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姑母警告

    公仪饰高高骑在马背上,面露讥笑,看着我在人群中挣扎。铁血的上,血迹斑斑。我的上,也多处受了伤。

    公仪饰一鞭子抽过来。她使的是铁鞭,比白篙的那条要长一倍,越有两米长。铁鞭形如蛇,更奇的是,它的头就像一只蛇的头。公仪饰挥鞭子过来的时候,整个就像一条蛇冲来。

    我挥剑挡,那铁鞭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绕开我的剑,往下一窜。铁鞭的头,猛得窜到铁血的眼前。铁血突然张开嘴巴,把铁鞭的头一口咬住。

    “快松开!”我吼道。我曾吃过铁鞭的亏,知道那铁鞭上有毒粉。

    铁血依言把铁鞭吐了出来。

    公仪饰抽回铁鞭,沉默着看着人群一层一层朝我和铁血涌上来。

    “哧——”铁血的背部又被刺中了一剑。

    “不要伤害马!你们都退下!”公仪饰突然开口说。

    人群慢慢退了下去。公仪饰隔着人群,眼睛直勾勾盯着铁血。

    我心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我心的物件,被别人觊觎的感觉。

    人群慢慢散开,中间空出了一个圈,把我和铁血、公仪饰围在中间。

    公仪饰骑马慢慢接近我,低声说:“公仪敏,你要是把这匹马让给我,我今天就放过你。”

    我呵呵一笑,说:“你怎么一下子发善心了?”

    公仪饰笑着特别坦诚,说:“因为你,迟早会死。因为莘城,迟早是我的囊中物。而良驹,可遇不可求。”

    我说:“你倒是够坦诚。”

    公仪饰轻笑一声,说:“公仪敏,我何时和你说过不坦诚的话?”

    我一愣,确实,她从一开始,对我就够坦诚。她所说的,所做的,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致我于死地。

    公仪饰说:“我知道,你不愧为公仪族人,够无私。你抬眼看看,现在城墙上,多少人在心如刀绞看着你。他们恨不得为你而死。可是你呢,却偏偏不让他们替你。就你最高尚,就你们公仪族最高尚。我呸!”

    公仪饰离我越来越近,声音也压得越来越低。

    周围的人,都诧异地看着我们,不知我们俩在干什么。

    我说:“你不是公仪族吗?”

    公仪饰冷笑一声,说:“在你的心里,不是早就不认我是你的姑母了吗?说真的,我也觉得自己,不值得拥有‘公仪’这个姓氏。”

    我的头皮,一阵发憷。

    公仪饰说:“今天呢,你公仪敏难道要为了你的高尚,献上自己的命,和你胯下这匹良驹的命吗?说真的,你死了我拍手称快。可是,我是真的可惜了这么一匹好马。你看它,中了毒,双目还炯炯有神。它刚才面对蛇鞭上的蛇头,一点都不害怕,反而一口就咬住。我看上它了,打算用它来换你的命。”

    我说:“既然你认定了,我会被你所害。你直接杀了我,抢了铁血岂不是更痛快?”

    公仪饰摇了摇头,说:“这世上,只有马,值得我真心对待。马一旦认了主,绝不会轻易背叛,尤其是你胯下这匹。如果我杀了你,它一定会为了你,和我拼命。可是,如果我和它说,用它的命,换你的命。它一定会乖乖跟着我走,你信不?我相信你作为公仪族的魅力,连人都能收得服服帖帖,收服马是小菜一碟。”

    我的心一惊,只听她清了清嗓子,说:“铁血兄弟,你愿不愿意,为了救你主人一命,而认我为主人呢?你要是愿意,你点一点头。”

    铁血一直竖着耳朵,听着我们的话。这会听见公仪饰问话,它抬眼,朝公仪饰点了点头。

    我的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说:“铁血,你不用这样做。我们一定能突出重围的。你要相信自己,和我的能力。”

    公仪饰笑了,一副吃定我的样子,说:“公仪敏,你真的觉得,你能从几万人的包围中,顺利脱逃?你的能耐,也就能支持你和你铁血兄弟,血流而亡,而不是死在某个人的一剑之下。可是,你的那一大帮兄弟姐妹,能眼睁睁看着你血尽而亡吗?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们肯定会大开城门,来营救你。到那时,锡城可就不费吹灰之力,就到了我的手中。不对,不单单锡城,还有莘城。你作为公仪族的后人,怎么忍心让莘城人,落在我这样的歹人手中呢?而我,仅仅只要一匹马。你就算舍不得,你的马也一定有了你的习,知道哪样才是正确的做法。”

    她突然朝铁血叫道:“铁血,我们走。”

    我的头,摸在铁血的头上,说:“铁血,你不要听她瞎说!我们一定会顺利脱逃的。”

    我“听见”铁血说:“敏主,你放心吧。今确实有些玄,咱冒不起这个险。你还是先走为妙。待我寻了机会,就逃了去找你。”

    说着,它子突然直立,猛得甩动起来,幅度之大,从未见过。好像一个直立着的人,在抽抽。我一时不备,摔了下来。

    我狠狠摔到在地。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问:“你怎么就能认定,铁血会对你也忠心耿耿?”

    公仪饰笑着说:“因为,公仪族就是有这种能力,让和它接触的,无论是人,还是物,都变得和他一样,从不让诺言落空。对了,为了报答你把如此良驹让给我,我打算给你一个忠告。你要是继续公仪族路线,成不了大事的。因为,你这样会给人很多压力,大家迟早有一天,会不堪重负的。这个人,也包括你。你好好琢磨琢磨吧。明天再见。”

    公仪饰挥了挥手,大家都跟着她,带着尸首,撤了。铁血跟在公仪饰左右,也一起跑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