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真情认亲

    公仪敏有些无奈。她对公孙乔,已经没了什么好感。这会,她扯着嘴角假装在笑,子往主位走去,转坐下。

    公孙晟笑着跟在后面,在副位坐下。他问乔夫人:“娘,你究竟讲什么了,让爹都开始捧腹大笑。”

    乔夫人笑着说:“就是你小时候,替敏城主逮知了那次。”

    这句话,一下子把公仪敏的记忆,带到了那个炎的夏午后。

    公仪敏一向怕。那天,更是酷暑难当。公孙晟取了凉席,铺在大树底下。然后招呼公仪敏躺下睡午觉。他自己在一旁摇扇子。他安慰说,要是睡着了,就不会这么了。天气烦闷,加上知了在树上聒噪。公仪敏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爬起,带着哭腔说,可不可以把知了全逮了。

    公孙晟二话没说,就爬上了杨树。结果,逮了老半天,一只也没有逮到。公仪敏在底下不停地抹眼泪。公孙晟心里一急,一脚踩空,从树上摔了下来,股差点摔成四瓣。公仪敏看见他摔个四脚朝天,害怕得哇啦哇啦大哭起来。公孙晟艰难地爬起来,不顾自己的股疼,不停地安慰公仪敏。

    公孙乔正好路过,看见公仪敏在哭。他以为公孙晟把她弄哭了。冲过来,一扬手,就一巴掌拍在公孙晟的股上。可怜的公孙晟,疼得差点晕过去。

    公仪敏回过神来,正好听见南宫说:“晟将军,你怪敏城主吗?”

    公孙晟笑着反问:“是我自己笨,抓不住蝉,还不小心摔了下来。我为什么要怪她?”

    南宫喃喃说:“你对她可真好。”

    丘丽深有些动,不知是不是因为想起了自己流落在外的女儿们。他说:“敏城主,你真幸运,能遇见像乔将军这样的好人家。个个都护着你。”

    公仪敏的心,起了新的波澜。她带着感激,看着公孙乔和乔夫人。她发现,他们的发梢隐隐有了几丝华发。无论如何,是他们收留了自己多年,还不曾让自己受一丝委屈。也是他们,生下了对自己无限好的公孙晟。她笑着对上公孙乔和乔夫人的眼睛,说:“是啊,我运气确实不错。这样的好人家,估计天底下也没有几家。我还一直没顾上说声谢谢。”

    她站起,深深鞠了一躬,说:“谢谢乔将军、乔夫人。”

    秃发肃打趣说:“敏城主,该改口了吧?”

    公仪敏一愣。公孙晟心中一阵紧张。而公孙乔、乔夫人的心中,既有期盼,又紧张,更怕失望。

    公仪敏双手合十,鞠躬行礼,说:“爹、娘!”

    愣了两秒,公孙乔和乔夫人才泪花闪闪,异口同声应道:“哎!”

    谁也没有想到,这两人会如此激动。又有谁能料到,因为自己的儿子痴单恋,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当做没有生养这个儿子。他们更准备好了,自己的儿子会孤独终老。能亲眼看见两个孩子,已经是意外之喜。谁知,居然一下子还多了个女儿。

    本来,公孙钰的话,曾在两人开心的头顶,浇了一桶冰水。两个孩子后来虽顺利成婚,可两人心中始终有些不安。生怕公仪敏真的把自己的儿子不当一回事。可听着公仪敏的这一声叫唤,两人像是吃下了定心丸。

    不知是谁,率先鼓掌。一时间,“噼里啪啦”的掌声,在厅堂响起。

    乔夫人用颤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衣袖。她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摘起了手上的戒指。边摘边说:“好孩子。娘没什么可做改口礼。你就收下这戒指吧。”

    这戒指,是乔夫人出嫁时,她的母亲给的。乔夫人一直把这戒指当宝贝,成婚后从没离过

    公仪敏赶紧上前两步,手按住乔夫人的手,说:“娘,这怎么可以?”

    乔夫人笑着说:“好孩子,娘心里高兴。”戒指不好摘。她狠狠一拽,戒指终于摘了下来。手指关节处,磨破了一层皮,渗出了些血丝。

    公仪敏眼眶一湿,连连摆手。

    公孙乔笑着说:“好孩子,这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你不嫌弃,我们就知足了。你就收下吧。”说着,他从自己的手上,也摘下一枚戒指,边摘边说:“这戒指啊,是一对的。当年我和你娘结婚,晟儿的外婆送的。镶着红宝石的,是娘的;镶着绿宝石的,是我的。一红一绿,如花如叶,相依相随。眨眼间,你们也结婚了。晟儿过来,爹的戒指,你来收着。”

    公孙晟笑眯眯地站起,从自己的父亲、母亲手中接过戒指,说:“多谢爹,多谢娘。”

    他动作飞速,把红宝石金戒指,上公仪敏的左手食指。而他自己的左手食指上,多了枚绿宝石金戒指。他低头笑着对公仪敏说:“敏儿,这戒指刚开始戴着,会有些不习惯;戴习惯了就好了。这就是我爹我娘的一点心意,你就别推辞了。”

    公仪敏见推辞不得,便再次行礼,说:“那敏儿就收下了。谢谢爹,谢谢娘。”

    “这才乖嘛。”还没等公孙乔、乔夫人出声,公孙晟就说着话,扶起公仪敏,把她拉到座位上坐下。他朝自己的父母瞥了瞥,故意开玩笑,说:“你们俩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会才想起来给戒指。这不明摆着,让列位城主、将军见笑吗?”

    丘丽深已经抹起了眼泪。他声音哽咽,说:“晟将军,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这样的真场面,我们求之不得,岂会笑话。是吧,肃城主?”

    秃发肃笑得很爽朗,说:“是啊是啊,深城主所言甚是。我很久没有感动了。你们看,我这会眼角,居然带出了泪花。”他说着,还用手指去摸自己的眼角。把沾有眼泪的手指,展示给大家看。

    大家都有些无语。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