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替罪羔羊

    大夫很快赶过来,周氏连忙将庄语山放平在屋中的软榻上,大夫扶了扶脉,庄仕洋连忙问:“语儿怎么样?”

    那大夫是个中年男子,只寒雁瞧着他目光精明,对庄仕洋拱了拱手道:“大人莫惊,小姐这是中毒了,这毒会引起腹痛不止,好在小姐服下量少,老夫开个方子,且抓两幅药来令小姐服下,再休息两便可恢复。”

    庄仕洋忙不迭的令人抓药,又让大夫瞧瞧桌上那盘白兔糕点。处大宅,这些事寻常大夫多少也会明白一些。只见他迟疑了片刻,便将那糕点掰开,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皱起眉头道:“这糕点里,怕是下了不少的毒。”

    庄仕洋了然,令人付了大夫银子便将他打发出门,寒雁留意到,那大夫临走时与周氏对视一眼,眼神交汇似有深意。

    送走了大夫后,庄仕洋回到厅堂,将那刚挨了二十板子的厨子拖上来,沉着声音道:“你现在告诉我,谁让你在糕点里下毒的?”

    那厨子虽是个下人,总归平时也是好吃好喝的供养着,何曾收过这么大的苦楚。二十板子一下去,人已经奄奄一息,嘴角流血道:“老爷,小人冤枉,小人没有下毒。”

    周氏却是快步上前,痛心疾首道:“你没有下毒?那大夫为何会说糕点有问题,更别提你怀里的金簪子,莫不是有人收买,你一个下人,如何得来?”

    庄仕洋眼神鹜的盯着底下人:“说,那簪子是谁给你的?”

    那厨子大呼冤枉:“老爷,小人真的不知道,是晚姨娘边的丫头杏儿给奴婢的,说是看小人辛苦的打赏。”

    李嬷嬷眼睛一眯:“那簪子可值好几十两银子,你一届下人,打赏也未免太高了些。莫要将这脏水往晚姨娘上泼!”

    寒雁一直站在一边观望事态发展,却见庄琴死死咬着嘴唇,晚姨娘脸色苍白,几乎要昏厥了。

    庄仕洋转向晚姨娘,冷冷道:“这簪子可是你的?”

    “回老爷,正是妾的。”晚姨娘艰难答道。

    却说这边,周氏已经感觉到不对。她早已收买了芙蓉园里的人,也知道媚姨娘打的什么算盘,索将计就计,要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是这簪子,怎么就成了晚姨娘的了?

    她一时有些着急,晚姨娘子软,待以后慢慢收拾也不迟,当下是扳倒媚姨娘,于是开口劝道:“老爷,妾看晚姐姐心慈,对语儿也好,怕是其中是有什么误会,别被人利用了。”

    寒雁眯起眼睛,目光落在媚姨娘上,只见她眉目此刻已经轻松下来,分明是一早就知道了。

    “你的簪子,如何出现在下人上?”庄仕洋望着这个木讷的女人,心中简直怒不可遏。

    “妾的簪子,几天前便丢了。”晚姨娘双眼含泪,神不似作假。

    “带杏儿上来!”庄仕洋冷着脸吩咐下人。

    杏儿是晚姨娘的贴丫鬟,被带上来时吓得面无血色,就在这个时候,那一直咬牙坚持冤枉的厨子突然大声叫嚷起来:“是她!那天她说夫人体贴小人用心做饭食,赏了这个簪子。小人看见簪子心中欢喜,便…。便迫不及待的想问问价,当时小人便离开灶房,只有这个丫头!一定是她在糕点里下了毒!”

    寒雁眼里闪过一丝讥诮,方才还口不能言端的可怜无比,却突然换了口供。这脏水泼的真是明目张胆!

