几天会要了人命的。

    寒雁想通过后,便津津有味的看着云霓郡主的舞蹈,失传多年的祝捷舞,看到算是赚了。姝红在一边服侍,注意到李佳棋同庄语山使了个眼色,对着寒雁露出一个森的笑容来。

    ------题外话------

    傅云夕:还不让我出场?我老婆有危险了!

    茶茶:啊咧还不到英雄救美的时候,这点小CSAE你老婆搞得定~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