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亲密接触

    就在寒雁朝对方望过去的时候,天上居然开始飘起雪来。

    雪花簌簌的掉在寒雁的头上肩上,一时间那人的面目竟有些模糊。寒雁什么都不敢做,对方已经发现了她。一时间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

    此刻大雪纷纷扬扬的落下来,映着红梅点点,若不是不远处站着个陌生人,实在是称得上一幅美景。

    只可惜主角却没心思欣赏什么美景,过了最初的慌乱,寒雁已经慢慢冷静下来。那个人出现在这里,要么他本就是地里的人,要么,他的份已经高到不用惧怕“地”这个名头。

    低头思索了一下,对方分明已经发现了她,却不动声色,是放过她的意思?

    寒雁迟疑了一下,打定主意不管那人到底是谁,现在溜之大吉才是办法。正要抬脚离开,却听见前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寒雁登时就是一阵紧张,怎么还会有人?

    这是一片广阔的红梅林,梅树长得也足够茂密,但是并不代表就能遮住寒雁的影。况且这雪地之中,寒雁一着实醒目。

    心下一慌,寒雁一抬头瞥见那边长长的宫墙,宫墙拐角处大概可以藏匿的下她,可是,刚才那个人还站在拐角处。

    寒雁心下紧张,那才那个人和现在的这拨人是不是一路的?若是一路的,她做什么选择都是同样的下场。若是不同路的,她应该选择哪一个?

    那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伴随着一男一女交谈的声音,来的是两个人,那边却只有一个人。寒雁咬了咬牙,就往宫墙那边走去。

    宫墙那边立着的人影却像是毫无反应,既没有注意寒雁,也没有注意来的一男一女,依旧笔直的站在梅树下。

    走的越近,寒雁心中越是紧张,可是那边的一男一女已经向梅林深处走进来,寒雁低着头往前走,就看见离自己一步之遥的雪地上,墨色滚金边的华贵官靴。

    她没来由的就一阵紧张,因为来自自己面前的人,散发着一股极其凌厉的寒意。这一刻,寒雁居然不敢抬头。

    可是,没容她继续想下去,前边已经传来男女呻吟的声音,那声音似愉悦似痛楚,夹杂着女人低低的喘息和男人难耐的怒吼。寒雁几乎立刻就明白过来,呆了两秒,小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上一世出嫁前,陈妈妈是给她拿过几本小册子让她看的,卫王府不同于其他府邸,陈妈妈嘱咐寒雁要学会抓住卫如风的心,便与她说的尤为详细,甚至还找了些木偶来演示。寒雁自然懂这声音代表着什么,想到卫如风,寒雁脸色一白,紧接着,又紧张起来。

    宫中的女眷,除了赴宴的夫人小姐们,几乎可以说全都是皇上的女人。这会儿皇上和男眷们应当在猎场狩猎,可是这男人居然就在宫中与女子苟合。不论这女子是不是皇帝的妃子或是什么人,这都是私通的罪名。寒雁要是被发现,一定只有死路一条。如果那男人份高贵一点,那女人是宫外的小姐,今她们在这里行龌蹉之事被寒雁遇到,寒雁就只能嫁给那个男人了!

    女子的命运,本来就是这般无奈。尤其是大户人家的女子,行止更是不能出一步差错,世道艰难,没想到今庄语山的一番作为,居然将她推入如此困难的境地!

    那边的男女不知是怎么回事,居然一边做那事,一边越来越往这边走,若是再走几步,就可以看见躲在宫墙这边的寒雁了。

    寒雁又恨又急,余光瞥见边那人,突然心中一震。

    从一开始,这一位就没有表现出任何慌张,就这么静静站在原地。即便寒雁突然走过来,也不见这人有一丝动作。

    寒雁因着心虚的缘故,一直不敢抬头。但见着那双男子穿的官靴,便知这男子份非富即贵,不是她能招惹的。只是眼下这事,他们应当是绑在一条船上的蚂蚱,可是这只蚂蚱怎么就不急?

    他能这般镇定,莫非是真的不怕?

    他不怕,她怕!

    她只是庄家一个不受宠的小姐,这一位若是个大份,自然可以万事不堪忧的走人,可是她,要么被人秘密的杀死,要么,就要下嫁那个梅林里的夫。无论是哪一种结局,都是她不愿看到的!

    凭什么,别人的过错要她来承担,这一世,又要死在庄语山的谋里么?

    她不甘!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在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她一撩面前男子的乌豹大氅,整个人钻了进去。

    在钻进去之后寒雁就后悔了,因为从这个男人上散发出的凛冽,几乎将她冻成冰块。

    与此同时,她才开始感到后怕起来。自己一时冲动,料定这男人绝对有办法应付眼前的局面,又不能让自己暴露,便钻进了男子的大氅。可是,这人是敌是友都不清楚,他完全可以一把将自己扔出去。而且,她怎么能做出这样大胆的举动,子贴着这男人,男特有的雄味道扑鼻而来,带着几分雅致的竹香,寒雁只觉得心跳如鼓。

    对方明显是怒了,寒雁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紧贴的这具上散发的不悦,心下有些绝望,想着要被扔出去,子都有些发抖。

    只是顿了顿,突然感觉上一紧,男子一手隔着大氅扶着她的后背,将她整个人牢牢护在边。接着准确无误的揪着她的后颈飞而起,寒雁只觉得子一轻,脚下一空,吓得她紧紧揪住男子的衣裳不敢睁眼,只觉得整个子都悬在半空,心怦怦直跳,不过须臾,又落在地上。

    什么都不敢做,子蜷在那人的大氅里,竟然也有几分温暖,只是黑乎乎的,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却听见头顶传来一个清冷动人的声音,如陈年美酒般醇厚优雅,微微的拂过心间。

    “还不舍得出来?”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