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意外重生

    松软的貂皮大,雨过天晴色的烟罗帐若有若无的垂下来,中沉睡的少女手指微微一动,一双黑眸缓缓睁开。

    寒雁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裂,双眼干涩不堪,怎么回事,她不是被庄语山喂了毒酒,早已命赴黄泉,怎么还会醒着?

    吃力的撑起子打量,屋子里满是浓浓的药香,这分明是自己的闺房,可是看起来怎么如此陌生,陌生的令她恍若隔世。伸出手揉了揉额角,是谁救了她不成?

    “四姑娘,”一声惊喜的呼喊,寒雁抬眼,陈妈妈手里捧着个描金美人瓷碗,一矮将碗搁在一边的小几上,慌忙走上前问:“姑娘可醒了,可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寒雁愣愣的看着她,陈妈妈不是被庄语山处置了,眼前又浮起大婚之夜的画面,鼻子一酸,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

    陈妈妈见她流泪,心头蓦地一慌,跟着心酸起来,一把将她搂紧怀里:“我可怜的小姐,夫人才走,老爷就要那个人进门,姑娘也是个不容易的。怎就生生气病了子,姑娘也莫要再哭了,老爷看见又要不开心…。”

    “小姐这是怎么了?”清脆的声音响在耳边,寒雁猛地坐直子,汲蓝和姝红捧着蜜饯罐子担忧的站在两步开外:“小姐可是有什么不舒服,要不要再去将大夫请来?”

    前世为她而死的丫鬟好端端的站在眼前,寒雁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汲蓝…姝红…”嘴里哽咽出这两个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索再次埋在陈妈妈的怀里痛哭起来。

    汲蓝和姝红吓了一跳,不知道寒雁这是怎么了,询问的看了看陈妈妈。陈妈妈只当她是为夫人过世,父亲另娶心酸,便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

    不知哭了多久,寒雁渐渐平静下来,心底的疑惑也越来越深。

    陈妈妈看起来年轻了不少,两鬓的白发少了许多,汲蓝和姝红看着也略有些不同。“汲蓝,把镜子取给我。”

    汲蓝不知道寒雁要做什么,还是取了妆台上的菱花铜镜给她。寒雁往镜子里一瞧,苍白瘦削的小脸,乌溜溜的大眼睛,瑶鼻樱唇,乌黑的长发流苏一般披散下来,镜中的人清秀温柔,尚待有几分稚气,是她没错,但绝对不是现在的她。

    手中的铜镜“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姝红吓了一跳,忙走上前:“小姐。”

    寒雁怔了片刻,挥了挥手,心中犹如翻江倒海。那镜中的人,分明是三年前的自己,十二岁的庄寒雁!

    她抬头,再次用审视的目光观察周围,终于明白那种陌生的熟悉感是从何而来。因为,这房间的摆设,分明就是三年前的摆设!

    “妈妈,今年是什么年?”半晌,寒雁才问。

    “大宗十三年。”陈妈妈诧异的看着她:“姑娘怎么问起这个。”

    寒雁的心头一跳,大宗十三年,母亲重病不治,周氏进门,庄语山进府。也就是这一年,她被贼人掳走,虽然什么都未发生,事也被压了下来,自己心里却永远背上了包袱,生怕哪一天这事被说出来,名声尽毁。

    人言可畏。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她不再愿意出门,整躲在府里绣花写字,与外界失去了联系。甚至亲弟弟犯事被关进大牢,也是最后才知晓。

    她被山贼掳走,是周氏找寻了两天两夜得到了消息,王府派人才将她从山贼手里救出来。她对周氏心存感激,加上庄语山的悉心照料,渐渐接受了这对母女。

    大宗十三年,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正是她命运的转折点,一切看似顺其自然,偏偏现在看来诸多疑点。

    比如周氏果真是个安分的,又怎么会在母亲病亡不久后就进了门?比如她和庄语山一起上山拜佛,偏偏山贼就掳走了她?比如山贼掳走了她若真心求财,怎么会不通知王府,若所求非财,怎会什么都不做偏偏等周氏领了人找上来?比如王府人多口杂,为何这么多年这秘密被保护的那样好?比如年仅十一岁的明哥儿怎么会突然为争抢青楼子与人斗殴,失手错杀对方被送进大牢?

    当年的她不会想到这一层,只是一味的怨天不公,依赖父亲与周氏,活在自己悲哀的世界。到头来,什么都没得到,却害的边人丢了命。

    可如今,她死了一回,回头看来时路,处处都是蹊跷,偏生那时的她还信了!

