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京中俊杰

    赏梅中途遇上皇上,算是一场小风波。皇上呆了片刻就离开了,梅园也渐渐的恢复了之前的闹。

    寒雁坐在皇后边,乖巧的同皇后说话。经过方才那一出,周围的夫人小姐看寒雁的目光顿时有些不同,有的甚至起了亲近讨好之意。

    寒雁自始自终都是笑意盈盈,皇后与她说话,回答的也是极其讨喜,配上她那幅可的模样,皇后倒是生了几分真心的慈

    那边的庄语山面色已经极其难看,她没想到,自己的主意不但没收拾寒雁,反而给了她出风头的机会。皇上走的时候可是赞叹了寒雁好几句,而皇后现在居然让她坐在边,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嫉妒。

    周氏却忙着跟众位夫人攀谈,虽然她也暗恨寒雁的好运,不过能为庄语山铺平道路才是更重要的。进宫的机会并不常有,必须抓紧利用。

    寒雁说说笑笑的时间,也不忘观察那位李姑娘。李佳棋一直不时的盯着她,寒雁敏感的感觉到她的敌意,心中更觉诧异。

    没有无缘无故的敌意,那位李佳棋,为什么会针对她?

    如果李佳棋的敌意是明显的,那么另一道审视的目光,却是让寒雁压力倍增。

    捻起一块糕点,寒雁掩去眸中的深意,余光瞥向丽妃边的皇太后。

    那一道审视的目光,代表什么,寒雁无从得知。但是从与这位皇太后一见面开始,对方的态度就十分耐人寻味。怀中锦帕里的那方玉镯,似乎也变得炙烫起来。

    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寒雁索把这事搁到一边,安心的赏起梅花,这梅园的白梅虽美,却不及那红梅林的半分风华。宫里有那般胜景,皇后赏的地却是这块,除非那地方不是常人能进的,或者牵扯到什么秘密。

    寒雁对其中的秘密没有一点兴趣,通常来说,知道的秘密越多,死的越早。倒是想起方才那个俊美男子,寒雁脑海里又浮起自己躲在对方大氅里的画面,不由得脸上一红。

    那人在宫里这般肆意,应该是个尊贵的,希望莫要碰上才好,自己可不想再一次被冻伤。

    赏梅的时间过的很快,不过多久,天就暗了下来。皇后站起,对着座中各位笑道:“时候不早了,宫宴许是备好了,便早些入座吧。”

    寒雁瞧着皇后,她的招呼听起来亲切自然,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官家太太,可是姿态优雅尊贵,不愧是母仪天下的六宫之首。

    若有所思的垂下头,如果能从皇后上学会这样的姿态,或许以后会有会有用的上的地方。

    寒雁便随着众位夫人朝宴厅走去。

    宫宴的地方,大前倚着一条清溪,清流一带,势如游龙,两边石栏上,皆系水晶玻璃各色风灯,点的如银花雪浪。各色花灯烂灼,皆系纱绫扎成,精致非常。

    天色如泼墨,无星无月,厚厚的白雪覆盖十里大地,檐下的大红灯笼晕着喜悦的红光,周围宫女皆着翠色小袄,捧着个银盘子恭迎各位夫人。

    大分为男眷和女眷席面,因是皇家喜事,并未有屏风隔开。在座的闺阁女儿皆是一副期待的模样,眼中闪烁着兴奋,却又迫于礼数低着头,不敢随意望去。

    邓婵碰了碰寒雁的胳膊:“听说今儿个成将军会回来呢,咱们也能一睹这勇猛大将的风采。”

    寒雁盯着她笑:“不过是两个眼睛一张嘴,还有什么不同不成,有什么可看的?”

    邓婵不赞同的道:“他可是驱逐了西北鞑虏的大将军啊,爹说,大宗开世以来,将鞑子赶的这般彻底的,成将军是第一个,而且,他才二十一的年纪。”

    寒雁若有所思的看了邓婵一眼,见她说起那位成将军便神采飞扬,打趣道:“你倒知道的这般清楚,莫不是心动了?”

    邓婵一愣,顿时满面通红,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拿手去推寒雁:“尽知道胡说!谁教你这般胆大,说的这是什么话!”

    寒雁笑着求饶,两个说笑了一阵,邓婵才道:“说起来这次宫宴,咱们可是能见着许多大人物呢。那成将军是一个,还有其他的。”

    “其他的?”寒雁随口问。

    庄仕洋与她感淡薄,别提跟她讲朝中事宜,平家常都不与她多说。邓婵却是邓尚书的掌上明珠,许多朝野之事,不是重要的,也愿意当乐事告诉邓婵。听见寒雁这么一问,邓婵顿时拉着她道:“这京城中的大人物,若是年轻的,如今当属玄清王,卫王世子,赫连家小少爷,成将军,还有首富江玉楼。”

    听见卫如风的名字,寒雁心中一顿,随即苦笑,在世人眼中,卫如风的确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可是这位青年才俊,上一世赐给了她一杯毒酒。

    邓婵没注意到寒雁的神,还在继续道:“江玉楼今是看不见了,他是商户,自然不能进宫。不过其他几位,今儿个我们都能遇见。”

    寒雁一顿,都能遇见,也就是说,今的宫宴,她又要见到卫如风?想到这里,不心乱如麻。

    “成将军你也知道,我不用说,赫连家的小少爷,据说生的倾国倾城,是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不过名声嘛,倒是不怎么样?”

    寒雁听着邓婵的话,想起之前那位美艳的红衣男子,那一张妩媚风流的脸,的确当得起国色天香四字,登时就忍不住想发笑。

    邓婵见寒雁笑了,以为自她对自己的话有兴趣,顿时兴致更加高涨:“那卫王世子呢,叫卫如风,是个温和的,品貌皆是上品,更重要的是待人和气谦逊,是堂堂正正的君子呢。”

    君子?寒雁默默扯了扯嘴角,不知该用什么表迎合邓婵的话。

    “不过这风头最盛的,却是玄清王!”邓婵已经换上一种钦慕的语气:“这位玄清王十四岁便披甲上阵,听说还是成将军的师父。你想,成将军已经是那般勇猛,那玄清王不是更厉害。爹爹说过,这玄清王居朝中重臣地位,皇上尚且要看他几分颜色。而且,他容貌虽不及赫连煜,风姿却是更胜一筹,这京里见过他的女儿无不倾倒,只是可惜,”说道这里,邓婵的声音低下去:“听说是个断袖!”

    寒雁吃了一惊,然后“扑哧”一声笑出来。

    邓婵一愣:“你笑什么?”

    寒雁摇摇头:“我只是想,你说的他既然那般好,真有那毛病,倒是可惜了。”

    邓婵撇撇嘴:“可不是嘛。”

    寒雁却在心里计较起来,这京里风头最盛的几个,卫如风、赫连煜、江玉楼她都见过了,倒是对另外两位有些好奇起来。

    就在这时,听到门口太监尖着嗓子长长的一声:“皇上驾到——”

    下意识的转过头,寒雁一眼便见着一袭明黄的龙袍尊贵华丽,后跟着数位大臣,缓步而来。

    ------题外话------

    求撒花求包养啊~\(≧▽≦)/~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