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谁家芳华

    领路的宫女走在前面,寒雁和庄语山走在后面。庄语山脸上一直带着微笑,寒雁虽然警惕,却也不知道她究竟想怎么样,只好暗暗握紧袖中的一枚木簪。

    这木簪是她十岁生辰时,庄寒明亲手削好送给她的。上面的花样虽然粗糙,却也看得出制造之人的用心。起初她是感动舍不得用,况且自己一个官家小姐,戴个木头簪子出门实在说不过去,就放进匣子里收藏起来。重生后她整理物品时,发现这根木簪居然光亮如初,想必庄寒明当时用的是极好的木料。

    物尽其用,她便自己寻了小刀,把簪子的一头磨得尖锐无比,顺带削了个倒刺,权当防用了。虽然真正遭遇不测时,这根簪子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是心里总归好受些。

    眼下庄语山不怀好意,她也必须步步小心。只是…庄语山在宫中并无熟悉的人,所以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蠢事。要对付自己,除非宫中有人为她撑腰。寒雁就想起刚才那个华服少女,看着是个地位高的,难道是宫中人?

    庄语山究竟对她说了什么,居然能让那个人帮着对付自己?

    寒雁觉得脑子里没有头绪,索走一步看一步。

    宫中的小道错综复杂,那宫女带着寒雁和庄语山不知道拐过多少小径,绕过多少长廊,寒雁只觉得腿都有些发酸的时候,才见着那宫女停下来:“庄小姐,到了。”

    庄语山便拉着寒雁走了进去,皇家的净房,居然也是红瓦朱墙,气势不凡的。寒雁心中刚这么想,随即又暗暗啐了自己一口,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比较宫里的净房和自家府上的净房谁比较好。

    净房总共有三间,寒雁和庄语山各自进了一间,寒雁从一开始就一直保持着警惕,总觉得庄语山会做些什么,于是自进入后一直死盯着净房门,防止着庄语山突然破门而入。

    可是左等右等,寒雁都没见着庄语山的动作,心下有些奇怪,便推门出去,唤了一声:“语山姐姐?”

    回答她的,只有凛冽的风声。

    寒雁心中一凛,猛然间想到了什么,快步走向那宫女的位置,却见着那地方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站在原地半响,她才无奈的笑了,一直防着庄语山会害她,或者是发难,没想到居然是这种方式。

    她们就这样把自己丢在这里?

    寒雁第一次进宫,自然不知道宫中的道路。此刻突然醒悟过来,那宫女方才带她们走的尽是小道,一路上居然没什么太监宫女,这未免太不合理。

    宫中许多地方,其实是很有忌讳的,有些涉及到秘密的,就是地。寒雁此刻站在这里,没有一个人,忍不住就开始怀疑,这里有没有可能是地。

    如果真是地的话,自己站在这里原地等待,庄语山等会回去之后可以说自己走散了,派人来寻,被发现出现在地,就是有理也说不清,皇上怪罪下来,对一个闺阁女子来说,就是致命的。没想到庄语山的心思居然这样恶毒,看来重活一世,虽然她年纪尚小,手段却一点都不心软。

    可是若要谈离开,寒雁也不认识路。这一块都没什么人,所以极有可能,这一块都是敏感地带,走错一步,也许就是另一个地。

    想到这里,寒雁忍不住懊恼起来,当时应该叫汲蓝她们跟上的。可惜丫鬟都在一处伺候,离她太远了,便没想那么多。

    咬了咬牙,寒雁还是一甩头,朝着最东边,一大片林子的地方走过去。

    其实按理说,人的本能会往开阔地带走,可是寒雁却不敢这么做。

    如果是地的话,林子里树木繁密,也许还能为她遮挡一下,那些建筑屋子,却是万万去不得的。

    一边走一边留意着周围的动静,寒雁很快就发现,这周围,竟然是真正的没有一个人!

    事即反常必为妖,宫中没有太监宫女伺候的地方,必然是原因的。与此同时,寒雁也暗暗庆幸刚才自己果断离开,要知道净房那边是一大块空地,她躲都没地方躲!若是有人寻来,一眼就能发现她。

    只是这样走,要到什么时候她才能回到梅园?

    不知走了多久,林子似乎仍然没有尽头。寒雁正在焦虑的时候,空气里突然传来一阵馥郁的芬芳,那香味儿沁人心脾,寒雁闻着不一怔。

    一抬头就愣住了,好大一片红梅!

    若之前皇后的那片白梅园是美景,这厢的红梅就是仙境了。

    大朵大朵的梅花就这么俏生生的绽放开来,夺目的红色,增添了几分喧嚣的味道。梅花冷清,这里的红梅却烈又耀眼,带着孤傲的美,拔在枝头。不畏风雪严寒,料峭枝头。一时间,寒雁只觉得恍然如

    十里红梅,大雪覆地,既艳丽又素淡,既闹又冷清,如同闺中女子芳华悲哀的盛放,壮烈灿烂,最美不过是,最惨不过是,为君零落为君开,偏偏无人欣赏。

    那些梅花开的那般急切,又谢的那般急切,艳艳的红色,红了寒雁的眼。人生太多短暂,芳华难永存,如同她的上一世,死在最美的年华,最美的一天。

    她几乎觉得那红梅就是自己了,她也这么死在盛放的那一天,她也悲哀的无人欣赏。她的美,她的好,那个人看不到。

    梅花只绽开在冬季,所以势必要接受暴风雪的洗礼,她的人生,永远与“平坦”二字沾不上边。所以这一生,便是风吹雨打,无人怜惜。有谁懂得欣赏她,有谁懂得体贴她?她像一个战士,活的悲哀又骄傲,却又——只此一条出路!

    寒雁泪盈于睫,几乎是魔症的往前走了几步,却突然感觉到不远处传来一道探究的目光,心下一凛,脑袋顿时清醒起来,抬眼就朝那边看去。只见一个修长的人影,遥遥立于宫墙边,红梅下,几乎与雪色融为一体,就这么淡淡的看过来。

    ------题外话------

    总算开始有进展了,大家对剧还满意吗?儿纸让你久等了这么晚才出场=W=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