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逢迎拍马

    如同那男子所说,寒雁走了不久,便见着一间精美的宫苑,外头两位宫女正在洒扫,寒雁与她们说了说话,其中一个宫女便带她找到了梅园。

    汲蓝和姝红早就急坏了,远远见着她就迎了上来:“小姐可是回来了,都怪奴婢不好,没有跟着小姐,这深宫大院的,小姐没出什么事吧?”

    寒雁笑着冲她们摇摇头:“我没事。”

    邓婵也站起来,拉着她的手担忧道:“怎么回事?方才你姐姐过来说,让你在净房外等她,出来后你便不见踪影了。李姑娘还差了下人去寻呢。”

    寒雁一挑眉:“李姑娘?哪个李姑娘?”

    邓婵道:“坐在你姐姐边那位,右相的千金。”

    寒雁这才把目光投向座中那边人,周围的夫人小姐们见寒雁回来都没怎么注意,这会儿寒雁看过去,庄语山脸色发白,对上她的目光,心虚的不敢看她。

    寒雁心中了然,瞥见她周围的华服少女,那位李姑娘,此刻正狠狠的与她对视,目光里全是愤怒和不甘。

    奇了怪了,这李姑娘她根本就不认识,若是为庄语山出头也犯不着这样,她是忘记了什么事吗?

    在脑子里仔细想了一遍,寒雁确定自己没有这位李姑娘有什么矛盾不快,心中正在疑惑,就听见那位李姑娘道:“庄姑娘方才怎么会走丢?这皇宫不比外头,胡乱走是会出差错的呀。可是没有遇见什么事吧?”

    她这一问,周围许多夫人的目光便落在寒雁上,连那边正与贵妇说话的皇后,端茶的动作微微一动,也意味深长的看过来。

    寒雁皱了皱眉头,这是说她不懂规矩,自个儿在皇宫里乱走。还暗示了自己也许遇到什么事。皇后都注意到她,若是被怀疑去了什么秘密的地方,今儿个她在皇宫某些人中,就是落下刺儿了,得想个办法撇开才行。

    看着周围人好奇的目光,寒雁叹了口气,委屈道:“还说呢,语山姐姐只带了一个宫女姐姐,宫女姐姐还陪着她进了净房。雁儿一个人在外头,等了许久都不见姐姐出来,无聊的紧,恰好见着一只金翅雀儿飞过,心里惊奇便去追着,没想到…没想到迷路了,”寒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好在很快就遇上了宫女姐姐,将雁儿带了过来。”说着又用几分天真羡慕的语气道:“皇宫里的稀罕事儿真多,从前只在书本上见着金翅雀儿呢,今儿个却叫雁儿大开眼界了,娘娘和陛下果真是天威福泽,连这祥兆之鸟都飞了过来,咱们大宗秋鼎盛!”

    她扎着两个团子髻,圆圆的小脸上微微带了些红晕,看着有几分像画上观音座下粉雕玉琢的童女,越发的讨喜可人。这一番话说出来,声音清脆活泼,掷地有声。

    这话说的巧,庄语山去净房,只带一个宫女,偏偏这宫女还跟着她去了净房,说是跟着伺候有些过了。反而把寒雁一个人撂在外头吹冷风,有心之人都能看出来这是怎么回事。一时间,庄语山周围的小姐们看她的目光就更多了些鄙夷。

    而皇后娘娘,却被寒雁一口一个“福泽”说的心中大悦,面上就绽开了欢喜的笑容,朝着她招了招手:“好孩子,到本宫这里来。”

    寒雁乖巧的走过去,皇后摸了摸她的头,声音有些急切道:“你真见着了金翅雀儿?”

    寒雁便是有些畏怯,又有些欣喜道:“是真的!雁儿还是第一次见着,所以才那般新鲜迷了路,”她小心翼翼的看着皇后,道:“那雀儿的羽毛金光灿灿,和娘娘的裙边倒是有些像。”

    话音刚落,便听见一声斥:“大胆!怎么能将娘娘比作畜生?”

    寒雁抬头一看,正是那位李姑娘,此刻站起来,一副颇为愤怒的模样看着她。

    皇后一摆手,有些不悦道:“佳棋,女儿家怎能这般莽撞?让庄姑娘把话说完。”

    寒雁撇了撇嘴,小脸上带着几分认真道:“金翅雀儿才不是畜生,雁儿的娘亲曾经说过,金翅雀儿是护家神的化,只要有金翅雀儿在的地方,那家人就会福泽百倍,子孙绵延不绝。雁儿只是觉得,娘娘也是有福之人,这些年一直甫佐圣上,大宗的江山才会这般繁荣昌盛,况且那贵气的羽色,也与娘娘十分相像。如此说来,娘娘倒是人间的金翅雀儿化,只是,那雀儿护得是小家,娘娘护的是大家!”

    为女子,自然是喜欢听到别人赞美的,在场的夫人多多少少都会讨好逢迎皇后,但是谁都没有寒雁说的这般巧妙。她一句话,便称赞了皇后高贵的地位,又是天生的贵命,更是国家的福气。皇后位居六宫之首,这些年大大小小的漂亮话儿听了不少,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听的这样舒服。寒雁的赞美,赞美的大气,让她忍不住笑逐颜开。在低下头看着寒雁天真的小脸,顿时眼中多了几分喜:“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江山社稷,都是皇上的福泽,众位将士大臣才是护国之士。本宫不过一位妇人,哪里有那般本事。”

    寒雁歪着头,突然听到后传来一声朗笑:“梓潼无需推辞,朕看那姑娘说的没错,你确实是朕的福星!”

    寒雁抬起头,一眼望见远处皇上带着几位亲僚走了过来,想必是听到之前她所说的话。

    皇后闻言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连忙战起来福:“臣妾给皇上请安。”

    周围的夫人小姐也纷纷跪下行礼,皇上却是极开心的的模样:“诸位不必多礼。”转而又对皇后道:“梓潼,李家姑娘的话朕听到了,看来今年我大宗繁盛,才会引得福鸟飞来。”

    皇后微微一笑:“都是皇上治国有方。”

    皇上满意的看了她一眼,道:“里头的功劳,也有你一份!”

    皇上已经很久没这么温和的对她了,皇后心中一喜,脸上泛起红晕,再看向边笑意盈盈的寒雁时,目光就多了几分柔和。

    ------题外话------

    继续求包养求撒花~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