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庶姐亲近

    第十章.庶姐亲近

    用过早点,庄仕洋便备车上朝去了,媚姨娘见庄仕洋离开,盯着周氏哼了一声便出了屋子。寒雁抹了抹嘴,也跟着站起。周氏朝庄语山使了个眼色,庄语山立刻站起,讨好的对寒雁道:“雁儿妹妹可有事?”

    寒雁扫了一眼周氏,见她笑着望过来,略一思忖便道:“无事。”

    庄语山立刻走过来拉住寒雁的胳膊:“左右无事,不如一起去花园逛逛。”

    陈妈妈不屑的看了周氏母女一眼,不过刚进府,竟摆出了个主人的架子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庄语山才是庄家正经的谪女。

    寒雁也不恼,笑着拍了拍庄语山的手:“姐姐毕竟是是第一次进府,想来这府上的景色也是从未见过的,我便领姐姐四处走动走动,免得走岔了路,进了不该进的地方就坏了。”

    漫不经心的抬眼,果不其然瞧见庄语山的小脸青一阵白一阵,最后勉强笑道:“那就劳烦妹妹了。”

    寒雁不置可否:“这府里除了父亲,大家都叫我四小姐,雁儿姐姐和周姨娘也这么叫吧。其他的称呼,听着怪不习惯的。”

    “你!”庄语山没想到寒雁会来这么一句,指着寒雁便道。

    “我怎么了?”寒雁疑惑道:“姐姐为何指着我,指着别人可不是大家闺秀的行事。”

    “语山!”周氏突然开口,深沉的目光定格在寒雁上,慢慢道:“四小姐说的没错,大家闺秀可不会这么指着别人,看来得找个人教教你规矩了。”

    寒雁听了却是一挑眉,大家闺秀?庄语山一个庶女,如何称得上大家闺秀?看来一开始就存了登堂入室的心思,要谋夺谪女之位。真真是狼子野心的母女两。庄语山委屈的眼睛都红了,又不敢违抗周氏的命令,硬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刚是和四小姐开玩笑,我们快走吧。”

    “三姐也一起去吧,”寒雁却是转头对一边的庄琴道,见庄琴不知所措的模样,便对一边的晚姨娘道:“晚姨娘,我也好些时候没与三姐说说话了,今就把三姐借我一如何?”

    晚姨娘一愣,接着笑了笑:“四小姐客气了,琴儿,今就陪着四小姐好好玩吧。”

    庄琴这才走上前来,眉目间还有些迟疑,寒雁却是径自拉了她的手朝前走,把个庄语山落在后头。

    “娘——”庄语山看着周氏,又看看前面的寒雁和庄琴,气愤的跺了跺脚。

    周氏皱了皱眉:“快跟着去。”

    待庄语山不不愿的离开后,周氏看了一眼垂头站在一边的晚姨娘,笑道:“姐姐可愿去我那院子坐坐?”

    晚姨娘轻轻摇了摇头:“改吧,今我有些头晕,想回去休息了。杏儿,过来扶我。”边的丫头连忙上前扶起她,晚姨娘对周氏点了点头:“我先告辞了。”也不等周氏答话,径自走了。

    周氏脸色变了变,等那影走远了,狠狠的往地上卒了一口:“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失宠的妇,竟然也敢跟我使眼色!”

    侧的李嬷嬷看了看屋里,道:“老奴看这晚姨娘也是个不识抬举的,夫人邀她过来坐是抬举她,没想到竟这般没眼力。真是个蠢的。”

    “行了,”周氏不耐烦道:“你少说两句,我看这府上,没一个是好相与的,先回院子,有些事还得商量商量。”

    再说这边,寒雁走到挽香阁前的花圃里,初冬红梅开未开,更是增添了几分好景色。空气里暗香浮动,衬着清幽的草木,更是清新雅人。

    最中间的石桌上摆着一副棋局,寒雁看着看着来了兴致,便拉着庄琴道:“早听说三姐棋艺一绝,不如与我对弈一局?”

    庄琴小声道:“哪里那么夸张,不过学过罢了,四小姐可别这样说。”

    寒雁皱了皱眉,不过立刻就笑起来:“说那么多作甚,来,摆棋。”

    一边的庄语山却是郁闷万分,不知道为什么,寒雁一直对她十分冷淡。虽然面上是说三人一起逛园子,可是自始自终,她都拉着庄琴的手说话,把自己抛在一边。有的时候自己插话,也被她轻描淡写的挡开或是忽略,似乎是刻意跟自己保持距离。

    庄语山敏感的感觉到,寒雁对她有敌意。可是为什么?她一直按照母亲所说的,讨好她亲近她,可是她呢,处处端着侯府谪女的架子,简直可恨。如果没有寒雁,这一期就是她的了,不对,这一切本来就是她的!凭什么被庄寒雁占有!母亲说,她明明…

    庄语山越想越是不甘,一张俏丽的小脸也扭曲起来,一边下棋的寒雁却是把这一幕尽收眼底,不动声色的执了一枚白子落上棋盘。

    庄语山边伺候的丫头云儿愤愤道:“小姐,她们怎么能这样对你?”