    庄仕洋大怒:“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厨子吐了一口血才道:“万万不敢欺瞒老爷。”

    “啪”的一声,庄仕洋一气摔碎了手中的茶杯,狠的看着晚姨娘道:“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晚姨娘眼里闪过一丝绝望,不可置信的望了望趴倒在地上的厨子,又望了望庄仕洋,猛地闭上了眼睛。

    却听见“噗通”一声,庄琴跪倒在地:“父亲,一定不是姨娘的!若姨娘真有心下毒,何必留下金簪引人口舌。况且姨娘从来不争什么…爹!”一张小脸上满是泪痕,但若是用心去看,便能发现她眼中的怨恨。

    寒雁心中叹息一声,晚姨娘被人拿来做了筏子,周氏一心想扳倒媚姨娘,媚姨娘却留了一手,将祸水引向晚姨娘,结果斗来斗去,最无辜的人反而收了罚。

    庄仕洋知道庄琴说的有道理,自己府上的人什么德行还是清楚。晚姨娘虽然不得宠,这么多年一直安分守己,不曾出什么纰漏。如今下毒想害自己的女儿,说出来他是万万不信的。只是庄琴这一番话已经是质疑他的当家主权,故而十分不喜:“你少替她说话!不过是个妾,当自己是什么东西!”

    庄琴子一震,掘强的咬紧双唇,跪的笔直,一副不怕输的模样。

    寒雁心中难受,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油然而生。庄寒明已经以上国子监为由离开了,寒雁也不想他看见这些乌烟瘴气的事。

    却说庄仕洋片刻之间已经将事思量了个遍,知晓今儿这事有蹊跷,恐怕是他人为之。这府里寒雁姐弟太小,晚姨娘子柔和,唯一可能挑起事端的,就是媚姨娘了。他虽然恼,却又舍不得发作媚姨娘,毕竟是宠了那么多年的妾侍,也离不开那具子。更重要的是,他需要媚姨娘来平衡府中势力,不能让周氏一人独大。

    心念转瞬间,令所有人没想到的事发生了,一直跪在地上默不吭声的杏儿突然高声道:“老爷,此事与姨娘无关,是奴婢看不惯周姨娘一人专宠,自行寻了毒药谋害,那簪子是奴婢偷的,就是为了支开厨子!”

    周氏一愣:“你说谎!”

    她这番话委实急切了些,众人便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她心中一慌,更是着恼面前的丫鬟多管闲事,一巴掌劈头将杏儿打翻在地:“你个狠毒的,居然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勾当!来人,打二十板子卖到青楼!”

    寒雁心里一惊,这杏儿倒是个忠心的,可是卖到青楼,这一辈子就是活活断送了。这周氏好毒辣的手段,顿时心中便有了愤怒。

    晚姨娘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见厅中那个瘦小的影猛地撞向一边的铜柱,她动作太快没人反应过来,待想起去拉的时候,地上只留了倒在血泊中的人影。

    “杏儿啊!”晚姨娘惨叫一声,跌跌撞撞的拨开边人扑了过去,杏儿是同她一起服侍老夫人的贴丫鬟,两人同姐妹。后来她被老夫人给了老爷,杏儿成了她的贴丫鬟,可是从来没有一丝嫉妒和不怨。杏儿跟着她,从来没有过上一天好子,可是如今,她的好姐妹杏儿,竟然被这些人生生死了!

    “主子,”杏儿睁开眼睛,额头上的血流了她一脸,让她看起来狰狞而恐怖,可是她却微微笑了:“这府里,只有主子对杏儿最好。杏儿没什么可报答的,只有一条命。”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奴婢求您一件事,帮我照顾老子娘…”

    晚姨娘握紧她的手,泣不成声:“我答应你。”

    杏儿脸上终于露出了释然的笑容,看着晚姨娘轻轻道:“晚儿…来生再做姐妹吧。万不要生在富贵家中了。”

    唤的正是晚姨娘做老夫人丫鬟时的名字,晚姨娘泪眼模糊中,仿佛又看到那年花烂漫,两个天真少女在院中说笑打趣,她们原以为自己会有精彩的一生,却不想命运弄人。一个惨遭横死,一个,将永远留在吃人的大宅中,不见天

    怀中的人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晚姨娘将杏儿的尸体平放在地上,朝座中的人露出一个凄然的笑容。

    ------题外话------

    求收藏求包养求留言><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