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踏雪寻梅

    刚才因为太后的态度,庄语山又那般行事。在座的诸位夫人小姐已经留意到她们。眼下虽是各自说着话,目光还是有意无意的往这边瞟来。庄语山声音不低,顿时就吸引了旁边几位太太的目光。

    寒雁皱了皱眉,这庄语山还真是会自找麻烦。

    庄语山却像没看到寒雁的表一般,走过来亲的挽住她的胳膊:“雁儿妹妹,平在府里你不喜欢走动,整在屋里绣花写字,我都没能见着你几面。如今能一起出门,当好好说说话才行。”

    邓婵一直在打量寒雁这位新进府的姐姐,听到她这般说话心中就是不悦。这是什么话?说平在府里与寒雁见不着几面,不就是说寒雁喜欢拿架子,为难她这个庶你么?当着这么多夫人小姐的面,落一个寒雁不好相处,虐待庶姐的名声!

    果然,旁边几位夫人看向寒雁的目光顿时就变了。

    寒雁不动声色的把这一切收归眼底,心中叹了口气。世事就是这样的,人们总乐意抓住那些耳朵里听到的八卦,而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庄语山虽然是个庶女,但是自己为难于她,就失了大家闺秀的风度,是心狭窄,甚至于恶毒。这些个夫人太太平里过着琐碎的生活,一听到别人家中的家长里短,就恨不得多生储出些事,来打发她们的八卦之心。

    邓婵一急,正要帮寒雁说几句话,却看见寒雁轻轻拉了一下她的手,邓婵怔了怔,寒雁已经迎上庄语山略带得意的目光,微微一笑:“语山姐姐怎么这样说?雁儿自从母亲过世后,体便一直不太好,在屋中也是怕传了病气给府上其他人。说起来,这些子雁儿也是巴巴的盼语山姐姐来与我说说话,可想是语山姐姐刚进府太忙了,都没顾得上雁儿这边。”

    庄语山一愣,俏脸顿时涨的通红。

    寒雁这话说的很清楚,不是她不出屋见人,而是抱病在,不想把过病气给他人,倒是个心地善良的。而她的庶姐,众位夫人都以以不屑的目光打量着庄语山,嫡出妹妹生病,竟然也不去探望,实在是不知礼数。

    邓婵松了口气,庄语山还想辩解:“我没有…你的病早好了。”

    寒雁垂下了头,掩藏其眸中的绪,似是为难道:“语山姐姐,我生病的事全府上下都是知道的。娘亲刚刚去世,我心里难受,便一直没好利索。”

    在座的夫人都是做母亲的,几乎都知道寒雁刚刚丧母,看见她低垂的眼帘,尚待稚气的脸庞,不由得触动了几分怜意。心想这孩子是个有孝心的,这般年幼便丧母实在可怜,再看庄语山的时候,便生了几分厌恶,不过是个庶女,竟想登堂入室,搬弄是非起来!

    周氏已经觉察到庄语山这边的不对,连忙招呼庄语山到她那边去。寒雁也乐得不用见庄语山那张脸,心中顿时轻松许多。

    邓婵等庄语山过去后,悄悄与寒雁咬耳朵:“我看你那个姐姐不是省油的灯,这般分明是要诋毁你。”

    寒雁耸耸肩:“跳梁小丑,谁与她们一般见识。”

    邓婵便抿嘴一笑:“几不见,你嘴皮子倒伶俐不少,也不知道是谁教的。”

    寒雁笑而不语,抬眼却见外头又走进一位宫装丽人,后跟着几个宫女,对着在座各位盈盈一笑:“众位夫人,娘娘已在梅园等候,烦请太后娘娘与夫人小姐们一道赏梅。”

    宫中夜宴要等到晚上,现在却是白时分。所以皇后便邀请夫人小姐们赏梅打发时间,眼下正是冬季,踏雪赏梅确是一件风雅之事。

    寒雁拉着邓婵跟在夫人们的后头,熟识的夫人们自然在一块说话,就是不熟悉的,也笑着说几句,便熟悉了。

    所谓宴会之上,夫人们的交,便是有目的的。这家有个到了出嫁年纪的女儿,那府有个到了成家之龄的儿子,双方再互相打听一会子家世背景,也许就成了一段好姻缘。

    男人们的政治在推杯换筹的酒桌上,女人们的政治却在家长里短的八卦间。而婚姻,就是女人最大的政治。

    寒雁胡思乱想着这些,余光瞥见周氏母女俩,看见庄寒雁竟然也围着一个华裳少女,不知在说些什么,面上尽是谄媚之色。那少女衣着不凡,眉间倨傲之色顿显,当是有些来头。

    庄语山感觉到了寒雁的目光,转过头来,嘴边扬起一抹挑衅的微笑。寒雁愣了愣,摇摇头不再看她,心中只觉得庄语山真是个蠢的,巴结一个富贵人家的少女,有什么可得意的。

    不过这谄媚之术,应该是有继承了她的母亲,寒雁望着跟一堆夫人说的络的周氏,若有所思。

    果真是八面玲珑的人,这么快就消除了夫人们对她的不悦,甚至于开始接纳。这对寒雁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该想个什么法子阻止呢?

    邓婵见寒雁发呆,推了她一把:“发什么呆,看这梅花,多好看!”

    寒雁这才回过神,顺着她的目光,枝上一朵梅花绽开,芳香袭人,寒雁吸了一口,顿觉得心皆醉。

    这是皇家的园林,几十里的土地,全都种了雪白的梅花,一阵风吹来,一些梅花便飘落坠地,不知是雪是梅,犹如仙境,实在是美轮美奂。

    众位夫人也对这里的美景吸引,皇后在园林处设了小桌座椅,桌上放了精致的点心与果茶,在这里赏赏梅,说说话,的确是乐事。

    寒雁跟着邓婵坐在邓夫人边,邓夫人是个面目和蔼的妇人,对寒雁也很是亲切怜。汲蓝和姝红和其他丫头在梅林那边帮忙,布置一些新鲜的果脯。庄语山坐在那个华服少女边,眼神有意无意往这边扫过来,不用猜也知道在编排是非。

    这是没办法阻止的事,打从一开始庄语山过来就没安好心,况且寒雁还让她吃了那样大的一个亏,依她睚眦必报的格,总是要讨回来的。

    说了一会儿话,庄语山突然站起来走到她边:“雁儿妹妹,我想去趟净房,你陪我一道去吧。”

    寒雁几乎立刻就直觉庄语山在打她什么坏主意,本能的开口拒绝:“让宫女陪你一道去吧,我也不识路。”

    庄语山却是不依不饶,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我…我还是怕,我们是姐妹,雁儿妹妹不会是讨厌我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拒绝就是说她不把庄语山当姐妹,在座的夫人都看着,她还能说什么?

    邓婵也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起道:“我也陪你们一道去吧。”

    寒雁摇了摇头:“不必了,我陪语山姐姐就行,很快就回来。”

    这事和邓婵无关,别把她也牵扯进来。寒雁思索着,毕竟是在宫里,庄语山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她做什么,她且防着就是,目光掠过那一直盯着她们的华服少女,这一位,到底是什么份?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