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阿婆之死

    “敏城主,快醒醒!快醒醒!”恍惚间感觉到有人在推着自己。

    公仪敏转醒过来,头疼裂。她的眼睛半睁半开,喃喃说:“我这是在做梦吗?”

    “敏城主,阿婆不行了!”声音清晰地传进公仪敏的耳朵。

    待公仪敏意识到那个声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她瞬间就清醒了。她发现自己抱着酒瓮半坐半躺在台阶上。她的旁边是同样姿势的白篙。而那个声音,是公仪善发出来的。他正蹲在地上,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胳膊,前后摇晃着。

    公仪敏爬起,问:“出什么事了?”

    公仪善也站起,说:“刚才信鸽来报,说阿婆不行了;她有话要对你说,所以叫你火速赶回去。”

    “铁血——”公仪敏大叫。

    一会,从府内窜出三匹马。铁血领头,紧跟其后的是冷锋、雪泥。

    公仪敏翻上马,就想走。

    公仪善笼住马头,说:“我陪你一起去?”

    公仪敏瞥了眼醉卧在地的白篙,摇了摇头,说:“你把白篙抱回房间睡,省得她着凉了。明天留十个人照看锡城,剩下的人全都回莘城。”

    公仪善还是不撒手,担忧地看着她。

    公仪敏说:“放心,我撑得住。锡城就交给你了。”

    公仪善想了下,慢慢松开手。

    “走!”公仪敏喝道。

    铁血往前奔去。后面跟着冷锋、雪泥。

    守东门的是王斯。不等他好奇发问,公仪敏大叫:“王斯,快开城门!我要先回莘城。”

    王斯赶紧带人开了城门。

    一路上,铁血跑得飞快。

    公仪敏的泪水湿了眼眶,被风一吹,眼睛火辣辣地疼。她的脑海中,反复着阿婆的松子饼、阿婆的笑、阿婆的眼泪、阿婆的话。她想起阿婆多年后和自己第一次再见,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含着泪,用颤抖的嗓音叫的那声“敏主”。她想起了当自己将会被碎尸,阿婆倒地被央央踹,可还是执着地看着自己的眼神。她想起了自己出嫁时,阿婆欣喜的泪水。

    公仪敏反复告诉自己:阿婆,你不会死的;阿婆,你不会死的。我们莘城刚刚才得胜,好子还没有开始。你怎么能弃我而去呢?

    远远看见公仪敏疾驰而来,莘城城门大开,白智在门口站着,大叫:“城主,阿婆在小石屋!”

    石屋?

    公仪敏指示铁血往阿婆的小石屋奔去,眼泪更如泉涌。人死毕竟不是什么好事。阿婆为了避讳,居然回了那个冰冷的小石屋。

    小石屋亮堂。公孙晟一脸凝重,在石屋门口站着。

    公仪敏慌里慌张下了马,抬步朝小石屋走去,脚步发软,差点摔一跤。

    公孙晟过来扶着她。

    突然,她听见了阿婆爽朗的声音,突然有了力气。她推开公孙晟,朝石屋走去。

    阿婆在上坐着。一屋子的人,围着阿婆在说话。

    公仪敏在门口站着,她擦干眼泪,嘻嘻笑着,说:“阿婆,你想我了就直说,干嘛要拿死来吓我?”

    大家都转头朝她看来。阿婆的眼珠子一亮。她朝公仪敏招手,说:“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大晚上的,让铁血跑得飞似的,多危险!”

    公仪敏朝阿婆走去,已经有人搬了小板凳过来。她坐在小板凳上,伸手握住阿婆枯瘦的手,说:“阿婆,你哪里不舒服?”

    阿婆笑着说:“阿婆好着呢,没有哪里不舒服;阿婆只是阳寿已尽,老伴来接我了。”

    公仪敏握着阿婆手的手,骤然抓紧。她挤出笑,说:“阿婆,你瞎说什么啊?”

    阿婆从公仪敏的手底抽出一只手,朝周围的人摆了摆,示意他们出去。她把手放在公仪敏的手背上,轻轻拍着,说:“好孩子,我的好城主……”

    待屋里的人都退出去,且带上了小石屋的门。阿婆小声说:“敏主,阿婆是看着你长大的。阿婆真舍不得离开你。”

    公仪敏鼻子一酸,说:“阿婆,那你就别离开我啊……”

    阿婆笑了,眼中泪花闪闪,她说:“我的好城主,我也想啊。可是人哪有不死的。老婆子我能活这么多年,已经知足了。我要是还贪心,老天会责备的。”

    公仪敏像小孩般嘟了嘟嘴,说:“阿婆,我看你气色好的。你就别吓我了。你还能再活好几十年呢。”

    阿婆笑着说:“敏城主,你就喜欢和阿婆我开玩笑。再活几十年,我岂不是成了老妖怪?”

    她表慢慢变得严肃,说:“敏城主,是我那老头子来叫我了。昨天下午,我得知我们莘城赢了,把那些围攻我们的人全都杀死了。老婆子高兴啊,正在厨房乐着呢。我看见我家那老头子走进厨房的门来。他说,莘城已经没有危险了,我该放心了,该去跟他作伴了。”

    公仪敏听得汗毛倒立。

    阿婆笑着说:“敏城主,你别害怕。老头子和我一样,都很喜欢你。我和他说,等我见了敏城主,交代几句后再走。老头子说好;他也想见见你呢。你看,他现在就在我旁边坐着,笑眯眯地看着你呢。”

    说着,阿婆伸手在空气中拽了拽,好像在拽谁的衣角。她扭头看着空气,说:“老头子,你也出去等着。我和敏城主说几句,就过来找你。”

    公仪敏呆呆地坐着,脑子是清醒的,可是子却动不了了。

    阿婆转脸,看着公仪敏,认真地说:“敏城主,你要记住,你是公仪敏。凡事按自己的心走,有自己的坚持。只要你保持有坚定的信念,就定能克服一切阻碍,达到自己的目的地。”

    公仪敏问:“阿婆,什么目的地?”

    阿婆说:“这个,得问你自己的心了。你想做什么,想到达哪里。老婆子很高兴,临走前能看见莘城好好的。敏城主,老婆子不能再陪着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莘城的扩大,就靠你了。我相信,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好了,我走了。敏城主,你保重。”

    公仪敏急急问:“莘城的扩大?莘城什么扩大?”

    阿婆的手已经无力地垂下,脸上带着笑,眼睛慢慢阖上了。

    “阿婆!阿婆!”公仪敏大叫。她伸手紧紧拉住阿婆的胳膊。

    石屋的门被人推开,人们冲进来。公孙晟过来伸手掰开公仪敏紧拽着阿婆胳膊的手指,有人扶着阿婆的子,把她放平在简陋的上。

    “阿婆!阿婆!”响起无数人的哭喊声。哭得最大声的,是紫舒、史佳。她们俩跪在边,嚎啕大哭。

    公仪敏靠在公孙晟的上,全发抖,已经泣不成声。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