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鹬蚌相争

    大清早,寒雁在汲蓝姝红的伺候下起来梳妆。挑选了半天,寒雁指着一件素色宽摆长裙:“就那件吧。”

    汲蓝为难道:“小姐,虽说现在还是孝期,这也太素了了些。那周家的刚进门,若是穿的这样朴素,只怕会被她们看低了去。”

    寒雁摇摇头:“今儿个唱戏的主角可不是我们,况且我也不那些个鲜艳的。让她们狂,看低了我们最好。现在看的越低,将来才会败得更惨。”

    姝红默默地为她寻了件淡月色的小袄,道:“虽然这么说,外头起风了,小姐还是穿暖和点好。”

    汲蓝又开始忙碌的为她梳头,寒雁让她梳了个与从前一般无二的丫鬟髻,圆圆的两个发团显得她更是稚气了几分。汲蓝用同色发带给她缠了发,并无饰物。看着镜中的少女,本就发育的略晚,这么一打扮,简直跟个小娃娃一般无二。

    “走吧。”寒雁整了整裙摆,招呼妈妈跟她一起去前厅。

    庄仕洋相比别的朝臣,对女色向来不甚亲近,所以这么多年来,府上总共只有一妻二妾。两位姨娘住在较远的芙蓉园,晚姨娘是老祖宗在世的时候送给庄仕洋的通房丫头,后来生了女儿后抬了姨娘。庄仕洋对这位姨娘不怎么关心,生了女儿后更是极少进晚姨娘的屋子。好在晚姨娘也是个安分的,这么多年不曾给娘亲添麻烦。

    而另一位媚姨娘,却不是个简单的主儿了。

    当年先皇过世后,西北出了饥荒,庄家名下的庄子千亩,当下便把那年的产出运到西北减缓灾。皇上龙心大悦,便赏赐了若干宝贝,媚姨娘便是宝贝之一。媚姨娘人如其名,非中原人而是胡姬,生的美艳妩媚,行事更是嚣张大胆。自从媚姨娘进了府,寒雁和娘亲就没过上好子。

    媚姨娘这般姿色,庄仕洋就算是个圣人,也动了些心思。况且胡姬向来吸引男人手段众多,自媚姨娘进府后,庄仕洋更是冷落了正妻与晚姨娘,夜夜歇在媚姨娘屋中。

    庄仕洋虽说不会宠妾灭妻,表面上也尊重自己的娘亲,可惜男子向来不管内院之事,媚姨娘心思重,也不直接争宠,而是挑起内院下人与娘亲的冲突,娘亲生懦弱,遇事为难。给了媚姨娘机会,不久后,下人们便传出娘亲持家不力的说法。

    媚姨娘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要仗着庄仕洋的宠,将娘亲到众矢之的地步,最好庄仕洋休妻,她能上位,夺了主母之位。可是有一次媚姨娘与娘亲发生了冲突,那一次做的过分了些,庄仕洋大怒,把媚姨娘带到祠堂狠狠教训了一通,从此后,媚姨娘安分了许多,或者说不再肖想主母之位,只一心一意霸着庄仕洋。虽然还是不把娘亲和寒雁放在眼里,到底没有故意找茬。

    寒雁觉得,这位媚姨娘与其说是被庄仕洋吓怕了,不如说是看出来主母之位是个虚的。娘亲占着正房的位置,偏偏地位连妾都不如。这后院三个女人,其余两人根本毫无威胁,媚姨娘许是觉得没意思了。

    但是看着这样冷清的庄仕洋,居然会养了个外室,而外室所出的女儿,居然这么大了?

    以庄仕洋冷漠的子,怕是这女人在他心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子。所以在娘亲过世后,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把她接进府来。

    寒雁之前还不明白,庄仕洋为何要等到现在才让周氏进府。要知道娘亲是个温和的子,若是庄仕洋早些将周氏迎进府,娘亲肯定也是准予的。一直养在外面被隐藏起来,这是为什么?这其中,有什么玄妙?

    在打听到周氏的底细之前,这府里已经准备了一场好戏。媚姨娘这么多年都不曾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而且这个对手,窥伺的正是她志在必得的主母之位。大幕拉开,好戏就要开场了。

    寒雁想着想着便扬起嘴角,看的汲蓝一怔。

    来到主屋,小厨房已经做好了饭食,寒雁扫了一眼桌面,水晶虾饺,红枣燕窝,碧玉粥,芙蓉酥,还有几碟说不出名字的小菜。

    寒雁心里冷笑一声,好丰盛的早餐!自从母亲去世后,她整垂泪,便不再去主屋与两位姨娘一同用饭。而小厨房里端到清秋苑的饭食只是清粥小菜,极为简单。她倒不知,原来这外边的饭食别有洞天!向来晚姨娘不是个挑剔的主,这样的菜色,应是媚姨娘吩咐厨房做好的。

    汲蓝伺候着她坐下来,刚坐下,便见媚姨娘和晚姨娘进了屋。

    媚姨娘见着寒雁,先是一愣,随即掩唇笑道:“四小姐来了,看来病是养好了,可是脸色看着怎么这样差呢?可别勉强。”