    一切都像是一场噩梦,似乎大婚之夜的惨状只是她十二岁的某个深夜的一场噩梦,可是寒雁知道,那不是梦。

    既然老天让她重生在这一年,就是她命不该绝!就是给了她个机会手刃仇人,将一切逆转!

    大宗十三年,一切就从这里开始改变,今生,她绝对不要让上辈子的事重演!

    庄语山,周氏,她那个父亲,还有卫如风,她有这个耐心,跟他们好好慢慢的斗上一番!

    “妈妈,派人告诉父亲我醒了。”寒雁垂下眸子,将手拢在袖口中。

    汲蓝诧异的看着寒雁,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这一次小姐醒来后和以前很不一样,像是变了一个人。

    小姐一直都天真烂漫,心思纯净。自从夫人过世后,整天以泪洗面,仿佛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老爷劝了几次也开始厌烦起来,小姐就更是伤心了,心里又慌又没底。这也是人之常,夫人在世时极宠小姐,小姐年纪尚小,什么都不懂,突逢巨变,实在是不能适应。她和姝红想帮忙,却又不知从何帮起,前几老爷说要娶继室,小姐极力阻止,被老爷训斥一顿之后感染风寒,卧病在。陈妈妈心里着急,只好恨恨的骂那想进门的继室,又骂老爷不讲夫妻分,再叹小姐命苦。

    她和姝红着急的紧,怕小姐想不开积郁成疾,大宅里经常有那些心思重最后难医的,拖成了重疾,今后一生也就毁了。巴巴的守在边几天几夜,大夫也看过,终归是醒了。可是这一次醒来,她发现小姐变得不一样。

    虽然一开始也莫名的哭泣,可是冷静下来后却是不再慌张。那双乌黑的眸子跟以往一样清澈,却像是一潭沉静的湖水,看不到底,平静而无涟漪。

    “汲蓝,”寒雁突然叫她,汲蓝一愣,连忙收回目光,暗骂自己这时候都能失神。

    “姝红,”寒雁接着道:“你们两个是我的贴丫鬟,我自然是信得过你们的,可是跟着我,未必就有好的出路。我不愿骗你们,眼下的局面,我应付起来尚且有些吃力。”她微微一笑:“你们…若是不愿呆在我边,我可以找人打发了你们出府。”

    她确实是这样想的,如果汲蓝和姝红不愿跟着她,她可以放她们走。上一辈子她们为了自己赔上了命,已经够了。

    姝红腿一弯,直直跪下去:“奴婢是小姐的贴丫鬟,这一生只认小姐这一个主子。奴婢就是死也要死在小姐边。”

    汲蓝也着急起来:“小姐莫要折煞奴婢了,眼下这种局面丢下小姐那还是人吗?小姐莫怕,那周氏进了门,奴婢们也会保护小姐不受欺负的。就莫要赶奴婢出府了。”

    寒雁的眼睛微微一红,难得她们这样忠心。人生在世,有多少人负心,就有多少人真心。

    “你们起来吧,”寒雁脸上浮起笑意:“我是说,你们若是有了中意的人,我就将你们打发出府配人去。看来是没有了。”

    汲蓝和姝红对视一眼,皆红了脸:“小姐莫要打趣奴婢们了。”

    寒雁伸出手指抚进发间,分出一小撮长发绕在指尖,慢慢道:“你们跟着我,这条路凶险,可是,我一定会尽全力保你们周全。”

    姝红一愣,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可是十二岁的小姐说出来,竟然让她有了一中安心的感觉。再想想刚才的那番话,真的是天真不问世事的小姐说出来的?她抬起头,寒雁素净的小脸上,笑容沉着安然,突然就有了一种谈笑有丘壑的睿智。

    小姐果然是不一样了。

    “你们跟着我,就要听我吩咐,尤其是汲蓝,你的子急躁,可是从今天起,你须得改了子,因为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忍。”

    忍,忍常人所不能忍,韬光养晦这种事庄语山也会做,可是重来一世,若要比耐心,周氏母女未必就会赶得上的她。俗话说得好,忍者为王么。那就比一比,谁更能忍。

    “老爷来了。”陈妈妈掀开水晶帘子,小心翼翼的走进屋。她的后跟着一个高大的影,那鲜艳的织锦云纹大红长袍停在病面前。

    寒雁忍不住无声冷笑,母亲不过安葬三个月,他就有心穿红色大裳,真是狂妄的无法无边,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他了么。

    她抬起头,乌发下一张小脸楚楚动人,含着泪绽出一个笑容,看的周围人心都软了。

    “爹爹。”寒雁怯怯的开口。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贵女难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