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事不过二

    下人找的这辆马车不错,既宽敞又温暖,里面铺了柔软的野貂子毛皮,寒雁揣着个小手炉,一边捡着旁边的零嘴儿吃。

    汲蓝笑嘻嘻道:“周姨娘恐怕气的发狂了。”

    姝红有些担忧:“这样明着跟她们做对,小姐还是小心点好。”

    寒雁不在意的摆手:“就是要让她们生气,最好气的把规矩都忘掉,宫宴上的夫人太太眼睛可毒。”

    上一世,寒雁根本就没有来参加这个宫宴,因为那时她还沉浸在丧母的悲伤之中,本就无心应酬。再者周氏探望她时与她拉家常,一直强调宫宴之上的夫人们有多苛刻,规矩又是如何多,一个不小心就会得罪别人,给庄府惹来祸事。她虽然平里也随娘亲赴宴过,宫中的却是头一遭,于是也就心生畏怯,最后称病,只在府中休息。寒雁垂下眸子,现在想起来,似乎从前每一次宴会,庄语山回来都会抱怨宴会有多么无聊,那些小姐们又是多么难相处,自己受了多少委屈。天长久,宴会这种东西,在寒雁心中就成了洪水猛兽一般避之不及。她因为愚蠢,将自己一步一步的推离了京中贵夫人的视线,任周氏母女诋毁,终于自食恶果!

    好在上天垂怜,又给了她一次机会。这一世,她就要一点一点摧毁周氏的计划,站在高处俯视她们。欠她的,欠她娘的,她不介意自己一步步讨回来!

    另一辆马车内,周氏恨恨的绞紧手中的帕子:“人!”

    她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和寒雁坐在一辆马车里,这么久的路程,足够能从寒雁嘴里出宫宴中的消息。

    她自己出不高,本就是个庶女,后来差阳错认识了庄仕洋有了庄语山,没想到庄语山要走她的老路,一辈子顶着庶女的名头。所以从那时起,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庄语山摆脱庶女这个份,成为庄家堂堂正正的嫡女。

    没想到一进府,事并不是像她想象中那样发展。那个人留下的女儿一点都不好糊弄,居然明目张胆的跟她较劲。这一次好容易把握住了进宫的机会,她几乎已经打定主意要进入贵夫人的圈子,为庄语山铺平以后的道路。

    只是她从前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赴宴,对于其中细节并不是很清楚。更不认识这些京中的名门夫人,想着从寒雁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她可以去近乎拉关系,行止不出差错。只要自己问,寒雁就不能不回答,否则就是不敬,是犯了女德。众位下人面前,寒雁自然不会做出有辱颜面之事。

    没想到!她竟然以不与自己同车为由,就这么轻巧避开去了!而且,还让两个丫头跟着上了车,这把她摆在什么位置了!

    周氏越想越是不甘,眼中闪过一丝狠戾。无意中瞥见坐在一边的庄语山,微微一愣。

    语山出落得越来越美了,这幅模样,只要是个男人就是忍不住疼,宫宴上各家公子也会到场,若是有一两个条件出色的看上语山…

    不行,语山现在还是庶女份,即使被看中了,依那些名家公子哥儿的份,语山也只能做个妾。

    必须让语山抛弃这个份,周氏眼里闪过意味不明的光,声音陡然放柔:“语儿,娘跟你说…”

    马车行了越一个多时辰,终于停了下来。寒雁被汲蓝姝红扶着下了马车,一眼就望见自己面前,高高的宫墙气势磅礴。

    皇家建筑气势恢宏,但是从外边看来,已觉得尊贵不凡,寒雁心中却生出了几许茫然,这样精致华贵的地方,真像个鸟笼。四四方方的,就囚了人的一生。

    庄语山也已经跟着周氏下了车,站在高大的宫墙前,更是柔弱纤细,如同一朵袅袅婷婷盛开的粉色牡丹。

    “姨娘,这就是皇宫,真漂亮!”庄语山盯着里面,显出急不可耐的神:“我们快些进去吧。”

    周氏一瞪她:“语儿,忘记姨娘是怎么跟你说的了?”

    庄语山一愣,连忙收起绪,微笑道:“语儿只是有些激动罢了。”

    寒雁看着这母女两的互动,心中暗笑,庄语山毕竟是年纪小,还不懂得收敛绪。比起来倒是个不足为惧的,周氏的手段就要高得多了。

    想着也已经跟着走到她们边:“语山姐姐说得对,我们赶快进去吧。”

    周氏见她语气和气,心中虽惊疑,眼下却是需要演好这场戏,也就亲亲道:“好。”

    只是那只手却是只挽着庄语山,也不知是做给谁看。

    寒雁不置可否,让汲蓝和姝红跟着,跟着宫外引路的宫女一道往里走。

    皇家贵地,处处不凡。石兰雕琢精美,园林别致小巧,明黄琉璃瓦,大红朱色柱。富贵又端庄,大气又磅礴。刚下了雪,路上积雪未化,清冷中带着几分喧嚣,抵达人心中冰凉的触感。

    庄语山和周氏虽竭力保持镇定,心中到底是震撼与羡慕,尤其是庄语山,眼珠子在鎏金窗框边打转,这样的富贵,简直要晃花她的眼。以前以为庄府已经是无尽富贵了,所以她欣欣念念要对寒雁取而代之,谋得富贵。没想到比之皇家,不过九牛一毛,这一刻,她突然心生执念,今后,她也要住进这样华贵的府邸,做这样尊贵的人!

    寒雁留意到庄语山眼中的贪婪之色,嘴角扬起的笑容登时就有了讥诮的意味。富贵有什么可贪恋的呢?只是人心莫测,一旦起了贪念,再想回到从前的心态,就难上加难了。

    只是不知道,庄语山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去谋夺这一切?

    引路的宫女似乎也发现了几人之间诡异的气氛,也不多话,转过几道长廊,走进一座巨大的宫苑,寒雁抬头一看,上方书写着“彩凤”三个字。

    “庄夫人来了。”宫女刚刚通报完,喧嚣的大便渐渐安静下来。寒雁抬眸,正对上正座上一双犀利的眼睛。

    寒雁手一紧,脸上绽开一抹温暖的笑意,上前几步行礼:“臣女庄寒雁给皇太后请安。”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