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你若安好

    公孙晟坐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我慢慢梳理着头发,然后把头发简单扎了起来。

    我扎好头发,扭头看他,说:“你在看什么?”

    公孙晟笑着说:“没什么。看你梳头,感觉好安心。”

    我笑了笑,说:“走吧。”

    我们俩来到帅邸的第一个院子。院墙上的门大开着,里面纷纷扰扰。

    石繁在里面张罗着,她看见我们出现,小跑着迎上来,说:“敏城主,这个大厅坐不下那么多人,我想在这院子里摆上几十桌,你可介意?”

    我笑着说:“院内牡丹花盛开,在这里摆宴,可是名副其实的牡丹宴。如此良辰美景,我怎会介意?把我那桌也摆在这里吧。”

    石繁有些感动,说:“多谢敏城主。”

    旁边的大厅,大约能坐下两百人。剩下的六七百人,石繁正愁不知该如何安排。得了胜仗的莘城士兵,最不能怠慢。我这么一说,解决了石繁的心头大事。

    我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说:“该说感谢的人是我。石繁姑娘,辛苦你了。”

    石繁羞赧地笑了笑,接着去忙了。一会,桌子从各个方向被搬过来。很快,整个院子摆满了桌椅。

    我和公孙晟,站在一旁看着大家忙忙碌碌。

    公孙晟有些动,说:“我在锡城的这些子,颇有感慨。你看,这些锡城人虽然不都是土生土长的,可是都十分团结。他们的感,我看都快赶上毁城了。”

    毁城人的感,是一个奇怪的存在。他们常常因为一件小事斗殴。有些时候没有控制好力道,断胳膊断腿都是有可能的。可是打完架,大家依旧是好家人好兄弟。

    我问:“你知道原因吗?”

    公孙晟思索了下,说:“应该是因为石老将军很有魅力,能把大家紧紧吸引在自己边吧。你觉得呢?”

    我想了下,说:“在我看来,原因应该不仅仅是一个。石老将军应该算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无论是土生土长的锡城人,还是后来从各地而来的人,世都不好。他们渴望一个温暖的生存环境。这应该也算是一个原因。”

    公孙晟点了点头,说:“也对。一直在温暖中的人,不知道温暖的宝贵。而一直处在寒冷中的人,才知道温暖的重要,也会倍加珍惜温暖。”

    我惊讶地看向公孙晟。他一下子就听明白了我的意思,并认可我的想法。我略略有些吃惊。

    公孙晟回看我,会意一笑。

    我移开目光看向人群。我居然在里面发现了满头是汗的南郭兰,她正在帮忙。她应该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突然抬头看向我。乍一见我,她的表微微有些僵。不过她很快恢复过来。她忙完手头的活,朝我走来。

    这下,轮到我有些紧张了。公孙晟也发现了径直朝我走来的南郭兰。他朝我靠近了些,双眼盯着南郭兰。

    南郭兰在我们面前站定。她的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公孙晟,笑了,说:“晟将军,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会武功,不会把敏城主怎么样的。”

    看见南郭兰笑了,公孙晟略略松了口气,却并不接话。

    南郭兰转眼盯着我,说:“敏城主,我不后悔打了你一耳光。可是,如果你觉得之前那一巴掌有些亏,我也不介意你打我几耳光泄愤。这几天,我听了很多人讲起你和我二叔的故事,还有你和晟将军的故事。感的事,兜兜转转我理不清楚。不过我明白一点,只有你过得好,我二叔才会安心。我二叔为你而死,就是为了让你能好好活下去,过得开开心心。所以,只要你过得好,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我一愣。

    公孙晟说:“兰姑娘,我替敏儿多谢你的理解。”

    南郭兰笑了笑,说:“说完这段,我浑也轻松了不少。我去忙了。”她匆匆跑了。

    公孙晟伸手拍了拍我的肩,一句话也没说。我们静静地站着,闻着牡丹花香,看着来回忙碌的人,等待晚上的宴会。士兵们也陆续进入,相互攀谈着,讨论着战况。每一场战争,都会涌现出几个表现特别优异的人。大家都纷纷对那些勇士,表达自己的敬佩之

    白篙过来,张望了会,朝我走来。她把手中的帛布交给我,说:“敏城主,这是敌我双方的伤亡况,和详细的个人伤敌况。”

    我接过帛布,说:“辛苦了。你对这场战争,有什么感觉?”

    白篙想了下,说:“我觉得,战争还是得多花点心思。只要精心准备抗战,要想战胜尉城,不是不可能。”

    白智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听见了白篙的话。他笑着说:“我也这么觉得。我认为,我们要多挖坑,挖坑再挖坑。然后等着他们来自投罗网。”

    我诧异道:“挖坑?”

    白智嘿嘿笑道:“就是多设埋伏。我们的人数没有他们多,可是我们个个实力强。要是偷袭,一对百都不成问题。”

    白篙笑着说:“白智,你就在那瞎吹吧。敏城主,你问问他一共杀了多少人。”

    白智涨红了脸,嘟囔说:“白篙,你如今可和我一样,是白家的人。你怎么可以拆我的台呢?”

    我笑着说:“白智,你杀了多少人?”

    白智小声说:“五个。”

    白篙拉长声音,说:“是五——个,而不是五十——个?”

    白智躬了躬,说:“敏城主、晟将军,那边忙不过来了。我去帮忙了。”说完,一溜烟跑了。

    白篙笑着说:“这家伙,开战前,到处宣扬要杀五十个人。当时晟将军给他的定的任务,是两个人。可是他不服,说这是对他的侮辱,非得要给他定十个。这下,他丢脸可丢大发了。”

    我们几个联想到白智尴尬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此时,夜色慢慢降临,在石繁的安排下,桌椅最中间燃起了一个大大的篝火。桌子上,碗筷和酒菜已经摆上桌。石繁正在东张西望找我们,安排上桌。

    我把帛布收回袖中,说:“今晚我们只吃喝,帛布我明再看。走,上桌去。”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