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共用餐具

    PS:用第一人称写,写得我有些内伤,O(∩_∩)O哈哈~从此章起,用第三人称写。

    第201章 共用餐具

    公仪敏重新回到地面,已近黄昏。在下面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她暗自庆幸自己回来及时。要是已入夜,自己还没有出现,只怕整个帅邸会翻个底朝天。或者,石繁就会知道,自己发现了这里的另一片天地。这里毕竟是石家人在掌管,自己随意走动探秘的事,不宜宣扬。

    公仪敏自顾自笑了下,不知不觉,自己的心中,倒藏了不少的秘密。

    她拔出剑,在院中装模作样挥舞着。心中想着要不要把这事告诉公孙晟,毕竟两人已经成婚了,关系非同一般。想想还是算了,公孙晟要心的事已经够多了。这事不属于生死存亡的事,没必要让他费心。

    公仪敏心中暗道:再说了,我也不是藏不住心事的人。这么多年来,自己都过来了。成婚,不过是以后生命多了一个关系密切的人而已。有些东西,还是自己扛着好了。

    在这里练了半天的武,如果还没有出汗。要是让石繁看见,该起疑了。公仪敏舞剑的动作,加大了力度。剑在空中,划出一个又一个弧度。朦胧中,公仪敏眼前出现了无数的敌人,个个手中的武器锃亮,锋尖直指她的要害,想致她于死地。她手中的剑,越舞越快,或刺或挡。

    直到想象中的敌人全都中剑倒地,公仪敏才收剑擦汗。

    “啪啪啪!”有人鼓掌,是公孙晟。他掏出手巾扔给公仪敏,笑着说:“太太,你的剑术越发不凡了!”

    公仪敏接住手巾,胡乱擦着脸上的汗,笑着说:“你怎么来了?”

    公孙晟努了努嘴,说:“你看都什么时辰了。幸好石繁姑娘知道你在这。不然,我得满世界找你了。”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落山。视线中的物件,变得模模糊糊。

    公仪敏笑着说:“哎呀,一舞剑就忘了时间。走吧。”

    她和公孙晟并肩走出院子。

    虽已入夏,但上的汗被冷风一吹,还是感到有些冷。公仪敏打了个冷颤。她不由自主抱着胳膊摩擦着自己的双臂。

    公孙晟靠近她,伸手揽住她的肩头,说:“太太,以后要赶在太阳落山前回房。你出了这一的汗,再吹冷风,很容易伤风。”

    公仪敏哈哈笑着,说:“我何时这么弱了?要是被风一吹就感冒了,枉为习武之人。”

    谁知她的话音刚落,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公孙晟匆匆解下自己的外,披在公仪敏上。

    公仪敏正想推辞,却连着打了十几个喷嚏。她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抽着鼻子,说:“今儿个是怎么了?我刚想说,自己从小到大还不知道伤风的滋味呢。”

    公孙晟用外裹住公仪敏,然后横抱起她,怜惜道:“傻姑娘,忍忍,一会就到房间了。我让白篙给你煮姜汤去。”

    公仪敏自嘲道:“有人照顾了,人也越发弱了。公孙晟,你以后还是别对我这么好。”

    公孙晟瞪了她一眼,匆匆往卧室赶。他把公仪敏放在上,帮她脱了鞋子。然后拉过被子,把她盖严实了。

    公仪敏拿着手巾擦了擦自己的鼻涕,然后把上裹着外扯出来递给正打算出门的公孙晟,说:“你还说我傻,我看你更傻。你也想生病啊!”

    公孙晟匆匆往着衣服,口中笑着说:“我倒不怕得伤风,而是怕自己的好材被别的女子看去了。”

    公仪敏哈哈大笑,说:“就你,能有什么好材?我今儿个看,那个谁谁谁的材,倒是真心好,看得我差点流鼻血。”

    公孙晟手中的动作一滞,眼睛直盯过来,声音提高了十倍,问:“谁?”

    公仪敏吓了一跳,含糊道:“就是那个谁谁谁。哎,每个莘城的勇士的材都那么好,我都不知该说谁了。”

    公孙晟猜到了她在胡言乱语。他穿好衣服,撂下一句:“以后练习自由搏击,不许你再去练武场!”

    他匆匆出了门,还不忘把门关好。

    公仪敏心中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刚才,公孙晟是在——妒忌吗?她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一丝笑。这男子,真是什么醋都吃。

    一会,公孙晟端着吃的进来了。都是清淡的饭菜。

    公仪敏想爬起,跳下来吃。

    公孙晟喝止住了她。他把餐盘放在桌子上,然后过来扶起公仪敏。他拉过旁边的枕头,把两个枕头叠在一起。然后让公仪敏背靠着枕头,再把被子仔仔细细盖好。

    公仪敏有些无奈,说:“公孙晟,我的手还在被窝里呢。你这样让我怎么吃饭啊?”

    公孙晟笑得十分暧昧,说:“不是有你阳阳哥哥吗?”

    公仪敏的脸有些扭曲了,说:“公孙晟,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恶心?你这样,我吃不下饭了。”

    公孙晟责备道:“傻孩子,我们是夫妻,这‘太太’‘阳阳’是我们的昵称,你怎么能用恶心这样的字眼呢?”

    他说着话,把餐盘端过来,放在头柜。他端起碗,拿起筷子,说:“太太,你喜欢哪个菜?”

    公仪敏知道,这公孙晟又起了倔脾气。她知道制止无能,今天肯定得让他喂了。她有些无奈,没好气地说:“随便!”其实,她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公孙晟端的菜,都是她吃的。

    公孙晟毫不生气。他笑嘻嘻地夹了菜,放在公仪敏的嘴边,说:“乖,吃菜。”

    公仪敏张嘴嚼着菜。等她咽下去,公孙晟又把饭,拨进她的嘴中。

    如此这番,终于吃饱了。

    公仪敏咽下最后一口饭,说:“你怎么备这么多饭菜。我只吃了一小半。”

    公孙晟笑嘻嘻地说:“不是还有我吗?”

    在公仪敏瞪圆的双眼中,公孙晟把那些饭菜拨进自己的嘴中。公仪敏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她喃喃说:“公孙晟,刚才的碗筷,是我用过的。”

    公仪敏从未和人共用过餐具。而在她的印象中,公孙晟在毁城的餐具,还是单独收起来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有一回,有人不小心用了他的餐具。他大发脾气,坚决不吃饭。非得买了新的餐具,此事才罢休。

    公仪敏心复杂,看着公孙晟三两下把这些这些饭菜吃得一干二净。他拍了拍肚子,说:“真好吃。这会姜汤应该已经熬好了。我这就去把姜汤端来。你喝了姜汤,睡上一觉,出汗,明天就好了。”

    他说着话,就端着餐盘出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