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小小警告

    寒雁的记忆里,对于庄语山的美丽,是没有什么印象的。最深刻的一次便是在她的大婚之夜,庄语山一嫁衣,鸠占鹊巢,亲手喂了她一杯毒酒。

    那是她的噩梦,永生难忘。

    现在想来,庄语山从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都是穿着普通素淡的。她的眉眼生的艳丽,这样的打扮自然衬不出她的容貌,寒雁也就从没有留意过。

    而这一次,寒雁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盛装而立的少女,眼里眸色深沉,汹涌而澎湃,然而最终沉寂下去,化成一汪清澈的泉水。

    “语山姐姐,真美。”她轻轻道,掩去眉间一丝恨意。

    庄语山微微一笑:“四小姐过誉了。”虽是谦卑的话,却还是流露出得意之色。

    她不像周氏穿的富贵,也不像寒雁穿的可。庄语山比寒雁大了一岁,发育却好了不止一点。柳腰长腿,玉雪肤,全穿着粉色轻纱抹及踝淡裙,前一抹盛开的粉色牡丹千层绣,花瓣层层叠叠,盛放在她前,青丝梳成一个流云髻,斜斜插着一支玉石嵌玛瑙的流苏簪,全碧水珍珠头面,莹润的珍珠八宝耳环在小巧的耳边轻轻摇晃,更衬得皮肤晶莹剔透。

    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羽衣飘舞,姣若花,媚如秋月。比之仙子,多了一份风,比之舞女,又多了一份端庄。实实在在的一个美人胚子,虽年纪尚小,举手投足已经有了韵致风

    连寒雁也不能昧着良心,暗暗叫了一声好。

    许是寒雁眼中的赞叹让庄语山心中大乐,态度竟比平里更为络:“我瞧着四小姐今儿个打扮的也是极俊俏。”

    寒雁歪着头道:“哪及得上语山姐姐一半。”

    庄语山就更为满意了,周氏瞧着自己的女儿,也越瞧越满意。

    今的宫宴虽是夜宴,夫人女眷们却是要早早进宫,因着午后皇后要在宫中园里陪众位夫人一同赏梅,增添些趣味。

    一番打扮后,寒雁她们便要进宫去。

    周氏从箱子里寻了件碧彩闪闪的斗篷来,寒雁一愣,心中顿觉得有些熟悉。周氏见她盯着自己手中,展颜一笑:“这叫作雀金呢,这是哦斯国拿孔雀毛拈了线织的。老爷送了妾,只是妾年纪大了,不穿这些个鲜艳的,便让语儿穿着。”说罢把斗篷披在庄语山上。

    寒雁却是眯了眯眼,想起许多年前的一件事来。

    寒雁八岁的时候,庄仕洋一个同僚托他办事,送的礼物之中大多是海上商人带回的一些新奇玩意儿,里面就有这么一件雀金呢。这斗篷极为保暖防寒,外表又生的玲珑好看,娘亲便有心想要过来。没想到庄仕洋一转眼便送给了另一位上头官员,作为打点之物。当时娘亲失落了好一阵子,却也明白那斗篷是十分贵重的。

    如今这十分贵重的斗篷穿在庄语山上,不论是从那里得来的,庄仕洋既然送给周氏,想来可见周氏如今的得宠,不免心中便有了一丝茫然。

    庄语山发觉寒雁神色有异,心中得意,更是不动声色的炫耀道:“姨娘,这有什么可说的。不过一件雀金呢罢了,爹爹说过,只要语儿喜欢,爹爹什么都会送给语儿。”

    寒雁羡慕道:“爹爹对语山姐姐真好!”

    周氏假意谦道:“老爷对四小姐也极好。”笑着看了一眼寒雁上的灰鼠皮斗篷,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寒雁背着小手摇头晃脑:“那当然!毕竟我是爹爹嫡出的女儿!”

    她把“嫡出”两个字咬的很重,果不其然看见周氏母女脸色一变,份是周氏母女心中的痛,寒雁就是要在她们伤口处捅刀子,看看谁比较厉害。

    周氏勉强一笑:“我们还是快些出府入宫吧。”

    庄府的马车已经等在外面,本来只有一辆马车,寒雁招了招手,吩咐边的小厮:“再去找辆马车过来。”

    周氏正要上车,闻言一愣:“四小姐为何要再寻马车?”遂叫小厮拦下那寻马的下人。

    寒雁一副不明就里的模样:“我要坐马车呀!”

    “四小姐不与我们一道坐马车过去便行?”庄语山跟着问。

    寒雁扁了扁嘴:“三人坐一辆马车实在太拥挤,我不习惯。”

    周氏皱了皱眉:“四小姐,这于理不合。”

    寒雁瞧了她一眼:“从前赴宴时,只我与娘亲两个,自然不觉得拥挤。可如今多了姨娘与语山姐姐,雁儿实在是不能忍受。”

    是不能忍受三个人,还是不能忍受她们母女?寒雁这话说的意味深长,周围的下人都低下了头,心中开始暗自计较,府上的小姐和这位新进的姨娘,貌似有些势同水火。

    周氏闻言却是差点气爆了肺。

    寒雁见局面僵冷,委屈道:“我堂堂的一个嫡出小姐,如今寻辆马车也要看人脸色行事,传出去像什么话。”眸色一冷:“拜帖上已经添了我的名字,若是宫宴出什么差错!龙颜大怒,惹出了什么事,你们谁来负责?!”

    她说的严重,下人心中一个激灵,连忙一溜烟找马车去了。周氏气的跳脚,寒雁微微一笑,很是体贴道:“姨娘快和语山姐姐上车吧,外面风大,语山姐姐穿的薄,冻坏了,可又要在上养几病,没有晚姨娘的关心,也不知会不会好的那样快。”

    庄语山子一僵,周氏狠狠瞪了寒雁一眼,咬牙拉了庄语山上了马车。

    庄语山坐下后,盯着自个儿母亲不善的脸色,道:“娘,他不愿与我们一道坐是好事,我才不想见到那个小人!”

    “闭嘴!”周氏恶狠狠道,吓了庄语山一大跳,顿时缩在马车另一角,不敢说话。

    那边很快寻了一辆马车过来,寒雁乐颠颠的跳上去,大声开口唤道:“汲蓝,姝红,快些上来!”

    嗓音清亮,在这庄府门口听着尤为清晰,下人们都忍不住露出惊讶的神,四小姐竟然宁愿与两个丫头同车,也不愿意与晚姨娘母女同车?

    寒雁故意叫的这么大声,见自己想要的效果已然达到,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此羞辱!那厢的周氏,已经是两眼发红。

    ------题外话------

    宫宴开始就会有些小暧昧啦~求包养求收藏求留言~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