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东门相斗

    东门带队攻城的是徐公子。他带人在离城百米处站着,出言挑衅了老半天。令他诧异的是,城墙上的莘城士兵虽然已经气得脸发青、面发紫,可就是坚决不开城门迎战。

    在城门前挑衅一个城,是对一个城极大的侮辱。而莘城拒不应战,类似于骂人的唾沫星子溅到了自己的脸上,自己却抹了把脸,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如此厚着脸皮的事,实在非一向高傲的莘城人一贯的作风。

    徐公子试想了很多种可能,甚至猜测,可能这城中真的无人。最后,他挥了挥手,下令攻城。

    唯恐其中有诈,所以徐公子只派了一小撮人先行进攻,做试探。

    领命的尉城士兵拍马向前,来到了城墙根上。莘城的石块不停地朝他们上招呼。可是他们并不慌乱,边躲着从天而降的石块,边从怀中掏出攀墙索,朝前抛去。有些石块砸到了他们的上,可是他们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啪啪啪”,攀墙索击打在墙垛上。攀墙索子由古藤制作而成,顶端是铁爪。铁爪本是合拢的,被使劲一拉,铁爪张开,牢牢嵌在了墙垛缝中。而士兵们的子,随之攀沿而上。

    看见这批士兵如此勇猛,就连指挥官路巷,心中也闪过一丝紧张。“砍索!砍索!”路巷高喊。有一部分莘城士兵停下往底下扔石块,而是拔出剑,探出子砍攀岩索。可是那些古藤不知是什么材质的,居然砍不断。

    眨眼间,就有五六个尉城士兵到了城墙顶。他们拔出佩戴在腰间的兵器,和莘城士兵对打起来。

    路巷缠住一人在打斗。那人上已经连中了数剑,其中一处正好刺在腹部;拔剑的时候,把肠子都带了出来。可是那人似乎浑然不觉,依旧挥着手中的大刀,朝路巷猛劈。

    其他的莘城士兵,都面对着同样诡异的场面。这些尉城士兵上中剑,却毫无反应。他们仿佛不知疼痛,只顾拼命杀敌。

    莘城士兵人数本比他们多几倍,看了这架势,却都不由地心生怯意。 “噗噗噗”,接连有莘城士兵丧命。

    徐公子见此景心中大喜,他再次挥了挥手。

    又有一队人马, 朝前冲去。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

    徐公子抬眼看,是公仪敏单骑而来,满是血。不远处沙尘漫天,跟着大队人马。他的眼神一凝,像是猜到了什么;懊恼后悔之,跃现脸上。如此,这锡城看来真的是城中无人。早知如此,应该早点发动大的进攻。这样,说不定早就攻下了这锡城。

    公仪敏的脸上,露出欣喜的表。因为她看见这锡城东门还没有被攻破。

    徐公子又挥了下手。这次,队伍分成两队。一队朝城墙方向攻去,一队朝公仪敏围过来。

    公仪敏抬眼往城墙上瞥了两眼,发现莘城士兵已经连连吃了亏。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吼道:“砍头——”

    路巷最先醒悟过来。他手中的剑朝对手横劈过去。终于,对方子一软,斜斜倒地。其他莘城士兵松了口气,也纷纷学样。

    此时,徐公子已经带人把公仪敏团团围住了。公仪敏高声喊出的那两个字,让徐公子燃起了“好事被破坏”的恼火。他招呼也不打,便“噌——”得一声,手中的剑呼啸而出。

    公仪敏早已非一年前的迷糊样。她的左手猛得勒了勒缰绳。雪泥终于有了生平第一次默契,猛得收住蹄子。

    公仪敏右手扬剑,和徐公子的剑在空中相遇。

    “叮”得一声,空气为之一振。

    两剑相遇的声音十分怪异,可是两人根本就顾不上留意。公仪敏抽回剑,反手一剑。从背后袭击公仪敏的那士兵口中了一剑。

    那倒霉的士兵,本以为自己能偷袭成功,却不想这样一命呜呼了。更倒霉的是,他那高举着的劈了一半的剑,从手心滑落,刺中了自己的胯下的坐骑。马脖子上拉了个口子,流着血。

    马儿受惊,却似乎知道公仪敏惹不起。它的头一偏,避开与雪泥的相撞,朝一旁狂奔去。

    受惊的马儿惹不起,尉城士兵没想到会出这岔子,赶紧拉着缰绳,为它让开一条路。可怜的尉城士兵死了还半道被甩下马,被自己队的马踩在蹄下。

    公仪敏根本就顾不上去留意这动静。她手中的剑,再次被徐公子缠上了。几下较量下来,徐公子眼中产生了兴趣,他说:“敏城主,剑术进步很大啊!”

    公仪敏淡然一笑,说:“徐公子,你的剑术可没有什么进步,需要加紧锻炼锻炼!”

    徐公子黑了脸,出剑的速度加快。可是公仪敏应对起来,并不吃力。

    两人实力相当。徐公子脸上是震惊,公仪敏脸上是喜色。

    “叮叮叮”的声音,不绝于耳。

    两人高手过招,看得一旁的人眼花缭乱。怕被他们的剑伤到,围在边上的尉城士兵主动让出了一个圈。很快,这些尉城士兵也有事做了。因为莘城的部分士兵,也赶到了。领头的,正是公仪善。他们很快就被尉城士兵围住了。

    公仪敏手中不停,口中高喊:“要砍头!要砍头!”

    交了几下手后,莘城士兵正心中有疑惑;听了公仪敏的话,大家纷纷朝尉城士兵的头颅招呼。

    一时间马嘶人吼。双方缠打了一阵。

    公仪敏突然高喊:“善将军,不得恋战!”

    公仪善正杀得眼红。他缠斗了好一会,才割了对方一个头颅。听了公仪敏的话,他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终于,他狠了狠心,吼道:“大队跟我走!”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