    庄语山听闻却是心中一跳,渐渐冷静下来,扭头看见寒雁她们下棋下的专注,半分没有注意到自己,又是一怒。她自小便样样出色,走到哪里都是众人注意的对象,可是自从进了这府里,不能穿美丽的衣衫,要隐藏起自己的才华,甚至得低下头去讨好面前的女子,实在是忍无可忍。索一转,对云儿道:“她们自顾玩的有趣,我可不愿意傻等在这里。不管她们,我要自己逛逛。”说完就抬脚离开,径自朝花圃里走去。

    云儿连忙跟了上去,寒雁却是眼睛都没抬一下,倒是一边服侍的姝红,把手里的茶壶交给汲蓝,自己离开了。

    寒雁似乎整个心都沉浸在棋局中,半晌捏着棋子的右手才犹犹豫豫的放在一个地方,紧接着就是一个黑子压了下来。

    “我输了。”寒雁叹了一口气,苦着脸道:“都第五局了,为何我总是输?”

    庄琴也笑:“你急于求成,落子之前虽有思索,却只顾了眼前几步。而我从落第一颗子时,就开始布局。之后你走的每一步,我便有应对的棋子了。”

    寒雁一愣,抬眼看去,对面的少女拈着棋子,似乎不经意道:“人生如棋,落子无悔,所以每下一盘棋,都要真心对待,不可侥幸。”

    “三姐真是高手,”寒雁笑眯眯道:“我输的心服口服。”

    庄琴却是摇了摇头,许是和寒雁下了些棋的缘故,无形之中距离竟然拉近了很多,言语间也开朗起来:“今便到这里吧,姨娘还等着我回去一同做桂花糕。”

    寒雁笑了笑:“晚姨娘真把你当小孩子了,”复又淡淡道:“其实我很羡慕你…”至少娘亲还活着。

    庄琴一怔,面前的少女梳着两个圆圆的发髻,稚气未脱的脸上,眉眼间却是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忧伤。心里一软,便拍了拍寒雁的头:“总会好的。”

    这样亲昵的举动一做出来,寒雁先是呆了呆,心中一阵暖意,便笑道:“但愿吧。”

    庄琴四下看了看,道:“也不知那位语山小姐去了哪里?”

    “语山小姐”这个称呼一出来,自然就说明了庄琴心中,庄语山不过是个外室之女,不被承认的份。寒雁笑了笑:“不必管她了,她愿意逛着便逛着,拦着她反而会怪我们。”

    庄琴也不多说,当下带着丫头离开了。

    庄琴走后,寒雁站在原地,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我原先从不知道,三姐竟然这般聪慧的。”

    汲蓝把披风给寒雁披上:“奴婢记得小姐小时候很跟着三小姐后的,只是大了之后,便和芙蓉院的来往淡了。”

    怕是其中又有什么隐,寒雁挑了挑眉,虽然对小时候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但是以庄琴的智慧,与她平里表现出的平凡懦弱的庶女模样来说,实在是差别太大了。

    为什么她没有在自己面前掩饰呢?寒雁一手支着下巴,心里暗自计较,而庄琴下棋的那番话,对她说的,又在暗示什么?

    还在思索,便见姝红从外头走进来。

    “可有什么事?”寒雁问。

    姝红摇头:“语山小姐只是在花圃里走了走便回了自个儿的院子,不过…”

    寒雁眼睛一亮:“不过什么?”

    “不过奴婢看见了周姨娘边的李嬷嬷,和林管家在一起说话,说了很长的时间。李嬷嬷还塞给林管家一个金簪子。奴婢隔得远,不敢走近了。”

    汲蓝惊讶道:“李嬷嬷刚进府,怎么和林管家这样熟了?”

    寒雁眸光一冷。林管家在府里做事做了几十年,是府里的老人,娘亲在世时大小事务都让林管家帮衬着一点。周氏来者不善,带来的边人自然不是什么好货,那金簪子不是普通的物什,李嬷嬷交给林管家,必然是周氏吩咐,作为打点的酬劳。

    只是,正如汲蓝所说,周氏刚刚进府,怎么会这么快就与林管家熟了。即便林管家是个墙头草见风使舵,可是但凡有两分头脑,便会谨慎的观望几。那么,这林管家,究竟是周氏进府前便和李嬷嬷有关系的,还是进府后被收买的?

    如果是进府前,那么娘亲的事,倒是可以从这里查一查。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