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准备行头

    正说着话,钱子心满脸笑意,飞奔着跑进来。他在我面前站定,右手背在后面,说:“烟儿,我决定把我们钱府的镇府之宝送给你,作为你的见面礼。喏——”他右手握拳放在我的眼前,然后慢慢展开,揉成一堆的布,慢慢如花儿般舒展开,发出耀眼的纯得如阳光般的金色。

    我知道,这应该和金蚕软件的质地是一样的。

    我不由自主站起,推辞道:“这,不好吧?”

    钱子心拉过的手,把面具放在我的掌心,说:“快试试,你一定会喜欢!”

    钱子关站起,过来说:“收下吧,这个面具太小了,我们俩都戴不上。再说了,这世上除了你,还有是谁有资格拥有这金蚕面具?”

    面具很小,看样式,只能盖住眼睛周围。

    我犹豫着把金蚕面具往脸上戴。面具好像有生命般,吸附在了我的脸上。

    钱子关、钱子心直直盯着我的脸看。

    我问:“怎么了?很丑?”

    钱子心摇了摇头,呢喃说:“奇了,这面具像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似的……”

    我用手摸了摸脸,发现面具大小刚好合适,紧紧贴在我的脸上。脸的上半部分被盖住了,包括半个鼻梁和整个额头,只露出眼睛。

    我盯着他们,双手慢慢解开衣襟。

    他们俩挪开视线。钱子心红着脸说:“不就是一个面具吗?你用得着以相报吗?”

    我“呸”了一声,说:“我是想让你们看金蚕软甲。”

    “什么?!金蚕软甲?!”他们俩大叫起来,朝我看来。

    我点了点头。金蚕软甲是个小背心,我贴穿着,穿在亵衣里面。

    我松开衣袍领子,扒开亵衣领子,说:“你们看——”

    露出了一小片金色,金光闪闪。

    他们俩凑近了探头看了会。

    钱子关收回目光,说:“应该是一样的质地光泽。”

    钱子心收回目光,说:“原来金蚕软甲在莘城,难怪咱爹怎么也寻不到。”

    我整理好衣服,说:“钱老——咱爹寻着金蚕软甲干嘛?”

    钱子心回答说:“金蚕软甲据说刀剑不入。咱爹是富商,在外行走难免有贼惦记。穿着金蚕软甲,等于多了层保障。”

    我问:“那他现在在哪里?”

    钱子心压低声音,说:“其实,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了。现在连他是死是活,我们都不敢肯定。”

    我苦笑着,说:“你们这些做儿女的,可真行。”

    钱子心干笑一声,说:“钱爷的行踪,岂是我们这些小辈能知晓的?对了,你觉得这面具怎么样?”

    我把面具撕下来,说:“好的。”这面具贴得很紧,撕得我脸疼。说来也怪,它只粘脸,却一点也不粘手,好像有灵似的。

    钱子心按着我的手,把面具重新贴上去,说:“以后都粘着吧,反正送你了。让你堂堂一城之主,当什么钱子烟,委屈你了。戴着面具,还能稍微缓和下你的委屈。”

    我咧嘴笑着说:“你说什么啊;有你们这两位大哥,我怎么会委屈呢?”

    钱子心放开手,打量了下我的脸,说:“好看的;走吧,替你好好装扮装扮。你先回卧室,我们一会过去。”

    我不知他们俩想搞什么,便先回房。

    一会,钱子心吃力地抱着一个大包袱过来。钱子关捧着一个大木匣子,也好像很重的样子。

    他们俩把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开始擦汗喘粗气。

    我问:“你们俩抱着什么过来?”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钱子心说。

    我走过去打开木匣子,珠光宝气亮了出来。这些首饰看着还眼熟的。

    我皱了皱眉,说:“你们俩把帅邸的首饰都拿来了?不是让你们拿几件贵重的就可以了吗?”

    钱子心笑嘻嘻地说:“锡城被破,没有把锡城城民杀光光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这些东西本来就该归你的,不拿白不拿。”

    我指着那个大包袱,说:“那里面的全是衣服?”

    钱子心点头,说:“是啊。锡城倒也有趣,做的衣服好像都是按你的材做的。”

    我嘴巴动了动,没有出声。我知道,原因在于公仪饰和我的材差不多。这么说,这帅邸,主要是为公仪饰建立的。

    钱子心和钱子关两兄弟已经开始忙开了。

    钱子关盯着我的脸看,时不时还翻看下首饰盒,在研究适合我的发型头饰。

    钱子心打开包袱,在里面选好看的衣服。衣服扔得一堆一堆地。他随口问:“烟儿,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脱口而出:“有没有红色?”

    钱子心皱了皱眉,问:“红色?”

    我回答:“就是雪中红梅。只要绣着红梅,什么样颜色的衣服都可以。”

    钱子心翻了一会,捞出一件淡粉色衣袍,问:“你看这件可以吗?”

    我接过来看,丝绸质地,腰带是桃红色,绣着朵朵红梅。领口和袖口绣着祥云。

    我点了点头,说:“嗯,这件好。你们避一避,我换上。”

    他们俩出去了。

    我把新衣袍换上,系上腰带,说:“你们进来吧。”

    他们俩进门来,上下打量着我。

    钱子心说:“衣服好像有些素。”

    钱子关回答:“这个好办。”他过去把首饰盒给我端了过来。

    两个人商量着,给我戴上了项链、耳环、手镯、戒指。完了后,两人又商量着,给我梳了发型,配了头饰。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