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移情别恋

    在微弱的油灯照下,公仪敏重新打量了一番祁树。她说:“祁树,你父亲的竹简上写着什么?”

    祁树回答:“就是刚才我给你说的那些话。为什么,发动战争是顺天而行。”

    公仪敏想了想,说:“听人说,你们祁姓人有晓天机的能力?”

    祁树自嘲地笑了笑,说:“不过是唬弄人而已。我们不过是见识比别人多,想得比别人远而已。”

    公仪敏一字一句,说:“祁树,听说,你们祁姓人有晓天机的能力?”

    祁树正想发火,却看见黑暗中公仪敏的表似笑非笑。他咽下将要脱口而出的话,改口说:“敏城主所言不假。我得到上天的指令,莘城将会在城主你的带领下一统天下。敏城主,你就安心歇着吧。组织战争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还有很多事仰仗你呢。”

    公仪敏点头,说:“好,你出去吧。叫阿——哦不,紫舒送些白粥过来,我饿了。”

    第二天,全城都传遍了,莘城将会顺天而行、一统天下。而那天雷雨之夜,铁山上的那“敏王天下”,正是上天的直令。“王”字比“主”字少一点,却是“天下之主”的意思。

    公仪敏再次出城主府走动,大家看她的眼神,加了深深的崇拜。再也没有人敢和她对视。大家传言,敏城主是天命所在,眼中蕴有如闪电惊雷般的天威。凡人若与其对视,就是与上天作对,会遭天谴。

    刚开始听到这样的说法,公仪敏苦笑不得。可是很快,她发现莘城正在发生神奇的变化。比如,本来战争过后,痛失亲人的伤痛,需要很长时间去平复。可是有了她是天命所在的说法后,那些人的死,成了他们家族的骄傲。以血护天命之王,何等荣耀!

    这天,公仪敏叫来公仪善、公孙晟,警告他们一定要好好训练士兵。要是到时候一交战,就溃不成军,她这“天命所在”可就丢脸丢大了。

    公仪善哭笑不得,说:“敏城主,你怎么会有这种担心?”

    公仪敏表很严肃,说:“反正到时候发动战争,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公孙晟有些犹豫,说:“胜败乃兵家常事……”

    公仪善连连点头附和。

    公仪敏怒道:“我们莘城人才济济,放眼尉城、融城,哪城能匹敌?要是仗打输了,绝对是因为你们没有尽心训练!”

    公孙晟冷下脸,说:“公仪敏,如果出现败仗,你是不是会把我们杀了?”

    公仪敏一愣。

    公仪善打着圆场,说:“敏城主,训练士兵的进度,你也一直在关注。我和晟将军都十分尽心尽力,相信你也能看得见。可是,我们只能说,到时候交战,我们会尽全力,争取赢得胜利。但我们确实不敢向你保证,场场都会打胜仗。”

    公孙晟冷笑一声,说:“公仪善,你何必向她解释?我看她是脑子发了,整天就惦记着发动战争,哪里还像个女子?我原以为,打败公仪夫人,打退融城后,我们能安稳度。看这架势,她还真的打算一统天下呢。”

    公仪善一阵尴尬,说:“晟将军,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敏城主?她毕竟是你的妻子。”

    公孙晟叫道:“妻子?好一个妻子!你看看她,哪一点像妻子的样子?整天就知道研究地形地势,捧着羊皮地图看。我们成婚比你早吧,嫂子都怀孕好几个月了,你看看她,她要是能怀——”

    公仪敏冷下脸,喝道:“公孙晟,你给我出去!”

    公孙晟“嗖”得站起,袖子一甩就出去了。公仪善想拉他,都来不及拉。

    公仪敏苦笑了下,说:“善将军,让你见笑了。嫂子怀孕几个月了?”

    公仪善脸一红,说:“有三个多月了。

    三个多月?算算子,看来成婚当晚就怀上了。

    公仪敏笑着说:“恭喜恭喜。善将军,你的动作可真够快的。”

    公仪善咧嘴笑道:“敏城主,你也——打仗的事,你交给我们就行了。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和晟将军吗?”

    公仪敏点了点头,说:“我会考虑的。那你去忙吧。”

    公仪善站起,心里挣扎了会,说:“敏城主,你也该多关心关心晟将军。这些子以来,你都没怎么和他见面。晟将军很受女孩子喜欢的。你可小心他被别人抢走了。为阿婆守孝固然好,可是三个月时间也差不多了。”

    公仪敏愣是没反应过来,呆呆看着他,问:“什么?”

    公仪善别开视线,说:“敏城主,你是聪明人。我相信你能听懂,也知道该怎么做。那我走了。”

    待公仪善走后,公仪敏呆坐了好一会。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公孙晟和自己会白首偕老、相到老,这在她看来是天经地义,不需要多加思考的。

    可是,她也明白,世上有“移别恋”一说。自己对公孙晟不理不睬、不管不顾、不闻不问,说不定真的会有别的女子趁虚而入。

    公孙晟真的会因为自己冷落他,就弃自己而去吗?

    公仪敏反复问自己,问不出个答案。她的脑子乱糟糟的,便站起去寻公孙晟。

    公孙晟并不在城主府。自从阿婆去世,公仪敏说要为阿婆守孝后,公孙晟就搬到了将军府去住。他在将军府有独立的一座府邸。

    公仪敏走进院子。

    院子里静悄悄的。

    公仪敏穿过院子,来到大厅。大厅的门大敞着,也是静悄悄的。公仪敏在大厅呆立了会,正打算走。她听见了公孙晟的声音从旁边紧闭的卧室传来:“你说,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