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姑母拦路

    公仪敏抬头挨个看着大家,目光从公仪善的脸上,移到白篙的脸上,再移到白义的、白勇的、白智的……

    她的眼眶有些红红的,说:“外面有百万雄师,我们闹腾了这么多天,也就杀了他们不到一万人。所以,我们出去和他们拼命,就是以卵击石、必死无疑。可是,我作为莘城城主,不可能置我们莘城守陵人的安危于不顾。我也不能因为一个守陵人的命,献上你们的命。我们莘城人不能做那样的无用功。所以,我命大家在此候着。如果我——不幸了,你们就进山,去保护莘城百姓。”

    白篙红着眼眶,说:“敏城主,我要与你共生死!”

    公仪敏摇了摇头。她突然朝大家跪下,说:“我公仪敏求大家了。求大家能替我好好照顾莘城百姓!”

    大家慌忙都跪倒。

    公仪敏盯着公孙晟,说:“晟,你能做到吗?”

    公孙晟说:“敏儿,你不要我!”

    公仪敏说:“雪儿,你交给你了。我们戬儿已经——所以,雪儿,你一定要看好。你记住了吗?”

    公孙晟红着眼睛,说:“我——”

    公仪敏口气坚定,说:“答应我!”

    公孙晟盯着公仪敏好一会,他见公仪敏已经狠了心。他最后点了点头。

    公仪敏抬眼看大家,说:“如果我死了,你们也一定要帮着晟将军,替我好好照顾雪儿。要是照顾得不好,我在地下一定不会安心的。”

    大家都一阵心酸。南郭兰抽泣起来。

    公仪敏站起,笑着说:“你们记得吧?铁山上刻的‘敏王天下’!原来王,是指拥有很多城池的城主。上天如此预示,说明我终有一天会成为敏王。所以你们放心吧,我不可能那么快就死的。倒是你们,没有上天庇佑,不可出去拖我后腿!”

    祁树说:“敏城主,你多少带几个人去吧。照顾莘城百姓,少那么几个无所谓。可是你的边,多一个人,总是多一份力量。”

    “就是,就是——”大家纷纷附和。

    公仪敏口气坚定,说:“我是一城之主,有责任护得大家周全。所以,你们不要让我为难。”

    她微微一笑,调侃说:“再说了,你们中谁的武功比我还高?到时候只怕还得我分心来照顾你们呢。好了,我走了。”

    她的子从大家边一闪而过。

    大家愣了会,脚还是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公仪敏进了城主府,把地道打开。她想了想,伸手把假山上龙的眼珠子扣了下来。地道口飞快地合上。公仪敏赶紧跳下去,幸好动作快,安全入地道。

    一会跟在后面的公孙晟等人,站在城主府后院的假山前,看着没有眼珠子的龙,气恼不已。这会,公仪敏已经钻出了地道。她把地道口仔细封好,然后整理了下衣衫发型。

    她疾步朝城主陵园奔去,远远看见凌风带着人也正好赶到。公仪佩一黑衣,头上戴着幂蓠,孤一人,在通往城主陵园的半道上直腰杆站着。她的手中,捏着一条马鞭。她的面前,躺着三具被马鞭缠住咽喉,窒息而死的尸体。

    凌风看向公仪饰。他有些不明白,一向杀人如麻的公仪夫人,为何没有把这女人杀了。

    公仪饰不好解释这是她的亲姐姐,便装傻充愣,当做没有留意到凌风探寻的目光。说起来,她这公仪夫人的份,还是冒充她亲姐姐得来的。虽然她认为自己的父亲对她不住,就算让她取莘城全城人的命,她都不在乎。可是独独这姐姐,她下不去手。因为她毕竟还良心未泯,明白公仪佩待她不薄。如果不是公仪佩,她现在还在莘城地下牢笼里待着等死呢。

    凌风见公仪饰不解释,便开口问:“这位夫人,在下是凌风,不知你是谁?”

    公仪佩回答:“我是莘城的守陵人。”

    凌风陪笑说:“莘城的守陵人,你好。请你让一让路,可好?我发誓,我们不会真的去掘——墓的。我们只是绕着陵墓走一圈就回。”

    公仪佩冷声说:“城主陵墓是区,除了受敏城主的特许,谁也不得踏入。就连这涧山陵园,没有敏城主的准许,外族人本都不得踏入半步!”

    听见公仪佩用清亮的声音,提到“敏城主”三个字,公仪敏不知为何,眼眶一湿、浑精神一振。

    凌风边的一个侍卫忍不住开口呵斥道:“莘城已经被我们凌国人占领了。莘城人早就跑得一干二净。你口中所称的敏城主,早就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我劝你还是识相点,小心命丧于此。”

    “不得无礼!”凌风冷喝道。

    他陪笑说:“守陵人,我们不会惊扰你们祖先的。我们会尽量放慢、放轻脚步。”

    公仪佩冷声说:“你们这些人,个个面露凶相,手上都沾着血。只怕现在,你们已经惊扰到祖先了。我劝你们还是快回去吧,小心我们祖先显灵,让你们不得好死。”

    凌风微微笑着,说:“这么说,守陵人是不给面子了?”

    公仪佩回答:“面子没有,命有一条。”

    凌风挥了挥手,他边的两位侍卫朝公仪佩围去。

    公仪敏伸手从怀中掏出面具。只有戴上面具的时候,她才觉得杀人如麻不再那么内心有罪恶感。她将面具慢慢戴好、抚平,深深吸了一口气。

    公仪佩的马鞭,和那两位侍卫的兵器缠打在一起。公仪佩子灵活,鞭鞭有力。那两位侍卫是凌风的贴侍卫。作为王的侍卫,自然也不是吃干饭的。

    公仪佩终究不是整研究武功的人,她慢慢便落了下风。

    “啪”得一声,她手上的马鞭被甩到空中,然后狠狠落地,扬起一层土。

    两位侍卫近了,只待手起刀落。

    公仪饰转开了脸,她的眼中带着一丝不忍。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