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略懂兵法

    徐公子挥了挥手。

    “嘭!嘭!嘭!……”击鼓手开始击鼓。

    “嘭嘭!嘭嘭嘭!……”鼓点越来越密,声音越来越大,击得人血沸腾。按照昨的习惯,几十声响后,尉城就会有人出来挑衅。

    “嘭!嘭!嘭!……”城墙上响起了重重的鼓声,而且一声比一声更重。声音很快,就压过了尉城的鼓声。

    公仪饰瞅了徐公子一眼。她已经学乖了,不再自己开口。

    徐公子识趣,说:“晟将军,你们莘城人脸皮可真够厚的。”

    公孙晟笑着说:“徐公子,和你们尉城人相比,我们算什么呢?连存在了几千年的战鼓,都被你们厚颜无耻地自诩为首创!”

    “哈哈哈哈”莘城士兵很配合,再次狂笑起来。

    尉城人气得脸都绿了,摩拳擦掌就想往前冲。

    徐公子挥了挥手。

    尉城一批骑兵率先冲了过来。

    我在城墙上看着,心中升起一个疑团:为什么徐公子仅仅挥了挥手,击鼓手就知道该击鼓,尉城士兵就知道该进攻。

    昨天和尉城士兵交手,我就留意到公仪饰所带的人,进退迅捷、有序。

    我的眼睛,瞄到队伍中若隐若现的战旗。我的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公仪饰寻到了失传的兵法书。

    很多年前,各城有不成文的规定。一旦建城后,就一把火烧了各类兵法。后来几百年未有大规模的战争,兵法自然而然就失传了。像唐杉,他之所以懂些兵法,是他祖祖辈辈有此好,口授的。所以一旦开战,正常况下,大家都得重新摸索。

    公仪饰看过兵法书,懂兵法,才能解释尉城士兵的表现。不然,任公仪饰再聪明,也不可能未经战事洗礼,就能知道利用战鼓、战旗。

    我苦思,这公仪饰究竟从哪里寻的书。

    苁蓉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索。她说:“敏城主,你在想什么呢?我们什么时候掷石块?”

    我的耳边,重新响起震耳的鼓声,和城墙外的嘶喊声。

    我抬眼看,尉城最先出来的那一批骑兵,约有两百人。而去应战的莘城人,只有二十人。这么说,公孙晟至少给大家下了一对十的任务。

    有了明确的数目后,莘城士兵打起仗来异常骁勇。估计每次杀一个人,心中都会数一下数。最后剩下的尉城士兵,还被莘城人哄抢。有人还在高喊:“你已经完成任务了,这个就让给我吧。”

    我哑然失笑。尉城人见了,脸更加绿了。

    一会功夫,交战以我方的大获全胜而告终。莘城士兵除了有一位不小心受了伤,剩下的人安然无恙。而尉城士兵,躺了一地。

    徐公子又挥了挥手,新的一波人过来。这次,我们这边也出了新的一波,旧的一波主动往回撤。

    这次,依旧是以我方的压倒胜利而告终。

    我暗自感到奇怪,尉城士兵何时这样不堪一击了?精心训练的勇士去哪里了?如果鸡肠道,他们损失了差不多一半,那还有一半呢?

    我抬眼看向远处的公仪饰。她坐在高高的战车上,脸上表平静。她的旁边,依旧站着阿蒿和徐公子。

    一连几波,莘城士兵都胜得异常轻松。不知是因为公孙晟的方法好使,还是尉城士兵过于弱。莘城士兵得意起来,嘻嘻哈哈,开始肆意嘲笑敌方。

    徐公子摆了摆手,又一波人冲了过来。依照前例,还是两百人。这次,我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细看之下,发现战旗变了。之前指挥的旗帜,是黄颜色的。这次,用了红色。

    我的心中,涌起不祥的预感。如果这两百人就是公仪饰的精兵——

    这些精兵,二对一都不一定能胜过,更何况莘城将迎战的,是得意洋洋的二十名莘城士兵。

    我大吼道:“苁蓉,动手!”

    苁蓉早就在等我下令。听我这么说,她立马双手高举,猛得一推。几十块大石块往疾驰而来的尉城士兵处飞去。

    莘城士兵,有些开始高声喝彩。被这些石块砸中了,不死也晕。

    只见那些尉城士兵,高举起剑,毫不胆怯,举手之间就把这些石块一劈为二。

    莘城士兵都张大了嘴巴。不少人上,应该都流了冷汗。

    公孙晟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他挥了挥手,剩下还没有应过战的人,全都冲了上去。目测,有六百人。三人对一人,我略略松了口气。

    我看向公仪饰,发现她变了脸,恶狠狠地盯着我看。

    我微微一笑,朝她拱了拱手,嘴巴一张一合,说:“抱歉了。”

    公仪饰突然对徐公子说了句什么。徐公子摆了摆手。

    “噌噌噌——”金属块相撞的声音响起,把人的耳膜都震得疼。

    正狂奔而来,就快与我们交上手的尉城骑兵,猛得勒住马的辔头。他们突然扭转马头,撤了。讲到马的辔头,不得不提,公仪饰在模仿方面,是个天才。昨天,她的士兵还坐在光溜溜的马背上。今天,他们给马全按上了马鞍。

    莘城士兵见此越发兴奋得意,正想拍马追上去,大战一场。

    公孙晟高声说:“回来!”

    莘城士兵就着激昂扬的鼓点声,根本就停不住。这里面,也有尉城的鼓点声。

    我大吼:“鼓点快停!”

    击鼓手猛得收住手。只听见尉城那边的鼓声,在突兀得响着,让人心头涌起冷气。

    公孙晟再次高喝:“回来!”

    莘城士兵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赶紧扭转马头,往回跑。

    我松了口气:幸好来得及。

    公仪饰又冲徐公子说了句什么。徐公子再次举起手挥了挥。

    “噌噌噌”更大的金属相撞声音响起。尉城士兵纷纷扭转子,打算撤回。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