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邓家小女

    座中人穿着金线绣成的缎子华服,倚在座中捧着一杯香茶,虽年过半百,一双眼睛却精明犀利,然而浑又散发着不可抗拒的皇家之气,让人无端的感到几分压力和威慑。寒雁半跪行礼,太后半晌不说话,沉默许久才道:“起来吧,过来让哀家看看。”

    寒雁心中一愣,她和皇太后没什么接触,眼下的这态度着实耐人寻味。可是也没有不起来的礼,随即连忙起,走到太后边甜甜一笑。

    皇太后一双眼在她脸上瞟了瞟,见寒雁天真无邪,活泼开朗的样子,眼光一转,语气和蔼道:“是个好孩子,”说着脱下手上的玉镯子塞到寒雁手里:“长得也这般标致。”

    寒雁接着手里的镯子,心中瞬间闪过几百个念头,当下有几分惶恐的推辞道:“太后,这太贵重了,臣女受之有愧。”

    太后笑了笑:“且收着吧,哀家是看你乖巧,赏你的。”

    寒雁心中计较,也就故作不安的收下了。

    周氏和庄语山看见这一幕,却是有些坐不住了。谁能想到太后会突然对庄寒雁另眼相看,尤其是庄语山,死死盯着寒雁手里的玉镯子,心中恨得能冒出火光来。

    那个小人凭什么就能得了太后的青眼?

    周氏已经领了庄寒雁走上前行李:“臣妾给太后请安。”

    庄语山方才见见太后给了寒雁玉镯子已是十分眼红,打定主意要讨好太后,没准儿能讨个更高的封赏。便声道:“臣女给太后请安。”

    她的声音本就悦耳,此刻故意放柔,听着就如一阵柔柔的轻风拂过人的耳朵,在平静的湖面上吹起一汪涟漪,弄得人心痒痒。

    她这么一开口,大上的其他女眷纷纷朝她看去。之前寒雁得了太后的赏赐已经令她们十分惊讶,这个庄府的另一位小姐一出声顿时吸引了她们的注意,一瞬间,中的目光全部落在庄语山上。

    寒雁心中叹息一声,庄语山这般作态,听在男人耳中,的确没什么,会令人疼惜宠,可惜座中全是女子。这些侯门贵女,生平最是讲究贤良淑德。庄语山这般柔言媚语,听在她们的耳朵里,就是不守女德,伤风败俗。

    果然,庄语山还在喜滋滋自己出了风头,太后已经看着周氏慢慢开口道:“你就是庄大人新娶的继室?”

    周氏没想到太后会突然这么问,一时间咬紧了双唇。本来她出席宫宴,就是为了大家将她当作庄府新的女主人,可是太后如今这么问,她不能说谎,否则就是欺君之罪,可是若要承认自己的姨娘之位,这宫宴还有什么意思!

    最后,她咬了咬牙:“臣妾并非继室,只是…妾侍。”

    周围的女眷们闻言顿时了然,再看像周氏母女的时候眼光中已经不掩鄙视,难怪这般上不了台面,原来是个妾室和庶出,看她养的女儿,穿的这般风,也不知从哪学来的狐媚手段。果然不比的正室嫡女,粉雕玉琢的,做事从容,更有大家风范。

    周氏吃了亏,听见太后淡淡说道:“这样啊,起来吧。”便没了下文。一时间满脸通红,拉着庄语山就在一边坐下来。

    庄语山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敏感的发觉了周围人目光的不对劲。再看太后没有要封赏她的意思,心中不甘恼怒,干脆把所有怨气都算在寒雁头上。正要同寒雁说几句话时,却看见寒雁坐在一位黄衣少女面前,拉着手笑容满面的说话。

    “彩凤”是太后的居所,平里也用来招待宫中妃嫔。此刻女眷们都在此说笑,各自寻了熟人话家常,也算其乐融融。方才的一点小风波已经过去,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寒雁,我可有多久没见着你了。”黄衣少女拉着寒雁就不肯松手,面上满是喜悦。

    寒雁看着面前的少女,心绪飞的很远。

    邓婵是她的闺中密友,上一世,她出了山贼那事后,整呆在府里,只有邓婵还愿意找她玩耍。两人谊匪浅,可惜后来邓尚书犯了错惹怒皇上,被贬为七品,邓婵嫁给了一位翰林院的官僚,嫁过去不到一年就生病去世了。

    邓婵的体向来是没什么毛病的,寒雁初听到这个消息后简直是不敢置信,后来听闻那位翰林官僚有些为人不耻的好,大家都纷纷传说邓婵是被那位生生折磨死的。

    邓尚书就只有一位女儿,邓婵死后心中郁结,不久就撒手人寰。再过了一年,邓夫人也走了。曾经风光无限的尚书府,就这么落败了。

    想到这里,寒雁心中一紧,握住邓婵的手:“我好想你!”

    邓婵被她吓了一跳,连忙道:“怎么眼睛还红了?伯母走后我想来看你的,可惜在舅父家中。听说那位是你的继母,莫不是受了她的委屈?”

    寒雁只因为看见上一世烟消玉殒之人如今好端端站在自己眼前,心中激动才失态。见邓婵清秀的小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担心,心中一暖,朝她笑道:“她一个妾室,怎么敢给我委屈受?我没事,是见到你太开心了。”

    邓婵先是一愣,之前庄家办丧事时她见着寒雁,寒雁还拉着她的手哭泣,眼里都是绝望。如今看来,却是不知道为何,全都是勃勃生机。她们关系要好,寒雁有什么变化一眼就能看出来,如今的寒雁,上似乎多了些什么,沉稳了不少。虽然方才面对太后的时候仍是天真可,可是邓婵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寒雁并不像表面上那么乖巧。在她的乖巧下,还隐藏着什么。如今听寒雁说起周氏,更是有一种有成竹的自信。那光芒陌生又耀眼,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寒雁看着她发呆,笑道:“怎么看着我不说话?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邓婵回过神,只道自己是多心了。即便寒雁真的变了,这种变化也是极好的。生机勃勃的寒雁比起死气沉沉的寒雁,她更稀罕前一个。遂真诚道:“先前我怕你想不开,如今却是从影里走出来了,我真替你感到开心。”

    “子总是要慢慢过的,”寒雁却摇摇头:“我伤心,只会令害我的人高兴,真正关切我的人担忧。既然如此,又何必亲者痛,仇者快?”

    邓婵一愣:“害你的人?”话音未落,就听见一个柔柔的声音:“四妹妹怎么只顾着跟这位小姐说话,都不理姐姐了?”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