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云霓郡主

    寒雁带着汲蓝回到筵席的时候,庄寒明已经先一步抵达。姝红见了她们舒了口气,寒雁在邓婵边坐下来,邓婵关心道:“怎么去了那么久,我还担心会不会出事?”

    就听见对面的庄语山轻笑一声:“这宫里大得很,景色也不错,妹妹若是光顾着看景也是有可原。”

    李佳棋冷笑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去与人私会了。”

    寒雁只笑眯眯道:“听说心中有佛的人,看谁都是佛。”

    李佳棋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寒雁这么说就是暗示她李佳棋经常做这种与人私通的事,所以看所有人都是这般。

    “四妹妹,你怎么能这样说李姑娘?”庄语山见李佳棋脸色不虞,立刻担忧道,可惜语气里怎样都掩饰不住那一丝幸灾乐祸。

    邓婵却突然开口:“庄姑娘如何这样说?我们桌上的姐妹都看着呢,寒雁可没有说李姑娘一个不是。庄姑娘怎么就认为寒雁说的是李姑娘?”

    庄语山一噎,明白自己太心急了。李佳棋瞪了她一眼,明显把气撒在她上。可是对方是高门大户的千金,庄语山也只得默默受着,端出一副友的笑容。

    寒雁不想在这事上多费口舌,李佳棋与她的梁子已然结下了。现下也不可能有什么改变,寒雁担心的是方才的事。方才的事也是她一时冲动了,打了张威威胁太子,不是她胆大妄为。实在是一与庄寒明有关,她就乱了方寸,关心则乱,庄寒明是她的死

    若是太子与她结了仇,寒雁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储君之位的争斗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的局势,单就现在来说,得罪了太子不是什么好事。张威那边倒是不用担心,反正也已经与周氏母女撕破脸皮,大周氏既然是她们的亲戚,自然也在寒雁敌对的队伍之中。只是…剩下的两个人。

    寒雁把目光投向男眷席边,玄清王已经和赫连煜走了进来落座。赫连煜这个人本就胆大,寒雁怕他为了之前那事做出什么大胆的举动。不过那时寒雁也没有料到今会与他在筵席上碰面,可是赫连煜之事毕竟只是一个巧合。

    寒雁的目光落在赫连煜边的白衣男子上,那人只低头抿了一口茶,眸光清冽,并不看周围众人,也不搭理其他。冷冷清清的坐在一处,却又吸引的人忍不住多看几眼,仿佛遗落凡世的谪仙。

    朝中人大多周旋于名利场中,上多多少少也会沾染一些浊气。寒雁曾经喜欢卫如风,就是因为卫如风较之其他青年官僚,上多了几分正直。可那正直是否属实,却是无人得知了。玄清王的上,并不是正气或是浊气,他是根本没有人气。寒雁心中暗想,这样的人看着简直跟神仙一样,骄傲的万事万物都入不了他的眼。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清华贵雅的人居然是朝中的重臣。

    那人手一动,放下手中的茶盏。寒雁连忙低下头,生怕被对方发现自己窥伺的行径。

    玄清王的目光她见过,清清淡淡,却像能把人看透一般,寒雁直觉这个玄清王,恐怕比太子还要令人棘手。

    筵席过了一阵,突然听见一个俏的嗓音至大厅传来:“儿臣参见父皇。”

    寒雁闻言望去,但见大厅后缓缓走出一位紫十四五岁的少女,头戴嵌珠八宝紫金冠,穿紫色石榴撒金百褶裙,搭着一件圆月彩绣金丝褂子,腰间缠着一条绒花红宝石素腰带,眼如点漆,眉如墨画,言笑晏晏,俏丽中含着一丝尊贵的典雅。

    寒雁只觉得这少女看着眼熟,待想起来时不由得恍然大悟,这便是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云霓郡主,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皇上似乎也没料到,不过对于这个女儿他最是宠,便也看着她想要做什么。

    云霓郡主歪着头笑了笑:“今宫中夜宴,儿臣学了一支舞,想要献给父皇,望天佑大宗,大宗江山永远这般繁荣昌盛。”

    众人哗然。只因为女儿家本不该抛头露脸,这云霓郡主为皇室中人,本就尊贵万分,居然当着臣子家眷面前起舞,这便是自降份,与那些个花楼里的女子有什么不同。皇上的脸色登时沉下来,可是云霓说的又没错,为了大宗江山而献舞,反而让他不知怎么反驳。可是若答应了,皇室的脸面又向哪里搁?

    寒雁瞅着云霓郡主,心中倒是有些佩服。这郡主看着是个胆大的,居然敢不顾皇上的脸色行事,不过,这样的自由倒是令人羡慕。

    皇上的怒气显而易见,筵席上的众人皆是安静下来。没有人敢在老虎面前拔牙,都希望皇上的怒火不要殃及自己上。

    就在这时,一道晴朗的男声打断了沉默:“父皇,儿臣倒认为,皇妹的这个想法不错。”

    除了皇后,皇上的妃嫔们都坐在一处,此刻,陈贵妃端茶的手一僵,面上出现细小的紧张之色。

    寒雁望过去,只见说话人是个俊美的年轻男子,衣饰倒像是皇族中人,寒雁正在猜测是哪位皇子。就见皇上盯着这个男子,神色辨不出喜怒道:“老七,你有什么想法?”

    寒雁一愣,老七,这是七皇子?

    七皇子却是朝皇上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后,方道:“儿臣认为,此次成将军制敌大捷,当是天下大乐。皇妹有此心思是好事,只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早听闻我大宗女儿个个才貌双全,众位大臣千金更是如此。不如今便让在座小姐们都来尽兴做些节目,让皇妹也不至于无聊,还能看看是谁家女儿最是好风采!”

    寒雁一惊,登时就有些复杂的瞧向这位七皇子,一番话便将云霓郡主自降份的表演变成了小姐们的尽心表演。将众位大臣的千金拉扯进来,自然不会有人说自家女儿也是自降份。且方才那一番话,讨好了小姐,亦讨好了云霓。居然是两边不得罪,也并没有因此驳了皇上的意思,好圆滑的人!

    而这个圆滑如斯的男人,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她还有没有机会扳回一局?

    寒雁这样想着,却见在皇后勉强维持的微笑中,皇上满意道:“说得有理,云霓,朕便准你献舞,请众卿家千金也要不吝才华,让朕大开眼界。”

    ------题外话------

    猜猜这个七皇子是干嘛的?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