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上天助我

    畅阁的生意,比去年还红火。如今是凌晨时分,门口张灯结彩,车来车往,络绎不绝。

    即将发生战事,公子哥们趁着最后的逍遥子,尽享乐。若融城破了,只怕这些此生再也难以享受了。

    迎在门口的,是几位小厮。其中一位材较小,眉目秀气。他动作灵巧,东拉西扯,语快言快;但凡从他跟前经过的男子,不管是否有此意愿,都会被他忽悠进去。

    我故意凑到他跟前,假装从他面前走过。他果然一把拽住我的胳膊,说:“这位公子,定是一夜未眠,困乏得很。我们畅阁的温软暖玉已经备好了,公子请进,好好歇上一歇!”边说边把我往屋内拽。一旁的几个小厮都微微一愣,暗自摇头。一夜行衣、戴着面具、佩戴宝剑的人,岂是可以随意拉扯的?

    我凑近他的耳朵,说:“可有美男?”眼睛,似笑非笑看着他。

    他脸上的笑容一僵,旋即恢复神态,陪笑说:“公子先里面请,有什么要求进去再说……”

    我摸了摸他的脸,伸手扣住他的腕,说:“就你了。”

    我拉着他往里面走。他挣脱着,脸上绯红一片。一阵体香飘来。我诧异地看向他的喉结处。他垂下了头。是个姑娘。

    红大娘越发妖娆,她扭着子过来,甩着手绢,说:“这位公子,我们——”

    我从袖中摸出一片金叶子,塞进她的手中。

    她立马换了脸,笑得花枝乱颤,对那姑娘说:“旋儿,带这位公子去贵宾房,好生伺候着。”

    那姑娘名唤“旋儿”。她看见红大娘迎上来,以为有了救星。此刻听红大娘这么说,她的眼中闪出泪花。

    我笑着说:“红大娘果然识趣!若是本公子开心了,还会重赏!”

    红大娘笑着说:“公子果然豪气。旋儿,还愣着干什么?快带公子上楼!”

    旋儿一个劲掉眼泪,子拼命往后缩。我弯腰一把抱起她,往楼上走去。红大娘的声音传来:“公子,二楼最中间那个房间。”

    旋儿在我怀中挣扎着,拍打着我的胳膊。我冷着声低声说:“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安静点!”

    旋儿一愣,继续挣扎。动作幅度更加大。她的脸上,露出决绝的表,似乎立毙在所不惜。

    我抱着她好不容易来到房间门口,一脚踹开门。我把她往地上一扔,就转关门。

    旋儿爬起、扑上来,打算和我搏命。

    我看着她,开口说:“南郭彬死了。”

    她一愣,脸上的表变幻了几下。

    我说:“南郭兰,你的叔叔南郭彬死了。”她有和南郭晴相似的眉眼,我打算赌一把。记得去年,我在丘丽苁蓉的房间,见到的那个小姑娘,好像就是她。

    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见她消停了,我往走去,说:“我累了睡一觉。你要是想给他报仇,就在房内好生待着。”

    我和衣上,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一则我真的累了,二则我知道睡一觉才有精力报仇。

    我睡了大概两个小时,就醒了。南郭兰正盯着我,看见我醒了,她说:“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彬叔死了?”

    如我所料,南郭彬的死,并没有在融城传开。这也难怪。一则尸首被我带走了;二则得知将军死了对作战没有益处,会影响军心、和百姓的绪。

    我冷眼看了眼她,起洗漱。她过来,在一边伺候着。

    我说:“我饿了,你去端些吃的过来。”

    她闻言出门去了,一会端着餐盘过来,几个馍,一碟咸菜,一碗粥。我就着咸菜吃着馍,时不时喝口粥。我沉默着,思索着该怎么和她说。一会,吃饱了。我用袖子擦了擦嘴。

    南郭兰开口,说:“公子,他究竟是怎么死的?究竟是谁害了他?”

    我说:“南郭彬是自杀的。他接受不了与莘城反目为仇。这笔账,应该算在南宫肖上。”

    南郭兰喃喃说:“自杀?肖城主?!”

    我说:“不错。”

    南郭兰回过神来,说:“你是谁?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说的话?”

    我冷着声,说:“你不用管我是谁。我来融城,就是为了替南郭彬报仇的。实话告诉你,我进不了城主府,又无处歇脚,才来的畅阁。你如果真的喜欢他多年,就帮我。”

    南郭兰满眼狐疑打量着我。她的视线最后也停留在我的喉结处。她迟疑着问:“你是公仪敏?”

    我回答:“不错。”

    南郭兰瞪圆了眼珠子,说:“听说快开战了,你怎么?”

    我回答:“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尽快报仇。”

    南郭兰冷静下来,说:“你打算让我怎么帮助你?”

    我回答:“一会,我帮你赎。你带我回南郭府,称我是浪人,多年前救了你。你就跟着我一起游。后来听闻南郭彬死了,你不信,回来确认。”

    南郭兰垂头想了下,说:“这好办。接下去该怎么做呢?”

    我回答:“南郭彬一死,申子资质尚浅,融城军队无人带。南宫肖犹豫再三,一定会偷偷去南郭府吊唁南郭彬,顺便求南郭言出山。我就在南郭府下手。”

    南郭兰沉思片刻,说:“好。”

    我说:“你去准备一粗布女装、一粗布男装。我们换了衣服就出发。”

    南郭兰点头,端着餐盘出去了。一会,带着衣服回来。我们背对着对方,把衣服换上。

    南郭兰说:“面具?”

    我说:“你就说,我毁容了,所以需要佩戴面具。还有,我是个哑巴。”

    南郭兰点了点头,说:“好。”

    南郭兰揽着我的胳膊,我搂着她的腰。我们两人装出亲的样子下了楼。红大娘看睁睁地看着我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我把金叶子塞给她,说:“红大娘,这姑娘我要了。”

    她眉开眼笑,说:“好的。公子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我们出了畅阁一段路后,自动散开,一前一后向南郭府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