    晚姨娘安静的站在一边,倒是她后的三小姐庄琴飞快的看了一眼寒雁,又低下头去。

    这位三小姐与寒雁的交极浅,甚至算得上是陌生人。庄琴和晚姨娘整呆在芙蓉园刺绣,也不怎么见得着面。

    寒雁还在思量,感觉后的姝红不露痕迹的扯了扯自己的袖子,抬眼一看,正看到庄仕洋带着周氏母女朝这边走来,脸上便是一笑:“谢姨娘关心,其实雁儿子还有些不适,只是今是周姨娘进府的第一次早膳,父亲吩咐我不能怠慢才是。”

    媚姨娘脸色一变,待看见庄仕洋三人时,更是绞紧了手中的锦帕。本以为王氏死后,正房的位置便稳稳当当落在自己上,没想到半路里冲出个周氏,更可恨的是,老爷还对那人那般不一样。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周氏将成为她最大的威胁。寒雁和晚姨娘根本不足为惧,唯有面前这个,刚进府便得了老爷的欢心。昨晚竟然没有歇在芙蓉院,那人哪里比得上自己!

    寒雁垂下脑袋,貌似难过道:“爹爹很喜欢语山姐姐呢,昨儿个我去请安时,还为了她责骂我。”撇了撇嘴角,一副小孩子心的模样道:“爹爹从来没有和我一道用早膳过。”

    媚姨娘听闻这话更是目光一冷,眼睛盯着庄语山闪过一丝愤恨。这么多年,她最大的不足,就是没有为老爷留下一个儿子。那人得了老爷欢心,不就是因为替她养了个女儿么?自己这般的姿色,若是有了儿子,主母之位便是稳妥的了!哪里轮的上她!这么想着,双手便抚上腹部,仿佛那里真的有了个小生命。

    寒雁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垂下头掩去嘴边的微笑,再抬起头时,庄仕洋和周氏母女已经进了屋。寒雁连忙起向他请安。

    媚姨娘和晚姨娘也跟着向他请安,寒雁站起,笑道:“晚姨娘,媚姨娘,这位就是昨刚进府的周姨娘,这位是语山姐姐。”

    周氏一愣,自己怎么成姨娘了?这么一来,立刻当上庄家主母的梦不就成了幻影?

    庄仕洋没想到寒雁会这么说,片刻便思索起来,周氏进府的时候是以外室份,连个妾都不算。当下提为正房恐怕是不行了,先做个姨娘安抚着,后再抬便是。于是朝寒雁点点头:“不必这样客气。”

    周氏见庄仕洋没有反驳,更是暗地里捏起了拳头。寒雁看在眼里,也不言语,等庄仕洋坐下后,也跟着坐了下去。

    周氏进门就想做正房,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她偏要将周氏的这条路堵死,不过以庄仕洋对周氏的重视程度,做个妾是不可能的。不如顺了他的意抬为姨娘,一来缓和庄仕洋对她的不喜,二来嘛,把她放在和媚姨娘同一处的位置,且看看谁斗得过谁。

    陈妈妈吩咐厨房摆好碗筷,晚姨娘垂头吃饭,庄琴更是目不斜视,行为举止规规矩矩。庄语山大概是从前不曾有过这样精致的早餐,目光都有些不同。但见媚姨娘款款起,柳腰轻摆,声音更是勾魂夺牌。

    “老爷,妾为您布菜。”

    媚姨娘今穿了一件深绿色的连对襟长裙,因着孝期的缘故,裙面并无鲜艳的图案,只有星点雪白小花。可是这般的简单并不使她落了颜色,反而让她平时美艳的容颜少了几分风尘,多了一丝清丽。一头青丝随意琯起堕马髻,几缕略卷的发丝垂在白皙的耳边,低头布菜的时候便露出纤细的脖颈,整个人被这素色衣衫衬得更是肤如凝脂,美人如玉。

    庄仕洋便是个石头人,此时也心猿意马,目光霎时间就有些幽深。

    媚姨娘迎着庄仕洋的目光,对他甜甜一笑,言语间更是柔顺亲昵:“老爷,这块芙蓉酥是厨子新做的小食,可要好好尝尝。”

    媚姨娘向来以泼辣风美人的形象示人,何时这般乖巧温婉。庄仕洋受用之时,也顿感新鲜,倒把周氏母女晾在一边。

    寒雁夹了一筷子虾饺咬了一口,看着对面周氏难看的脸色,突然觉得今的早膳尤其美味。

    没想到还不需她点火,这两人便斗上了。只是鹬蚌相争,也不知道谁会是最后的得利人。

    ------题外话------

    文文过三万字啦,收藏还木有过十==茶茶第一次在潇湘发文,正经八百的新人一枚,各位路过的要是喜欢就收藏吧~文文战线拉的比较长,这章开始进入宅斗的主线啦,会越来越精彩的唷><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