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勾心斗角

    寒雁用过晚饭之后就在屋里写字,周氏母女难得这么安静,虽然是在筹谋着别的事,她也不想被人搅了片刻安宁。

    不想,方才写了一行,院子里的扫洒丫头变来通报,媚姨娘来了。

    寒雁一挑眉,她还没去找,那边就先自己找来了,倒是省事了。

    便搁下手中的纸笔,络道:“媚姨娘来了?快快迎进来。”

    打扮的风姿妖娆的美妇一进寒雁的闺房,首先皱起了眉头。这屋中的置办极为简单普通,寒雁作为庄家嫡女,居然和庄琴那个庶女差不多。

    寒雁却是垂头站在门口,捏着衣角,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姨娘怎么想起雁儿了?”

    媚姨娘认真打量了一下寒雁,见她小脸天真稚气,眉目间带着一丝讨好与小心,顿时觉得自己价抬高了不少。几天来在周氏母女那边受的气也舒缓起来,瞧着寒雁也愈发的顺眼。伸手拍了拍寒雁的手,温柔道:“瞧这话说的,姨娘自然是想四小姐了,四小姐大病初愈,怕你子不爽利,姨娘带了些吃食。”

    寒雁心里顿时一阵恶寒,母亲在世时,这媚姨娘何时对她这么和颜悦色过,不过耻高气昂不将她这个四小姐放在眼里。此时这样示好,倒让寒雁觉得心里像吞了只苍蝇,有口难言。

    媚姨娘见她不答,以为她怯懦,心中更是不将这个嫡女放在眼里。只觉得寒雁是个容易拿捏的,当下便决心要和这边搞好关系。

    寒雁冲她甜甜一笑:“谢姨娘关心,这些子雁儿病着,几位姨娘对雁儿真是关怀备至,雁儿感动着呢。”

    她话说的真诚,听在媚姨娘耳中却是一惊,急切道:“几位姨娘,还有谁来见过你?”梦在一边悄悄扯了下她的衣角,媚姨娘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掩饰的轻咳一声。

    寒雁似乎是没发觉她的失状,仍是乖巧答道:“晚姨娘让三姐来过一回,周姨娘和语山姐姐倒是经常过来,还带了好些礼品。”

    媚姨娘一听,立刻捏紧了手中的香啪,心中暗恨,这个妇,动作居然这样快!

    寒雁还在继续道:“昨儿个周姨娘还去探望了五弟,送了好些玩意儿,还有一只鸟儿。”

    媚姨娘在听到送了只鸟儿时已经隐隐感到古怪,却又模模糊糊抓不住那丝重点。不过那些精致的小玩意儿却是明白的,她虽然是个圣上赐下的胡姬,早些年在宫中嬷嬷的教习下,耳濡目染,也懂得宅子里女人们争宠的手段。这捧杀,也是不陌生的。想了想,便笑眯眯的问寒雁:“你可喜欢那周氏母女?”

    寒雁缩了缩脖子,似是畏缩道:“周姨娘和语山姐姐对雁儿好,雁儿知道。虽然她们不是娘亲…”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媚姨娘扬眉,心中松了口气。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周氏拉拢了寒雁,族长那边便占了先机。不过眼见这寒雁态度对周氏怕大于敬,孩子么,总是怕后娘的。自己虽然与这位四小姐不甚交好,毕竟住在一个屋檐下这么多年,不会那么陌生。于是便换了一张严肃的脸孔,道:“那周氏不安好心,送你的礼物里是存了害你们的心思呢。”

    寒雁吓了一跳,抬起头来:“媚姨娘如何这样说?周姨娘她们一片好心,切莫冤枉了她们。”

    媚姨娘就瞪她一眼,用手点着寒雁的额头,语气亲昵道:“你就是个良善的,她们这是要让小少爷玩物丧志呢。不知道的还当她是卖好,存的却不是个好心思。”

    寒雁惊慌的看着媚姨娘,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那雁儿该怎么办,五弟可是要考状元的。”

    “放心,有姨娘在这里,还能让她们翻了天去。”媚姨娘安抚她道,寒雁唇角微扬,终于说出这句话了。

    寒雁握住媚姨娘手感激的开口:“雁儿和五弟谢谢姨娘了,可是…”复又迟疑道:“我听说过几的宫中夜宴,爹爹已经决定要带周姨娘一同去了。”

    “什么?”媚姨娘一听这话,顿时再也沉不住气,立刻站起子,想了想,又问寒雁:“你听谁说的?”

    寒雁摇摇头:“是雁儿的丫头听院子里下人讲的,媚姨娘,爹爹不是一直很喜欢你吗?怎么会带周姨娘?”

    媚姨娘听了这话更是心如刀割,要知道宫中夜宴,臣子所带女眷必是正房夫人,如今王氏已亡,这次带着出门的人便几乎等于默认了正房夫人的份。如今听闻庄仕洋要带周姨娘,让她如何不急!

    “四小姐,今天色也晚了,姨娘便不耽误你休息,先回去了。”媚姨娘开口道,眉目间难掩急色。

    寒雁笑的分外天真:“那便让姝红送送姨娘好了,周姨娘对雁儿使坏,可是若是父亲喜欢,雁儿也只好认了。不过,”她呵呵一笑:“雁儿更喜欢媚姨娘,媚姨娘更美呢!”

    孩子的称赞是最掺不得假的,媚姨娘也不由得露出笑容,不过很快便心中一紧,要知道寒雁毕竟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孩子,自己要拉拢她,也须得做些事让她认清自己可能是府上正室夫人这个事实。

    随着姝红出了清秋苑,梦一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自家主子的神色,老爷要带周氏进宫中赴宴,无论怎么说,这一局都是周氏占了上风。

    “狐媚子!”媚姨娘站在原地,咬牙恨恨道。

    梦凑近小声道:“主子,不能让珙桐苑的进宫,她们母女如此嚣张,若是成了,以后更是不把主子放在眼里。”

    “哪能让她如愿?”媚姨娘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狠:“你帮我带个话给林钟家的。”

    梦了然,影很快便隐没在漆黑的夜色中。

    屋内,寒雁闲闲的剥了个橘子,扯了一瓣送进嘴里,微涩的味道令她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陈妈妈忍了许久,还是道:“姑娘告诉媚姨娘,这是想让媚姨娘进宫去?”说着又不由得皱了皱眉:“那媚姨娘也不是个省事的,姑娘这是赶走狼来又引虎?如何使得?”

    寒雁打了个呵欠:“那媚姨娘想拉拢我呢,眼下不会对我怎样的。倒是周氏心思太重,这次不能让她进宫。妈妈且瞧着,媚姨娘不会让周氏进宫的,一定会给她下绊子添堵。周姨娘去不成,爹爹也不会让媚姨娘这个份低的胡姬进宫自降份,最多呢,让晚姨娘陪着去。”

    陈妈妈还想说什么,寒雁已经自顾自的吃起了橘子,含糊不清道:“我们只管看戏就好了。”

    可是第二天,却发生了一件令寒雁没想到的事,生生打乱了整个局面。

    ------题外话------

    晚上加更,一直都木有留言嘤嘤嘤【捂脸…大家都对男主木有期待【汗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