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一旦城亡

    尉城被围三,最后被攻破。

    这消息是钱家两兄弟亲自带回来的。他们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祁树领他们洗漱的路上不解问道:“就这么点路,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钱子关无奈说:“能逃出来就是谢天谢地了。我们是自挖地道逃出来的。尉城被破后,血流成河。全城除了年轻貌美女子,别的,俱亡。”

    祁树子一哆嗦,打了个冷战,不再出言调侃。

    公仪敏最后想出了“躲”的办法。她派出扬慕、唐杉为首的一半将士去莘城北边的山上寻找庇护所。其他的人,在莘城城内外设置各种埋伏点和地道。白智最喜欢地道。他联合同自己玩得不赖的几十个小伙子,研究出了入口可以被万斤石封住的地道。此类地道被命名为“逃生道”,用来伏击后逃生最为合适。

    姜城被攻破的消息终于传来,距离尉城被破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公孙钰大哭了一场,发誓要为家人报仇。可是她已有孕在。就算她没孕在,公仪敏也不打算留下她一起战斗。因为公孙钰早就失去了公仪敏对她的信赖。

    公仪敏对肖奇说:“肖奇,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很好。留下来的人,做好了死亡的打算。可是,你不能死。小小已经为我死过一次了,我不希望你也死了。公孙钰的腹中还有孩子。所以,我命你带莘城人一起躲入山中。肖奇,你是明白人,相信我的用心。”

    肖奇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

    公仪敏眼眶有些湿润,突然说:“如果公孙钰生下的是女儿,希望能取名为小小。”

    肖奇终于点头退了出去。虽然他是受公孙钰所托,来要求留下参战的。

    最后留下了一万精壮男子,剩下的人全部都进了深山老林。

    公仪善、公孙晟一人领五千人。公仪敏带着南郭兰、白篙、祁树、五大死师。本来安排钱家两兄弟都躲进深山。可是钱子心非得要跟着公仪敏。所以钱子心也留下了。

    公仪善找了个机会,对公仪敏说:“公仪夫人治理下的莘城你见过,她只会用她的智谋,为自己谋得更好的生活。也就是说,她只会把莘城当成自己享乐的金钱来源。莘城在她的治理下,不会幸福。既然外面的人能在公仪夫人的率领下进来,说明他们进来也是迟早的事。幸亏我们已经有所准备,有了士兵储备。所以,你完全不必自责。”

    公仪敏感激不已,说:“公仪善,多谢。”

    公仪善笑了笑,没有说话。

    百万铁骑进城的时候,整个莘城都在颤动。名副其实是铁骑。因为每个人都穿着铠甲、戴着铁头盔。每匹马,上披着铁甲;头上戴着铁盔,只露出一只眼睛;。

    引起公仪敏注意的,是他们所举的旗帜上的字——王。

    不错,就是这么一个没有带点的主字。

    铁骑中间,是一辆豪华的马车。马车由十匹马拉着,大得和一间房子似的。徐公子和阿蒿骑马在马车旁边行走。他们旁边,还有十几个武艺高强的侍卫,个个腰板直,眼神如鹰般锐利明亮。

    马车在城主府门口停下。一个柔媚的声音说:“王,到了。”

    有侍卫伸手撩开车帘布;有侍卫抬上台阶。

    一个姿婀娜的女子率先下了马车。她蒙着薄薄的一层面纱,艳丽容颜清晰可见。是年轻了好多岁的公仪饰。

    第二个下马车的女子,让躲在地道里偷看的公仪敏大吃一惊——是蕉姑娘。她衣衫整齐、神拘谨。

    第三个下马车来的女子美目顾盼神飞,公仪敏看着眼熟。钱子心低声说:“是秦姿。”秦姿?秦虹的妹妹?多年不见,差点认不出了。

    第四个下来的女子,公仪敏有过一面之缘。当年她和公孙晟成婚时,这女子就站在秃发风旁边。这女子下马车来的时候,朝徐公子斜斜乜了一眼。徐公子脸色一凝,脸却泛起了红晕。钱子心解释说:“她是秃发媃。传言徐公子对其很有意。可是她只对多年前离开尉城后就信息全无的秃发宾念念不忘。因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根深种,难以释怀。”

    公仪善的子微微一颤。不知多久没有人提到秃发宾这个名字了。想不到,这秃发媃真当痴

    第五个下来的是啾啾。她下车后连连朝徐公子递着哀怨的眼神。徐公子端着表,当做没有看见。

    第六个下来的,是南宫。她下车后,躬笑着,说:“王,请下车。”

    一只修长的玉手扶上马车的扶手。拇指上戴着一枚虎骨扳指,上面刻着一颗獠牙的虎头。一个风度翩翩的锦衣公子挪步下来。南宫赶紧迎上去,想扶他。

    那公子伸手摸了摸南宫的脸,把她推到一边。他下了马车,反对马车说:“美人儿,你们要是不下车,本王就上来抱你们下车。”

    两个女子面色难堪出现在马车口。一个是秦虹,还有一个,是南郭晴。

    公仪敏倒吸了一口气,朝南郭兰瞥了一眼。

    南郭兰推开钱子心,朝外看去。她看见了南郭晴,怒火攻心,想窜出去。

    公仪敏一手拉住她,一手捂住她的嘴巴。

    南郭兰的泪水流了下来。

    听见那公子的声音响起:“公仪夫人,你不是说莘城有姓史的绝世美女。可是整个莘城,可是一个人影也看不见啊……”他的声音柔柔糯糯,眼神似笑非笑看着公仪饰。

    公仪饰膝盖一软,跪下说:“王,我没想到他们驱散了全城人。”

    那公子柔声说:“公仪夫人,你跪下干什么?我又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只是随口一问而已。我对什么绝世美女不敢兴趣,这里这么多美人,我的宫中还有不少。”

    公仪饰并没有爬起来,她低声说:“王,那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一定满足。”

    那公子说:“听闻莘城的城主是个女子,武艺高强、容貌惊艳。我想会会她,和她切磋一番。你快去安排!”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