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守护莘城

    莘城城门口,果然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

    看见我们出现了,人群主动让开了一条道。我穿过人群,来到帐篷外,朝一位老者点了点头。但凡丧事,都是老人支持的。只见他高声喊道:“入篷——”

    肖扬掀开帘布。

    三十二位已成婚的青壮年,两人一组,每组抬着一副棺木,陆续进入帐篷。

    肖扬进入帐篷内,然后把帘布放下。

    老者高声喊:“入棺——”他虽然年纪大了,可是嗓门依然亮堂。

    里面的人,在装殓。一会,肖扬出来了,重新掀起帘布。

    老者高声喊:“出棺——”

    人群赶紧让开一条大道,然后跪在地上。我也跪在地上。

    十六具棺木被依次抬了出来,往涧山方向去。

    我站起,跟在老者后面,一起往涧山慢慢走去。我的后面是死者的亲人。有人开始抽泣,再后面,是莘城的其他城民。

    涧山山腰,很快就到了。每个土坑前,都立着一块墓碑,写着名字。

    抬棺木的人,按名字,将棺木放入土坑中。

    我后面的人涌上来,跪对着自家亲人的棺木,嚎啕大哭起来。

    我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整个涧山,大家都跪着,哭成一片。

    哭了半晌,老者说:“时辰到!”

    原先抬棺木的人,拿着铲子往棺木上填土。

    很快,坟头立起来了。

    我带着大家,磕了三个头,然后直起子,高声说:“莘城敏纪年二年,鸡肠道一役,敌方死两百一十六人,缴获刀剑二百五十六把,获骏马一百二十三匹。我莘城共有一十六位勇士,长眠地下。你们骁勇无畏,重重义。你们高风亮节,用自己的死,换来他人的生。莘城以你们为荣。勇士们,请安息。天佑我莘城!”

    “用自己的死,换来他人的生”,主要是用来形容松溪。

    “天佑我莘城!”莘城人异口同声,高声说。声音回响在山间,久久不散。

    我带头站起,双手合十,朝每个墓碑都行了礼。然后往回走。

    后面的人,都依次行礼,然后回莘城。

    莘城城门口,放好了十几个火盆。正好在城门口排成一排。

    我从火盆上跨过去。

    后面的人都跟着跨过去。

    我直接回了城主府。阿篙他们因为不是莘城人,所以并没有参加葬礼,都在大厅等着我。

    我坐下,说:“有些话,我现在就当着大家的面说清楚。如今,尉城定不会放过莘城。而融城,虽然没有明着和莘城翻脸,可是种种迹象表明,它至少是观望态度,暂时不会帮莘城。所以,莘城将会面临一场恶战,且孤立无援。谁想退出,现在可以说出来。”

    大厅里,就只有史宾、公孙晟、阿篙、小树、辣子、鼻涕、鱼浆。我这话,主要是对辣子他们说的。

    辣子说:“主人,我们反正跟定你了。”

    鼻涕说:“就是。”

    鱼浆说:“主人,你还说要给我们赐名呢,还要赏我们剑呢。”

    我说:“在场的人,都是聪明的人。如果真的想反悔,现在说出来。就算你们去深山老林避着去,也比生死待定好。我们本是莘城人,所以没得选。可是你们,都有得选。你们没有义务,为莘城卖命。”

    阿篙开口,说:“主人,我们从来都没有在为莘城卖命。我们是在为你卖命。”

    我回答:“我现在和你们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们。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可是,我公仪敏不需要你们卖命。我救了你们几个,是因为恰好被我赶上了。”

    小树迟疑着,说:“主人,你不想再当我们的主人了吗?”

    我回答:“不错。”

    大厅里安静地,只听见轻轻的呼吸声。

    鼻涕带着哭腔,说:“主人,你是要赶我们走吗?”

    我摇了摇头,说:“莘城目前处于生死存亡之际,如果你们能留下来,我自然欢迎。可是,你们留下来的原因,一定要明确。”

    小树最先反应过来。他说:“我在莘城这么多天,很喜欢莘城。我愿意为了守护莘城,留下来。”

    我冷着声问:“至死不渝?”

    小树回答地很肯定,说:“誓死守护!”

    辣子说:“我们三个也是选择留下来。”

    鼻涕、鱼浆连连点头。

    阿篙说:“敏城主,我也愿意为了莘城留下来。”

    我点了点头。阿篙肩上的担子,比我还重。

    史宾说:“我早就无处可去。莘城,我看着不错的。我愿意为了它流血。”

    公孙晟说:“敏城主,你在闹什么?我们为了你守护莘城,不是好的?我们这每个人,都是为了你而守护莘城。”

    我的话,一字字从口腔中蹦出来。我说:“如果有一天,我要做对莘城不利的事,你们要拦着我。就算杀了我,也要拦着我。你们能做到吗?”

    大厅里的人,都精神一振。我扫过大家的脸。他们眼中的诧异,慢慢转为笃定。

    “我答应你!”史宾先说。

    公孙晟说:“我不知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可是,我也答应你。”

    阿篙说:“好。”

    小树说:“好。”

    辣子他们三个交流了下眼神,异口同声说:“我们也答应你。”

    我松了口气,神经一松,软软靠在椅子上,说:“辣子,你们想要什么样的名字啊?”

    辣子笑嘻嘻地说:“威风凛凛的!”

    鱼浆说:“敏城主,你决定吧。只要是你取的,我们都喜欢。”

    我忍不住笑了。

    大家也都笑了。

    小树说:“人小就是好,什么麻的话都可以说。”

    鱼浆不服气地说:“小树,你有多大?报上年龄来!”

    小树说:“一十三岁。”

    鱼浆说:“我今年十岁了。不过比我大三岁,就老气横秋得,不要脸。”

    说到老气横秋,我想起了初次见辣子时,辣子那个理不理的样子。

    我暗想,人生真是无常。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